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20:11:08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都市之國王游戲
  4. 第三章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第三章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更新于:2018-03-17 19:15:50 字數:3290

  “那你的意思是?”

  “沒錯,你現在就是國王游戲的參與者之一。對了,還有一句話要改一下,在座的有兩個人是不會奉你為主,因為你父母正是這一代長老院的成員。并且你的四位競爭者身邊都會有兩個長老院的成員來培養他們。”

  “不過這和我也沒什么關系吧,我也沒有野心去當什么長老院成員,他們爭他們的,我旁觀就好了。”

  “你這么想也沒有用,你的存在對他們任何一個來說都是威脅,除非有朝一日你被別人干掉或者向別人投降之后才能結束。”

  “那好辦,直接投降不就得了。”

  “投降?你想的美,你的競爭對手難道會放著這樣一個巨大的威脅在身邊嗎?而且投降以后你的屬下,你的親人根本得不到保證。從國王游戲之始,投降的人就沒交過好運。”

  “仁杰啊,先說這些吧,讓那兩個孩子進來吧。”

  葉奕明和王天南進來后,喬韞說道:“這兩個孩子是我一直安排在你身邊的,今后會成為你屬下的人。你們兩個現在就發誓認主吧。”

  “等等,他們都是你派過來監視我的?”

  “不算是監視,其實就是為了保護你的安全。你不知道,雖然按照規定明令禁止讓參與者在還沒能完全覺醒的情況下生命受到威脅,但是每年都有一些不知死活的人不按規矩辦事。”

  說著讓喬玄將手伸出來,將三人的手握住。

  喬玄感到一股牽引力將喬玄吸住,好像三人永遠不分開一樣,然后兩股不同的力量從手上傳來,沿著胳膊來到肩頭,在“卍”的上面停止了,然后如同石沉大海,一點都感應不到了。

  而另兩個人的身上也隱隱有“卍”泛著紅光,只是位置不同,一個在左頸部,另一個在右手手掌。

  “好了。不過別看雖然你是主人,他們只是屬下,但是他們兩個現在可是比你要厲害啊。”

  說完,難得溫柔的摸了摸喬玄的頭。

  經歷了這么多事,喬玄也有點累了,眼皮也有點打仗。不過突然想起了什么事,強打起精神問道:“不對啊,你們怎么回來的這么快啊?”

  “這些事以后再跟你解釋吧,你累了,先睡吧。”

  “起來了?”

  喬仁杰進來的時候,喬玄剛好起來,正打算出去。

  “想不想跟我去報仇?”

  “報仇?”

  “對,你給我的人名我已經查出來是誰了,的確是這個人雇人撞的你。還有,你知道他是誰嗎?就你一直追的那個女生,夏雪,現在有男朋友了,準確點說是被人**了你知道吧。”

  “居然是他?夏雪她真的?”

  “這有什么奇怪的?這個女生一看就是這樣的人,只不過你太小,看不清楚,不過你放心,以你現在的身份,今后一定讓他和高攀不起。走啦。”

  說完,喬仁杰拽著喬玄就出去了。

  喬仁杰開車載著喬玄來到了老城區的一處偏僻的老樓前。

  這樓是當初老毛子修的,由于年久失修,外面看者斑駁不堪,墻角有幾灘嘔吐物,街上一個人都見不到。別看現在街上一個人也沒有,晚上的時候可是熱鬧異常,邊上的幾個燒烤店即使在寒冬也是人滿為患,周圍還有幾家掛羊頭賣狗肉的足療店,**的粉紅色等幾乎一夜不滅。

  “跟我來。”說著喬仁杰就先踢開了老式的木門,上樓去了,喬玄好奇的跟在后面。

  樓很矮,只有六層,等上到四五樓連接處的時候就有一個上鎖的柵欄門擋著了。

  就在好奇小叔叔怎么開門時,喬仁杰居然直接用手拉住鎖頭,手臂上青筋突起,一拽,愣是把鎖頭拽開了。

  “走吧。”

  五樓看著還像正常的住戶,六樓則是將一層的住戶打通了,將另幾個門都堵上了,只剩下一個門能走。

  走到六層,敲敲門。

  “誰啊?”

  門那邊的人顯然沒意識到是外人來了,直接就把門打開了。

  見門口的人是生面孔,剛想關門就被喬仁杰一腳踢得蜷在地上。

  “說,姓秦的在哪?”喬仁杰踢了一腳那人的肚子問道。

  “在里屋。”

  順著那人指的方向,喬仁杰和喬玄走進了一個小屋。他們進屋的時候,里面的人正在打麻將,還有幾個人坐在沙發上正在百無聊賴的看著手機。

  “你誰啊?”看到進來的兩個人,幾個坐在沙發上的人立刻站了起來。

  “沒事,都坐下。”

  說話的人喬玄竟然認識,正是夏雪當天挽著的那個,小叔叔口中的雇人撞自己的人。那人顯然是認出了喬玄,瞇著眼看著他。

  “呦,小子,還活蹦亂跳的呢?看來你還搬救兵來了?兄弟哪里混的啊,看著眼生。”

  “眼生就對了,平常你這種人都進不了我的法眼,可是你動了我侄子,就得付出代價。”喬仁杰說道。

  “呵呵,代價?笑話。”

  說完,屋里的那幾個小混混哈哈大笑,一個個以輕蔑的眼神看著來的兩個人,就想看兩個跳梁小丑一般。

  喬仁杰撇撇嘴,沒有理眾人的嘲笑,而是伸手到自己的口袋中。本還有些緊張,害怕喬仁杰這個家伙萬一是不要命的角色,掏出個刀槍什么的眾人在看到喬仁杰居然掏出的只是個手機的時候笑聲更大了。

  “喂,是我。看你說的,咱們不是好朋友嘛!這不快春節了嗎?我給你送份大禮,你派點人過來。

  “喂,這是老城區XX街,這里有十幾個外傷,骨折的病人,其中有幾個懷疑有氣胸,盡快派車過來。打架?沒有,沒有。打110?不用,不用,我已經打過了。”

  “哈哈,這還沒開始打架就開始叫救兵和救護車了。”站在旁邊的小混混笑道。

  不待那個小混混合上嘴,喬仁杰一拳將他的下頜骨打碎。

  周圍的人見喬仁杰下手之恨均是不敢上前,有些一看就是頭一次看到這種場面的臉上還帶著稚嫩的十六七的少年,竟然差點嚇得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

  姓秦的見狀心想這還了得,這還沒能真正動手這些人就萎了,每月花那么多錢養活這幫人都白花了?

  一把掀翻了麻將桌說道:“這么多人還怕了兩個手無寸鐵的人了?給我上。”

  幾個小混混率先沖了上來,不過這幫人早就被煙酒掏空了身子,即使是看著身強體壯者也是如此,在喬仁杰眼里根本不夠看的,竟然沒人能扛過喬仁杰兩招,而喬玄基本就閑著沒事干了,不消片刻,地上已經躺了好幾個人。

  屋內的聲音已經吵醒了其他屋子中睡覺的幾個人,那幾人出來之后看形勢不對,上來就要打。

  喬玄早已聽到了后面的動靜,回頭正看到對方的拳頭朝自己的臉打來。喬玄毫無躲閃,而是后手向前擋去,稍側臉,將對方的拳推開,緊接著一腳將對方踢開。

  就在屋內的人激戰正酣的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了不少人的聲音,喬玄一看,外面一些警察模樣的人正向里面走來,那些沒怎么見過世面的小混混一看到拿著槍進來的警察嚇得連魂都沒了,一個個竟都不敢再動作了。

  來的警察將那些小混混一個一個控制住,一個身穿便衣,戴著眼鏡,斯斯文文,連槍都沒拿的人最后進來了,見此人來了,周圍幾個警察均是恭恭敬敬,似是這幫人的領導的模樣。

  “別怕。”喬仁杰說道。

  斯斯文文的人見到喬仁杰說道:“你啊,就知道給我添亂。你問我這個人的資料的時候我就覺得不對勁。這回又怎么回事?”

  “李沁,這回可真是事出有因啊!這個不長眼的家伙居然趁著我和我哥我嫂子都不在的時候找人收拾我侄子。你知道的,這事還了得?所以親自出手收拾這幫人。而且你不是說嗎,這幫家伙黃賭毒都沒少碰,也不是好東西,所以順便就當做給你們送個禮吧。”

  被叫做李沁的人這才將目光投到喬玄身上,問道:“這就是你侄子?”

  說完伸手拍了拍喬玄的肩膀,說道:“喬玄是吧。你父母和叔叔把你養的挺結實,不錯,不過今后可要少給我們添麻煩啊。”

  說到最后幾句時,手上的力氣突然變大,將喬玄壓得喘不過氣來,左臂上的血管凸起,“卍”再次顯現出來。

  “算了。”喬仁杰實在看不下去了,伸手將李沁的手從喬玄的肩上推掉了。

  “我回去在跟你解釋。”喬仁杰和喬玄說道,然后又拍了拍李沁說道,

  “這邊的事交給你們吧,我走了。”

  在車上,喬仁杰和喬玄解釋道:“看到剛才那個板著臉的人了吧。那個人是普通人方面派下來監管我們的,防止我們的存在擾亂普通人的生活,也害怕普通人知道我們的存在產生恐慌。我們原則上是不涉足普通人的世界的。過不了多久你身邊也會有一個這樣的人,天天像跟屁蟲似的看著你,怕你用你的能力做壞事。不過是有例外,有的時候也會被普通人利用。”

  等到回了家,喬韞看到一臉小得瑟的喬仁杰,知道自己的弟弟肯定是帶著兒子報仇去了,滿臉的無奈說道:“我說你都這么大歲數了,居然還跟個小孩似的,又給李沁添了不少麻煩吧。算了,別把小玄帶壞了就行。”

  “安啦,不會的,小玄這孩子這么天真怎么會帶壞。”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