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8:23:08
  1. 愛閱小說
  2. 游戲
  3. 紛亂之爭
  4. 第四章 偷襲

第四章 偷襲

更新于:2018-03-17 19:24:59 字數:3482

  兩人已經來到了村外森林的邊緣,通過村落和森林之間的練級區的時候張徙南順手用自己想好的套路虐殺了好多當初咬他的野狼。張徙南依靠【疾行】技能,加速到150%移速上限,差不多7.5移速的時候,依靠【背刺】的短CD和高爆發繞到野狼背后襲擊。而野狼在一般情況下根本沒有出手的機會,即使有,大多情況下也是撲了個空。

  成熟掌握這簡單的套路之后,張徙南完全是在表演。

  夜晚的時候視野并不是很開闊,特別是在森林里更加明顯,本就不大的視野被樹木擋去了打扮,充其量只有七八米的視野范圍。而此刻張徙南的【亡者之瞳】并沒有發揮出很大的效果,因為他的作用是穿透黑色迷霧,而不是樹木。

  【哥布林嘍嘍】等級3

  生命:150魔法:50

  攻擊:15-16法術強度:0

  護甲:10法術抵抗:8

  憤怒一擊:打出一擊150%傷害的重棒,被擊中者有30%幾率暈眩2秒。

  此刻,他們遇見了一只半人高的哥布林。這只哥布林看到有人闖進了自己的領地,嗷嗷亂叫揮舞著棒子便沖向了張徙南和胡月。

  可惜這只哥布林的第一仇恨目標是一直處在150%移速的張徙南。他在哥布林沖向自己的時候借著樹卡位繞到了哥布林背后,然后一記背刺刺在哥布林后背上。張徙南就這樣利用周圍的環境控制著節奏,一點一點磨著哥布林的血量。胡月則靠在樹上看著張徙南和哥布林嘍嘍的戰斗,因為樹木如此密集的地方弓手并不好發揮,而且他也沒有什么危險。

  “—13”

  “—11”

  “—15”

  ……

  這次張徙南對天發誓,他只想好好打怪,根本沒有想過耍帥這事——可是你不想耍帥,有人想啊,當哥布林的血條降到二三十的時候,忽然猛地揮舞手中大棒原地一轉,趕巧打到繞道身后的張徙南頭上,趕巧不巧,一個暈眩的debuff出現在了他頭上,然后哥布林又是大棒一揮,再一扣,華麗地完成了一套連招。

  “—28”

  “—17”

  “—19”

  這招莫非就是張徙南當初打野狼時使出的神龍擺尾,只是哥布林貌似是得了真傳,若是攻擊高,就是一套combo帶走對面的節奏。

  還好胡月及時救場,一記猛矢打斷了哥布林的后續攻擊。

  “—21”

  胡月又接連兩次平A,醒來后的張徙南正面一記背刺帶走了這只哥布林嘍嘍。

  “小儒子你看,掉錢了。”胡月第一次看到怪物爆出了7個銅幣,有點小激動。

  張徙南也是第一次看到怪物掉落銅幣,不過這種情況使他的猜想印證了三分。他順手對哥布林的尸體用了初級采集,結果看到了一個熟悉的東西。

  【木棍】(凡器)

  攻擊力:1-3

  需要等級:1

  此刻當初毆打張徙南的木棍靜靜地躺在他的背包里,其屬性相較于新手裝備有了小幅度的上調。

  “我現在知道的差不多了,走,再去殺幾只。”張徙南又向森林深處走去。

  哥布林的數目并不多,每隔十幾米才有一只,不過這個林子大得驚人,他們走了半天還沒走穿這個地圖。

  沿途中張徙南和胡月配合殺了十多只哥布林嘍嘍。打多了張徙南發現這怪物有一定的技能前搖,會短暫地停頓一下。而且每只哥布林都會掉落銅幣,可以通過采集獲得木棒,其中一次還從哥布林身上獲得了一瓶生命藥劑。雖說這里的哥布林有點兇殘,不過經驗確實給力,他們兩人已經到了3級73%。

  “小儒子,你來這里到底是干什么,這里除了哥布林沒別的東西了。”

  “小儒子,你說這些哥布林掉的木棍都快塞滿我們的背包了,要是能賣給NPC能給多少

  “小儒子,你那任務要是拿到了什么好東西,一定要記得姐姐那一份啊。”

  ……

  胡月左一個“小儒子”,右一個“小儒子”,就沒有停過,偏偏一個啞巴,一個話嘮。

  “噓。”

  張徙南用手捂住了胡月的嘴巴,因為他看到一只頭戴紳士帽,背著巨大囊袋的哥布林出現在視線里。那哥布林盜賊不與其他哥布林一樣,而是坐在一棵枝椏上把玩著一個東西,遠遠看去,它的屁股下面貌似墊著一塊鐵疙瘩。哥布林被濃密的樹葉擋住了大半身體,若不是張徙南警覺,肯定不能發現它。

  【守財奴歐也妮·葛朗臺】(唯一)等級未知

  生命:10000魔法:10000

  攻擊:1法術強度:1

  護甲:1法術抗性:1

  技能未知。

  注:因在吝嗇和財富在眾生靈中出名,這位哥布林人人皆知,但見過它的人卻寥寥無幾。作為世界上最富有的哥布林之一,這位盜賊習慣居無定所,到處行竊的生活,而且有一個奇怪的嗜好——把收集到的珍寶藏在世界的各個角落。沒有人知道藏匿寶藏的地點,也沒有人知道它是如何獲得這些珍寶的,它的過去和將來一直都是一個謎。

  不知道為什么,張徙南下意識對那怪怪的哥布林使用的勘察技能會有效果。理論上來說,這個等級未知的怪物對現在低等級的勘察技能是完全免疫的,也許是因為它太過出名了吧。

  “胡月,等等我試著潛伏到那棵樹下面。等到時機成熟,你就蓄力射出猛矢,試著能不能把它打成僵直,我趁機上樹把它坐著的盾牌搶過來。”張徙南部署這行動。

  “遵命,小儒子。”胡月知道張徙南的游戲天分比自己高了一點兩點,所以乖乖聽命。

  張徙南貓著腰緩慢地穿過低矮的灌木叢,一點點靠近葛朗臺所在的那棵樹。所幸的是那叫做歐也妮·葛朗臺的哥布林貌似沉浸在欣賞寶物的愉悅當中,沒有注意到張徙南的靠經。

  已經潛伏到樹下的張徙南輕輕地抬起手,豎起中指指向頭上的守財奴。這是他與胡月之間的暗號,表示時機成熟,開始行動。

  “嗖——”一聲刺透風的尖嘯兀然響起,一記猛矢遙指枝椏上還沒反映過來的哥布林。

  可是縱橫世界多年的傳奇盜賊哪是這么好對付的,即使它的攻擊若同撓癢,即使它的防御薄如紙糊——不知道什么時候,葛朗臺已經轉過了身子,就在猛矢即將射中它的一剎那,它右手猛然抓住箭身,快速旋轉一周竟然把猛矢擲了回去,指向胡月。

  張徙南已經來不及說小心了,此刻他已經躍到了葛朗臺的背后,用身體最前沿的右匕首快速刺向了它。

  “格擋”

  葛朗臺在施展了一招青龍反水之后,竟然在瞬間回身握住了張徙南攻來的匕首。此刻,葛朗臺腳下還踩著那面盾牌,可是不要忘了,葛朗臺一直用右手防御張徙南和胡月的攻勢,是因為它來不及把本在手中把玩的東西放回囊袋,只能握在左手。

  千鈞一發之際,張徙南借力旋轉身體,左手的匕首猛然刺向葛朗臺的眼睛。葛朗臺黔驢技窮,只能松開握住那東西的左手,任其自由墜落,趕緊用左手護臉。

  而張徙南使出一套旋身二連刺之后已經力竭,也從樹上掉落,剛好在半空中截獲葛朗臺掉落的那東西。張徙南來不及多看,就把他它收到了背包當中。

  又是一記猛矢襲來,只是這次射向的不再是葛朗臺的上半部身體,而是踩著那面盾牌的腳。作為一個盜賊,葛朗臺厲害之處自然是它的手掌,雖說它的雙腳跳躍力和速度十足,但要像上次那樣進行反擊是不可能的。所以葛朗臺只能暫避鋒芒,后跳到了身后的枝椏。

  此刻張徙南已經安然落地,他看向已跳到另一枝椏上的葛朗臺,后者的臉上滿是幽怨的神色。

  “我會記住們兩個的,人類。”葛朗臺與張徙南雙目相接,對視了若干秒,“特別是你,半犬……半儒。”

  話音剛落,張徙南和胡月的視線里已經沒有了葛朗臺的身影。

  張徙南完全不擔心葛朗臺的偷襲會傷害到自己,畢竟攻擊和法強都是一的戰五渣是沒有任何擔心的必要的。他所擔憂的是葛朗臺的技能的未知所帶來不可預知的結果,可是現在葛朗臺逃走了,張徙南一顆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

  這時張徙南才想起剛剛被葛朗臺犀利反擊的胡月,連忙回身找了過去。

  “你怎么樣?”張徙南問道。

  “這時候你想起我啦。”女生總是喜歡傲嬌,“那怪物不是沒有攻擊嗎,為什么一下子直接打掉我113點血,差點被秒了,還好我機智過人,瞬間喝下生命藥劑。”

  “那應該是一個類似反擊的技能,可以是反擊的傷害大幅度上升。”張徙南思忖了一會說道,“而且它可以格擋大多數的物理攻擊,反應又是奇快,至少對于現在的我們來說一點破綻都沒有。”

  “哪有,這怪物還不是被我們的小儒子偷襲成功了。”不知道胡月是不是在夸張徙南。

  這次張徙南又逗了,這葛朗臺就算被一群將來60級的玩家包圍也能安然離去。葛朗臺此刻的忍辱離開,是客觀分析后得出的最佳策略——那東西已經被張徙南收進了背包,那女弓手也察覺到反擊能力的強大,想要奪回來已經沒了可能,而那塊盾牌已經失去了利用的價值,現在對它來說如同廢鐵,所以,留下來是沒有任何所用的,離開才是正確的選擇。

  而且,葛朗臺是個很記仇的人。

  “對了,你剛才不是從怪物那搶了一件寶貝嗎,我可看見嘍,別想私吞。”胡月的貪錢和張徙南有得一拼,“還有樹杈上的東西那怪物是不是不要了?趕緊拿下來讓我看看。”

  張徙南這是才想起那樹椏上還躺著他的任務物品,急忙取下來,和胡月共享了兩件物品的圖鑒。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