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5 20:06:0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靈魂道
  4. 第一章 落魄的貴家少爺

第一章 落魄的貴家少爺

更新于:2018-03-15 16:46:55 字數:5328

  (一)

  星極神殿,大羅圣域,安陽府,臨水縣

  黑夜襲來的臨水縣,有種迷人的景色。燈光以及月光散落下的白水河,泛起點點銀光,涌動下的水波猶如激游中的鱗蛇。河上漂泊著零星幾條燈船,數量稀缺,但又不突顯得孤寂。船上有各種各式的人種,吟詩才子;調情侶人;游戲貴少……總之不是錢財富足就是地位頗高。

  河岸筑有精工的臺階,沿著河岸每六步便有白光的燈籠,往內則有諸多觀賞的植株林木或者休息的街亭,繼續內走是一條可供八輛馬車齊驅的大路,大路兩側是商鋪、娛樂場所、客棧等,一直向內延伸便是臨水縣城的居民住宅。

  大路名叫“白水大道”這是一條繁華的商業街,白天大路全部開放供行人車輛通行,夜間靠河的一半設有各式攤點,形成獨特的夜間市場。在的魚龍混雜的夜市中,真正的大勢力,大家族沒有,小幫派、小勢力卻不少,他們不缺時間更不缺錢。

  葉然有意故裝無意的向此攤點一角望去,小圓桌入坐三人,居中間是一青衫男子,看其身份地位不低;居其右是一黑衣男子,面無表情,顯的相當穩重,多半是個高手;右邊的是……著紅衣的妖嬈女子。

  葉然猜測她十有八九是那個青衫男子的玩物……嗯?她在看我。將目光在整個夜市游掃一遍,葉然回憶著那女人表情,是……戲謔?為什么是戲謔的表情……

  葉然心中升起一絲絲的不安。

  思緒不由的回到昨夜,大概是半夜,葉然莫名醒來,再無睡意。

  準備掌燈夜讀幾卷書等至天亮,結果撞見奇怪的一幕,非常奇怪!

  搖了搖頭,似乎是想壓制對昨天的回憶,可記憶越來越清晰。葉然打算不去想它,回到現實。

  劉勝拎起一個瓶子往此攤主頭上砸去,伴隨著清脆的響聲,攤主頭部鮮血流淌,染紅了整片衣領,“又是下個月交!”

  “勝哥,勝哥!”攤主一邊慌忙的捂住傷口,一邊乞求道,“再寬限一個月吧,我……我實在拿出錢啊!”

  劉勝將攤主踢開,傲慢的指了指四周,“要是大家都和你一樣嚷嚷著沒錢,一個勁叫我寬限,我們兄弟幾個喝西北風去啊!”

  同劉勝來的十幾個小混混聽到這,全部氣勢一漲。被劉勝踢開而剛爬起來的攤主,這一嚇又軟灘了。

  這時鄰邊攤點的客人也幾乎嚇跑了,周邊三三兩兩的聚了一些膽大的看客。葉然再次望向那個角落,可能是太過靠近,那三個怪人也有點像圍觀人群,所以劉勝他們一直沒注意到那三人,只當是此攤點的平常客人。

  葉然將目光投向張異,當張異注意到葉然時,葉然又把目光轉回那個角落,暗暗的朝異搖搖頭,葉然知道他能明白。

  張異是青幫的分堂堂主,也是這次收保護費的頭頭,劉勝、葉然等十幾名小混混都是他的手下。但對于葉然,他相當敬重,因為葉然的能力、心機都在他之上,也就實力在他之下。張異想著,若葉然不是修行廢體,地位定在自己之上。

  收到葉然的暗示,張異心中也多了幾分警惕。

  劉勝還在威逼著攤主,攤主則心理和身理都飽受折磨。木琪目睹這一切,正感到無聊至極,看到葉然和張異眉來眼去、暗送秋波的,饒有興趣的走近葉然,“然哥,怎么了??”

  葉然微微皺眉,看了眼木琪,緩緩的搖頭,“沒事。”

  酒紅色的短發,靈氣又嫵媚的大眼睛,臉蛋清清秀秀,一身全藍帶有細密銀紋的緊身衣,將飽滿的胸部和圓潤的臀部完美的勾勒出來。

  木琪是分堂堂花,更是整個青幫數一數二的美女。葉然露一絲無奈的苦笑,都什么時候了,不該想些這種東西。

  木琪聽了葉然簡短的答,嘟了嘟小嘴表示不滿。

  恍忽間想起昨夜。

  葉然掌燈,取過書卷坐在小桌邊憑著微弱的燭火讀書,突然間發現他對面還坐著一個人,但也不能完全說是人。

  男性,大約而立的歲數,有種飄逸脫俗的韻味,極美,最關鍵是……他身體呈半透明,如幽靈般在浮動。

  葉然愣了愣神,對方自故自取過小茶壺為自己滿茶,送入口邊飲下,然后就看見茶水從口入,沿著喉嚨,穿過身體,撒在地上,濺起,散成一灘。

  葉然明白他在故意展示這一點,但仍是嚇了一跳。

  劉勝快要結束這次任務了,舉起鋼棍便掄下去,心慌的攤主用手去擋,肉與鐵的碰撞,攤主吃痛但又不敢大聲喊叫,跪在地上,拼命磕頭,低聲求饒。

  葉然對劉勝示意了下,說道,“好了,去下一家吧。”

  劉勝看向張異,張異點點頭。

  “下個月……下個月要是還不交,我廢掉你!”

  “謝謝異哥,謝謝勝哥,謝謝然哥,一定……下次一定交。”

  “走吧。”劉勝對幾個小混混揮揮手,臨走之際又無意向攤邊角那三人看了眼,青衫男子猛的將小圓桌一踢,圓桌直接撞上劉勝的腹部,劉勝拋飛而起,一連撞倒了幾張小桌。

  十幾人頓時驚怒,但一時又不敢輕舉妄動。

  那三人安然的坐著也不進退。

  張異對邊上兩小弟示意了下,兩人試探性的上前,“你們什么人!我們青幫的人也敢動!”

  青幫是臨水縣地下黑幫勢力的三大巨頭之一,擁有四名后靈境高手,但是黑幫勢力終究是見不得光的勢力,如果按整臨水縣的勢力來說,青幫只算二流勢力。

  “青幫……”青衫男子升起一絲不屑的笑容。

  兩小弟見對方沒什么反應,便更進一步,掛著鋼根指向青衫男子,“聽見沒!爺問你話!”

  “找死!”黑衣男子淡淡的吐出兩字,單手一抬,白光閃爍,不待眾人反應,一只持著鋼根的斷臂拋向天空,鮮血噴撒,幾人迅速將斷臂小弟救下,堵住傷口,剩下十余人隨時準備戰斗。

  緩緩起身,黑衣男子面無表情,“少爺豈是你們這些下等人所能指的!”

  “媽的,我們是下等人,你算個什么東西!”劉勝握著鋼棍做勢沖上,“兄弟們,我們人多,怕他不成。”

  十幾人緊了緊手中的武器,張異擋住劉勝,威嚴道,“都退下。”

  或許別人不清楚,但身為初靈境巔峰的張異,非常清楚那一道白光代表著什么,靈氣外放!后靈境高手!他身邊雖有十余人,但除了木琪個別幾人是初靈境后期,其它都是初靈中期,葉然甚至還是前期。

  如果對方是后靈前期,或許可以拼拼,那還得不把青衫男子,紅衣女子算進去。再者……他背后很可能有個青幫得罪不起的大勢力。

  張異上前兩步,拉下身子陪笑道,“這位少爺有些面生,不是本地人?要是外地的,那我們臨水縣可好玩著,不介意的話,我可以給少爺介紹介紹。”

  青衫男子帶著玩味的笑意說道,“這就想把你人冒犯我這事給揭過去。”

  “怎么會,怎么會。”暗中不爽,卻又一面繼續陪笑,一面回頭命令道,“周強,快過來給少爺道歉。”

  傷口還沒完全堵住,周強忍著劇痛,一步步上前,低聲道,“對……對不起。”

  青衫男子笑意更盛,“跪下!”

  周強一愣,看了眼青衫男子,又盯著張異,沒有下跪。

  張異心中暗叫不好,這青衫男子明顯是故意的!伙微有些發怒,“這位少爺,這樣好吧。”

  “不好?”青衫男子搖搖頭,“我已經饒過他性命了,下跪算什么。”

  張異見此,直了直腰,后退兩步,表情嚴峻。

  劉勝明白的大步向前,“我們青幫好期負不成,兄弟們!管他什么少爺,砸爛再說。”

  “慢!”青衫男子后退一步,黑衣男子上前,靈氣運轉,盤繞在身邊。

  所有人一陣心驚,后靈!

  這時圍觀人群越來越多,臨水縣的城衛也到了,只是現在還充當著看客,首先這里還沒出人命,其次他們只來了一支小隊,大隊未至,上去也鎮了場面。

  “怎么?”張異看向青衫男子,后者向張異拋出一物件,張異狐疑,接過一看,青色的令牌,正面有個“林”字,反面刻有花紋。

  林家……青令!林家的直系子弟,有后靈當護衛……這……張異心慌了。

  “林少,怒小的有眼無珠。”張異低聲下氣,“你大人不計小人過……”

  “跪下!”

  “周強,跪下!”

  周張咬了咬牙,“嘭”一聲跪下了。

  “你也跪下!”

  “我……”張異盯著青衫男子,沒有下跪。

  青衫男子又指著劉勝、木琪、葉然等人,強勢的說道,“全部跪下!”

  “怎么?不愿意?”掃視一眼,青衫男子悠然道。

  張異將目光收回,表情陰冷,在眾小弟及觀眾眼下緩緩的下跪。十余人見此,陸陸續續的跪下,最后一個是木琪,但葉然……沒跪。

  葉然知道他真正的目標肯定是自己,就算現在跪了,他也會想辦法找麻煩。況且……葉然真的不想跪。

  “啪—啪—啪—”青衫男子滿意的看著一切,不由的鼓起手掌,摟著一臉諂媚的紅衣女子,慢步走向葉然。

  “跪下!”

  葉然沒理。

  “跪下!”青衫男子一拳擊中葉然腹部,后者一口鮮血噴出。

  葉然半伏在地,昨夜的場景又在眼前不停的跳動。堅難起身,最終還是沒跪。

  呈半透明的神秘人飲下一杯茶水之后,將杯子平穩的放回圓桌上,尷尬的笑道,“老夫倒是忘了,我這身體吃不了東西。”

  葉然咽了咽口水,確定不是做夢后,三分好奇,七分懼怕的問道,“你……是什么東西?”

  “東西。”神秘人搖了搖頭,“你可以叫老夫元啟。”

  “元啟……你名字?”

  “算是。”

  葉然努力放下恐懼,“那個……元啟老先生,你半夜來我這……有什么事嗎?”

  元啟沒有理會,單手一抬,壺中的茶水隨著指引飄浮在半空中,突然射向葉然。葉然想要躲避,卻發現身體動彈不得,嘴巴不由自主的張開,茶入口中。

  “你覺的我實力怎樣?”

  葉然再次咽了咽口水,也許是茶水,“非常恐怖。”

  “那么我是來幫你脫離修行廢體,提升實力的。”

  “提升實力!”葉然緊咬滲出血液的牙床,透著發狂的雙眼盯著青衫男子。

  木琪緊張的看著葉然,心中滿是擔憂。

  “小月,你說怎樣才能讓他跪下?”

  紅衣女子聽此,笑指木琪,“她有辦法。”

  “哦?”青衫男子看向木琪,心中升起一絲熾熱,“是個辦法。”

  輕輕的推開小月,也不待木琪反應過來,猛的抓起來將木琪按在桌上,完全不顧周圍一堆觀眾,一把撕開藍色的衣布,露出里面粉白的內衣。

  木琪尖叫著反抗,但徒勞無功。

  “放開我!放開我!”

  “嘶——”又撕開一片,露出了白嫩劰手臂。

  “放開我!求求你了,林少……不要!”

  青衫男子愈加興奮,一把扯掉了外衣,上身除了木琪捂住胸口的那一塊內衣,全部裸露在空氣中。

  葉然麻木的看著一切,身體板直。

  “對!提升實力!”元啟重復道。

  “怎么提升?”

  無啟拋向葉然一粒白色的小丸子,說道,“地靈丹,只要你服下,便可直接晉升至地靈境,我幫你引導靈力,不會爆體身亡。”

  接這地靈丹,葉然能明顯感受到充裕的靈氣,狐疑道,“你為什么幫我,我憑什么相信你?”

  “對于你的提問,我無法回答。”元啟說道,“我要害你完全不必這么麻煩,而且你應該能辨認那靈丹是否是真貨。”

  “是的,靈藥是真,但我不確定你是否做有手腳。”

  元啟點點頭,“靈丹有一定副作用,服用之后,幾乎無可能再有突破,也就是說,你將永遠停留在地靈境。這副作用是自帶的,不是我的手腳,除此便無。”

  “我又如何知道還有沒有其它副作用。”

  “你覺的我有必要騙你嗎?”

  “…………”

  葉然陷入思考。

  “一旦服下,便是一飛沖天,但會永遠止步,你自己想好,若不放心我給的靈丹大可請靈藥師檢查一下。明夜此時,我會再來。”

  思緒點點回復。

  “求求你了,林少!林少!不要!求求你了……”木琪帶著嚴重的哭腔,只有苦苦乞求。

  青衫男子繼續拉扯著僅有的那一塊粉白內衣,一時間也沒扯下來,便將手順著光潔的小腹摸向下體,木琪大腿緊夾,但根本沒有反抗的余地。

  修行前期力量上男人本就更占優勢,加上青衫男子是初靈巔峰,更是完全壓制木琪。

  情況愈加瘋狂,青衫男子一下子沒扯開褲帶,又開始撕扯著褲條,大片大片的雪白肌膚大片大片的暴露,木琪依舊苦苦哀求。

  “青幫最強不過是后靈境,林家最強也不過玄靈境,你若服下便成地靈境,站于臨水縣最巔峰位置,到時候你眼前的男子一拳一個,漂亮女子一抓一大把。你葉家也會因你再次崛起,葉家面臨的困境也因你而迎仞而解,你大可讓你妹妹、父親過的舒適。你也可以擺脫廢材的稱號,讓一切污辱你的人后悔,讓一切疏遠你的人巴結你,讓一切想殺你的人去死。你可受萬人景仰,受萬人飲佩…………”

  不知何時元啟誘導的聲音響起,也許是自己神經太過敏感。葉然發狂的眼神透露出一絲絲平靜。

  “嘭”一聲,葉然猛的跪在地上。

  青衫男子一愣,笑了笑,意猶未盡的將手探進木琪大腿之間摸了一把,然后收手,一手摟著木琪一手摟著小月,一腳踢向葉然胸口。

  葉然跌撞到桌角邊沿,臉上掛著似有似無的笑容,也不起來,任由自己躺著,緊閉雙目。

  “你說你廢人一個,還要裝高貴啊!”青衫男子順手捏了捏小月那高隆****,后者一聲嬌吟,接腔道,“就是嘛,人家十三歲就到初靈中期了,看他都二十左右的人了,竟然還是前期,丟不丟人呀。”

  葉然十七,因體質太差、經脈過細,修行數載都無法跨入中期。

  見葉然久無反應,興趣已乏,青衫男子淡淡的開口道,“都起來。”

  跪伏的眾人不解,但又都起身。

  青衫男子又指著葉然,“打!”

  無人反應。青衫男子似有預料的點點頭,隨手端起一把椅子朝一混混頭砸去,那人反應不及,應聲倒地。

  “聽見沒!打!”

  這時眾人才緩慢的一下一下去打著葉然,“嘭!”又一人應聲倒地。

  “下手重點!”

  眾人加快拳速,一聲聲充滿力道的響聲回蕩在白水河上,圍觀人群笑嘻嘻的指指點點,城衛也持著武器看的熱熱鬧鬧。

  青衫男子摟著木琪大步離開,木琪反抗,青衫男子一把抓住木琪的短發,強迫式的將人拖走。

  拳聲漸行漸遠,張異帶著小弟遠去,白水河上的銀光還在閃爍,葉然仰望星空,也不知道自己應該想些什么。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