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4 13:19:22
  1. 愛閱小說
  2. 職場
  3. 日娛大和號
  4. 第二章

第二章

更新于:2018-03-15 10:29:46 字數:6500

字體: 字號:
  眾人正坐在休息室里面吃著超高級的食盒,女孩坐在一旁安靜地喝著茶聽著山口哲跟SMAP五人聊著天;,然話題轉到了女孩的身上,木村指著女孩對山口哲說:「哲醬,那個漂亮女孩是誰啊?」比了比小拇指,「這個?」

  然后山口哲將手上吃完的蟹腿往旁邊的垃圾桶丟了過去,碰的一聲轉過頭來對稻垣吾郎說:「吾郎醬三比零了喔。」再對木村撇了一下嘴說「光醬她是個剛出道的歌手,從以前就很崇拜木村桑了,我想說今天正好要過來錄SMAPXSMAP就順便帶她過來開開眼界了,木村桑你們以后要多多照顧人家喔。」

  坐在一旁的女孩趕緊站了起來緊張的開始自我介紹,「初次見面你好SMAP桑!我是宇多田光今年十五歲;美國學校初中部三年級,這個月二十八號會先用藝名『Cubic-U』出道的宇多田光,請多多指教。」說完后就深深一鞠躬。

  SMAP四人渾不在意「嗯嗯嗯」的回應著,讓宇多田光感覺有點尷尬時,木村擺了擺手一臉笑笑的對著宇多田光說「別那么緊張,你是哲君的朋友就是我們的朋友,我們頂多在節目上幫襯你一下而已,要想出名你還是要找那個家伙,讓他認真的寫一首歌出來就好了。」

  山口哲又丟了一只進垃圾桶,對著稻垣吾郎比了個四后說:「木村君,寫歌是要消耗很多腦細胞的好不好,我寫出來的每一首歌都是我的珍貴財產,沒有一個我滿意的報酬別想從我這邊拿走一個小節。」這時正坐在一旁安靜吃著的草彅剛突然開口說到,「哲君不是寫了很多女生的歌嗎?你給她幾首不就好了,正你還欠中居君好幾首不是嗎?」坐在一旁的中居君放下手上的刺身丼,臉上帶著賤賤的笑容出了個餿主意「嘛嘛...那宇多田醬就給哲醬一個吻先當訂金吧,沒關系我不會說出去的。」

  一旁的香取慎吾馬上瞬間吐槽,「你絕對會說的吧,絕對會說的。」中居正廣搖了搖頭「放心啦,絕對不會說的,要說也頂多再廣播電臺里面說。」山口哲吃了片刺身接著吐槽,「那有差嗎,只用聽的聽你一本正經的胡說比看電視發現你臉上帶著怪笑胡說還慘吧。」

  一旁終于看夠食譜的草彅剛回過神來問著宇多田光,「那個...光醬那你接下來的單曲有頭緒了嗎?」宇多田光想了一下后搖搖頭,「完全沒有,現在腦袋里面只有一些簡單的旋律而已。」木村突然面無表情的坑了一下山口哲,「那你現在彈出來讓我們的大音樂家哲桑聽聽,說不定今天你就能夠帶著一首歌回去了,會彈吉他嗎?」

  宇多田光點了點后就看到旁邊不知道什么時候進來的SMAPXSMAP制作人放下手中的蟹腳,對著站在旁邊的工作人員揮了揮手,工作人員砰砰砰的跑了出去又砰砰砰的帶著吉他跑了回來,宇多田光接過吉他呆呆的看著山口哲,山口哲無奈的擦了擦雙手從一旁的包包拿出了筆記本跟筆,對著宇多田光點了點頭示意她可以開始了。

  宇多田光撥了幾個簡單的和弦哼了哼幾個音從頭到尾只有一句清楚的歌詞「you-will-always-be-my-love」山口哲聽完后簡單的問了宇多田光幾個問題,包括她的音域、擅長的音樂類型、喜歡的歌曲,接著就從包包里拿出耳塞跟耳??罩,戴上后山口哲就幾乎完全聽不到外界的聲音了,在休息室里面的人全都在看著山口哲,除了依然在吃著美食的SMAP,不過SMAP就算是在吃也盡量放低了聲音,宇多田光更發現在不知道什么時候休息室里面竟然有兩個攝影師在拍攝著,一個拍全景另一個則在拍山口哲的特寫。

  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幾分鐘,從山口哲嘴中吹出的口哨能夠清楚地感覺到正在從簡單的幾個音符慢慢轉變成旋律,同時他手中的筆也不停的在涂改著歌詞,距離開始已經半個多小時,坐在休息室的眾人已經開始目不轉睛的專心盯著山口哲,這時的山口哲已經拿下耳塞耳罩接過吉他開始放聲高歌;對詞曲做最后的修改,就連預定要開始的彩排都延遲了,就連宇多田光所屬的「U3MUSIC」的經紀人和唱片公司「東芝EMI」接到消息都趕緊派人過來。

  到最后所有人就連呼吸都不敢大聲,休息室里的人數不少,稱得上是真正的音樂人就更少了,可是不管是任何人都聽得出來這首歌的優秀,也都能夠預料到這首歌只要不出差錯就一定能大賣,從開始的之前就在現場吃著蟹腳的制作人更是被U3MUSIC的經紀人拉了出去,經紀人另外一只手拉的則是東芝EMI派來的人,經紀人已經在思考著利用現場拍到的影片來造勢,他知道這個女孩本身就有資質,外形不錯還會作詞作曲,現在配上一個跟她同年紀的天才創作者為她現場立即創作出一首歌的噱頭,只要宣傳得當那下一張單曲就肯定能大賣。

  而當這次山口哲第一次停下來喝水清喉嚨,所有人都開始專注了,山口哲的手指輕輕的撥動了琴弦;當山口哲嘴巴一張開所有人都震驚了,雖然剛剛在試唱的時候山口哲也有在唱,但是大家現在才發現剛剛山口哲的演繹只是所謂的隨便唱唱,宇多田光不敢相信的雙手捂著嘴巴睜大了眼睛看著做在房間正中間的山口哲,那帶著青澀感卻又擁有豐富感情唱法、性感清晰的低音與嘹亮高亢的高音、流暢的轉音和空靈的氣音、清秀卻不時充滿爆發力的嗓音,宇多田光不敢相信山口哲竟然能夠唱的這么好,尤其是在中間那段之前沒有的清唱,看著正陶醉在唱歌中的山口哲速呼渾身都散發出耀眼的光芒;在一想到這首歌將會是自己的,宇多田光能夠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現在體溫正在迅速升高;她能夠清楚的感覺到耳朵正散發出驚人的熱度,不用照鏡子也能猜到她的臉現在有多紅。

  享受完自己剛剛創作出來的歌,山口哲精神顯得非常好,轉過頭笑著接受了房間內眾人最熱情的掌聲,將手上的吉他往工作人員手上一丟,招了招手叫過自己經紀人然后指了指剛剛趕到的宇多田光的經紀人,又指了指桌上的筆記本最后又比了個金錢的手勢,經紀人小姐會意的點了點頭走了過去。

  「嘛嘛不愧是哲醬,雖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了,但是每一次都讓我印象深刻阿!尤其是這次竟然是這么好的歌,我都有點后悔了呢。」中居正廣站了起來拍了拍山口哲的肩膀嘴上還一直大喊這次賠大了;而SMAP的其他人也紛紛附和著,不過山口哲可是很了解這幾個人;雖然他們嘴上說著后悔,但是他們主要的發展跟興趣也不在音樂上,雖然真的很可惜,不過SMAP的幾個人可不會因為少了一首好歌就志氣消沉;他們可是從出道就一路爬升上來的,越是深入了解就越會被SMAP的「根性」所吸引。

  已經超過了排練的時間,SMAP眾人和山口哲也不多聊些什么,趕緊化妝換衣服準備上場了,約莫半個小時后,山口哲走到了后臺準備入場,很快就聽到了工作人員的聲音,「正式開拍前五秒、四、三、二...。」然后就聽到中居開始一段開頭的極短劇,接著聽到門鈴的音效后山口哲就走了出去,一段簡單的對話過后就開始了料理,聊著聊著中居正廣提到了剛剛在休息室里山口哲創作的部分,「其實就在不久之前;我們SMAP五人正在哲君的休息室里面聊天,聊著聊著就聊到要讓哲君現場創作,真的很厲害!真的很厲害!真的!很厲害!大概半個多小時就一首歌出來了。」而人在下面做料理的SMAP另外四個人也都紛紛點頭,山口哲也不好說什么自夸的話,只好很謙虛的回話,接著中居正廣又說:「其實我在SMAP出道之前就跟哲君認識了;那時還這么??小一只,前幾年某一次聚會中哲君就曾經表演過這種天分。」

  山口哲歪著頭想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的說「對對對,是有這么一回事,那是在濂倉的海邊對吧。」

  「沒錯!那個時候每天晚上19:30就會撥灌籃高手,哲君跟他表哥都超喜歡的,于是就說要帶他們去那邊玩,對了!我是先認識哲君表哥在認識哲君的,第一次看到哲君的時候哲君才八歲對吧?」

  「不對喔,SMAP是1988年4月成立我是1981年11月出生,怎么算都不會是八歲。」

  中居正廣稍微想了一下,「欸?五歲?」

  山口哲臉上帶著很可惜的表情說:「準確地來說中居君是在1987年的12月跟我表哥一起過來玩的。」

  中居正廣抬著頭兩手算了算,「所以是......六歲?」

  突然山口哲大聲的喊了「正確」兩個字后站起來鼓掌,就連正在做料理的SMAP成員也都停下手邊的事開始鼓掌;嘴上還說著,「恭喜;中居君恭喜。」尤其是香取慎吾竟然喊的是新婚恭喜,攝影棚里的工作人員都開始大笑,山口哲坐下來后喝了口飲料說:「這段可以拿來當預告呢,『中居正廣宣布結婚喜訊?!』然后配上慎吾醬那句『中居君,新婚快樂』收視一定爆表!」中居看著攝影棚里所有人都在大笑;臉上都微微的紅了「白癡!笑什么阿!白癡!」罵完又害羞的用右手擋著嘴巴笑了起來,沒過多久用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拖鞋用力地打了山口哲的腦袋,「就那一兩個月誰會計較啊!」

  攝影結束后木村又來休息室找山口哲,「哲醬下禮拜日還要不要去沖浪?」山口哲歪了歪頭想了一下,又看了看旁邊又睡過去還流著口水的職業裝經紀人,無奈的從她的包包里拿出了筆記本看了看那天有沒有工作,「我看看吼......OK!那天沒什么事情。」木村又問了宇多田光,「光醬要一起去嗎?」宇多田光看自己的經濟人點頭就也跟木村說可以去,跟山口哲約定好那天要過去載她。

  又是一個無聊的上學日,最近同班同學總是會纏上來問這個問那個的,好在這里是男校,如果有女生的話一定會更麻煩,中午吃完飯就借口錄影翹課的山口哲無聊的騎著他那臺改裝過的黑色霧面碳纖維外殼Harley-Davidson-Sportster-883來到了澀谷的健身中心,雖然他要到年底滿16歲才能拿到駕照,不過這點小事對他們家來說并不是什么問題,山口哲開始了每周四次的塑身訓練;雖然他是不容易胖的體質,但是身體完全沒有線條也不好看,更何況他還愛吃,以他現在的飲食習慣要是不運動很快就會變圓了,而且沒有好身材的話山口哲可不敢去沖浪呢。

  「你好!今天也請多多指教!歐巴桑!」山口哲對著一個起碼有兩百公分高的壯漢認真地打招呼,被叫歐巴桑的壯漢哭笑不得的左手舉著一個26KG的啞鈴,右手正舉在臉的前面在用手機傳訊息,壯漢點了點頭等到傳完了訊息后才無奈地對著爬到旁邊的健身器材上偷看他的訊息的山口哲,「你好捏哲醬...拜托可以不要叫我歐巴桑好嗎,請叫我一良桑,你叫姐姐也可以嘛,就是拜托請別叫我大場桑(大場音同Oba)人家才25歲還很年輕呢。」

  山口哲抖了一下雞皮疙瘩又說:「嗨嗨!知道了知道了,一良桑你現在穿的這么MAN就別在用女生的聲音了吧。」大場一良很認真的看著山口哲說到,「不行唷,做配音員是我一生的目標,現在男配音員競爭很激烈呢,要是不隨時隨地練習很容易就找不到工作的。」

  山口哲也懶的繼續爭執,大場一良在這家健身中心做了好幾年,早已成為了看板娘(?)一般的存在,據說有不少的男生是為了她(?)而來的,山口哲也沒辦法,每次見面都會兩個人的開頭對話都跟上面差不多;山口哲依然叫完歐巴桑后被惡的起一身雞皮疙瘩。

  剛跳完有氧舞蹈的山口哲正倒在地上累得像只狗一樣的吐著舌頭,旁邊剛出一身汗還很有精神的大場一良(一直打成娘)還在旁邊玩手機傳訊息。

  「納納,哲醬。」

  「什么事阿,歐巴桑?」從躺著變成趴著的山口哲頭也沒轉過來就背對著大場一良回話,其實自從大場一良穿著粉紅色的小背心跟熱褲出現后,山口哲就沒正眼看過大場一良過。

  撇了撇嘴不想搭理這個正在鬧別扭的死小孩;剛剛一直問他新買的小背心跟熱褲好不好看,但是山口哲就是死都不肯看一眼,「哲醬現在還有在練劍道嗎?我男朋友說他最近去看比賽都沒看到你捏;是最近工作太多嗎?可是我都沒看到什么有關你的消息捏。」

  山口哲坐了起來喝了一大口水后嘆了嘆氣,「最近只是懶得去摸而已;去年升段考試那天機車停在學校外面結果被不知道哪個混蛋撞爛害我那天心情很差,結果在考試的時候師匠認為我殺氣太重,說我『氣』的修行還不到位,所以不給我升段,我回家后一氣之下把竹劍給燒了,就跑去學『居合道』了。」山口哲把手上喝完的寶特瓶用力一扭壓的扁扁的丟進了垃圾桶。

  「捏~?所以你有買武士刀喔?」

  「拜托...居合道的練習劍雖然是訂制的,但是根本就沒辦法開鋒好不好。」居合道的練習刀的刀身材質一般是使用砂型鑄造特殊合金,這樣的刀身除了不能開鋒以外也無法做熱處理。

  「原來如此,不過哲醬你最后還是會需要一把真刀吧,居合道不是都要斬樁嗎?」

  休息夠了的山口哲站了起來活動了一下身體,跟大場一良走向一旁的重量訓練室,「真刀還沒打好。」說完就躺了下去開始臥推,大場一良也不急著搭話,開始配合山口哲做重量訓練。

  健完身后山口哲穿著重機的防護衣戴著太陽眼鏡和口罩,走在大街上摸了摸發出驚人哀號的肚子,劇烈運動過后果然還是大吃大喝最爽快,雖然足夠的進食攝取能量可以讓脂肪消耗的更快,但是山口哲的大吃大喝絕對超出了正常的熱量攝取標準。

  「我看看現在誰會有空呢...光醬在上課...涼子在上課...SMAP昨天碰過面了...上課...上課...工作...上課...討厭...上課...這個討厭煙味...來去找二哥好了。」山口哲往停車場走過去順便撥了電話,「喂?阿哲找二哥要干嘛,是不是有麻煩了?哪個組的二哥叫人去滅了他們!X的我要看是哪個不長眼的混蛋不想活了竟然敢動我弟!」電話剛撥通就聽到電話里面瞬間蹦出來一連串的聲音;好在山口哲有先見之明是先把音量調小了才沒讓耳朵受到傷害「冷靜!冷靜!二哥冷靜!我只是要問你在哪里。」

  「喔是這樣啊...喂喂!把家伙放下,我弟只是來問我在那里而已」山口哲莫名地感覺到一陣涼意,他真的覺得直接跟二哥通電話不是個好的方式,但是只傳訊息這家伙又常常懶得看,他每次跟二哥抱怨傳訊息都沒反應每次都會得到相同的回答,「既然叫做攜帶電話當然主要就是拿來接電話的,訊息什么的想看再看就好了。」

  「二哥我現在在歌舞伎町入口旁的據點這邊,快樓下打電話過來,二哥下去接你。」山口哲連忙大喊,「等等!二哥你們那邊今天有幾個人在阿?」

  「干嘛?真的遇到麻煩了喔?你跟對方約今天晚上嗎?放心吧!二哥等等打電話叫人...。」

  山口哲感覺自己快要腦溢血了,他二哥每次都動不動就以為他有麻煩,雖然山口哲不否認自己很會惹麻煩,但是大多數的麻煩他都能自己解決,但是就算自己解決不了也不會找二哥解決阿!人家找外力幫忙好歹還會先坐下來談談聊聊,但是這個的解決方法就只有帶著一堆人沖過去一種。

  「就說了沒事!沒事情不能打電話給你喔!」停車場里并不只有山口哲一個人,當他在停車場里對著電話大喊時不只所有人都轉頭過來看,就連監視器都轉過來了兩三只。

  掛掉電話的山口哲正在氣頭上,轉過頭來把口罩脫下來就對著路人大喊,「看什么看!沒看過阿!」好死不死,剛剛才跟二哥通電話說沒惹麻煩;剛吼完就發現自己還真的被那個烏鴉嘴二哥說中了,他在吼的時候頭正好是轉向右邊,而那邊正好有三個一看就是不良的高中生。

  看了一下手機上二哥的電話號碼,這家伙真的是自己的克星,小學第一天上學被他提醒不要欺負同學結果進教室沒多久就因為棒棒糖跟同學打架了,小時候被他提醒睡覺不要踢被不然會感冒生病,結果隔天就重感冒住院去了;小學第一次校外教學去動物園被他提醒不要走丟,結果竟然上個廁所人就迷路了,每次回想起來都很感謝他沒說「小心不要被獅子吃掉了喔。」

  看著囂張走過來的三個不良高中生,山口哲看了一眼手上的鈦合金安全帽,這是去年外公從美國改裝好的重機還有身上穿的這套防護衣都是特地訂制好寄過來的,除了沒辦法跟換的部位其余的全都換成鈦合金或碳纖維,「很輕也很硬,所以打起人來一定也很痛吧。」

  當痛這個句尾的最后一個字在山口哲的腦袋里閃過時,山口哲發現前面這三個不良高中生穿的是駒場高校的制服,「阿...是二哥的學弟呢...是那個烏鴉嘴的學弟呢...烏鴉嘴的學校教的一定也都是烏鴉嘴吧...烏鴉嘴來找我麻煩了呢...。」

  山口哲越想越氣;沒等走近了的不良學生開口說話,山口哲右手狠狠一甩嘴巴大喊,「你這烏鴉嘴給我去死吧!!」站的最靠近的那個不良就飛了兩顆牙齒同時噴著鼻血暈了過去,雙腳成弓箭步右手拿著安全帽還垂在地上的山口哲轉過頭來看著另外兩個嚇呆的不良,在兩個不良的眼中前面這個突然抱走的人有著一雙赤紅的瞳孔,隨著呼吸噴吐著灼熱的氣體。

  「救...救命阿...暴走的初號機阿!對不起請放過我吧!」兩個不良哭喊著對不起跑掉了......。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