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20:12:37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你究竟是誰?
  4. 第二章 美麗的病人

第二章 美麗的病人

更新于:2018-03-16 10:08:17 字數:4858

字體: 字號:
你究竟是誰?目錄
共2章
  接連幾天我都忙于一些學術報告和少許的病人,至于那天來訪的太太卻杳無音訊.我想,或許我已經錯失了這項挑戰.然而,我卻意外地收藏起那張小小的,充滿香味的信箋.我對自己的這種行為無法解釋,可能我也患有狂想癥吧!我嘲弄了自己一番,把信箋小心翼翼地折好,放進抽屜里.桌面上的一沓報告早已完成,而現在離下班的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我不知道如何打發它,呆呆的望著窗外.經過一夜白雪的洗禮,這座古老而美麗的城市在陽光下閃閃發亮,街道上幾個嬉戲的孩童打著雪仗發出輕盈的笑聲,為這寂靜無聲的冬季增添了不少活力.這不禁讓我想起自己的童年,曾幾何時,我的父親陪伴著我,我們在一起打雪仗,堆雪人.那時,我一直覺得父親是世界上最可親的人.可是,又是何時,他不再可親,變得暴躁而嚴厲........

  "怎么?又在發呆了?"突然,辦公室里傳來一記調侃聲.

  我依然盯著窗外,沒有理會那個人.原因很簡單,能自由出入我辦公室的就只有一個人,那就是我的同事兼好友-----洛陽.

  "你父親已經向你發出了第一百次警告."他壞壞地說,我這才把目光移向他,看著他手中厚厚一沓信箋.

  "那又如何?"我漫不經心的翻動著寫好的報告,完全不在意那些信箋中寫著什么警告.無非又是什么無法繼承家產,不得向家中拿錢等等.反正這些對我來說都無關緊要,我從來沒有想過依賴誰而生活,就算是我的父母,也一樣.

  "這次不同!"洛陽頓時收起了嬉皮笑臉,表情嚴肅的讓我想笑.

  "我說過我對家產毫無興趣!"

  "你父親要和你脫離父子關系!"

  這句話猶如一記青天霹靂,我無力思考,腦中空白一片.

  "希明,不要再和伯父鬧別扭了,其實他真正想得到的并不是讓你繼承他的家業,而是希望你回家,希望你能夠陪伴在他的身邊.虧你還是個心理醫生,卻連自己最親的人心里想什么都不知道."

  "你以為這一切是我造成的嗎?"我帶有幾分怒氣地質問他,

  "對!我承認不是你一個人造成的,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因為你的一念之差,多少人寢食不安,多少人傷心愈絕?我告訴你,這些人中并不是只有你的母親,你的父親----那個你自以為頑固不冥的老人的悲傷程度絕對不會亞于別人!"

  "呵呵~~~"我假笑了幾聲"別把我父親說得那么慈祥,他根本是霸權的象征,他根本是‘美國政府‘的代表,可是,他休想我做‘伊拉克‘!"

  "你倔強的程度還真是和伯父不相上下.總之作為朋友,我言盡于此."洛陽不再激動,坐到我對面的椅子上,但表情還是那般的嚴肅.我從未看過這樣的他,一直以來他總是嘻嘻哈哈,就算自己遇到再大的麻煩也只是三言兩語,一笑置之.

  "謝謝你的忠告."我不太由衷地說出這句話.

  "作為朋友,我的話說完了.但作為你父親的干兒子,我還要說幾句."

  我無所謂的聳聳肩,但并不打算做一個認真的聽眾.

  "你看那里."出忽意料的,他的手指向窗外.

  我的眼光不覺向他指的方向望去,那是懸掛在一座建筑上的廣告牌,上面醒目的寫著"一切從溝通開始".我沉默了良久,開始對自己以前做的事懷疑了.正如洛陽所說的,我和父親有著不相上下的倔強,在很多事上,我們都硬碰硬,誰也不肯低頭.當然,結果都是兩敗俱傷.如果,我們有了溝通,我們有了心與心的交流,結果還會像現在這樣嗎?.............

  "洛陽,或許你比我更適合做心理醫生."我非常誠懇地說

  "旁觀著清,當局者迷.這句話是有道理的!"他恢復了以往的笑容,露出一口白亮的牙齒,很是帥氣.

  洛陽離開后,我開始整理病人的資料并宣告小蔚可以下班了.她春風得意地問我,今天她的打扮漂不漂亮,我點點頭.于是,她非常滿意地拿著包也離開了.我收拾好一切,剛準備鎖門時,電話鈴聲驟然響起.

  "你好,我是劉希明醫生."我幾乎是沖了過去,拿起電話,急切地說

  "OH!太好了,劉醫生,我以為你下班了."電話那頭傳來并不陌生的聲音,她正是我期盼以久的人.

  "太太,接到您的電話我非常高興."

  "劉醫生,時間已經安排好了.讓您久等了,真是抱歉.你知道我的女兒.....她....."

  "沒關系,我并不介意.請說時間吧."

  "明天下午2點,可以嗎?"

  "好的."

  不知道是因為我如愿以償還是什么,我的心情一下子豁然開朗,走在漫天的雪地里,我竟然不覺得一絲寒冷,反而感到陽光帶來的溫暖,就像是自己再度孕育在母親的*中.我的母親........我好象已經好久沒有去看望她呢!這一刻我是多么地想見她,多么地想聽聽她沒完沒了的嘮叨.幾乎沒有再去思考什么,我招手攔下一輛出租車.當司機問我去哪里時,我毫不猶豫地報上了那個我幾年沒有歸過的地址.

  母親看到我,我很難描述她的表情,但是我了解她臉上的失望,幸喜和驚訝以及眼中滲出的淚水.我"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她立刻上前抱住我,放聲大哭.我猶如嬰兒般依賴在她的懷中,這樣溫暖的感覺比沐浴在陽光中還要真實,甚至心里泛起絲絲疼痛.

  父親外出辦事了,我與母親相伴而坐,說些近來的狀況.時間指向7點時,我起身告辭,我知道父親快回來了,但我今天并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去面對他.我那善解人意的母親沒有阻止我,說了些叮囑便送我到門口,靜靜地站在原地看我遠去,當我走了好一段時,回頭仍然看見她站在那里,依稀的月光照在她身上,拉出長長的影子.....我的鼻頭一酸,淚水差點奪眶而出.

  翌日,我一覺睡到中午時分,起床后我幫自己做了一份豐富的早餐----一杯新鮮橙汁,兩片熏肉、土司和果醬.這是我在美國養成的習慣,而我們中國人的清粥和小菜我已經好久沒有嘗過了.解決完溫飽,我便出門了.距離和那個太太約定的時間還有一個小時,我打算在約定的COFFEE SHOP里打發這無聊的時光.我一邊喝著香醇的藍山,一邊看著俄國著名小說家契訶夫的作品,有這么一句話引起了我的注意:"母親之所以在教育子女方面不能由外人代替,就是因為她能夠跟隨孩子同感覺,同哭,同笑。。。。。。單靠理論和教訓是無濟于事的. "這讓我想起我的母親和那位向我尋求幫助的太太.她們同樣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卻對子女抱有不同的態度.我的母親-----讓我的童年享受到最美妙的回憶,我記得她為我織的每一件毛衣,記得她在我床邊講述的每一個故事,這一切是無人可以代替,也是人生最值得留念的.而那位太太的女兒呢?顯然,她沒有我這般幸福,我不知道她是在怎樣一種環境下生活,也想象不到沒有母親的孤獨是怎樣的可悲.

  "劉醫生,對不起,我們來晚了."正當我在思索時,耳畔傳來了聲響.我抬起頭,目光恰好落在太太的身旁.我確定這是我看過最美麗的女孩,她一頭青絲直垂腰際,身著一套純白色的高領棉裙,腳上蹬著一雙白色小靴.她的膚色賽如初雪,甚至可以用四個字來形容----彈指可破.一雙水靈靈的大眼如秋水般平靜,卻充滿警覺地盯著我.那張櫻桃小嘴緊抿著,露出兩顆整齊的貝齒.

  "不用向我道歉,是我來的太早了."我站起身,為兩位美麗的來賓拉開椅子."我想這位就是令媛吧!"我的目光再次飄向對面的美麗女孩,發現她的目光仍然是充滿警惕的,甚至還帶有少許的敵意.

  "噢,我應該介紹一下."太太望了望身邊的女兒,眼瞳中流露出濃濃的母愛"她是我的女兒---李若飄.飄,這位是媽媽請來幫助你的劉醫生."說話間,她把女兒的小手握在掌心.這時,我才驚覺,她并不是一個不稱職的母親.或許,多年前她做了些錯事,但面對這些良心未泯,知錯能改的人,我們必須給予極大的寬容,不是嗎?

  "李小姐,很榮幸認識你."我友善地伸出一只手,想表明自己對她,對這個病歷抱以最最熱忱的態度.可是,沒想到她只是看了我一眼,冷漠如冰地說:"我不需要任何醫生,我沒病!"

  我的手僵直在半空中,很是尷尬.

  "飄!請你看在媽媽的份上,不要這樣."太太的淚水又一次為她的女兒而流下.

  "媽媽......"李若飄輕呼一聲,低下頭.那長長的黑發擋住了她的小臉,我看不清她的表情,更猜不透她在想些什么.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我和太太就這么坐著,等待她的決定.

  "好吧!"她終于抬起了頭"我同意."宛如天籟的聲音卻透著復雜的情緒,她那平靜的雙眼黯然失色,整個人給我一種不詳的預感.

  "李小姐,如果你是勉強的話,我堅決不同意為你安排治療."我清楚的明白,在治療患有心理疾病的人們時,必須通過醫生和病人的共同努力,才能讓患者康復.如果只有單方面的付出,那治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劉醫生......."太太顯然非常失望,或者她已經把我認定成一個可惡的壞蛋.

  "我知道."李若飄輕輕地說,同時看了看一旁神色已變的母親"劉醫生,如果您同意的話,我想與您單獨談談."

  "我沒有任何問題."我為自己能博得病人的信任而驕傲,微笑著說"不過,你應該征求一下你母親的意見."

  "媽媽,可以嗎?"她柔聲地問.

  太太向我傳來求救的眼神,我充滿信心地向她點了點頭,她這才放心地說:"好吧!"

  "李小姐,或者我們可以考慮換個地方好好談談."我望望四周,雖然這里環境舒適,可是總有兩三桌的客人在打撲克,發出不小的嘈雜聲.

  "我完全贊同."她說.

  "飄,記得早些回家.我在家里等你."這位母親在我們臨走時還不忘叮嚀女兒一番,然后對我說:"劉醫生,我完全相信你的為人,所以才敢把女兒交到你的手上.在這里我請求你,務必把我的女兒親自送回家,好嗎?"

  "謝謝您的信任,我不會讓你失望的,太太."她的意思無非是在警告我不要有任何不軌的行為,我有些氣憤,當然,面對這樣特殊的母親,我還是給予理解和容忍的.

  離開COFFEE SHOP,我和李若飄并肩走在大街上,可能因為天氣太過寒冷,行人并不多.這時,從她的身上飄來淡淡的清香,這讓我想起抽屜里的那張信箋,毫無疑問,它們都散發著同一種香味,那種屬于百合花的特有氣息.

  "我們去哪里?"她側過頭,問我.一屢陽光正好落在她的身上,她那烏黑閃亮的長發隨風微微飄動,我幾乎著魔般地盯著她,好美的女孩,天啦!她就像是一只天使!我在心里默默感慨著.

  "劉醫生....."她對我的失常很是反感,秀眉微微聚攏.

  "對不起,請原諒我的失態.但我不可否認地說,今天我太幸運了."我毫無掩飾地道出心聲.

  她迷茫地看著我,似乎不懂我在說什么.

  "你說凡人遇見天使,不算幸運嗎?"我說得真誠而由衷.她聽完后,神情凝重,我一度以為自己太冒失了,像一個無聊的大花癡.但是下一秒,她的嘴角輕輕揚起一抹微笑,就像3月的春風那樣和煦,而我也迷失在那記微笑中,久久不能自拔.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你究竟是誰?目錄
共2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