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1:46:1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寒天絕地
  4. 第一章 歸來

第一章 歸來

更新于:2018-03-15 21:16:37 字數:2928

  紅日西落,將天際的云彩染得一片通紅。天穹之下是一片巍峨的建筑群,此刻在太陽的映射下,整個天地顯的紅艷美麗,瑰麗無比。

  原本喧囂熱鬧的街道正在漸漸的安靜下來,廣寬的街道盡頭,兩道身影正在緩緩走來。

  前面的身影較高,身形挺拔,步法飄然。后面較低的身影則是一瘸一拐,吃力的蹣跚而行。

  細看之下,發現較低的身影是一個少年,不過少年的臉龐上青一塊紫一塊,一只眼還腫著,眼皮都快睜不開了,嘴角好像也被人打了一拳,同樣紅腫著,整個臉都變形了,好不凄慘。此刻,少年嘴里正不停的念叨,同時還夾雜著一些因為疼痛而發出的嘶嘶聲。

  “臭老頭!你這是赤裸裸的嫉妒!嫉妒我比你年輕!”

  “嫉妒我比你帥!嘶…疼死了,疼死了。”

  “老頭說你呢!你臉皮怎么這么厚呢!嘶…好疼。”

  一路上任憑少年怎么叫嚷,前面的身影也沒有停下,仍舊不緊不慢的走著,引起周圍人的一陣側目。

  少年也是勇猛,臉都快成豬頭了,嘴唇都腫的快成香腸了,依舊不能讓他閉嘴,可見他心中的悲憤有多大。

  街道的前方出現了一片宏大的建筑,前方那道身影終于是停了下來,駐足遠望。

  “呦,老頭,這會兒你怎么停下了,一路上你不是迫不及待回來見你的夢中情人嗎,這都到眼前了,怎么現在又膽怯了?這么多年了,連個表白都不敢,我都替你害臊啊。”

  高大身影望著前方的某座建筑,輕悠悠嘆道:“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小兔崽子你還小,不懂的。”

  “切~總是拿這句來忽悠人,你就是膽小。”少年不屑的說道,說完臉上又是一陣抽搐,摸了摸他腫脹的臉龐,不忿的道:“你就是嫉妒我有女人疼,有女人愛!”

  前面的身影發出一聲輕笑,緩緩轉過身來,露出的居然是一張中年人的面龐,若非其頭上的幾縷白發,單看其臉龐絕對與少年口中的“老”字根本不沾邊,最多也就是個中年人。而且雖然有幾縷白發,不過卻是更顯的有幾分英氣,可以想象中年人年輕時也絕對是一個美男子。

  中年人看著少年,溫和的笑道:“小天啊,我看你一路嘴就沒有停歇,精力十分旺盛,是不是還要為師給你加點料呢?”

  少年人頓時打了個激靈,但他毫不示弱,咬牙切齒的盯著中年人。

  這時一道身影從前方的建筑中飛馳而來,幾個起落,就出現在了二者面前,來者是一個比較粗壯的中間人,面相普通,不過長的一雙濃眉讓人印象深刻,只見濃眉壯漢出現后立馬向著中年人抱拳施禮道:“屬下恭迎堂主!”

  白發中年人向著剛出現的人影微微點頭,問道:“文達,讓你調查的那件事怎么樣了。”

  剛出現的人影像是怕走漏風聲,走上前來,低頭向著中年人耳語了幾句。

  “達叔,你怎么好像就沒看到我啊,這才半年不見啊。”少年哀怨的聲音響了起來。

  被他稱為‘達叔’的身影一愣,看到白發中年人身后的少年后,眼睛頓時瞪大了,疑惑的道:“小天?”

  “達叔啊,你可算認出我了。你可得為我做主啊”

  少年一瘸一拐的上前抱著壯漢就是哀嚎,眼睛使勁兒的擠,好像要擠出幾滴眼淚似的,可惜沒有成功。

  濃眉壯漢先是一驚,接著看了看老神在在的白發中年人,好似明白了什么似的,然后故作驚訝道:“小天,你咋成這熊樣了啊。”

  “還能有誰!還能有誰!除了這個老頭子,誰能下的了這么狠的手!”少年悲憤的用手指著白發中年人。

  回應少年的是壯漢的大笑聲,然后完全不顧少年的疼痛,在少年的臉上狠狠的擰了一把,惹的少年一陣亂嚎。

  “嘿嘿,這臉蛋手感不錯啊,還是原來的感覺。”壯漢咧嘴笑道。

  “張文達!你還是人嗎!”少年疼的眼淚都快掉下來啦。

  “好啦,別裝可憐了,回去自己找療傷藥去吧。”白發中年人一句話把少年就打發了,然后和濃眉壯漢一同消失在了夜色中。

  少年那個氣啊,好不容易遇到個人,還是個落井下石的,可是還沒等他發作,兩人就已經消失了,氣都沒處撒。

  少年一瘸一拐,穿過一重重院落,郁悶的往自己的住所走著,走過一座小院時,迎面碰上一個少年,少年留個平頭和他差不多高,不過長的比他壯一點。

  “咦?你是人還是豬妖啊?”平頭少年奇道

  “王猛!你才是豬呢!”回應他的是一句怒吼。

  平頭少年王猛一聽這聲音,先是疑惑,后是驚喜的問道:

  “南天賜?”

  一瘸一拐的少年沒好氣的道:“廢話,快來扶著我點。”

  王猛臉上露出興奮的神色,立馬過來就給了南天賜一個熊抱,弄的南天賜又是一陣痛叫。

  “痛啊!王猛,沒看到我身體什么情況嗎!”

  王猛一聽,連忙松開,撓撓頭,咧著嘴笑著,連忙道歉。

  “嘿嘿,不好意思啊天賜,興奮過頭了。”

  “你這混蛋,道歉的還能再虛假點嗎?”

  王猛一陣傻笑,同時趕緊過去攙扶住了南天賜,然后才驚奇道:“天賜,你這出去半年,回來咋成了這熊樣啊。”

  “你嘴里就沒有好話嗎,一會兒豬妖一會兒熊樣的。”

  “不是,你不是跟堂主出去試練的嗎,怎么好像是被人練啊。有堂主在,你還被人揍的這么慘啊。你們遇到什么高手啊。”

  “別提了,正是因為有那個老家伙在,我才這么慘的。”

  “啊?堂主又親自試練你了啊,不過這次也太狠了吧。”

  “那老家伙就長著顆黑心!”

  “嘿嘿,也就你敢這么說堂主,不過這次試練時間也夠長的啊,一走就是半年多啊。不過總算回來了,雖然回來的樣子有點糗。”

  王猛的話,讓南天賜想起了這半年的經歷,他師父將他丟在一個深山老林里,剛開始還陪伴在他身邊,后來便不知所蹤了,讓他獨自一人面對層出不窮的各種兇獸,數次被兇獸擊成重傷,要不是攜帶了不少療傷藥,他早支撐不下來了。好不容易堅持了下來,結果他師父見他居然沒受多大損傷的出來,對這一結果非常不滿意,又再次將他踢進了老林中,這一次南天賜沒那么幸運了,最終療傷藥也被用完了,渾身是傷的爬了出來,他師父這才罷休。回來的路上他師父只是給他簡單的處理了一下療口,然后就不管他了,一路上都是他自己想辦法克服重重困難,一瘸一拐的走了半個月才回來的,現在回想起來,都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不過這些也就算了,最令南天賜氣憤的是,在他與各種兇獸拼死戰斗時,屢屢有人下黑手偷襲他,數次差點讓他成為兇獸的口糧,一開始南天賜還以為是別人,到后來他發現這個人屢次找他的漏洞所在處襲擊,但卻不下殺手,最后他帶著懷疑的口吻問他師父,是不是他下的黑手時,他師父居然光明正大的承認了!而且將他的戰斗奚落的一無是處,對他的心理進行無情的打擊。即使在回來的路上也是時不時給他來幾下突擊,說是鍛煉他在逆境中生存的能力以及反應力,弄得他回來還是一身傷。最后南天賜總結了這次試練就是一個臭老頭對他的身體和心理進行雙重打擊的過程。

  王猛扶著一瘸一拐的南天賜在路上慢慢走著,見南天賜不出聲了,便開口問道:“天賜?你咋不說話了?”

  王猛的聲音將南天賜的思緒拉了回來,他抬頭看了看已經升起的明月,忍不住嘆道:“這半年的時間里確實充滿危機與挑戰,不過也增長了我不少戰斗經驗,雖然充滿艱難,但小爺我還是挺過來了!我南天賜還是回來了!”

  “嘿嘿,可惜就是回來的樣子有點糗。”王猛打擊道。

  “你這家伙就沒句好話,怪不得追不上小翠。”

  “噓!天賜,你低點聲,小心被人聽到啊。這事兒我可就和你說過的。”

  “嘿嘿,你果然還沒搞定呢,沒事,兄弟回來了,幫你!”

  ……

  夜空下,兩個少年勾肩搭背邊走邊聊,時不時還大笑幾聲,漸漸走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