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16:04:5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歷元錄
  4. 第一章 情如水 意如花

第一章 情如水 意如花

更新于:2018-03-15 19:09:04 字數:3863

  哈哈,臭小子不要在跑了。你跑不掉的,乖乖的讓我們殺了你,可能還會留你一個全尸。

  哈哈,那人臉上充滿了戲掠。“一道人影”在林間不斷的躲閃著。全然不理會那人的“一言一語”!不過可以從少年的臉上看出充滿了屈辱,不過少年一語不發。加快了速度在林間躲避著!

  幾個人,眼看著就要追上了。哪知道這小子還有力氣,不由紛紛咒罵道。紛紛提起速度連忙向前追去。

  就這樣,不停的追逐。突然“少年”忙停了下來,這時后面幾個也追了上來。不由猙獰道,“小子”你道是跑啊;少年望了望身后,不由抽了一口涼氣。身后以是“萬丈深淵”少年眼中舉棋不定。“咬了咬牙”心一狠,轉身躍下了深淵。情愿死在著深淵中,也不愿意讓這群人渣抓到他。

  少年,回想起跟她一切。不由心一陣疼痛……

  她‥一個在他生命占有特殊意義的女人。

  當年,自己的父母因車禍去世。他瞬間覺得天好像塌了下來。覺得生活失去了意義!

  一直生活在黑暗之中……

  可是她的出現,卻給了他活下去意義。讓他還覺得自己有親人,有……

  就這樣,少女慢慢的走進了少年的心……就這樣過了幾年,男孩在外面拼命打工掙錢。“而女孩”則是選擇了繼續完成學業。“而男孩”尊重

  女孩的決定!

  這一天,男孩來到女孩所在的大學。抬頭望著磅礴大氣的門口、不由得想起了以前,如果父母還在世的話。“可能自己”也會把大學的路走完!

  想到這里,心中不由思緒萬千。

  男孩來過幾次,進入了校門。穿過無數的建筑,來到女孩的班級。心中不由得緊張了起來,男孩緊緊握著了手心。那是一枚“戒指”是男孩攢了幾個月所攢起來的。

  突然,遠處駛來一輛“蘭博基尼”。

  一個漂亮的甩尾,引得了無數女生的尖叫。從車上下來一個帥氣的男的,不過可以看出那男人。一看就是“酒色過欲”!

  不過,這一切的都不管他的事。

  突然,女孩走了出來。似乎并沒有看到站到門口男孩,男孩想叫住女孩。可是、這一幕。男孩永生都難以忘記!

  只見,女孩徑直走向那男的。那男的見到女孩,不由得嘴角浮現一抹……

  當女孩上了那男人的車,男孩覺得喉嚨發干。那不是真的、啊……

  這一刻,在男孩心中掛念的一切、都隨女孩上車后統統破碎。

  男孩想追上去問女孩這一切都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可是,女孩坐著車已早早離去,早已不見蹤影。

  男孩,握著那枚戒指。憤力一扔、無力的坐在地上。回想起、這一切……

  假如沒法健忘她,就不要健忘好了。真正的健忘,是不需要努力的。

  十三、情如水,意如花,花開花落,隨春風,手挽你的情,一路同行,內心溫暖,你的關懷,感動女子心,做心靈的知己,不在孤單,陽光依舊,情意燦爛,風花雪月,夢一場,遙望景如畫,美意話如詩,問蒼穹,能長久幾時,一切皆隨風。

  大家好,我是新手紅黑小米,“可能寫的不是很好”請多多包涵!有事請加QQ;1214017034,以后多多關照!

  給大家分享一個“鬼故事”,我感覺還可以!

  文華大戲院是坐落在我市一繁華地段上的老戲園子了,不過在這戲院前后分別發生了兩次火災,相隔能有個七八十年吧,誰還能記得七八十年前的事兒呢?

  不過正是因為第二次的火災也就讓人們不禁聯想到第一次火災的時候,那是解放前發生的,聽說里面死了幾十個人,都是沒跑出來的……

  現在的文化大戲院里早已經改成了小電影院,或者是二人轉劇團專場演出了,在上次火災發生之后,就沒有人在那經營了,誰接了這手買賣,誰就認倒霉吧,雖說是在繁華地段兒,但是自從戲院里改了做別的之后,是干什么黃什么,沒有一家能夠做長遠的。

  對于它背后的故事也是五花八門,層出不窮,以前的現在的,就是沒斷過。

  特別是第二次火災后,還記得那時候是九幾年,人們剛剛有了鈔票,也有了第一批,第二批先富起來人們,所以在那時候的人們除了原有的物質需求,也開始轉變精神需求了。

  戲院里有個打更的老頭,姓羅,戲院演戲的黃金段兒基本都是頭半夜,而老羅的工作時間是后半夜,等他睡醒了覺準備去上班的時候,這才看見自己的戲院被火都給燒了,等自己拎著壺小酒來的時候,只剩下戲院的基礎結構了……

  之所以提到這個老羅頭,那是因為,許許多多關于戲院的故事都是從他嘴里說出來的,流傳到各個人的口中加以改編,成了許許多多個版本。

  后來他還親口說,這次的火災絕非那么簡單,肯定是上一代死在這的人來抓他們當替死鬼的。

  出于考慮,老羅頭每逢初一十五,都要買些糕點來孝敬各位神仙,到日子了也會買些黃紙來燒燒。

  解放前聽說這個戲院不叫文華,至于叫什么名字知道的也可能都死光了,反正這里就是非常著名的票友聚集地,還有就是名家名角登臺獻藝的地方。

  而在那天晚上登臺獻藝的有個叫“小白雙”當時的著名藝術家,在當時叫“腕兒”又叫“角兒”,她的戲那叫個一票難求哇,當天還唱著她最有名的那出戲“玉堂春”。

  夜里整個戲院大門前車水馬龍,不少的小商販賣著香煙瓜子各種小玩意兒,小販子也知道在這么難得的時候也要順便多賺一些錢。

  不少的票友,還有一些鄉紳土豪也是奔著“小白雙”的名頭特地來看的。

  戲臺之上,小白雙一開嗓,不少人就在臺下開始叫“好!”反正人家京劇這門行當叫好也是有講究的,念在龍信只是一個土鱉,就不在這方面廢話了。

  “蘇三離了洪洞縣,將身來到大街前,示曾開言我信慘,過往的君子聽我言……”

  場下嘩然雷動,坐在前排的都是當地的富紳,也就是咱現在的“土豪”。

  誰也沒成想,就是今天這爆棚人氣的演出,竟然會遭到滅頂之災,那時候的防火措施不是很好,而且屋內多是些木制的東西。特別是門口為了售票方便特地弄得非常狹小。

  是煙頭兒,還是別的什么起的火,我就不知了,總之這火勢一蔓延上來,在座的都驚慌失措,亂成一團,狹窄的出口被擠的水泄不通,火災管你是有錢沒錢鄉紳土豪,燒你壓根就沒商量,特別是坐在前排的那些有錢人死得最慘也最多,因為他們離出口最遠……

  不過在前排座位上有這么一號人,由始至終都未曾離開過座位,聽當時的人講這位是個戲癡,把一輩子都貢獻給這位“小白雙”了,火都燒在身上了還回味著小白雙的金嗓子呢。

  當火勢退去,這位呢,還巍然屹立在那座位上,雖然已經是副黑炭了……,看的朋友先別忘了,一會兒還有這位的故事要說呢。

  死的是慘點,幾十位,里面包括不少當時社會上重要的人物,不過話說回來,這火管你是誰媽生的么?

  大火過后,老板又重建了這里,小白雙也隨著歷史退出了舞臺,新的角兒也出現了,不過戲該唱還得唱不是。

  小白雙的那些海報被撕掉之后,又貼上了別人的海報,拉黃包車的伙計們,有這么一位就用她的海報,放在了黃包車的座位上,墊在了客人的屁股底下……

  又是一天,等戲唱完散了場之后,黃包車夫們就跟現在的的哥們一樣,紛紛上前去搶活。

  這天這位黃包車伙計,本來都被其他車夫擠在了后面,但今天出來的這位穿著高檔旗袍的主兒別的黃包車都沒坐,看了一眼這位大哥的車,話都沒說,直接坐上了他的黃包車,還拿起屁股底下的海報看了半天。

  車夫大哥看著這位闊太太也實在有些眼熟,但就是想不起她到底是誰來了?

  闊太太,讓她把自己拉去一條極為偏僻的江邊,雖然他很不愿意來,為了錢也只能從命了。

  女人在黃包車上輕哼著戲曲,轉后又改成了唱,又一曲蘇三起解,唱的黃包車夫牙根都顫。

  這唱腔,還能有誰……,滿城也找不出第二個人來,雖說黃包車夫沒親自在戲園子里聽過,但是也偷偷摸摸的溜進去飽過耳福,那年月的看戲就跟現在的人上網吧一個道理吧。

  不過當車夫明白過來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車子停下,女人先開了嗆說:“誰叫你把它放在人家屁股底下坐的?”

  “姑奶奶罪過,姑奶奶罪過,我也是無意的,求您放過我吧……”

  仔細一看這女人跟海報上的小白雙別無二致。

  “你也知道我是誰,要不是你褻瀆我,我也不會來找你,想活命是么?我生平最愛的就是戲,戲如人生,人生如戲,您就給我唱一段兒,唱得好,我就把你給放了,不好的話,那就跟我一塊走吧,以后給我拉洋車。”

  這一個拉黃包車的哪里能唱的好呢,等第二天發現他的時候,只看見他早已經死在江邊上了,鼻子上和眼睛的三角區之內是一抹白,乍一看去,這是戲曲里丑角的扮相啊……

  解放后期,打更的老羅頭從三十多一直干到五十多歲,這期間里,晚上也就仗著自己的酒,要是碰上個膽小的,早就可能被逼瘋了。

  老羅心寬也會來點事兒,自己留一壺酒,再拿灑在地上敬給給位枉死的人,也就沒拿他怎么著了,開始也有點害怕,每晚只聽見空蕩蕩的戲院里唱著戲,而里面一個人都沒有,后來老**脆就喝著大酒,聽著這絕世唱腔,慢慢的就把它當做一種享受了。

  不過最讓老羅忌諱的是坐在前排九號座位上的一個人,那個人只要是開臺唱戲,場場不落,總是呆著一副表情,靜靜的看著戲,也沒見他叫過好,后來的一天當看見他在聽玉堂春的時候,這個木頭人竟然站起了身子,熱力捧場。

  最要命的是,一天老羅晚上拿著手電巡視的時候,就看見下面九號座位上坐著的就是這位爺,當空蕩蕩的戲院里再次響起玉堂春的唱段時,那個人就像變成了另一個人,活力四射般的叫好點贊。

  老羅一瞧一拍腦瓜子,立刻就明白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兒了……

  第二次火災之后,文華大戲院就改建了,老羅也就失去了這份工作,不過現在的老羅有了另一種癖好,總是拿著一個隨身聽,里面播放著的是以前那種磁帶,當你去聽的時候只能聽見里面滋滋啦啦的動靜。

  但是老羅卻跟你說,他這是把“小白雙”錄了進去,每當你看到他塞入耳機的時候,那種狀態就像是余音繞梁給人的那種感覺……紅黑小米在此感謝大家!(票票,收藏什么的砸死我吧。)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