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6:49:53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緋聞西游
  4. 第四章 賣飯的也配搞面試?

第四章 賣飯的也配搞面試?

更新于:2018-03-18 08:24:49 字數:3599

  第四章賣飯的也配搞面試?

  孫悟空掛掉蕭小棋的電話,轉過身去。

  剛才整齊的隊伍現在像是被割斷了一般,幾個人站在孫悟空身后扇形將他包圍,為首的一個穿了一身NIKE限量,手里頂玩著一顆咖色籃球,露出半截手臂和小·腿,看上去很健美,周圍有不少女孩子有意無意的往他身上掃。

  “同學來面試嗎?”孫悟空依然以小老板的樣子看著這位比自己高了小半頭的同學,然而他似乎心情不好,聽完就變臉了。

  “一個賣飯的,也配說面試?面試不是應該有會議室嗎?水晶吊燈呢?紅木桌呢?秘書呢?”羅陽踮起腳尖,故作疑惑的皺著眉,視線越過孫悟空的頭頂看著他身后的玻璃窗工作間,笑的更加不屑。

  玻璃窗內的案板上正躺著一只赤果果的鴨子,還沒被片完。兩塊抹布皺皺的胡亂堆著,看上去似乎是不那么上檔次。

  羅陽看著孫悟空,一頂黑色的無名棒球帽,遮住大半張臉的工作口罩,油膩的工作服,整個人看上去平淡無疑,像學校里任何一個打工的學生。

  上不起學就別來上,裝什么勤工儉學。羅陽一向優越感爆棚,更別說看到還沒成年就輟學擺攤的孫悟空了,在他眼里,這種人是沒有什么未來的。

  “同學們,校門口的行星俱樂部也正在招人,我跟他們老板是朋友,誰要是想過去,我可以幫忙。”

  羅陽看著后面的學生,籃球在地上運了幾下,發出“bang-bang”的脆響,震起微薄的浮土。

  學生們聽了之后頓時騷·動起來,像發現了一朵奇花的蜂群。當然,如果粗俗一點的理解,也可以說是一群蒼蠅發現了一坨新鮮的大糞。

  孫悟空看著羅陽拽,心里也暗叫一聲不好。

  行星俱樂部是五音學院附近最大的俱樂部,開了有十來年了,老板是一個混黑白兩色的人物,幾乎干掉了附近所有的競爭對手,壟斷了附近的娛樂行業。

  眾所周知在俱樂部里面打工是待遇最好的,工資也十分可觀,也非常鍛煉人。特別是在這樣一所高級音樂學院附近,俱樂部里面的消費者大都是非富即貴的富二代,同樣是學生在里面拓展人脈也是很方便的。對于想兼職的學生來說,俱樂部普遍是第一選擇。

  行星俱樂部是在招人,但是條件極其苛刻,對于這種高級消費場所,一般沒有點關系的基本不用想。可是這羅陽現在這樣大張旗鼓的說能幫忙,不得不讓孫悟空覺得,他丫是在以權謀私,在跟自己搶生意。

  “這位同學,你要是想來做鴨我很歡迎,你要是不想來做鴨,就帶著你的鋤頭走人,挖墻腳這種事我一向不能忍。”孫悟空微揚了下巴,看得清羅陽下巴上躁動不安的青色胡茬。

  羅陽沒聽出來孫悟空話里的小九九,反而看著旁觀者的竊笑莫名其妙。

  然而羅陽剛才的那句話殺傷力是很明顯的,孫悟空明顯感覺到了現場的躁動,剛剛整齊的隊伍現在也有點扭曲,像擺的歪歪扭扭的一排麻將,明顯有些人已經出狀態了。

  “作為學長,我為學弟學·妹們謀些福利,你也攔著?”羅陽抱著肩膀很得意,大臂上的肌肉把袖口撐得滿滿的。很顯然,他準備了一頂高帽子。

  孫悟空沒有說話,畢竟高帽子不好帶,也帶不好。

  “好吧。各位同學也聽到了,這位學長似乎能提供很好的兼職。沒錯,小店只是賣烤鴨,跟高級會所性質不同。所以同學們根據喜好選擇,愿意跟著我吃肉的,繼續面試。有經濟需求的,可以去大場合試一試。”

  孫悟空大大方方的說出來。他也確實看到了這些學生中很大一部分已經眼神飄忽了,對于真正想兼職掙錢的人來說,自己這烤鴨店跟俱樂部比,簡直是天壤之別。別說是他們,自己剛來這里的時候,本來也想去行星打工的,然而,人家不收未成年。

  果然孫悟空說了這些之后,原本三十多人立馬有二十多人從隊伍中走了出來,默默站在了羅陽身邊。而小天那邊的人,幾乎走沒了。現在兩隊剩下的人加起來,也只剩五六個了。

  羅陽身邊漸漸被圍起來,他卻沒有看他們一眼,只是看著孫悟空,表情像吸了**一樣,不知道在爽個什么勁。

  “嗯,比我想象的留下來得多。相信留下來的要么對鴨子是真愛,要么對我是真愛,以后你們也絕對是我的真愛。”

  “那位男同學,你說什么?你的真愛是奶茶姐姐,不是我?”

  “你再說一遍!”

  “哦,你真愛永遠是奶茶姐姐啊,那我就安全了。”

  “……”

  羅陽帶領著一群人走了不遠,聽到身后的哄笑聲扭過頭來,想不明白留下來的那幾個傻·帽在陪著那個穿著廉價工作服的人開心什么。

  “陽哥,你真的要介紹他們進去嗎?牛老板不喜歡客人走關系……”

  “用得著你說嗎?”

  羅陽眼角看了身邊的人一眼,低著頭循環的運著手里的球,聲音卻一下比一下重。

  他當然知道行星俱樂部不好進。行星的老板牛霆今年未滿三十歲,卻已經是在社會上混了十幾年的老油條,表面上一副斯文的樣子,卻有心狠手辣,被道上的人奉稱為混世魔王。

  羅陽跟牛霆的關系算是不錯,那也只是因為羅陽的父親跟牛霆有一些生意上的往來。但是牛霆做事雷厲風行卻又古怪,他一向注重質量,這群大學生入不入的了他的眼,還真不好說。

  而真正讓羅陽擔心的是,他不能肯定牛霆所表現出來的和善,是對每個人,還是對個別。雖然每次見到牛霆,他都會友好的跟自己點頭,但是羅陽也親眼看見過他陪一個乞丐輕松的聊天,這讓他對這個人,一點知底的譜都沒有。

  更關鍵的是,父親雖然跟牛霆是生意關系,卻很不贊同自己去他的俱樂部玩,他并不希望自己跟牛霆走的太近,卻不肯說為什么。

  “我只是說了可以幫忙,我可以給他們提供面試的機會,至于進不進得去,關我什么事。”羅陽對著自己的跟班說,他剛剛也是一時嘴快,就是看著一個小小的賣鴨子的還聲稱應聘很不順眼。

  這么多人想進行星,當然不可能。但是繞過牛霆,通過行星的副經理提供幾個面試機會,這還是可以的,反正他們也不可能進得去,牛霆日理萬機的,也不見得會知道。

  想開了之后羅陽又把球頂了起來,在指尖轉的順溜。

  “咦,大哥你看,那不是喬曼織嗎?”

  羅陽順著跟班的指頭看過去,果然看到一個身影曼妙的女孩騎著自行車往這里趕,頭頂帶著一頂鮮花編成的遮陽帽,黑色平絨鞋上面露出一截雪白的襪子,裹著線條優美的小·腿。

  “喬曼織也是你叫的嗎?”羅陽看著身邊那個兩眼放光的跟班,冷了一語。

  “是喬、喬小姐……”

  羅陽這才滿意,臉上帶笑的沖身邊人揚揚下巴,兄弟們便會意的散開,正好把喬曼織的自行車攔了下來。

  “羅陽,你有完沒完?”喬曼織一只腳踏地,臉上有些不耐煩,自行車身傾斜著。

  “喬喬,這么著急去哪里啊?我送你。”羅陽把車鑰匙套在食指上轉了轉,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

  “用不著。”喬曼織看都沒看那把精致的寶馬車鑰匙,腳一蹬地身子微微前傾準備離開。

  “喬喬,我請你看畫展啊,畢加索真跡,我有VIP票。”羅陽看著錯過自己身體向后去的喬曼織,大聲說了一句,臉上帶著一絲期待。

  自行車的后座上綁著一個竹編的竹簍,里面放了許多新鮮的花朵,像是剛采的一樣。清瘦的背影停了下來,羅陽嘴角蕩起一絲笑意。

  “你沒有必要時時刻刻向我證明,你有錢。”喬曼織扭過半個側臉,干脆的扔下一句話后蹬起自行車再沒有回頭。

  羅陽臉上的笑意像是敷上了一層冰,瞬間僵的滑稽,兩顆眼珠也像是被凍住,僵澀突出的看著女孩騎著自行車,搖搖晃晃的在一個地方停下來,然后那個地方寥寥的幾個人鼓掌鼓的歡快,女孩對著那個亮黃色的影子微微點了點頭。

  “這個女人也太不識抬舉了,大哥哪一屆的校花沒上過,她一個窮鄉僻壤的黃毛丫頭,還裝什么……”

  “啪”的一聲清脆的響聲,正在唾沫飛揚的跟班一陣耳鳴眼花,愣在原地還沒反應過來,羅陽的臉已經徹底冷凍起來,一只手上青筋像憤怒的蚯蚓一樣突起,拽住那個跟班的脖子狠狠的拽向自己。

  “你找死。”

  羅陽聲音都在顫抖,嘴巴都沒張開,話就從齒縫唇隙中呲了出來,整張臉扭曲起來,被血充的暴紅。

  跟班還沒見過他們老大這么失控過,嚇得臉色一片死白。羅陽從小在美國長大,體格與歐美人很相似,壯碩而健美,他要是想拿誰撒氣,幾乎是要命的。

  周圍一片寂靜,幾十個人不約而同的選擇了安靜,羅陽身邊的幾個親近更是知道他的脾氣,此刻幾乎被嚇傻,沒人敢上來求一句情。

  風舔過水泥地,被摩擦的灼熱,羅陽的汗一滴一滴砸在地上冒起煙來,就差發出烤牛排一樣的嗞嗞聲了。

  似乎是考慮到周圍的同學在,羅陽喘了半分鐘的粗氣才平復下來,松開拳頭,扭頭陰戾的看著遠處,整個人像是正在參加舉重的運動員,頭頂像是壓了千斤巨石一樣,渾身的肌肉都呈現出一種繃緊到爆的狀態。

  “這個女人,我一定,弄到手。”

  羅陽看著不遠處那道并不鮮亮卻沉靜到無人能忽視的身影,和她身邊過于顯眼的工作服,聲帶上也像是加了石頭,把聲音壓的極低。

  剛剛的跟班說的沒錯,羅陽今年大三,從來這所學校起,每一屆的校花不管是學·姐學·妹,他都沒有失手過,一周之內必然拿下。

  可是這次這個新來的大一的,明明是個并不富裕的女孩子,卻比以往任何一個都更難搞。說她在乎錢,自己這半個多月來送她的東西無一不被原封退回。說她不在乎錢,她卻窮的需要來打工,而且,是來一個烤鴨店打工?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