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8:25:36
  1. 愛閱小說
  2. 職場
  3. 夢幻公寓之追夢起航
  4. chapter 2

chapter 2

更新于:2018-03-16 15:34:04 字數:3694

  林幻走到街上,突然,一個女孩迎面跑來,把林幻給撞了一下,林幻沒當回事,只是一位女孩要快點趕路,就先走了,可沒走兩步,突然,沖出來兩個身穿西服的彪形大叔,那彪形大叔追著那女孩跑去,然后,將林幻撞到地上,繼續向前跑去。

  林幻從地上爬起,往后一看,發現兩男追一女,便氣不打一出來,對著那彪形大叔就是一拳,那彪形大叔被打倒在地,動彈不得。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此時的場景保持了一分鐘。

  一分鐘后:

  :“你干嘛,打我們撒……”一個彪形大叔話音未說完,便被林幻截斷,說道:“你們兩個大男人,欺負一個手無搏擊之力的柔弱女子,你們好意思嗎?還要不要臉?”

  :“啥?欺負我家小姐,你想多了吧,這腫么可能呢?再說,她是我家小姐,我們追我們家小姐也有錯嗎?”彪形大漢解釋道。

  :“什么?小……姐,這是你家家務事啊”林幻問道。

  :“廢話,當然是撒。”

  :“好吧,不好意思,那你們慢慢忙,沒事的話,我就先撤了。”林幻說完,便轉身要走,剛走,那女孩便大叫一聲:“別走!!!”

  聽到這一聲,林幻便停住了腳步,轉身回頭,女孩見林幻回頭,便停住了叫喊聲,對著林幻說道:“這位女俠,我一看你就知道,你都個好人啊,好人有好報,好人一生平安啊!所以,女俠,你一定要幫幫我,求你了!”

  林幻聽這些話,心中覺得這女孩挺會說話的,但也同時覺得,這女孩有點傻,雖這樣,卻還是留下,應著她說道:“這位姑娘你有什么事啊?”

  :“女俠,是這樣的,我從小,爹就死了,十歲那年,娘也走了,本來,家里還有爺爺和奶奶,但沒想到哇,十二歲年爺爺就去世了,只留下了奶奶,可是,十五歲年,奶奶也離我而去,沒有辦法,我不得不住在我表舅家里,這一開始,還好,可是,后來,他因為喜愛賭博,而輸了本多錢,于是,我就被他們拿去抵債了,沒辦法,我只好逃出來,你說,我一個柔弱女子,現在居無定所,可沒想到,卻被他們盯上了,我不認識他們,但是,他們一直跟著我,你知道嗎?他們想打劫我,還要殺我,還說什么先奸后殺,還要把我的器官掏出來賣錢啊,還要拿我做藥物試驗,還要騙我去吸毒……女俠,你知道我有多么害怕嗎?”女孩哭著說道。

  :“什么鬼?你都不認識他們,竟然知道這么多內幕,難道,你非人類嗎?”林幻說道。

  :“哎呀,我的姑奶奶呀,你就別再說了,我都被要嚇死了。”一個彪形大漢說道

  另一個彪形大漢跟著說道:“小姐,你就別再說了,你就算借我十個膽,我也不敢做啊。”

  算了,既然她這么可憐,就幫他一把吧,還是先問問清楚好。林幻想到這里,便看著女孩說道:“你剛才說的是真的嗎?”

  女孩答道:“是,女俠,剛才說的,都是千真萬確的事,而去,是來氣我的肺腑之言啊!”

  既然是這樣,林幻想到這,便又大聲說了出來:“真是豈有此理,你們真是兩個不折不扣的禽獸,不對,禽獸都不如,應該說是畜生,人家姑娘這么可憐,你們還這樣欺負她,現在這樣一說,本女俠,哦,呸,不對是本姑娘,覺得你們連畜生都不如,因為,畜生還有點人性,而你們半點人性都沒有,所以,說畜生還侮辱了畜生,既然如此,本姑娘就讓你們看看厲害。”

  林幻終于把這段話說完了,但是,在那兩個彪形大漢看來,林幻說的話,他們一句都沒聽懂,因為他們沒念過書,所以,有些詞語不懂,只覺得林幻說了半天,感覺她有點神經,可正在他們在想時,林幻便伸手就是一拳,向彪形大漢打來,彪形大漢被打的浮在半空,于是,林幻又是一拳,從他的腹部狠狠一錘,那彪形大漢就重重摔在地上,四腳朝天,從地上爬起來時,已是鼻青臉腫

  大漢從地上爬起,看著林幻,林幻用鋒利的眼神看著他們說:“還不快滾。”聽到這句,四名大漢便結伴,匆匆逃離。

  林幻看見他們跑了,便不想惹事,大步向前走去,嘴角輕笑,小聲說道:“哼,小樣,想跟我打,還嫩了點。”

  :“唉,等一下”女孩對著林幻的背影把林幻叫住了,林幻聽見叫喚,停了下來,轉過身來,看向女孩。女孩看著林幻說道:“女俠,謝謝你救了我,你叫什么名字?”

  林幻聽女孩這樣說,便想:“這女孩是武俠電視劇活武俠小說看多了么?

  :“我不是女俠,用不著這樣叫我,我叫林幻,你叫什么?”

  :“我,我叫,華寒默,初次見面,多多關照?”

  初次見面還行,多多關照是什么意思啊?難道我們以后要天天見面嗎?林幻想到這里,便沒有繼續往下想,看著華寒默說道:“那個,你叫華寒默,是吧,額……那個,我還有事,我先走了,有時間再聊,啊,88!”說完,林幻便往前走,剛走一步,就被華寒默拉住了,華寒默說:“林女俠,你……”話未說完,就被林幻打斷,說道:“拜托,我跟你說了,不要叫我林女俠,我有名字,叫林幻。”

  :“哦,知道了。”

  聽見華寒默知道改口,不叫她林女俠,便高興的說道:“這就對了嘛,不要再叫我林女俠啊。”

  :“嗯、好的,我知道了,林幻女俠,你能不能幫給我一件事?”華寒默傻笑著說道。

  聽見華寒默叫自己林幻女俠,頓時覺得晴天霹靂一下砸中了頭一樣,覺得頭痛,但心中還是不爽,就一聲吼了出來,說道:“你,華寒默,你給我聽清楚了,我,叫林幻,不是什么女俠。”

  華寒默一聽,頓時嚇到了,做起無辜可憐的表情來,然后,鼻子一酸,掉了一滴眼淚下來。

  看見華寒默哭了,林幻收起了自己的脾氣,說道:“唉哎,哎……那個,你別再哭了……”說完后,華寒默哭得更大聲了,林幻聽了,著急的說道:“不哭了,這樣吧,只要你不哭,姐姐就給你買糖吃,好不好?”

  聽見這句話,華寒默立馬變了臉色,說道:“給我糖吃嗎?”呵呵,真是笑話,本小姐可是溫室里的花朵,要什么沒有,哼,區區的糖果,本小姐早就吃的不要了,還有,本小姐還沒淪落到像乞丐的地步,需要你給糖來施舍,再說了,你知道本……算了,還是記不說了。”

  :“小姐,你是?哦,你不會是……?”林幻疑問的說道。

  :“我的意思是,額……我的意思是,那個,小姐嘛,只是我在江湖的習慣用語,再說了,我真的是富家小姐的話,也不會淪落到無家可歸的地步啊。”

  :“哦,原來是這樣啊!好吧。”林幻雖然這樣說,但心中暗暗想到,這個姑娘該不會是武俠小說或武俠電視劇讀傻了或看傻了吧!

  聽見林幻這樣說,華寒默松了一口氣,想到,真是嚇死寶寶了,還好蒙混過關了,不然,唉!后果不堪設想。

  :“嗯,既然你不哭了,那,我就先走了,Bat!“

  林幻剛走幾步,又被華寒默攔住了,林幻不耐煩的說道:“拜托,大姐,你有事不能一次性說完嗎?你知道這樣很煩的,ok?“

  華寒默笑著對林幻說道:“你最后幫我一件事情就好,就一件行嗎?”

  :“行,你廢話快說,無話就走!”

  華寒默笑嘻嘻的看著林幻,說道:“你看,這天色,呵呵,也不早了,你看,我一個女孩子,這孤身在外,有無家可歸的……”

  話音未落,就被林幻打斷,說道:“講重點!”

  華寒默聽到這話,豪氣說道:“行,林幻女俠,果然爽快……”

  聽到這里,林幻就將華寒默瞪了一眼,華寒默意識到這點,便立馬改口,說道:“林姑娘,林姑娘,真是不好意思,剛剛一時改不過來口。”

  聽到了姑娘,林幻心中還是心有不平,但仔細一想,林姑娘總比林女俠好吧,于是,也沒再說什么,將錯就錯吧,能忍則忍吧!便小聲嘀咕了一句,說道:“老弱病殘者,不得不低頭啊!”

  :“林姑娘,你看我無家可歸,你能不能幫我……”

  :“找個住處嗎?”林幻答了下來。

  :“對啊,林姑娘,你真是太聰明了,這是一點就通,你剛才救了我,也算是做好人了吧,所以,你不如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幫幫我,找個住處吧,以后,華寒默定記得你的這份大恩大德。”

  :“大恩大德,談不上,不過,你沒有住處,沒有家嗎?”林幻問道。

  :“唉,實話和你說了吧,其實,我特別特別的可憐。”華寒默一邊說,一邊裝成一幅楚楚可憐的樣子,繼續說道:“你不知道,我告訴你啊,其實,我一出生的時候,母親就去世了,在我十歲那年,我爸也死了,后來,最疼愛我的奶奶也掛了,只剩下我爺爺了,到最后,和我朝夕相處的爺爺也走了,駕鶴西去了,可憐,只留下我一人,沒辦法,我只好去親戚家居住,后來,他們就看中了我家的傳家寶,要謀害我,今天,我好不容易收拾了東西,逃了出來,可他們就是不放過我,還派人來追殺我,你說,我的命是不是很苦啊!”

  林幻聽了,便想,這姑娘是在編故事嗎?或是,小說看多了,還是……難不成,她全家全染了疾病,算了,不管怎樣,這姑娘想象能力真好,挺佩服的。

  :“聽你這樣說,那你還真夠可憐的,那你的意思是,你現在全家都死光了,你也無家可歸了,是嗎?”

  :“什么叫全家都死光了,你會不會說話啊?”

  :“額……對不起,剛剛不是故意這樣說的,我的意思是“去世”,對了,你不是無家可歸嗎?那不如就去夢想公寓吧!”

  :“夢想公寓?”

  :“是啊,夢想公寓房租便宜,很適合一些你這樣的學生居住,也適合一些剛來北京,居無定所的人居住,而且,我和幾個朋友也住在里面。”

  :“真的啊,那真的是太好了,我正愁找不到住處呢,找你剛才這樣說的話,那以后,我們就是鄰居了,日后,多多關照?”

  :“好說,好說,現在天色已晚,我們快回去吧!”

  華寒默笑著說道:“好!”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