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0:46:20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夢灑銀河
  4. 第四章 化解危機

第四章 化解危機

更新于:2018-03-18 20:05:13 字數:2520

  四十年風雨歷程光陰似箭,蓉兒已經失去了往日光彩,滿頭銀發掛滿了歲月的滄桑。古稀之年的她步履蹣跚,在公園里那個留下美好記憶的椅子上,她每天住著拐杖日升而坐,日落而息。

  “嘎嘎”銀鈴般的笑聲,那是蓉兒發自內心的心語。她與曉明兩人漫步于這公園的林蔭小道上,揮灑著愛的蜜意,那時的他在她心里只是個會咬文嚼字的書生。他那洋洋灑灑美輪美奐的文章深深吸引了她,慢慢的由文章愛上了人。最主要的是記得蓉兒剛剛出道哪會兒,她在歌廳里唱歌,有一個紈绔子弟看上了她,想讓她做他的情人,被蓉兒婉然拒絕了。但此人仗勢欺人,賊心不死,經常的騷擾蓉兒,蓉兒對他不理不睬,此人惱羞成怒,在一個寂靜的夜晚------

  時間剛剛進入子時,嘩啦啦的掌聲,蓉兒完成演唱從劇場中走出來。一個猥瑣的瘦高個子男人,也就是那個紈绔子弟手里拿著玫瑰花遞了上去,蓉兒出于禮貌伸手接了過來。

  “謝謝。”

  “我在對面的大酒店開了個房,又定了夜宵。”他打開了蘭博基尼的車門。

  “對不起,現在已經很晚了,我該回家了。”蓉兒出于禮貌婉轉拒絕著。

  嘿嘿----嘿嘿------

  “恐怕你今天不去也得去了,別不識抬舉,我泡過的女人不只你一個,那個敢不給我面子。”對方使出了殺手锏威脅道,伸手就去拽蓉兒。

  蓉兒掙脫他的糾纏向前跑去,可那個家伙并不死心,在后面窮追不舍。蓉兒腳穿著高跟鞋那能跑得過他,眼看就要追上了。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就見那個家伙晃晃悠悠地倒了下去,蓉兒看到了曉明拿著個棒子傻乎乎地站在那里,蓉兒伸手拽著他喊了句:“快跑。”

  兩人很快消失在黑夜里了。

  從此兩人經常來這里閑暇,漫步,談理想,暢未來在這里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憶。可是現在物是人非,四十年過去了曉明沒了蹤跡,生死未卜。“唉!”蓉兒看到那椅子總是長吁短嘆著。

  時間過得很快,公園里開始三三兩兩稀稀拉拉的人,逐漸變得熙熙攘攘成群結隊起來了。當日頭由東方變為西方時,在蓉兒對面有兩個年輕小伙子,一高一矮,一胖一瘦,高的高高大大,胖胖呼呼,矮的又矮又小,骨瘦形銷。蓉兒看著這兩個人感覺很有意思,如果是兩兄弟的話,那真可謂是兄肥弟瘦了。

  夕陽西下,慢慢的天也逐漸變暗了,公園里的人也漸漸少了起來,而那兩兄弟還在那個地方坐著,還不時的向這邊張望著。

  蓉兒抬起了手腕子看了看,已經是下午五點了。蓉兒每次看表時就會想起曉明,而她手脖子上帶的這塊表,正是四十年前王曉明的那塊可穿戴全息手機,現在經過四十年的歲月變化,科技的發展,已經落后了,手機功能已經完全喪失不能用了,現在也只能當做手表來用,看看時間。她舍不得扔了,看到它就會想起曉明。“唉”該走了,她嘴里嘟囔著慢慢站了起來,拄著拐杖步履蹣跚地往回走去。

  那兩個一胖一瘦,一高一矮的兩個家伙,看到蓉兒走了,他們隨著也站了起來尾隨在蓉兒后面。

  前面的蓉兒走的很慢,兩人在后面賊眉鼠眼的跟著,是左看看,右看看,是既怕前面的蓉兒發現,又怕被別人發現,顯得鬼鬼祟祟偷偷摸摸,更加叫人懷疑此人圖謀不軌。

  再說蓉兒只顧向家走去,并沒在意身后有沒有人跟著。看看現在的蓉兒,孤單一人,想想過去這簡直是無法想象,世風日下,世態炎涼,怎不叫人心酸啊。

  過去的蓉兒無論出入任何場合那都是前呼后擁的,跟班的那是無計其數,管服裝的有專門管服裝的,化妝的有專門化妝的,音響的有專門管音像的。那時不但有專門助理,還有自己的樂隊。可現在孤苦伶仃連個說說話,談談知心話的人都沒有,這就是人類的世界。

  在這個世界里,支撐她的除了思念,那就是如同窗戶紙般的期待。

  走著,走著。有一段僻靜無人之路,正是下手的好地方,這一胖一廋,一高一矮的兩個人猛然間竄了上來。

  突然有兩個陌生人出現在自己的面前,著實嚇了蓉兒一大跳。蓉兒看了看兩人,她心里并不緊張,還稍有好奇笑了笑問:“你們要干什么呀?”

  “打打打,劫。”胖子磕磕巴巴回答。

  蓉兒聽到胖子的回答撲哧一下樂了,胖子翻了翻白眼球氣哼哼地問道:“你------你------笑啥。”

  蓉兒隱住笑容對他說:“你看過無賊嗎,你要是看過我笑什么你不就知道了嗎。”

  廋子一下抽出匕首,指著蓉兒喊:“別羅嗦,把錢掏出來。”

  胖子這時也掏出了刀子。

  “快快快,點。”胖子還是磕磕巴巴非常搞笑。

  看樣子他倆有些不耐煩了,這樣下去有可能會下毒手。蓉兒似乎要兇多吉少了,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這兩個壞蛋突然飄向半空,他們在空中呼上呼下,搖搖擺擺不得自由。這里似乎有一種神奇的力量,這種力量有一種特殊的控制力,能夠改變地球引力,這種力量來自遙遠的星際邊緣,離地球大概十萬八千億光年的暗黑世界。

  兩個壞蛋隨風搖擺,嚇得魂不附體,他們以為這是蓉兒使了什么魔法,或者蓉兒會九陰神功。這兩個家伙一個勁得哀求:“饒了我們吧,下次不敢了。”聲音比殺豬還要難聽。

  蓉兒看得目瞪口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這是平生第一次碰到這樣的怪事。

  忽然兩個壞蛋從半空中快速滑落下來,似乎已經失去了這種力量,地心引力加速下行,兩人眼睜睜地看著地面越來越近,幾乎臉部就要貼到地面了。

  這時那種神奇的力量又開始起作用了,就看這兩個家伙晃晃悠悠,一點點慢慢升起。

  在半空中兩人被嚇的幾乎已經尿了褲子,一個勁地向蓉兒求饒。他們兩個煞白的臉色看不到一絲絲血色,猶如驚弓之鳥框框不可終日,已經到了被嚇破鼠膽的地步了,在這樣下去馬上就會被嚇死了。

  蓉兒看到兩人這般窘相,起了惻隱之心,她拱手對著蒼天喊道:“那位高人,饒了這兩個一時糊涂起了歹意的年輕人吧,他們還年輕,就給他們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吧。”

  蓉兒的話剛剛落下,這兩個人緩緩的落了下來。

  兩人跪在地上不斷地叩頭。

  “謝謝大神饒命,謝謝大神饒命。”

  “你們兩個走吧,以后不要再做這種喪天害理的事情了,老天會看到的,今天就是個例證,回去好好做人,用正當手段掙錢,好了你們走吧。”蓉兒對他們擺了擺手。

  兩人對蓉兒的寬宏大量,心里萬分的感動,感激涕零趴在地上喊道:“您是菩薩,謝謝您饒命之恩。”說完從地上爬了起來,快步如飛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蓉兒感到奇怪向四周反復觀察,沒有發現任何的人她嘴里嘟囔著:“蒼天有眼呢。”就拄著拐杖向家走去。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