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16:01:14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荒古帝道
  4. 第一章 出世,異象

第一章 出世,異象

更新于:2018-03-18 12:46:34 字數:3037

字體: 字號:
  一座普通的山村,名喚作虞村,一個和平而寧靜的村子,村子里孩子們嬉戲玩鬧,大人們各自工作,一群婦女相繼而坐,做著一些針線活還時不時的聊上一些事情。

  一個歲數很大的王姓婦女說道“我們虞村所在的這片山脈有過傳說。傳說在很久很久以前,一名手持神劍與一個背后長著翅膀的人打斗。

  那時天變異常就連大地都裂開了,咱們天峽山脈與月峽山的天埑,可能就是被手持神劍的人一劍劈開的”

  聽到她這么說,大家都來了興趣“然后發生了什么事情?”王姓婦女呵呵一笑,拖著音慢慢道“然后....就沒有然后了,這只是一個傳說,沒有人見過,是真是假也沒有人知道”

  一名很年輕懷著孩子的女人說道“不見得是假吧,我曾經聽家族長輩說起過,曾經有過一場曠世奇戰。那一戰山河破碎,連大星都被打的落下很多。

  自那一戰起強者們便全部消失不見了,據說那些修行者感覺到天地間似乎少了些什么。所以,過了數百萬年,傳說中的帝者也在沒有出現過了。

  不過傳聞在后來不死山脈曾出現了一名疑似大帝的強者與異人交戰。當時天地震蕩山河移位曾數日散發出束束極光。當人們追尋過去時卻發現什么都沒有了,只有大戰過的痕跡。”

  一名手持木杖的老者慢慢走過來

  “如果你說的是真的,在天峽山脈與月峽山沒有分開之時,我曾見過斷裂的石碑記載、月峽山便是不死山脈,天峽山脈可能是不死山脈的根部。”

  老者的話令眾人很吃驚。

  “孟云,月山查看了家族古籍,得知孩子可能今晚子時出世,你先回家準備休息吧,月山為你做了補湯,快回去吧!”老者慈祥的看著孟云

  孟云則有些激動“嗯,謝謝村長”

  孟云與月山是一對夫妻,皆來自名氣不小的家族,因不滿族中家事便離開了家族。他們在游歷中相識,同甘共苦多年、后來走在了一起,來到了虞村這個小山村安寧的生活。

  孟云懷胎一年零九月也不曾降生,而今是第九月的第八天。據月山在古籍上得知,懷胎一年零九月的第九天出世的孩子,天資必將驚天,但據古籍后篇記載,似乎這種孩子自古大都赴死在胎中沒有多少存活的。

  而孟云雖擔心但并不害怕,因為她有一種預感,這個孩子出世后天資必遭天妒。

  孟云出身大家族,一些秘辛還是知道的。胎死腹中無非是攝取靈氣不足或體弱病疾而死,而月山經常去采摘一些奇藥,來為孩子的出生做打算,所以她并沒有做最壞的打算,就算到了那一步她寧愿犧牲自己所有的靈氣也要保住孩子。

  “噓噓”“呱”夜已深,村中楊柳隨風飄蕩,一些蟋蟀和蟾蜍在夜晚發出的鳴聲,顯得十分自然,讓人心里不由自主的寧靜下來。而村長家里燈火通明孟云躺在床上,月山和村長則在門外等待孩子出生,心里既開心又有些擔心。雖然準備充足,但心里還是不禁的擔心

  時間隨著外面動物的鳴聲一點一滴的流逝。長夜漫漫,對修行者來說雖然轉瞬即逝但此時似乎時間都在此定格。

  當剛過子時孟云則感覺空中靈氣越發濃郁,而自己也覺得腹部痛苦無比。孩子攝取靈氣時比她預想的要嚴重。

  空中靈氣迅速向腹部凝聚,靈氣逐漸形成了一個漩渦。漩渦瘋狂的攝取靈氣,空中靈氣暴動,將兩名接生婆震倒在地。

  “啊!妖怪啊,救命。”

  接生婆急忙爬起,向門外跑起,一邊跑一邊喊著妖怪。

  月山看到后焦急的跑進屋內,見靈氣瘋狂的向漩渦匯聚、鉆進孟云的腹部。而腹部撕裂般的疼痛使得孟云再也忍不住了,

  “啊……啊……”

  看到這一幕月山眼睛都紅了。拳頭緊握,自己的妻子受到這樣的痛苦自己更是揪心的痛。月山努力平復心情,安撫孟云,讓她想一些以前開心的事情,分散注意力以緩解疼痛。

  而虞村上空,靈氣化為實質、閃電飛舞。一根粗大的光柱沖天而起、照亮了天際,周圍一群仙靈環繞,神圣無比。而虞村外烏云密布、天地動蕩、萬靈奔騰,所有人不知道其緣由。

  這一夜大地上獸亂不止。海中大浪翻涌,所有人在睡夢中被驚醒。普通人躲在屋子里不敢出門。一些修士立身于城墻看向天際雷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上古傳說中的靈子降生了,天驕輩出的黃金時代要來臨了嗎?”一位白發蒼蒼的老者,立身在云端遮掩的宮闕上,不知在思考著什么。

  集天地大運降生的靈子,使萬靈震動,獸亂不止。一些衣著上古時代的強者此刻雙目無神的看向天空口中喃喃聲,像是驗證了即將來臨的末日

  “天地同生的靈子出世,沒落的時代將被終結,黃金盛世來臨。這一世的劫會存在嗎?上古的輪回是否會降臨在這一世。”

  “哈哈哈哈,來吧!既然縱使輪回也跳不出這個局,那我姜云便與你死斗到底,哈哈哈哈……”

  “唉,本已逃過此局,卻不曾想皆在掌控之中。難道我等的命運真的無法自己掌握嗎?呵呵,到頭來,終為一場空啊!”

  疑問、瘋狂、不甘、自嘲、悲哀。莫名的情緒,莫名的話語,似正在驗證即將來臨的莫名詭異。

  反觀天峽山脈。獸亂并未禍及到虞村,而有些擁有靈智的生物則跪拜光柱。光柱仙靈環繞從中慢慢顯露出一個虛影,一頭黑紋白虎正在化虛為實。而屋內孟云則忍受著痛苦努力讓孩子出世。

  強忍痛苦,三個時辰后,孟云腹部靈氣化作的漩渦緩緩消散。而孟云高凸的腹部漸漸收攏平復。腹部在收攏平復的同時,一股精純的靈氣散出飄在身旁,一道靈光在腹部飄出,落在孟云的身旁。

  此時靈光瘋狂吸收飄在周圍靈氣,漸漸化為嬰兒的模樣。當靈氣被嬰兒完全吸收之時,嬰兒身體散發出光華。而在空中的黑紋白虎則也漸漸化為實質,周圍仙靈慢慢虛淡,似皆被白虎吸收。

  當仙靈消失時同一時間,嬰兒光華消散,而白虎徹底化為實質,僅巴掌大小、趴伏在嬰兒身旁。

  嬰兒剛出世便睜著大眼睛看著這陌生的世界,他的大眼睛明亮而聰慧,全身潔白無瑕,額頭有一紫色古老荒字樣的印記。而孟云則被孩子降生時,靈氣漩渦沖體的緣故虛弱無比,月山滿眼淚水,心酸的跑過去輕聲說道。

  “云兒,你受苦了,”“我……我沒事,我們的孩子……怎么樣了”

  孟云強忍著虛弱的身體,想要坐起來看看自己的孩子。

  “別動,快躺下,我們的孩子很好,像你一樣。你身子虛弱,要好好休息,其它的事情,等你身子養好了再說。

  月山滿眼通紅,扭頭看了一眼孩子,轉過頭囑咐了妻子幾句,讓她好好休息。便用被子裹住孩子,放在孟云的身邊。

  “天都亮了,我去給你弄些補品,你好好休息,我去去就來。”

  月山關切的看了一眼妻子,便向屋外走去。

  “月山,怎么會鬧出這么大的動靜?孟云和孩子怎么樣了。”

  村長在屋外見月山出來,迎上去關切的問著。

  “雖母子平安。但孟云的身體非常虛弱,還請村長代我照顧一下她們母子,我想去山上尋些有靈氣的藥草,給孟云補補身子。”

  “好,月峽山周圍一帶靈氣濃郁,應該有你需要的藥草。這里交給我,你一切小心。”

  月山轉頭看了眼屋內,便向月峽山走去。去離開虞村的途中他聽到村民議論,說

  “你們聽說了嗎?昨晚給孟云接生的兩個接生婆被嚇跑了,口中還大喊著什么妖精啊,救命啊,什么的呢。”

  “她們懂什么,孟云與月山都來自外面的大家族,他們的孩子自然是人中龍鳳,我聽說,昨晚那沖天的光柱就是孟云的孩子出生時鬧出的動靜。”

  村名看見了月山便跑了過去

  “月山、月山,孟云和孩子怎么樣了,你要去哪啊?”

  “云兒和孩子都很好,我去月峽山周圍采些草藥給云兒補補身體。”

  “這樣啊,那你小心點,月峽山一帶有野獸出沒。”

  “嗯、謝謝,我先走了。”

  月山走了一個時辰后,停下腳步抬起頭看了看。

  “月峽山,果然有大危險,要達到何種修為,才能發出如此可怕的威壓。”

  “吼”

  獸吼聲在山林深處傳來,鳥雀四散,像是前面有大恐怖一般。

  月山頓了一會,轉身向獸吼之地走去。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