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07:39:43
  1. 愛閱小說
  2. 游戲
  3. 幻夢之心
  4. 第一章 蝶夢

第一章 蝶夢

更新于:2018-03-17 07:35:37 字數:5346

  上帝關上一扇門,同時也會為你打開一扇窗。

  晨光從窗臺灑進房間,魏明從夢中醒來,莫名地想到了這句話,而他甚至不記得是何時何地聽過這句話了。

  擁著薄被坐在床上,他怔怔地看著晨光出神,確切的說是看著晨光中飛舞的塵埃,那目光中帶著一絲羨慕。

  沒錯,就是羨慕,他羨慕空氣中那些細小的微塵,無拘無束,如蝴蝶般在光明中自由飛揚。

  如果可以,他真想一直這么看下去,直看到他自己也化作那陽光中的微塵,在廣闊的天空下自由飛翔,可惜……

  “主人,早上好,歡迎您迎來美好的一天,今天是新歷紀元999年10月30日,也是您的25歲生日,祝您生日快樂……”智能光腦不識時務的聲音打破了魏明美好的幻想,令他從明媚的晨光中收回了目光。

  “今天是我的生日嗎?原來我已經25歲啦!”聽到智腦的恭賀,魏明有些悵然地喃喃自語,“生日有什么好恭喜的,還不是和平時一樣,不過是提醒我又虛度了一年罷了。”

  智腦沒有理會魏明的自言自語,繼續說道:“……今天寧城的最高氣溫29攝氏度,最低氣溫25攝氏度,東南風四到五級,天氣晴朗,空氣質量良好,適宜出門。主人,今天已經是月底,請您及時將這個月的行動報告發給寧城第三監獄,如果逾期不發的話,您的假釋可能會被取消,請您多加留意……”

  聽著智腦的提示,魏明舉起左手,看著手腕上固定著無法脫下的那條黑色腕表,心中冷笑:“天天帶著這東西還做什么報告,簡直是脫褲子放屁不嫌麻煩。”

  “主人,您聽到了嗎?請您及時……”沒有聽到魏明的回答,智腦繼續問道。

  “我知道了,別說了,我待會就發。”知道家里這臺低級智腦智商有限,不達目的決不罷休,魏明趕緊答道。

  放下帶著腕表的左手,魏明重新躺回床上,看著天花板上的空白,他感覺自己未來的人生也一片空白,沒有方向,沒有目標。他曾經是一名被關押在監獄里的罪犯,三個月前剛剛獲得假釋,如今仍處于受監視期,手上的那條黑色腕表就是監視他生活行動的監視器。

  三個月以前,他以為自己獲得了新生,一切都能重新開始。

  然而三個月過去了,他已然明白,那曾經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與幼稚,這個社會的信任與包容是有選擇性的,對他這種有記錄的人,它表現出的更多是偏見與排斥。

  他愿意重新開始,他希望融入社會,他渴望得到認可……

  但現實太過冰冷,他的努力,換來的是他人冷漠的拒絕,他曾經滿懷的希望,現如今大多化作了痛苦的失望。

  在這個世界上,他突然覺得好孤獨,人生的三大情感,他如今好像一種都沒有。

  親情?那是多么久遠的東西了,早就被那各自組建新家庭的父母給剝奪了。

  友情?那是他曾經無比珍視的東西,卻使他失去了八年的青春與自由,淪落到今天的境地。

  愛情?那是一個美麗的夢,以他如今的狀況,又有什么條件去奢求。

  這三個月里,每當夜里獨自躺在黑暗中,他都會回憶起這八年的生活,有時甚至會不由地冒出一個令他心驚膽戰的念頭:再回到那個地方去。

  但是每次這個念頭出現時,他都會想起一句話:恐懼讓你淪為囚犯,希望讓你獲得自由。

  沒錯,就是希望。

  魏明雖然對這個冰冷殘酷的社會感到失望,但是他并未絕望。他一直認為,希望是一個好東西,也許是他身上所剩下最好的東西了。

  “我的門已經被關上了,但是我的窗在哪呢?”躺在床上,魏明心想。過了好一會兒,他幽幽地嘆了一口氣,收回了自己的思緒,從床上爬了起來,稍微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儀容后,把報告傳給監獄后就離開了家門。

  離開家門后,魏明沒有去其它地方,而是徑直走向了離家最近的那座承知館,也就是古代的圖書館。因為時代的發展,紙質書籍早就退出了歷史的舞臺成為了文物,高度發達的光電子設備成為知識的載體,圖書館成為了過去,取而代之的就是現在的承知館,取傳承知識之意。

  按理說以這個時代的科技,想要學習的話用隨身的微型智腦登錄互聯網或虛擬世界就可以辦到,但是他有許多不得不來承知館的理由:

  第一,沒錢。用私人的微型智腦登錄互聯網或虛擬世界,一些電子書籍和音像資料是需要花錢的,而在承知館這些全都是免費的;

  第二,其實跟第一點也有關系。承知館里的光電子設備比較高端,視聽效果比他的那些破爛不知道好多少,連沙發都比他的床舒服的多,若是可以的話,他都想把家安在承知館了;

  第三,承知館是管飯的。政府為了鼓勵人們多學習,規定只要在館內學習夠一定的時間,并通過了智能光腦針對學習者的學習內容所設置的小考試,則承知館會為其提供免費的餐飲,伙食質量很不錯,比他自己弄出來的豬食好太多了;

  第四,培養信心與希望。這兩個多月的受挫,使得他的自信心受到了打擊,希望之火被冷水潑得差點熄滅,于是他就想到來承知館充充電,學習學習恢復點自信心,看些勵志電影小說給自己的希望之火澆澆油,反正他也沒事可干沒地方可去,這里正是一個打發時間的好地方;

  ……

  種種理由,使得這一個星期以來魏明天天泡在承知館里,一大早就來報到吃早餐,天不擦黑不吃完晚餐絕不回家。

  今天與過去的一個星期一樣,魏明在承知館里呆了一天,在費了許多腦細胞之后,他終于完成了智能光腦設置的考試。

  “今晚的晚餐想必不錯。”看到智腦給出的近乎滿分的評價,他有些心滿意足地想。

  夕陽西下,夕暉將天邊的云朵染成金黃色,大地被昏黃的光輝籠罩,提醒人們點亮城市中美麗的霓虹。

  不知是不是因為今天歷史文獻看多了的緣故,透過窗臺的玻璃凝視這美麗的黃昏暮色,魏明不知不覺地想起了這個世界人類的來源,而一些疑惑也不由自主的浮上心頭。

  根據他讀書時學到的知識和史書等資料的記載,千年前,古太陽系爆發了席卷整個人類文明的第三次世界大戰,戰爭使得他們祖先所在的青辰太空城被摧毀,而他們的祖先為了躲避戰火,在偉大領袖司徒遠的帶領下,乘坐“光梭號”太空科考船發動了人類歷史上的第一次空間跳躍,最終來到了現在他們所在的新太陽系,并在這里生存下來。

  每次看到這方面的資料,魏明都感到非常無語,這位偉大的領袖司徒遠同志到底需要多么強大的主角光環和多么無敵的狗(屎)運,才能在茫茫星海當中,隨機的一次空間跳躍就能找到適合人類生存居住的星球,而且還與古太陽系中的人類發源地古地球如此的相似,這實在是巧合得太不符合科學道理了。若不是新太陽系的星圖等許多方面與資料中的古太陽系并不相同,他都懷疑人類是不是根本就沒挪窩,他們現在所在的新地球就是曾經的古地球。

  除此之外,在一系列資料中,魏明沒能找到關于人類第三次世界大戰起因的描述,這種重要的歷史竟然沒有記錄,這一點是非常可疑的。

  最重要的疑問則是關于空間跳躍,人類在千年以前就掌握的這項技術,現在新太陽系的人類文明正是因為這項技術才能得以存在,但是這千年以來,人類沒有進行任何一次的空間跳躍,沒有計劃也沒有記錄,而對空間跳躍技術的研究也被法律明令禁止,不知其中又隱藏有什么內幕。

  許多疑惑不斷在魏明的腦海中冒出,但他這樣的小人物也想不出個所以然出來,最終不得不發出真相總被歷史所湮沒的感嘆。

  把所有的疑問拋開,享受著承知館提供的美食,魏明點開了新聞資訊,原本只是想隨意看看那些與他八竿子打不著的新聞,結果第一眼看到的置頂大標題卻使原本神色淡然的他差點被嘴里的食物噎住。

  失業補助福利即將取消!

  十個大字外加一個大感嘆號,沒看錯,魏明有點發懵,實施了將近七百年的失業補助沒了?沒有搞錯吧,要知道這項福利可是他這個無業游民最主要的收入來源啊!

  雖說這個時代沒錢也餓不死,但是俗話說得好,口袋沒錢,腰板不直,腿腳沒力,嘴巴不硬,最重要的是老二沒用啊。為了自己的老二著想,他也不得不關心這個新政策。

  仔細把新政策從頭到尾瀏覽了一遍,魏明大致明白了這個政策的主要內容,簡而言之,就是現在整個人類社會人口過剩,高度發達的智能科技頂替了大量工作崗位,失業率過高,大量失業人口給政府財政帶來巨大負擔的同時還給社會治安帶來嚴重的威脅……為了解決這一系列問題,政府推出了一款全新的虛擬網絡游戲,并且為該游戲開通了現實貨幣與游戲貨幣直接兌換的業務(很老套的說法,大部分網游都這個套路),所以除了部分特殊原因無法進入游戲的人以外,其他人都可以進入游戲打工掙錢。

  用政府的話來說就是他們在游戲中為所有失業人員提供了一份工作,那失業這個情況也就消失了,失業補助福利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看完這個新政策,魏明心中暗罵政府的奸詐,這分明是看不慣他們這些無業游民天天混吃等死亂搞事還伸手白拿錢,給他們這種人找事干了。除此之外,政府的這項新政策應該還有另一層用意,那就是為他們推出的這款新的虛擬游戲造勢打廣告,順帶拉壯丁發展客戶攬業務。

  魏明對虛擬游戲沒什么興趣,因此對政府推出的這款新游戲沒有仔細了解過,只是從一些零零碎碎的新聞中知道一些信息。

  政府是今年年初放出風聲,表示要在明年的天佑節,也就是明年的一月一日,全太陽系同步開通運行一款虛擬網絡游戲,還說這游戲擁有近乎現實世界的擬真度,堪比人類智商情感的NPC,為玩家帶來全新游戲體驗之類的,除此之外就也沒再作出什么宣傳,結果社會上反響平平,誰知道現在竟然放出了這么一個大招。

  要知道這年頭虛擬網游什么的早就爛大街了,戰斗類的,生活類的,甚至一些專門為淫賊基友百合們設計的虛擬網游也數不勝數,每款游戲推出時都是宣稱什么百分百擬真度啊全新體驗啊,結果都是換湯不換藥,人們早就司空見慣了。

  魏明也玩過一些虛擬網游,對那些高擬真度的宣傳說法十分反感,除了視覺和聽覺外,嗅覺味覺觸覺等感覺全都沒有,虧得游戲公司能喊出堪比現實世界的口號來;而堪比人類智商情感的NPC,智商是有了,畢竟科技發達,但情感就不怎么樣了,至少魏明以前在跟游戲NPC互動時總覺得沒意思,總感覺少了什么,而網絡上其他人說這是因為這些NPC沒有真正靈魂的緣故;至于全新體驗,人類都體驗了近千年了,能新到哪里去……

  雖說對虛擬網游沒什么興趣,但是魏明對自己的錢袋子還是有點興趣的,趕緊找出新游戲相關的資料進行研究。越研究魏明心中的驚詫越大,暗道政府這次大招放得很生猛啊。

  《蝶夢》,就是政府這次推出的新游戲,據政府今天與新政策一同發布的最新公告宣稱,《蝶夢》這款虛擬網絡游戲已經秘密籌備了幾百年,它在全世界只有一個服務器,能夠實現整個新太陽系的人類同步在線,絕無任何延遲。

  看到這,只要是有點常識的人都會被這消息驚得下巴掉下來,因為如果這一點是真的實現,那整個世界真的要大地震了。要知道現代人類的科技雖然發達,但仍舊受到空間與時間的巨大限制,在太空世界中,人類的通訊技術仍舊沒有擺脫光速的限制,遠距離通訊別說同步了,那延遲說多都是淚啊。

  一點一點看下來,魏明心中對《蝶夢》的興趣越發濃厚了,但同時也越發的疑惑了,如果公告里關于《蝶夢》的宣傳內容是真實的,那這些技術為什么之前沒有出現過?政府為什么不把這些技術應用在其他領域,反而首先用在這么一款游戲中?

  魏明的疑問同樣是新太陽系五十六億人的疑問,尤其是一些專家教授和媒體人士,看到這公告后更是像瘋狗一般抓著各自認識的政府相關人員探聽具體消息,但是這次政府的保密工作顯然做得十分到位,在各界人士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的探聽下,仍舊沒有什么有價值的消息透露出來。

  就在這則游戲公告把整個新太陽系鬧得沸沸揚揚,人們幾乎恨不得把政府的最高執政官揪到身前問個究竟的時候,最高執政官官邸終于站出來發布了一則簡短的通告,而這則通告很快使得看到相關消息的人瘋狂了,并在整個新太陽系掀起了巨大的波瀾,各個領域都受到了影響,尤其是在金融領域,通訊產業和游戲產業受到的影響最為嚴重,股價大跳水,接下來的日子許多企業不得不宣布破產倒閉,與此同時,大量的資金流入一些游戲工作室和俱樂部,為即將運行的《蝶夢》做準備……

  這則通告的內容十分簡單明了:

  《蝶夢》是新太陽系的第一任最高執政官、人類的偉大領袖司徒遠于千年前下令規劃創建的,并由人類的生命之舟光梭號的超級智能光腦“光梭”秘密研發執行,歷時九百七十年,將于新地球標準時間新元1000年1月1日0時準點開始運行。注:《蝶夢》中隱藏有司徒遠率領人類來到新太陽系與空間跳躍的秘密。

  看到最高執政官官邸的這則通告魏明當然也有些小激動,但這已經是兩天后的事情了,此時的魏明仍在邊吃著晚飯邊研究《蝶夢》與自己的關系。

  首先,想要進入《蝶夢》需要官方提供的游戲倉和營養液,游戲倉有標準版、優化版、豪華版等多個版本,其中標準版每人有一次免費申請獲得的機會,至于優化版豪華版等其它版本的游戲倉,那就需要花錢了,至于價格,就不是目前口袋叮當響的魏明需要關心的了。

  其次,進入《蝶夢》有一些限制,只有年滿20且身體發育成熟定形者才可進入游戲,年滿70或身患疾病等原因導致身體和精神狀態不達標者不能進入游戲。這些限制明顯是為了保證青少年的成長和教育以及避免有人玩著游戲嗝屁所設置的,對魏明應該沒什么影響。

  再次,《蝶夢》每運行新地球標準時間140個小時后維護28個小時,這點對魏明沒什么影響。

  ……

  將《蝶夢》這款游戲的相關內容了解得差不多后,魏明也已經吃飽喝足。

  踏著夜色回家,望著漫天星斗與路邊的霓虹,魏明不禁悠悠想:蝶夢,還有兩個月,這會不會是上帝為我開的那一扇窗呢?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