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9:52:4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耀光傳說
  4. 第一章 醒來

第一章 醒來

更新于:2018-03-16 20:27:38 字數:2726

  “耀兒,耀兒?你沒事吧?”以為雍容華貴的婦人,正坐在床邊,看著床上傷痕累累的孩子,眼睛不由自主的紅了起來,淚水在眼眶里打著轉!

  “恩?”趟床上的少年猶如聽到叫聲,緩緩地睜開了雙眼,眼珠子轉了轉,看了一下四周:“這里是?難不成我沒死么?”

  “傻孩子,你當然沒死,不過你摔落山崖受了很嚴重的傷,昏睡了好一陣子了,嚇死娘了!”婦人擦拭了眼淚,說道。

  “娘?”林耀聽了這話,感到了十分驚訝。自己不是應該在那場戰斗中身死道消的么,怎么還活著,還多了一個娘?

  “誒,你沒啥事就好,你先好好休息著,娘先出去告訴你爹這個好消息!”說著,婦人走了出去,一邊走還一邊的念叨著:“謝天謝地,謝謝林家各位祖宗保佑,我兒沒事就好。”

  等到那名婦人離開了房間,林耀才反映了過來,原來自己還沒有死,而是穿越到了一個不知名的地方,還穿越到了一個與自己同名同姓的人身上。林耀閉上了眼睛,在腦海中搜尋著對這里的記憶。

  過了一會兒,林耀睜開了眼睛,滿臉的無奈苦笑著:“十六歲才后天三重,被人稱為林家的廢物少爺,這位同名同姓的兄弟,看來是一個紈绔子弟啊,名聲好不到哪兒去呀。整天無所事事,沉迷于醉生夢死之中,難怪會有這個稱號。他老爹這個林家家主有這樣的兒子,還真是不幸啊!”

  等到林耀知道這人為何會摔落山崖時有氣憤有無語更多的是無奈,他居然為了討一名青樓女子的歡心,獨自一人前往山上采摘靈藥準備獻給女子,不過倒是遇上了同一個家族的弟子。

  被人搶了靈藥不說,還被人一掌打落懸崖,真不知道說什么好啊。不過同為家族弟子,這些人如此心狠手辣,真的是過分至極。林耀心里默念著:“兄弟你放心,你這仇,我會幫你報的。”

  “好歹我也是煉藥與符文雙料大師啊,在當時,說出林耀這個名字,有誰敢說沒聽過,不知道的。上至皇親國戚,下到黎民百姓,論誰見到我,都得恭恭敬敬的叫上一聲林大師。可惜啊……”

  林耀年紀輕輕就獲得了煉藥與符文大師的稱號,要知道這稱號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有的。可就是因為太過年輕,鋒芒畢露,才會招惹了不少麻煩,以至于引來了殺身之禍。

  數十個武力強勁的高手圍攻了三天三夜,最后也逃不過尸首分離的結果。不過,卻意外來到了這里。

  經過了一兩天的休養,林耀的身體漸漸好了起來,比較雖說以前那個不怎么修煉,不過好歹也有一點修為,傷勢也不會傷及性命,所以好的也很快。而林耀則趁著這個時間,搜尋了很多記憶,很好的了解了這個世界。

  這個世界,人人崇尚武力,大家都以強者為尊。而林耀所呆的地方,則是雪月國四象郡的一個小鎮,青河鎮里面有著三大巨頭,也就是三個實力最強勁的實力。

  分別是林家,吳家和血刀武館。三足鼎立,瓜分著小鎮里的資源和地盤。而雪月國,卻只是大陸上的滄海一粟罷了。

  “吱呀!”木制的房門被人推開發出了響聲,一名少年身著一身白色長袍從房里走了出來。抬頭看了看淡藍色的天空,飄浮著的朵朵白云,聆聽著微風吹拂著路旁的樹葉,小鳥在樹上“嘰嘰喳喳”的叫喚著。

  林耀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兄弟,你放心,我會幫你摘除廢物之名的。是時候該去見一見我那位當家主的父親了吧!”

  說道父親二字,林耀臉色有些不自然,在過去,他是一名孤兒,以至于對親情十分渴望,來到這里,有了母親和父親,總歸感覺不太一樣。

  林耀緩緩漫步著走去他父親的書房,他父親是一家之主,事務繁多,基本一整天都戴在了書房。一路上,林耀看到了很多下人丫鬟遠遠的看著自己指指點點說著悄悄話。林耀想都別想就知道,肯定是在說:“這就是林家的廢物少爺,聽說啊,為了討好一個青樓女子,給摔成了重傷呢!”

  突然,林耀的后背被人拍了一下,林耀轉頭去看,發現一名半大小伙子正站在自己背后笑著:“林耀哥,聽說你摔了一跤摔成了重傷啊,怎么樣好點沒?!我正想去看看你呢,就看見你走了出來。”

  林耀通過記憶了解到,原來這人叫做林擎,是四叔的兒子,自己的父親與四叔關系很好,所以小一輩的關系也不錯,他們兩小時候沒少去干一些淘氣事。這個林擎雖然只有十四歲,但是卻也是后天四重了,還超過了這個堂哥。

  “原來是你啊林擎,我那時一不小心滑了一下,我身體那么壯,沒啥事,這不,兩天就好了。我現在要去我爹的書房,你要不要一起去啊。”林耀笑著對林擎說。

  林擎聽到林耀的話,趕忙搖了搖頭:“算了算了,你要去找大伯那我還是別更著去吧,說不定會挨批,我前幾天才干了壞事,被我爸臭罵一頓,要是去大伯那也少不了一頓罵。你去吧我在這等你一會。”“那好吧,那我先走了,等會見。”“等會見”林耀告別了林擎,朝著父親林滄的書房走去。

  走到書房門口,看著林滄正低著頭寫著東西,林耀站在門口躊躇不定,更多的是,不知道如何去和這位“父親”交談。林滄頭都沒抬:“怎么,到了門口還不給我滾進來!”林滄頭都沒抬,繼續寫著東西說道。那充滿怒氣的聲音,讓林耀有一點害怕,也有一點期望和幸福!

  林耀戰戰兢兢的走進書房,站在書桌前,靜靜的看著林滄寫著文章。

  過了一會兒,林滄這才停下了手中的筆,抬起頭來看著林耀。而此時林耀也盯著林滄的面龐。滄桑的臉上顯露的都是歲月的痕跡,深邃的眼睛卻透露著精光。他們兩就這樣互相看著,誰也沒有開口。

  林耀率先打破了沉默:“爹,那個……”“你還有臉叫我爹,你這臭小子,瞧瞧你干的什么破事!現在整個青河鎮的人基本都知道了你的破事,讓我林家顏面何堪,讓我這老臉擺哪去!”

  林耀剛一開口,林滄就破口大罵,咆哮著。一股龐大的氣息朝著林耀沖來。林耀被這股勁氣一沖,后退了幾步腿一軟,給跪了下來。

  林滄好像也才想起兒子剛剛痊愈,收斂了氣息。就這樣林耀跪在地上,房間又陷入了沉默。

  “你先站起來吧。”林耀聽了林滄的話,這才站起身來。林滄看著自己這個兒子,從小到大,這個兒子沒給他少惹事,這次更是丟臉丟盡了,不過無奈自己就這一個兒子,還是舍不得打罵,“身體好點了沒?”

  林耀點點頭:“爹,我已經好多了!”“恩,你去庫房找張管家,拿一株百年人參去養養。還有,過多幾個月就要召開家族大會了,到時候你還是這修為,你只能去管理個小店面了,爹也幫不到你知道嗎?”

  林家家大業大,家族一大總有一些人拉黨結派,林家老太爺總共有四個兒子,林滄排老大,自然而然成為了家主。不過他深知,他的二弟和三弟可等著他犯錯把他拉下馬取而代之呢。

  林耀抬起頭,看著林滄:“爹,您放心,到時候家族大會,我一定會給你爭光的!”林滄看到林耀眼里充滿著堅定,不過還是說道:“你這臭小子別給我丟臉就行了,還爭光,趕緊滾出去,我還有事要辦。”說著又坐回了書桌,開始忙碌。

  而林耀點了點頭退出了書房。

  林耀握了握拳頭:“家族大會是吧,林宏,希望你在家族大會不會被我遇到了!”林耀眼里閃著陰翳的光芒。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