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9:20:16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綜漫之入骨相思知不知
  4. 第四章 營救

第四章 營救

更新于:2018-03-17 15:44:00 字數:2007

字體: 字號:
綜漫之入骨相思知不知目錄
共4章
  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但是,現在已經沒有時間了。

  只能祈禱,祈禱自己的家人還好

  “姐,你在哪,姐......“一開始的時候對于一個這么惡劣的姐姐誰都會記恨,都會憤怒。最后總會發現時間會撫平一切,而此刻靖卻不想等待時間,只有自己的家人,這一點,絕對不會退讓。

  “姐,回答我,姐......“聲音仿佛丟進了大海,沒有一絲的波瀾。如果說唯一的變化大概就是靖身上越來越多的燙傷和不耐煩的流唐。

  流唐表現的十分明顯,但不是那種完全因為感覺浪費自己時間或是找不到人的焦急感,反而讓靖有點猜不透這個少女,應該說靖從來就沒有看清過她。最初在山上遇見她的時候自己被調查的一干二凈,有著難以置信的執行力以及壓迫感.....

  對,就是這種感覺。終于找到了,流唐在那之后一定遭遇了什么,到底是什么才會讓一個冷靜而且在人世間摸爬滾打這么多年的小女孩變得這么脆弱,一定要在一個只是有一面之緣的陌生人的背上尋求安全感。

  要是真的把兩個都被世俗排擠的少年少女做個比較的話,靖其實完全就是開了滿級掛的新手玩家。自己的能力十分出眾,智力幾乎可以說已經傲視群雄,雖然說情商是硬傷。身手了得,家世也算是不錯,至少和流唐比起來,靖還有個家。有兩個說不上有多愛自己,甚至可以算的上是憎恨的親人。但是流唐了?從最開始就是在平民窟長大的她算不上強壯,因為強壯的不是被拉去當兵了,就是去做了微安付。只有那些一直徘徊在生死邊緣的渣子才會被留下來,接受下一輪淘汰。

  只是應該早已經看清楚人世冷暖的她又要被怎么樣的摧殘,才會變成這個樣子。

  想到這里的靖腿腳不自覺的又加快了幾分,絕對不能讓二姐也踏上同樣的地步,雪白的右手在抱人的同時蹭了蹭流唐的頭,這家伙真的和我一樣,只是沒我幸運而已。

  “咳......咳咳.......”斷斷續續的咳嗽聲一下子打斷了兩人之間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溫情,雖然對于流唐來說她什么都沒有做,只是將自己的柔軟露了出來。

  靖只是聽到了聲音就整個人撞了進去,倒是沒有讓人失望。在幾塊木板之間哪位失去了往昔的英氣,如同普通人一般有些柔弱的少女不是武松又是誰?

  ”怎么是你這畜生,滾出去,老娘還不用畜生來救。“只是柔弱的少女也不會改變自己一直的堅持、

  “流唐,現在怎么樣,能抱緊我嗎,下面的路我背你把。“在流唐頭部微微的動作之下,少女爬上了靖的背。

  與一般的男孩子的背不同,沒有那種讓人感覺好像一面墻壁的堅實感,如同一塊翠玉,雖然潔白無瑕。但是卻那么脆弱,實在不忍心讓這樣的藝術品受罪。

  只是流唐在爬上去的過程中,流唐卻摸了一些東西,她知道那是什么。

  之前為了救自己而受到的傷害,現在在這完美的藝術品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疤痕。顯得不倫不類,圣潔而丑陋。

  “哎,我是在哭泣嗎”

  “怎么了,沒事吧,不好意思是我唐突了,如果有什么......“為什么不說下去,為什么不繼續去表演兩個人的冷漠,的距離。

  因為兩顆心就此拉近了距離,因為兩人的嘴唇彼此貼在了一起。

  “嗚嗚~~~~(>_<)~~~~”

  像是靖這種第一次,而且還是視自己為畜生的二姐面前接吻的雛,即使是再好的腦子都當機了,即使是反擊,掙扎也顯得那么微不足道,好像是兩人的調情一樣。雖然靖不這么覺得,流唐也不會去思考。但是在場有第三個人。

  “切”并非如同你所看到的一個簡單的字,而是發自心底里的怨恨。是一種被人遺忘在了記憶的角落,然后將滿腔的愛意全部都化為了恨意的嫉妒。武松整個人的情緒極度不穩定,可以說她炸了。

  然而此刻正在接吻的兩個人,不應該說是主導的流唐有些尷尬。

  自己雖然不怎么的親了上去,但是也算是經過了自己大腦的,也就是說,自己其實是希望這樣子的。

  腦內世界已經燃燒到cpu過載爆掉了的流唐號沉默。

  “我說,你們知道現在是什么情況嗎,現在有時間糾結這種事情嗎?抓緊這個”在場上完全是混亂的情況下,火勢悄悄的又擴大了幾分。只是讓人沒有想到的是最先清醒過來的卻是看起來受到打擊最大的靖。

  其實我已經說過了,靖只是情商不足。而已。只要排去人的感情部分,靖就是無敵的、姑且算是吧。

  于是乎,乘著幾分鐘的時間做了個簡易的擔架,很明顯剛剛爬出木柴推的武松并不具備行走能力。

  靖只是簡單的把擔架丟在了武松旁邊,靖相信自己的這位厭惡自己的二姐絕對不愿意讓自己來幫她。現在都已經不想和靖說話了。

  .......

  出去的路上一路無話,靖是因為自己的體力實在是有限,流唐只是因為之前的事情或尷尬,或感動。

  只是靖真的是因為自己的體力原因嗎?與背后那一雙似乎要噬人的眼睛沒有關系嗎?

  誰知道了、、、、

  估計只有靖不知道了。直白的眼神一直盯著靖與流唐接觸的每一寸皮膚。直到流唐都有些發憷......才稍微有了一絲收斂。變成能殺死流唐一萬次的眼神。

  但是誰有知道為什么了?靖不知道,流唐不知道,或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吧

字體: 字號:
上一章
綜漫之入骨相思知不知目錄
共4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