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5 22:10:58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晝界
  4. 第六章:大膽的猜疑

第六章:大膽的猜疑

更新于:2018-03-15 09:08:27 字數:1306

字體: 字號:
  晚上十點二十七分,我正躺在客廳的沙發上哀叫,父親和司馬雅雪也在一旁,我身邊有一名穿著西裝的人正在往我的背上敷藥,這人正是父親的好友也是醫生叫謝子岳,謝子岳是父親從小的朋友,父親從小修煉道法,而謝子岳則是喜愛醫術,父親在繼承家業后見謝子岳還在一家醫院上班工資不高便叫謝子岳到我家來做私人醫生。

  “岳叔叔真是不好意思叫你大半夜的跑來。”我帶著哭腔的聲音說道。

  “反正我在家也睡不著,到是你小子這是怎么搞得,居然弄成這幅模樣。”謝子岳笑著說道。

  聽謝子岳這么說一旁的司馬雅雪紅著臉低下頭不知道該說什么好,我也不想讓她尷尬于是說道:“我剛才一不小心把熱粥打倒了,結果全灑在背上。”說完搖了搖頭嘆了口氣接著說道:“人霉的時候喝口水都塞牙啊~”我故意把‘啊’字拖長了顯得特別搞怪。

  司馬雅雪聽我這么說完也捂著嘴輕笑起來,她這一笑到是讓我有些顛倒,這十幾年來我不停的學習武術,平時別說接近女生了,就連男孩子都沒接觸幾個,司馬雅雪身為八大家族的大小姐對皮膚保養也是特別的好,白皙的皮膚,修長的玉腿,要不是她站在這我都真不敢相信這位美女是我的未婚妻。

  見我就這么直勾勾的看著她司馬雅雪有些臉紅的坐在我身旁說道:“看什么呢,我臉上有臟東西嗎?”

  我打趣的說道:“有一只大青蟲爬來爬去呢。”

  就這樣瞎聊著謝子岳幫我把藥膏弄好,在背上有幾處比較嚴重,不過謝子岳的醫術相信不會留下什么疤痕,可憐我今天晚上只能趴著睡覺了,被燙傷的右手也纏著繃帶。等一切弄好后父親對我和司馬雅雪說道:“都已經十一點了,快去睡吧,我和你子岳叔叔說點事。”

  “爸你也早點休息,岳叔叔今晚就睡在這邊吧,半夜的回去麻煩。”我起身說道。

  “這些事我會安排,你帶雅雪去休息。”父親催促的說道。

  “好好,岳叔叔一來你就急著把我轟走。”說完我牽著司馬雅雪回到臥室。

  “我得先去洗個澡,渾身都是酒氣。”我從衣柜拿出衣褲邊走去浴室。

  “你身上纏著繃帶怎么洗澡啊。”司馬雅雪問道。

  我突然嘴角上翹,打算調侃下司馬雅雪,于是說道:“也對,手都被纏著怎么洗呢!這里又沒其他人,不如。。。”說完我看向司馬雅雪。

  司馬雅雪聽我說完已經滿臉通紅,半天也沒說出一個字,我也不打算就這么僵持下去獨自走向浴室。

  客廳內。“聽你這么說真的有些相似,體內能控制陰氣,不懼怕陽光,而且身體這幾年也沒有出現老化。”謝子岳扶著下巴說道。

  “如果是真的又該怎么辦,這么多年過去都沒有一個人留意,要不是這次小辰提醒恐怕我們還蒙在鼓里。”父親也臉色凝重的說道。

  “這件事還不能妄下定論,這幾天留意觀察下,如果真是那樣我們就必須盡快采取措施。”謝子岳想了想才說道。

  “唉,當初先祖留下來的道法太少,如今我也只是學到一些皮毛,不然怎么可能讓他潛伏這么多年還未被發現。”父親嘆氣的說道。

  “這不能怪你,別把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扛,小辰還小,你要是有什么三長兩短他可怎么辦,時間不早了,你好好想想,我先回去”謝子岳拍了拍父親肩膀安慰的說道。

  “好吧,我送你。”

  “不用,不用,我自己又不是不知道路。”

  他們卻沒發現剛才的談話已經被桌下的一個微型錄音機錄下傳到了謝俊的辦公室。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