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6:55:50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鑄天城
  4. 第二章 伙伴

第二章 伙伴

更新于:2018-03-17 07:19:18 字數:3768

字體: 字號:
  天蠶是最終得到重生,還是在老死也沒得到回復,亦或是中途因為困惑而結束努力?

  江天城低下頭,眉頭緊皺,深深地思考著,很久很久。

  當第一縷炊煙飄上天空,江天城眉頭一松,對中年人笑了笑。

  中年人不由得好奇地問:“你有答案了?”

  “有,也沒有。”江天城講到這里停了下來,暗地里偷偷瞟了一眼中年人,看見他一副似懂非懂,一頭霧水的樣子,心里不由得一陣暗爽。心底的一絲氣憤也消散一空。

  說完揮揮衣袖,拍拍屁股,拎起書箱,頭也不回就走,還趾高氣昂地喊道:“肚子餓了,我可不能讓米爺爺等我吃飯。”

  留下中年人一臉無奈,心里暗罵:“這精靈古怪的混小子。”想自己當年……中年人正要得意,忽然神色一黯,“當年……”默默走到楓泉山頂,“這個季節,那個地方月娥花要開了吧!”

  最是傷心處,人去花依舊。

  …………

  午飯后,江天城在院子里獨自閑逛有些無聊,隨手取出一柄木劍,在庭院中舞了起來。

  那是父親自**給自己的一套歸元劍,劍的套路不是很長,但是招式之間很好銜接,所以變化也很多。劍路舞開,帶著氣機的牽引,錘煉著自己的內氣。

  “海生日月”

  “墨云布雨”

  “松橫峰上”

  “疾風嘯山”

  “雙龍吸水”

  “龍元龜藏”

  “天下歸元”……

  正盡心地做著每個招式,旁邊卻突然傳來一聲怪叫,

  “一個人練有什么意思,我陪你練練!”只見一個白面小子跳了出來拿著一柄木劍在江天城眼前晃了晃。

  突兀的出現,讓江天城先是一愣,旋即提劍就斬,要戰,誰怕誰啊!

  白面小子一路快攻,打的虎虎生風,但是江天城一下子就看出他的劍招不穩,加上內氣不足,幾次試探以后,一個轉身,趁著白面小子新力未生只是猛力一擊,便讓對方倒地。

  白面小子爬了起來又打了一次,不出十招,又倒了下去,再爬起來,卻望見江天城一劍指著自己的胸口,突然又是一聲怪叫:“別動手,咱們可是師兄弟,同門相殘可是要逐出門墻的!”

  江天城不由得啞然失笑:“我什么時候多出你這么一個活寶師弟來。”

  “本來就是,”白面小子轉過身去,對著墻角大喊,“郭師兄,張師兄,你們說是不是啊!”

  江天城循聲望去,只見墻角走出兩個人影,一個皮膚偏黑身材健壯,一個則是稍微偏胖,神情卻是看也不看那白面小子,一副我不認識他的樣子。

  這活寶攤上誰也不敢認啊!

  “咳咳,是這樣的。”皮膚偏黑的“郭師兄”咳了兩聲說道,“米前輩回鄉想要造福鄉里,就讓我們幾個來聽聽課,看能不能學到點有用的。”

  說著又壓低聲音說道:“那個白皮小子叫孫軒,是村長孫福的孫子,雖然不是什么惡霸小人,但這性子……總之欺負可以,別玩真的就行。對了,剛才我什么也沒說啊!“

  之后手一招,張泰便心領神會地和郭嘯走了。

  江天城摸摸鼻子,總感覺這話里有什么小坑讓自己跳下去,自己畢竟從村外來的,這么做會不會被更孤立一點?

  望著郭嘯走近屋子,江天城嘿嘿一笑,對著孫軒喝道:“好啊,敢冒牌我師弟,看我敢不敢打你。”說著用劍背意思了幾下,跟著進屋,隱約望見,郭嘯一滴冷汗冒了出來。

  %……&*(》!

  轉眼便是大半年過去,盛夏,暑氣蔓延卻被郁郁蔥蔥的樹木遮蔽這,

  楓泉山,山腰樹蔭下,

  江天城陪著頹廢中年人魏信坐著,手指上,一只匕首在不斷躍起又落下,鋒利的刀芒仿佛閃爍著冰冷的寒光,偶爾穿過指縫之間,頭上細密密地布著汗珠,突然指尖一顫,匕首跌落在地。

  “有三分鐘了,這次感覺不錯。”江天城擦了擦汗低聲自言自語。

  “哪里有什么不錯,連我百分之一都差勁。”中年人眉頭一挑,江天城只感覺一道風吹過,匕首便落到魏信的手中,頓時,匕首仿佛擁有了生命一般,化作一只銀色的蝴蝶,在指尖飛舞,五指乃至十指都被銀光遮蔽,陡然間化作一道流星飛到眉間,又被魏信一手接住,在手腕上轉了五六圈回到手心。

  “不玩了,真沒意思,還是睡覺好了!”魏信自言自語道。

  “嘿,別睡,再教教我。”江天城趕忙說道。

  “孺子不可教也。”魏信雙手作枕欲睡,任憑江天城搖來搖去也不動。良久,望著天空,魏信對著江天城說道:“天城,第一次見面你還記得么?”

  “嗯,天蠶么。”“你老實告訴我,那天只是想耍我么。”

  “當時的確沒想清,但是后來想了很久,覺得既然有路,還是要試試,大不了一死罷了。”

  “不,你不懂,寂寞比死亡更加可怕,而比寂寞更可怕的是不想寂寞的人逼著自己寂寞。”

  “你的意思……哎,真是復雜啊,我有些聽不懂了,但是再怕,試試總是對的。對了,你什么時候讓我拜師啊,你的劍法我眼饞很久了。”江天城一臉眼熱地對著魏信說道,“我問過米爺爺,他不介意的。”

  魏信一直不肯當師傅,把自己的衣缽傳下,但平日里卻像今天一樣在江天城面前展露一些小的技巧,如自己的隱匿之術。

  “時候沒到罷了。”魏信重復著這句話,重復了半年了。

  江天城無可奈何,看了看天色,打了聲招呼回到自己的小屋去。

  米藥師采藥去了,庭院里郭嘯手持著一個藥瓶,身邊是剛剛處理好的藥材,孫軒坐在一旁,一臉期待地等著什么。郭嘯小心翼翼地將藥材逐步加入,碾碎,加水,蒸烤……每一步走得小心翼翼,片刻,當桌上最后一份藥材加入,郭嘯將手中的藥液搖了搖,只見瓶子里墨綠色的半透明液體,綠色一點一點地沉降著,在底部化作一團黑色的渣滓。

  “晚飯前藥液應該就能呈現出透明的顏色,孫軒,送酒的時候別被看出來啊!”郭嘯望了望手中的藥劑,心里稍稍有些滿意,轉過頭去對著孫軒囑咐道。

  “好嘞,包在我身上!”孫軒拍拍胸脯保證道。

  而在屋內,江天城此時并沒有休息,在郭嘯小心翼翼制作藥劑時,江天城也開始處理一份類似的藥材,只是那名目明顯多了不少。深吸一口氣,江天城熟稔地挑起工具,靈活的手指瞬間開始一場彈奏,這些工具明顯要比匕首好控制得多,而且也沒什么危險動作,江天城的操作流暢無比,因為這都是他數十次練習得來的。

  江天城挑選一種不需要火燒的路線,靠著一些特殊藥材的腐蝕性完成了配液,將工具放放好,江天城手腕一轉,只見藥瓶里出現了一道v型漩渦,藥液的顏色……沒有顏色,清澈如同一汪秋水,空靈無暇。

  “呼~”江天城呼了一口氣,靜靜地望著藥水,

  “憑你們的那瓶低級不純的迷魂液是迷不倒門衛的,還得我出手啊!只是幫你們偷偷摸摸地出村玩是對的嗎?哎呀不管那么多了,誰讓你是我兄弟呢?”江天城想著,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

  今天是十五,月滿,

  淡淡的夜霧飄過橘黃色的月,如水的月光傾瀉在枝頭、林間、清泉。

  “悉悉……”枝頭蟋蟀在唱著歌兒,沒有在意幾個矮小而又鬼鬼祟祟的人影。

  “啊哈,偉大的冒險就要開始了。”孫軒壓著聲音一聲怪叫,只是在寂靜的叢林里依舊那么清晰。

  “怪叫什么,找死啊!”郭嘯狠狠拍了一下孫軒。日子久了,大家也知道,孫軒這家伙的怪脾氣多半和他愛看三流小說的習慣分不開,所謂的傳奇色彩已經深入骨髓了。

  聽到呵斥,孫軒低頭也不反駁,只是手不時撫摸著手中的劍,一臉傻笑。那是他偷偷從村子獵隊那里偷來的,作為村長的孫子,又是個鬼主意一大把的家伙,這種事還難不倒他。

  江天城在一旁不言不語,靜靜地回想著魏信曾經施展過的隱匿之術,夜色是最好的保護色,在一棵棵樹木的陰影下,江天城輕手輕腳地前進著。

  草葉的清香混雜著黑暗的寂靜,晚風如嗚咽,恐嚇著來人,江天城愈發謹慎起來,陡然間,似乎感覺到什么,腳步突然停了下來。

  孫軒還是像劉姥姥逛大觀園一樣東張西望,肆無忌憚地走著,忽然被張泰拉住,剛想說干嘛,只見張泰指了指江天城。郭嘯朝著江天城緩步走來,問道:“怎么了。”

  江天城指了指一處草叢,之后提氣翻身輕巧地登上樹丫,又爬了下來道:“那,野豬。”

  孫軒頓時興奮起來,三步并兩步準備直沖過去,好像第一個獵物就已經到手了一樣。

  “別大意,一起。”郭嘯拉住孫軒,囑咐了幾句,四個人緩緩走到野豬身旁,只是孫軒一時大意,踩斷一根枯枝,“咔擦”一聲,在寂靜的叢林中突兀而清脆地響起。

  江天城隱約望見那只野豬銅鈴般的眼睛張開了一絲,瞬間暴起一劍直斬野豬的喉頭,張泰和郭嘯也隨后朝著野豬的要害刺去,只有孫軒還懊惱著自己的失誤等待著動靜。

  “哼哼~”野豬一聲怒吼,健壯的身體朝旁邊一跳,躲過了致命一擊,但是身上也出現三道創口,特別是又一道在它的前肢留下深深的痕跡,被疼痛激怒的野豬鋒利突出的長牙向上揚起,朝著孫軒沖去。

  孫軒終于是反應過來,后撤一步,拔出了長劍,全力防備野豬的沖撞時,突然野豬方向一改,從防守的空隙沖出包圍。

  和其他人一樣,江天城提劍奮力直追,腳下邁著的是基礎步法,但平日里勤加苦練也并不若多少,在樹木之間閃動。呼呼的風聲從耳邊劃過,江天城覺得自己的感知此刻清晰無比,與一個又一個障礙擦肩而過,哪怕是野豬亡命奔馳,也沒能拉開距離。

  最終,野豬腳上的傷讓它速度漸漸慢了下來,江天城也漸漸回過神,似乎自己這一路追來有不遠的距離吧,怎么連一點野獸也沒有沒出現。只是看著野豬撐不了多久,江天城一咬牙繼續追了過去。在一個小山坡,江天城停下,在野豬的脖子上一劃,為它的生命畫上了句號,接著抬頭望了望前方。

  片刻,郭嘯和張泰也追了過來,遠遠的還看見孫軒氣喘吁吁地跟來,畢竟他的內氣要比其他三人低上一層。只是四人不約而同地在山坡上停住愣愣地望著前方,遠遠望見一團團黑點,在自己的下方晃動,一片紅色是它們的底色。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