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9:52:37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秦時明月之劍動乾坤
  4. 第二章 無上宗師北冥子

第二章 無上宗師北冥子

更新于:2018-03-15 19:53:46 字數:3246

  李乘風看著突然來到跟前的老者,心里沒來由的突然一緊,問道“你是什么人?”。

  “我?一個遲暮老頭罷了,不知道友可否將這破石頭讓與老朽呢。”白眉老者笑呵呵道。

  李乘風怒極反笑“哼,既然你不說,那我就用我自己的方法讓你吐出來,不過可能會有點血腥,老家伙……”

  看招二字還未出口,一道爆音就將他的節奏打亂。

  “停下!大將軍有令,將天星谷全面封鎖,閑雜人等一概退去,如有違令者——殺無赦”一個騎著黑色高頭大馬,一身銀色甲胄的虎背熊腰的將領對麾下士兵喝道。

  “是!謹遵將軍之命”接著一隊隊士兵從南到北,從左到右將天星谷里里外外重重包圍了起來。

  嗒嗒、嗒嗒,一陣緊湊的馬蹄聲響起,中年將領騎著馬來到白眉老者與李乘風跟前。

  “你們怎么還不走,想違抗命令嗎?”中年將領對著二人哼哼道。

  李乘風抬頭目光與中年將領對視,那目光之銳利仿若殺人之利劍讓中年將領心頭一顫,凜冽無比。

  對視了許久才緩緩說道“不想死,就立刻給我滾!”說完還刻意將劍移出劍鞘些許,劍刃反射的光芒照到中年將領的眼睛,讓其背后發涼,渾身止不住顫抖了起來。

  “呵呵,這位將軍還有什么事嗎,如果無事那我可要走了”一旁許久不語的老者的聲音悠悠傳來。

  聽到老者的聲音,中年將領不知是不是感到了錯覺,剛剛那令人窒息的感覺隨老者的聲音響起便減弱了不少。

  “哼!要走可以,但得問我手中的劍答不答應!”李乘風一聽到老者要走,便拔劍而出指著老者冷然道。

  “哼,既然不走,那就都不要走了,留下來陪本將軍喝喝酒如何?”這時一座十幾人扛的巨攆呈現在眾人面前,那略帶調戲和威嚴的聲音就是從巨攆的簾帳里傳出的。

  “將、將軍您怎么…來了?”中年將領見到這位魔鬼頂頭上司來到,便嚇得立刻從馬上滾落下來,來到巨攆前跪下磕頭道。

  “我如果不來,怎么能知道你這蠢貨連這種小事都辦不好呢,熊將軍,你說本將軍該如何賞賜你呢?”姬無夜一身甲胄側坐在軟榻上,握著酒杯一臉玩味的看著跪在下面的熊將軍道。

  跪在地上的熊將軍一聽到大將軍用這種語氣回答自己,心頭一涼求饒道“將軍饒命啊,屬下知錯了,請將軍再給末將一次將功補過的機會,饒命啊…將軍……啊”不等他說完就已經被姬無夜示意的士兵拉走。

  隨著一道血光閃過,這位將軍便在最后一聲“啊”中應聲而倒,長眠于此。

  姬無夜看著這一過程,期間臉色不動分毫,似與他無關。

  喝光最后一滴酒,姬無夜揚了揚嘴角,目光轉向二人“不知二位想好了沒有啊”。

  面對眼前二人,姬無夜也是頗為小心,因為憑著一個高手的直覺告訴他,這兩個人不簡單。

  雖然那個白衣老者看似平凡與普通人無異,但那若有若無的氣勢卻是造不得假。

  而這個白衣劍客也是不容小覷,雖然只有先天初期巔峰的實力,但是真要打起來誰勝誰負還猶未可知。

  李乘風此時也在暗暗思量著,姬無夜,韓國上將軍,雖說內氣功夫不咋地只有區區一流境界,但是一身橫練功夫卻是登峰造極,就是先天后期高手對上也不一定討得了好。

  先到這里,李乘風也是下定決心,不再停留,對著姬無夜拱手“姬將軍有禮了。在下有急事要處理,飲酒一事日后再說,多謝將軍抬愛”。

  說完便將手中的劍豎直歸鞘,踩起輕功身法幾個起落便消失不見,只留下一句“山水有相逢,老頭來日再見定要取你狗命”只是不知道,當他知道了老者的身份時會不會喝水噎死。。。。。。。。。。。。。。。。。。。。。。。。。。。。。。。。。

  白眉老者一直靜靜的站在一旁看著這一切,臉上一直都是一副和藹的笑容。

  當李乘風走了之后才將目光對向姬無夜,笑呵呵道“姬將軍,有空來道家與老道飲茶談心如何”

  不知為何,姬無夜總覺得這目光有些滲人,不自覺的就回應道“不了,不知道長是哪位到家高人”他已經想好了,如果對方只是個不入流的道士那就殺了,反正道家不會怎么追究的。

  白眉老者似是察覺到了什么,仍舊笑呵呵道“貧道之稱謂無關緊要,不過我在道家倒是任有一職”

  姬無夜眉頭微戚,聲音也變得凜冽冰冷“是什么?”

  “道家,天宗掌門。噢,別人都叫我北冥子,有空姬將軍可以來道家玩玩”不待話音落下,老者就卷著紫金色圓蛋隕石一個轉身消失不見,只留下一段話音和目光呆滯的姬無夜。

  姬無夜此刻的心情是如同打翻了的五味瓶一樣,有慶幸,有憂慮甚至還有恐懼。

  他慶幸剛才沒有太過得罪北冥子,憂慮則是擔心道家報復,恐懼則是害怕北冥子直接來把他抹殺掉。

  姬無夜已經不知道是多久沒有過這種在鬼門關游離的感覺了,十年或者更久?他已經記不清了,他知道自己今天是僥幸逃過一劫了。

  緩過來的姬無夜命令士兵開道,自己則是坐回軟榻向著新鄭城方向返回。

  北冥子,道家天宗現任掌門,半步天人境絕世高手。因其浸淫宗師境界年齡最長,被稱為無上宗師。

  ————分——–––—割—————線———

  道家,天宗駐地。悟道閣

  此時悟道閣中正盤膝而坐著幾個須發皆白的老者。

  其中以主位上的白眉老者最為威嚴,而殿閣中央則置放著一個閃耀著紫金色閃電的巨大石蛋。

  不用說,這主位上的老者自然就是剛剛從外邊回來的宗主北冥子了。

  而這紫金色石蛋也正是那顆隕石蛋。

  而此刻散發的紫金色雷電則是北冥子剛開始移動它的時候就出現了。

  這時一個背負長劍,身穿太極袍服的老者看著主位上的北冥子恭敬道“師…掌門,這個奇異隕石要怎么處置?”。

  不用說,這位自然是北冥子的大弟子赤松子了,此時的他還只是天宗的一位長老,先天圓滿的境界。

  “嗯,不用,就這么放著吧,說不定會有什么驚喜也說不定呢?”北冥子依然是那副和藹的樣子神秘微笑道。

  赤松子見師尊不為所動便恭敬拱手道“是,弟子告退”隨后轉身走了出去。

  最后待屋內只剩北冥子一人時,他才神秘一笑“無命之人,到底是天命所歸,還是妖星亂世?算了,一切看天怎么安排吧。老了、老了啊”。

  ———分————割—————線——————

  距離當初穿越已經過了整整三個月,再過十幾天就要到了月圓之日。

  而此時的紫金色隕石內,玄衍的意識完全是沉浸在了衍天珠當中,對圓蛋內已經變得與嬰兒無異的本體卻沒有絲毫感覺。

  玄衍在穿越之初便發現了一個讓他欣喜若狂的事情。

  那就是他從地球上帶來的武學功法,在有天地元氣的情況下都是可以修煉的!

  而此時玄衍也正在鉆研著一部功法秘籍,雖然沒辦法實踐,但是記住運行線路和招式方法使之成為本能對以后的修煉無疑是極大的幫助。

  玄衍正在研究觀想的是絕世功法《北冥神功》

  這本功法的特點,就是具有將他人真氣、內力完全吸收煉化為北冥真氣并安全使用的超強兼容性。

  還同時兼具可以無后遺癥的使用其他功法招式而無需更換內氣種類、性質。

  也就是說,如果玄衍修煉了《北冥神功》之后。

  再去學習萬川秋水的話,就無需再練出萬川秋水的同性質真氣。

  而是可以直接使用北冥真氣發動萬川秋水。

  而除了主修內氣的《北冥神功》之外,玄衍還準備了一本鍛體神功——《九陽神功》

  九陽神功的特點在于內力、真氣自生速度奇快,無窮無盡。

  普通拳腳也能使出絕大攻擊力;

  【防御力】無可匹敵。

  自動護體功能反彈外力攻擊,成【金剛不壞之軀】;

  習者【輕功身法】勝過世上所有輕功精妙高手;

  更是【療傷圣典】,【百毒不侵】。

  專門克破所有寒性和陰性內力、真氣。

  除了這些之外,玄衍還學習了《獨孤九劍》、《凌波微步》

  一門主攻防,一門主……逃跑…汗,是身法輕功。

  《獨孤九劍》專破天下武學招式,不受內氣(內力、真氣等)束縛,劍氣凌厲,劍意森然。

  而《凌波微步》更是厲害,暗合易經八八六十四卦象,統共六十四步。

  一個輪回就是一大圈即一個大周天,凌波微步需要有較為雄厚的內氣之人才可修習。

  配合北冥神功修習更是絕佳配比。

  只因凌波微步不單單是一門輕功身法,更是一門增長內氣的絕強輔助法門,俗稱外掛。

  每走一個周天也就是一個易經卦位,內氣就會隨之增長一圈。

  也就是說使用凌波微步不但不會消耗內力、真氣反之還會增長內氣。

  實是在內氣耗盡逃命時的不二法典。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