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6:49:2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十域破天
  4. 第一章 男兒的淚水

第一章 男兒的淚水

更新于:2018-03-18 10:44:18 字數:2468

  窮天極地,宇宙洪荒,辰宿列張,日月盈昃,星云縱橫,北斗高懸,在浩瀚的宇宙中,有一顆名為“十域”的明星,這顆明星共劃分為十個大陸,而這十個大陸由五個種族所共同持有:人族,(最為常見的種族,擁有十域中的三域——天斗帝國,玄灝帝國,凈空帝國)精靈族,(因為獸族的壓迫現在僅存最后的一域——季靈國)獸族,(力量最大的種族,但普遍智商不高。常年與精靈族開戰,擁有十域中的兩域——玢巖帝國和拓獁大漠)龍族,(擁有大陸上僅有的兩片海域——穆拉海域與克里斯托海域,掌握著十域海上的所有經營活動,但龍族十分友善與各族也相處的十分融洽,秉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宗旨,是中立的種族)血族(自詡為最為尊貴的種族,自大嗜血,以吸血為食,但能力強大擁有十域中的兩域——血魔堡和莫羅剎)。在這十域中所有的族群都被賦予了強大的能力,這種能力被稱為武息,而這種武息之術修煉到巔峰甚至能夠改變天地洪荒乃至一切的法則。這武息分為十二個階段每個階段有九層,武息的第一階段稱為淬體,而淬體之上為武者,準武師,武師,武靈,武尊,武王,武帝,半武神,武神,撼地武神以及破天武神。凡是修煉到武王級別的高手可以舉手投足毀滅一座城池,而修煉到撼地武神的階段便可以倒轉乾坤。至今為止十域中到達撼地武神之上境界的共有四人,撼地武神三人,破天武神一人。據說只有真正到達他們同樣境界的人才能有緣得見他們,所以至今一切還是未知之數。。。。。。。。。。。。

  “大哥你看老三到現在連武息都不會聚,這可都要十四歲了,咱兩當年那可都是六七歲就學會淬體了,你說三叔收留他干嘛,真是丟盡了咱楊家的臉,怎么說咱們楊家在這朝瑜城也是響當當的四大家族之一,因為他我現在見到其他三家的人都抬不起頭。”說話的這個便是朝瑜城楊家的二公子楊塵羽,右邊那位俊冷的少年便是楊家的大少爺楊塵風,這朝瑜城乃是天斗帝國中的一城接壤著獸族的玢巖帝國,楊塵風用手中的碧璽玉扇用力敲打楊塵羽斥責道:“二弟,不許說這樣的話,我們都是從小長到大的兄弟,雖說他是三叔領養的,但是我早把他當成了自己的弟弟,以后不許你這么說他,而且這句話被小妹聽到,你知道后果有多嚴重。”

  說罷,楊塵羽不禁一哆嗦,害怕的說:“好,好,好,小妹的確天賦驚人,但她就偏愛這小子,真是不知道為什么,這小子一事無成,毫無建樹,你們為什么都偏袒著他。”

  被議論的男孩叫做楊小魚,其實他們說的話他都聽在耳朵里,但他沒有生氣,因為他已經習慣了,在這十四年里自從八歲開始,每天他都會受到這樣的嘲諷,雖然楊家的人都護著他,但他知道那是因為他是楊家三爺楊淼最疼愛的兒子。雖說是領養的,但是這十四年來,他一直都過著和大哥,二哥,小妹一樣的生活,爺爺也很疼愛他,把他當做了親孫子一樣看待。正因為這樣他才覺得更加羞愧,他覺得自己確實是個廢物,大哥,二哥,小妹,都在成長,都漸漸地能夠獨當一面,大哥甚至已經在十六歲的年紀已經到達了淬體九層大圓滿境界,成為了同齡人中的佼佼者。二哥和小妹也都有七層的境界,小妹在十二歲便到達了七層,能力直逼大哥,而自己卻到現在連武息都無法匯聚,成為了朝瑜城的笑柄,導致了楊家的臉上無光。其實他也很不解,自己明明非常努力,起早貪黑的學習聚息,可是那么多年下來還是沒有用。

  今天,他和往常一樣聚息,可是依舊毫無效果。正在他灰心喪氣的時候,一個小女孩跑了過來,說道:“小魚哥,你一定可以的,我相信你!”說話的便是楊家的小女兒,楊塵冰。

  “謝謝你還愿意相信我,其實,我都不相信我自己了,我讓你們失望了,十四年了,我連淬體一層都沒達到,甚至聚息都不會,說實話我對自己已經喪失了信心。”慢慢的楊小魚耷拉下了腦袋。

  忽然楊小魚感覺腦袋后面被什么東西重擊了一下,抬頭一看楊淼正怒氣沖沖的看著他:“你這個臭小子,我們都那么相信你,你卻自暴自棄,剛來就看到你頹廢的樣子!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去你爺爺房間,他老人家有話對你說。”

  “是,爹,我這就去。”說完便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頃刻便來到了楊家老爺的房門前。

  楊小魚顫巍的敲了一下房門,里面傳來了雄厚的聲音:“是魚兒吧,進來吧。”楊小魚進了房門,里面的人正坐在一把梨木太師椅上,氣場十足,此人便是楊家的族長,楊虎成,擁有著武尊八層的高手,在朝瑜城中鮮有能與之匹敵的人,除了陳家族長陳軒宗,李家族長李若云,趙家族長趙寒恐怕已找不出來了。“魚兒,這次風兒羽兒和冰兒要去妖獸谷試煉,提升實力,我也想你跟著他們去,說不定你能有什么好的機遇,你怎么看呢,魚兒?”

  “爺爺,我覺得我還是不要去了,這樣會拖大哥二哥還有小妹的后腿的。”楊小魚低下頭焦急地說道。

  “那你覺得你還是要繼續這樣下去,如果你有好的機遇說不定你能找到方法破解你現在的窘境,如果不去,拖他們的后腿拖一輩子,才是你想要的,是嗎,然后繼續被人廢物,廢物的叫著!被人用鄙夷的眼光看著!你丟的起這個人,我們楊家也丟不起!”楊虎成因為過于生氣一把把太師椅拍碎,站了起來怒吼道。

  “可是,爺爺,我就算去了,也不一定能有什么機遇,可能還會拖累他們。”這時楊小魚流出了男兒的眼淚。這些年的委屈一切全部宣泄了出來,看到這一幕楊虎成的心一下軟了下來慈祥的撫摸著楊小魚的頭說:“魚兒,他們的工作我來做,我相信他們一定愿意同你一起試煉,如果不試試,你怎么知道你不行。你一直以來都是最勤奮的,你只是缺少了方法與機遇,我相信你,一定能找到解決的方法。”

  “那好吧,我去!希望,真的能讓我的現狀有改觀。”楊小魚擦干了自己的眼淚握緊了自己的拳頭,暗下決心,就算沒有成果,也絕不拖累自己的兄妹。

  “好,你先回去吧,整理一下,明天你們就出發。”

  楊小魚告別了爺爺,心中五味雜陳,既對著妖獸谷無比崇敬,又不想成為他們的累贅。漸漸地楊小魚想著想著,進入了夢鄉。。。。。。

  “小魚哥,大懶蟲,起床了!我們要出發了。”楊小魚一個激靈從床上彈了起來,對了,今天要去妖獸谷啊,我怎么還不起來。于是楊小魚迅速穿好衣服走了出去。一出門便看到楊塵冰那張漲著的臉蛋。

  “快走啦,大哥二哥都在城門口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