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15 09:42:55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張二娃回憶錄
  4. 第一章 二娃出道(一)

第一章 二娃出道(一)

更新于:2018-03-18 20:08:19 字數:4065

字體: 字號:
  我叫張二娃,是個殺手。當然,沒有哪個人天生就是殺手,我也是經過長達十多年的艱辛修煉才成為一名“合格”的殺手的。今天,是我正式出道的第一天。剛剛離開訓練基地的時候,師父緊緊抓著我的手眼淚汪汪地看著我抽泣著說道:“二娃啊,你可一定要活著回來!師父的三頓飯可還得靠你做呢!你那幫師兄弟個個都是廚師絕緣體啊!”眼看著師父的鼻涕快要流到我的手上,我慌忙把手抽回來邊在師父的衣服上擦拭著邊答應道:“好的!師父!我一定會活著回來的!”靜靜看了我幾秒,師父的表情逐漸嚴肅起來,最后似是下定什么決心地問道:“二娃,你知道我們是什么嗎?”雖然很納悶但我還是答道:“殺手啊。”“那你知道何謂殺手嗎?”師父追問道。我想了想試探著答道:“神擋殺神,佛擋殺佛?”師父沒好氣地白了我一眼:“那叫瘋子!”我又想了想:“通過殺人來弘揚正義建設和諧社會?”師父直接一腳飛了過來。這次我很認真地想了想然后慎重答道:“殺手就是遵循自己的內心去做自己該做的事。”這次師父沒有生氣,他搖了搖頭緩緩說道:“二娃,你要記著,殺手就是拿人錢財**,沒有其他。”我疑惑道:“那如果要殺的人是個好人呢?”師父再次搖了搖頭。他從身后拿出一個用黑布包著的劍狀的東西交到我手上說道:“這是為師送你的一個禮物,打開看看吧。”估計是一把劍吧。我一把扯開黑布,嘿,還真是一把劍。這把劍還真有點奇怪。劍鞘看似籠統的黑色,實際上卻是一條條細到極致的黑紫色紋路,歪七扭八的紋路看起來沒有什么規律,仔細看還是沒有什么規律,但這并不影響它渾身散發的邪惡氣息。我內心一陣狂喜,真是好東西啊,這才配得上我張二娃殺人王的身份!看來師父還是愛我的。我不禁飄飄然,仿佛看到我似一頭三天沒吃飯的獵豹靜靜地蹲在茅廁陰暗無光的角落里等待著無絲毫防備之心的獵物進入我一擊必殺的領域內,雖然饑腸轆轆卻毫無饑餓之感,真的毫無饑餓之感,因為一個合格的殺手必須能夠忍耐一切,一切痛苦以及欲望,包括在最饑餓的時候面對著滿池子的大糞與黑壓壓一片的蒼蠅。忽然間,我耳朵一動——有動靜!一陣匆忙的腳步聲由遠至近,我甚至可以聽到這個即將被我殺死的可憐蟲在低聲呢喃著:“再也不一頓吃兩斤巴豆然后喝三大碗涼水了……”我屏住呼吸,讓緊張的心跳漸漸平緩下來——可憐蟲匆忙的腳步在茅廁門口停下,木制把手被狠狠拉開,一個肥胖的黑影出現在我的視野中。突然的光亮使得我眼睛不由一瞇,我不禁暗罵自己“傻diao,早知道戴個墨鏡就好了!”,但這并不重要,我已經鎖定了可憐蟲心臟的位置,憑我的功夫,閉著眼都可以刺進去,甚至可以悠閑地選擇是刺左右心房還是左右心室以及刺的順序,不用懷疑,我就是這么一個合格的殺手!快速思考間,我手中的劍已如蛟龍般飛出,疾若奔雷,那勢頭似乎是劍在帶著我的身體前行……不得不說,師父給我的這把劍真是一把好劍,但見它……哦,我只看了劍鞘還沒看劍呢,哈哈哈,不好意思,走神了。我右手握著劍鞘,將封印在鞘中的寶劍緩慢而有力的抽出,果然沒有讓我失望,但見劍身晶瑩剔透,宛如一泓清水,我左右晃動寶劍,驚奇地發現劍身居然不反光,想起多少殺手因為寶劍反光被發現最后慘遭殺害我不由熱淚盈眶——師父,我再也不懷疑你了,我絕對是您的親徒弟!師父咳嗽兩聲正色道:“二娃,這把劍是我們‘超級殺手魔鬼訓練營’的鎮營之寶,名叫‘朱心’,你可莫要辜負了師父以及師兄弟對你的期望……”“等等”我喊住了師父,“這么好的劍為什么要叫豬心呢?您就這么愛吃?”師父二話沒說,左手悄悄地在座椅上的某個隱秘部位使勁一摁。毫無征兆的,巨大的呼嘯聲驟起,從四面八方不知飛來多少支抹了劇毒的純鋼制成的箭,我面不改色,將寶劍如狂風驟雨般揮舞著,形成一堵晶瑩美麗的劍墻,鋼箭盡數落地,無一例外。我看了看手中的寶劍,一絲劃痕都沒有,似乎剛才擊落的4321支鋼箭是豆腐做的。“好劍!”我不由贊嘆道。然后沖到師父面前,噼里啪啦就是一頓揍,邊打邊罵:“你個老不死的,發暗器也不告我一聲,你想害死我么!”打得差不多了,我放開了師父,恭敬地站在他身前兩米的位置,仿佛剛才發生的只是一場夢。師父撐著一張被我打得跟豬頭沒什么區別的臉訕笑著說道:“火尺思港樣李細細搞縣小富小死,汗拿剮您,系顯互斥搜沒扭。”我思考了半天才明白師父想說的是“我只是想讓你試試寶劍好不好使,干嘛打人,一點素質都沒有”。這時門開了,進來四個人,分別是我的大師兄二師兄三師兄和五師弟。只見三師兄一把撲在那堆被我盡數砍成兩截的斷箭上,哭喊著:“我花了兩年才鍛造的4321支精鋼箭啊,誰把你們一個個腰斬的,我要為你們報仇!”原來是精鋼劍,怪不得剛才砍起來覺得有點沉。邊想著我邊偷摸向后退。但是已經遲了,三師兄血紅的目光已經定格在我手中的朱心上。根據以往的經驗,三師兄多半要跟我拼命,因為他生平最恨兩件事,一是制造出來的暗器被人破解,二是無法破解別人制造出來的暗器。他生平不愛練武卻酷愛研究各種機巧之物,所以他是我們營的暗器專家同時也是內力最高深的人,他練內功的原因也很簡單——可以以內力助火。有一次我和二師兄在夜市上買了一個破解程序極為復雜的玲瓏盒,故意用內力把內部的一個機關扣弄壞,然后我倆扮出一幅“這東西太尼瑪難了智商低于180根本無從下手”的樣子去卑躬屈膝地“求助”于三師兄,三師兄“哈哈”一笑爽朗道:“你們其實不知道,整個太原道(行政級別分為道、府、州縣)的玲瓏盒都是我設計的!”我和二師兄又扮出一幅“原來如此”的樣子恭請三師兄為我倆主持公道,打開這萬惡的玲瓏盒。嘗試了五分鐘后,三師兄擦擦頭上的汗對我和二師兄沒底氣的說:“我先研究研究,你倆先去忙。”之后的一個月,每天都可以看見三師兄抱著個玲瓏盒滿基地來回轉,口中絮絮叨叨地念叨著:“不應該啊,不應該啊……”我和二師兄差點笑破肚皮。當然了,最后知道真相的三師兄也沒讓我們好過,他勇敢地向師父告了狀,我和二師兄也因此掃了一年的院子外加幫一千戶人家掏大糞,掏到最后整個基地除了天生沒有嗅覺的五師弟外沒人敢在我倆十米范圍內出現,連師父教我倆功夫的時候都是站在房頂遙遙指揮,并要求我倆必須穿五層以上的全身不透氣裝,從那以后我對緊身衣有了一種莫名的恐懼感。當然人和人總是不一樣,據說二師兄執行任務的時候必須穿緊身衣,越緊他越能發揮出全部實力,而且穿上緊身衣的二師兄總會時不時露出幸福的微笑,被江湖人親切的稱為“緊身衣的微笑”。二師兄的微笑里究竟隱藏著什么?不得不說,這是個謎,而且很可能會永遠是個謎。說了這么多,只是為了說明三師兄是有多么的熱愛暗器這種毫不光明磊落的東西,也是為了間接證明我的處境是有多么的惡劣。眼看著三師兄把手伸進了挎在腰際的包包里,我的后背唰唰地直冒冷汗——看來今天難逃一劫了。不是我膽小,只是三師兄的挎包實在太有名了,聽說他發明的暗器只有十之二三成為超級殺手魔鬼訓練營的標準裝備,大部分因為使用要求太高(容易有生命危險)無法推廣使用。這個傳言還是有幾分可信度的。我記得去年的一天,師父正在教我們四位師兄弟如何用眼神嚇唬敵人以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武學至高境界時,因為沉溺于研究暗器而被師父特批不需要學習武功的三師兄扛著一個麻袋興沖沖地跑過來說道:“師父,我發明了史上最強的暗器,沒有之一,我稱之為究極超大型三百六十度無死角九重連擊擴散式手里劍!”師父欣慰地點點頭道:“來,讓你的師兄弟們看看你的最新成果,那么什么九級大死連擊手里劍。”沒想到自己一大把年紀記性還這么好,師父有點洋洋得意。“是究極超大型三百六十度無死角九重連擊擴散式手里劍!”三師兄一邊毫不留情地糾正著師父自以為是的縮念一邊把麻袋里的東西倒了出來。看到暗器的瞬間我們四位都傻眼了——這是一個直徑一米高一米的九層大鐵環,鐵環中密密麻麻全是各種小機關,隱隱約約還能看到某些部件保留著手里劍的形狀。“李狗蛋(二師兄名字),你去試試。”師父命令道。我們幾個表面上裝得一本正經,心里卻樂開了花——前兩天二師兄半夜趁師父睡的正香,到山上的尼姑庵抓了個胖尼姑點了她穴道把她扔到了師父的被窩里,然后領我們幾個去起哄鬧事,連一向不參與這種無聊把戲的大師兄聽說今晚有可能是師父保守了六十多年的童貞毀滅之夜也急忙跟著我們去了。醒來大怒的師父竟然破天荒地沒有當場責罰我們,而是和顏悅色地說什么“以后不可以拿出家人開玩笑”“男人要有大智慧大定力”“這樣的玩笑可以換個方式開”,依照我個人的理解師父想表達的中心意思是“這樣的玩笑以后可以開,但不要拿尼姑糊弄我,要挑幾個漂亮的,這么丑的尼姑我是碰都不會碰的!”但根據胖尼姑走的時候雙手捂胸戀戀不舍含情脈脈的樣子我估計師父還是下手了,可能下的還是狠手。不對啊,從把胖尼姑扔到被子里到我們幾個趕到師父房間,前后不過十來分鐘,如果再加上脫穿衣服的時間,豈不是師父只支撐了……想不得,想不得啊!這么說來,師父可能是怪罪我們幾個沒有全方位領悟他一番講話的核心思想所以要在日常生活中利用師父的名義在精神上打擊我們在肉體上摧殘我們,當然了,要從罪魁禍首二師兄開始。二師兄顫顫巍巍地走到“暗器”旁,問道:“三師弟,暗器怎么發?”三師兄滿不在乎地說道:“扔出去就行了。”“扔出去就行了?什么高度?什么力度?什么角度?什么維度?什么態度?”看得出來,二師兄快要瘋了。三師兄一如既往的淡定:“隨便。”二師兄點點頭,剛小心翼翼地把暗器抱起忽然又小心翼翼地放下,轉身一把抓住三師兄的肩膀,涕淚并下地問道:“三師弟,二師兄平時待你還不錯吧?”三師兄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二師兄一眼,說了三個字:“玲瓏盒”。就這么簡單三個字,二師兄立馬崩潰了,他癱在地上,哭喊著:“師父,師父,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往你被子里扔女人了,我再也不偷喝你的七里香(酒名)了……”師父怒目一睜:“原來是你偷喝的!”女人還是可以接受的,但是要注重質量!質量!質量!算了,稍微次一點也是可以接受的,但身材必須豐滿。二師兄也是被三師兄的暗器給嚇壞了,竟說出這么糊涂的話來,眾所周知,任何時候都不能隨便向別人傾訴往事,尤其是你干過的壞事。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