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11:3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武之碑
  4. 第二章 欺壓

第二章 欺壓

更新于:2018-03-18 13:21:18 字數:1988

字體: 字號:
  “天哥,還有三個月就是家族一年一度的族比了,你參加么?要不別參加了吧?我也不參加了,我們去天風城玩幾天。”楚軒拿著糖葫蘆囫圇吞棗的說道。

  “不了,有的事躲是躲不掉的,不管成功與失敗,我們總是要面對的,這次不管結果如何,他人如何嘲笑,我也不會再退縮!”楚天振振有詞的說道。

  聽到這里,楚軒心里不由一振楚軒呆呆的望著楚天那刀削般的側臉,從那臉上可以看出楚天的堅定和他的瘋狂,仿佛倘若哪怕阻攔他的是天,他也會毫不猶豫的抽出長劍與天一戰一般,不知不覺他好像變了,感覺換了個人似的。楚軒搖了搖頭,算了,不管如何,楚天這輩子都是我楚軒的兄弟,誰倘若敢欺負我兄弟,一個字!殺!!

  楚天看到楚軒剛剛還嘻嘻哈哈,突然變得嚴肅堅定,不由有些奇怪,拍了拍楚軒的肩膀。“想什么呢?糖葫蘆吃了就快回去吧,不然露姨又要擔心你了。”

  “知道了天哥,我這就回去。”楚軒回過神來,憨憨的對楚天笑了笑。

  “嗯,那我就走了,父親他還在等我吃飯呢!”說完,楚天向竹園走去。

  說實話,楚族不虧為霸天國四大家族之一,這虛靈山便是楚族的駐地,元氣的濃郁程度是外界的數倍,當初為了此山,楚族可是用了不少的手段和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從那時到現在,也有數百年了,經過數百年的沉淀,楚族的實力也是不可同日而語。也是因為元氣充裕的緣故,這里的樹植物也生長的格外茂盛,清風,流水,茂盛的古樹,互相襯托,柔和的日光照在水面上,如畫中仙境一般,偶爾也有靈氣十足的小動物從道路兩旁的樹叢越過。

  楚天來到這個世界也有三個月了,不經還是看呆了,默默站著欣賞著眼前的美景,可惜卻有不和諧的聲音打破了這片刻的寧靜。

  “哈哈哈,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我們的楚大公子啊,怎么?難道你天生廢體還可以讓你變成傻子不成?站在路中間一動不動的。”一個長相頗有些俊俏的少年走了過來。

  楚天回頭看了看,轉身就準備離開。“站住,公子還沒叫你離開呢!”少年后的仆人看見楚天準備離開不經叫到。

  楚天不經冷冷的笑了笑,沒想到這具身體以前的主人竟然落魄到被一個仆人教訓的地步,也罷,我現在擁有了你的這具身體,把他們教訓一頓,也算為你出口氣吧。

  “怎么?我要去哪?還要跟你楚信,楚大公子匯報不成?”楚天冷笑的望著少年。

  楚信不經愣了下,以前楚天可是從來不敢回口的,今天是怎么了?算了,不管了,剛好剛才被媚兒拒絕,正想找個人出口氣呢!既然你一心要撞在槍口上,那就怪不得我了。楚信把心一橫。“楚天,看來幾天不教訓下你,你皮癢了,那我今天就讓你皮開肉綻!”還沒說完,便一把向楚天沖去。

  楚天拔出長劍,鐵木劍法起手式,前膝微躬。“單木只影”長劍微顫,元力涌入長劍匯入劍鋒,一劍刺向楚信。楚信見長劍直指眉心而來,身體一偏,手中長劍刺向楚天。“陽陽為乾”,一陣灼熱感襲來。楚天不由心頭一驚,陽越劍法,這可是人階高級劍法,任長老竟然無視族規,私自傳授人階高級武技,族中長老會可是早就規定不準私自傳授任何武學,楚信可真是深得他外公任長老的喜愛。現在可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鐵木成影”手中的長劍飛快的舞動,形成一到防御劍墻。“砰”劍墻被破,楚天被擊退數步。

  “哈哈哈,楚天,我還以為你武功進步是有神速呢,天生廢體就是廢體,不要再妄想了,你終究就是個廢人!”“熾陽在手”一道火紅的劍氣向楚天飛射而去。

  “木蔭獨成”楚天手中的長劍如一棵蒼天大樹向火紅的劍影轟去。“轟!”一陣氣浪掀過,只見地上被炸出了一個大坑。

  “哼”,楚信手持長劍沖向楚天,滿臉的戾氣,楚天比我小三歲,竟然就可以與我抗衡,他可是天生廢體,定然是有什么奇遇,我要搶過來!楚天看到楚信臉上的戾氣,果斷的把所有的元氣灌入長劍中,氣勢陡升。

  “住手!”一道倩影跳入兩人中間。“你們難道不知道族中弟子私斗是重罪?竟然敢公開挑戰族規,你們想成為廢人么?”那女子媚眼狠狠的掃過楚信。

  “媚兒,我們只是切磋罷了,你看楚天他也沒受傷。”楚信看到眼前女子馬上收起手中長劍,湊了上去。楚媚兒見楚信湊了上來,不禁有些萬惡,便說:“你快回去吧,我剛才看到任長老正到處找你,臉色很不好的樣子。”楚信一聽轉身就跑,向長老殿直奔而去。

  “傻子,不過唬了你一下,就嚇得沒魂似的。”楚媚兒吃吃的笑了起來。楚天看著楚媚兒甜美的笑容,如沐春風,不經呼吸一滯。楚媚兒走了過去,輕輕的敲了下楚天的頭。

  “小流氓,還不快回去,不然風伯也得急了,你就不怕你的屁股又開花么?”楚天一聽馬上點了點頭,應道“知道了媚兒姐,今天謝謝你,媚兒姐再見。”

  楚媚兒輕輕的拍了拍楚天的頭便用身法快速離去,楚天看著楚媚兒離去的身法,不經一陣感慨,什么時候我才能到達媚兒姐的高度,算了,也不多想了,如今我有了神秘白珠,進境是別人的數倍,還怕趕不上么,如今我最需要的就是時間,但是也不急于一時,欲速則不達,先回去了再說。放下心中思緒,楚天慢步向竹園走去。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