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5 20:06:04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草包流浪旅游創業記
  4. 第三章:流浪前的征兆(三)

第三章:流浪前的征兆(三)

更新于:2018-03-15 08:20:48 字數:4468

字體: 字號:
  第三章:流浪前的征兆(三)

  流浪與旅游,雖都是要走出去,但有本質性的區別。

  流浪是心靈和身體上的落魄,而旅游是心理上的放松......

  這個時候,還沒有進入流浪的階段。

  在寧夏,送走了女孩兒,莫名的落魄,一下子感覺又安靜了......

  下一站,去蘭州,因為三姨,大姨,舅舅都在蘭州,路途中,順便也去看看他們。

  訂了車票,晚上的車。

  在肯德基坐著,等著到點兒上車,這時我哥打過來電話。

  他說:“你休學怎么不給家里說一聲?!”

  我說:“家里那么多事,就沒說。”

  他說:“那你現在什么打算?在哪?”

  我說:“目前還沒想好。”

  他說:“你要不回去讀書,要不跟我走!”

  我說:“跟你去干嘛?!”

  他說:“將來,我搞影視,你搞影視器材,我給你在北影報個班,你先學習下這方面的知識。”

  一直以來,我很聽我哥的話,因為在我心目中,他說的什么都是對的......

  我說:“好吧!”

  退了到蘭州的車票,又買了到榆林的車票......

  就這樣,跟著我哥,一同去了北京。

  那個時候,手里還有三萬多。

  我說:“哥,我一邊學習,一邊做點兒生意怎么樣?”

  我哥說:“可以,但是你必須在學校里做,你想做什么?”

  我說:“我想在學習開一個干洗店或者餐館。”

  為什么我會想到干洗店和餐館?!

  我想,不管做什么生意,第一步,考慮客戶群體是什么類型,而其中又包括:1、提供什么產品;2、提供什么服務,在學校,做產品相對比做服務要難一點兒,因為學生的消費能力是有限的,除了買衣服,吃飯,日常用品等,基本上沒有什么額外的消費,而且,在學校做日常用品,等你想起來的時候,已經沒市場了,誰都盯著這塊兒肉,相對來說服務的需求量更大......

  不管是選產品還是選服務,要選大眾型的產品與服務,比如,選一個男人和女人都需要的產品好?還是選一個只有男人或者女人需要的產品好?當然是前者,后者在選擇的過程中,首先就把客戶群體削去了一半!是這個道理......

  干洗店,有些學校有,有些沒有,每個人都要穿衣服洗衣服,所以市場大,利潤空間也大,可以加盟一些品牌,投資并不是很大,機器+房租,而且,加盟以后,不管做多少年之后都可以把舊機器退回給原加盟廠家,或者是等你不想做的時候,轉讓給下家,機器的折價率并不是很高,這樣一來,相當于只投資房租費,而且到時候做的好的話,轉讓的時候,還有一筆不菲的轉讓費,這也是筆額外的收入。

  洗衣服,可以雇兩個學生兼職,結工資就可以,冬天,是盈利高峰期,冬天的厚衣服學生都不喜歡手洗,而且傷衣服,洗一件羽絨服,大概在20元到30元之間,每天即使洗20件衣服,減去成本的純利潤也在300元到400元之間,夏天,相對來說是淡季,夏天的衣服薄,好洗,基本都是在自己宿舍洗了,但并不是沒有生意,只是掙的少一點兒......

  服務方面,尤其得做的周到一點兒,學生,尤其是女生,宅著,很懶,可以上門取衣服,洗好了再送回去,不管做什么,即使兩家店兒做一樣的產品或服務,服務好的那一家生意好,服務最重要,有回頭客才是王道!

  案例:我的兩個校友兼老鄉,在我學校內合伙開了一家洗衣店,第一年就把機器錢掙回來了,第二年盈利十幾萬,之此,學校在表彰大會上作出了表揚,定位為創業模范,在學校內傳的沸沸揚揚,出名兒了......

  做干洗店兒,人流量最重要,沿著出校門的那條路上開最好不過了,因為學生基本上是出學校的時候,順便帶幾件衣服,放到干洗店,洗一洗,尤其針對男生,懶,不想專門繞路把衣服送干洗店去......

  當時,我和我哥在學校考察了市場,一個賣冷飲的店兒正好要轉讓,于是找學校談,是學校的房子......

  可是學校規定,那個房間只能做飲食,開不了干洗店,其他地方也有房間出租,但是地兒不好,不適合!

  于是,想到開餐館。

  餐館,這個行業只要一說,都覺得很簡單,就是做飯,賣飯,其實并不是這么一回事兒,尤其是學生,最難伺候。

  其實,在學校開咖啡廳挺好,尤其是在文科院校,學生喜歡點一杯咖啡,坐下來看看書,上上網......

  我想,如果開一家普通的餐館,臟兮兮的,一天下來,弄的就跟農民工似的......

  想到了中西合璧,既賣中餐,比如炒飯等,又走西方風格,賣咖啡等,上下兩層的話最好,第一層設為中餐,第二層設為西餐,再免費提供無線wifi,學生來了,第一層可以吃飯,第二層清凈,拿上筆記本電腦,還可以上上網,看看書,喝喝咖啡,談談戀愛等,餓了還可以下來一層吃點兒飯,燈光要好,有安靜優雅的氣氛,給人舒服......

  當然,這樣抵觸了一部分的客戶群體,因為消費相對要高點兒,不過沒事兒。

  誰都能進得去的餐館,不是“好”餐館......

  正好,在學習操場旁邊,有一個小洋樓,三層的,第三層有人住,一層二層是學校放純凈水的庫房,旁邊還有個健身房,人流量也挺多的,做這樣的餐館最適合不過了......

  和我哥去找學校的領導,送了點兒禮,送了點兒錢兒,疏通了下關系,大概就把這事定下來了,最少簽三年的合同,相對來說,學校的房子租賃并不是很貴,三年14萬,拿起筆算了一筆賬,絕對穩賺......

  我哥當時趕好拍了一部短片,投資了幾萬,沒錢兒,我手上有3萬,怎么辦?!

  貸款!我回老家來了,這邊人熟一點兒......

  不知道有多少人自己貸過款,貸款其實有技巧,目前來說,像農行,建行,工行等,很難貸到款,他們主要把款貸給了那些大企業,為什么?!因為來錢兒快,可能今天貸出去,明天就能收回來,錢兒就賺了,銀行也是比較勢力,給企業貸款不愁抵押的問題!所以對個人政策很嚴格,基本是咱給他們存錢兒,咱要貸出來就不容易了......

  小型款項,兩家銀行好貸一點兒,一個是農村信用社,一個是郵政銀行,農村信用社是比較黑,只要有一點兒人脈關系,給他那一點兒回扣,很容易把款貸出來,政策比較松動;郵政銀行,在貸款方面,屬于小打小鬧型的,有商戶貸款,和農民資助貸款,只要你有店鋪抵押,或者是你家養個豬啊牛啊,都能貸出來,商戶10萬,農民資助5萬,政策也松,但是數額小。

  老家農村信用社,會計是我一小學同學,女孩兒,一起吃了一頓飯......款便貸出來了,20萬,條件只是找了一個擔保人,擔保人條件是,只要有工作就行。

  拿了錢兒,再一次去北京。

  跟學校簽了合同,開始裝潢布置,剩下9萬多,不夠了......

  我哥找了老家那邊神木縣一放高利貸的人,3分的利息,又貸了10萬,這下應該差不多了......

  我哥說:“這次生意做起來,算是你的,你是主操作人,我輔助!”

  我最喜歡折騰了,這次算是第一次做這么大的生意,激動,期待......

  我說:“沒問題!”

  過了一禮拜,出事了!

  這個小洋樓,學校要拆,之前我們沒聽到過這個消息......

  去找學校領導,領導說:“之前,我們也不知道這消息!”

  可是合同已經簽了,合同上有一條約:如中途取消合約,扣除百分之40的合約金!

  就是說,14萬里面,只能退回來8.4萬,直接賠了5.6萬?!

  那幾天,在學校來來回回跑了無數趟,在別人的地盤,雖被坑了,但沒有一點兒辦法!

  打官司?!

  再三考慮以后,人生折騰不如意,就此作罷,自認倒霉。

  與此同時,我四爸正好打來了電話,他在神木縣一煤礦當上了礦長,我大學專業是礦物資源工程,他問我學的怎么樣,畢業以后,能不能去他那里上班?那時候他還不知道我休學的事兒。

  說了我的情況以后,他讓我去他那上班,給我安排個好工作,工資在6000元左右。

  我答應了,經歷了賠錢兒的事兒,心里多少有點兒愧疚感,想想,還是安安定定上班兒,賺錢還賬。

  我和我哥,打算一起回去,他也有點兒事兒。

  我們把高利貸還清了,銀行那邊還了一部分,還拖欠2萬多,而我身上,沒錢兒了......

  火車,哐當......哐當......

  跟我哥深刻的談了一場話。

  我哥說:“勇,你知道你現在什么狀況嗎?!”

  我支支吾吾說:“知道吧。”

  我哥說:“家里的情況你也知道,媽到現在都沒有下落,爸也沒辦法,忙自己的事兒了,你回去以后,就是你一個人了,我想聽聽你的想法?”

  我說:“我也有點兒迷茫,走一步看一步吧......”

  我哥說:“你的學,不應該退,你太匆忙了,等我給你們導員打電話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現在要回去都不容易了,不過咱西安教育局認識人,你要是想回去讀,咱找點兒后門,你看如何?”

  當時真實的想法是,身上拖欠著幾萬的賬,跟朋友借3萬多,銀行2萬多,不還賬,怎么安心學習?!更何況,我也并不喜歡那個專業,從小到大,并沒有把文憑看得太重......可能有點兒片面。

  我說:“不回去了吧。”

  我哥說:“這都是你自己選擇的路,以后的路靠你自己走,爸媽的責任已經盡到了,以后該我們孝敬他們!”

  我說:“我懂......”

  我哥說:“人這一生,有很多條路可以選擇,讀書這條路確實比較實在,是一條直路,只要努力,最終成功的可能性最大,但這不是唯一的路,你,我最了解,喜歡做什么我也知道,你學校跟你女朋友那一攤子的事兒,我也知道,你還是不明智,銀行欠的款,不用你管,我還,你也不要有壓力,輕裝上陣,以后,不管咱兄弟倆咋樣,互相拉扯,以后多注意......”

  雖然,哥這樣說,但是我沒打算讓他還錢,因為一切都是因為我......

  我說:“嗯......”

  我哥說:“你覺得你那些朋友現在怎么看你?!”

  其實,我心里最清楚,也不知道誰傳出去的消息,說我退學了,很多話還是傳到了我的耳朵里,朋友們大概都覺得,張勇這輩子完蛋了......

  我說:“這些,我都清楚,哥,告訴你件事兒,我今天好像過生日。”

  我倆對目發呆兩秒鐘,然后都笑了,竟然把生日忘了......

  晚上兩點多到站了,我們回家去了,家里沒有人,冷冰冰的......

  和哥,每人吃了一桶康師傅牛肉泡面,我的生日,算過了。

  第二天,哥辦完了事,要走了,給我留下來1000元,告訴我,維持生活就行,過兩天就去四爸那里上班......

  還說,你找個對象吧,盡早結婚,兩個人總比一個人穩定......

  我很聽我哥的話,他走以后,沒事就上網,去世紀佳緣上物色對象......

  可突然覺得,這就是我的人生嗎?!就這樣就完了?!

  晚上,開著燈,躺在床上發呆,看著房頂,不知道在思考什么,反正很亂......

  忽然,把眼光注意到了墻上的一張地圖上,翻了一個滾起來,趴在地圖上,指頭瞄瞄這里,瞄瞄那里......

  最后定位到了重慶,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是重慶......

  這樣過著還有點兒人氣兒嗎?出發吧!

  我想,小時候的那些夢想去哪里了?小時候心里就總是默念,長大一定要做大事,不能平平淡淡,可能這也是天性。

  當時的想法,我要出去,不管是過的好不好都要拼一拼,如果混不好,打死也不回來!

  當晚,訂了第二天的火車票,去重慶!

  至此,流浪之路,開始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