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20:08:3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漸步
  4. 第三章 爭斗

第三章 爭斗

更新于:2018-03-16 11:03:51 字數:2234

字體: 字號:
  一夜飛快的過去了。墨痕再次感受體內的氣息,睜開眼睛輕聲道:“八品高階,這個速度還過得去”,說完便翻身下床,打開門走了出去。

  墨痕在墨府里閑逛起來,不一會兒就晃到了眾人練功的地方。

  墨痕見狀,隨即靜靜的站在一旁。看著每個人所使用的招式,仔細的剖析著,琢磨著,破解著。慢慢深入意境,悄然間閉上眼睛,細心體會。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而在某一時刻,墨痕眼睛陡然睜開,帶著寒光射向一旁。

  只見他看過去的地方正走來一個人,見到墨痕冰冷的眼光射來,來人頓時一陣心驚,腳下的步伐竟在不知不覺中變得緩慢,等到他意識到時,他已經整個人停在了那里,不敢再向前邁動一步!

  墨痕見到他這樣,便不再將視線放在他身上,繼續看著眾人練功。

  來人頓時覺得受到輕視,面子上過不去便譏諷道:“這不是二公子么,在旁邊看著我們這些小丑練功定然很快樂吧?不過也是,像你這種有著大家風范的人,是自然不屑和我們這些小丑一同練習的。”墨痕皺了皺眉毛。他不想去招惹人的,可偏有那么些人來找他麻煩。是不是越隱忍麻煩就越多啊,墨痕想到。

  好像確實是這樣,墨痕隨即想到以前小時候所受的欺凌,越軟弱他們就欺負的越兇!墨痕將心靜下,看到周圍有人看過來,他就知道這次麻煩是躲不過了。因為表現一次軟弱,就意味著會有更多人將來在你脖子上拉屎!

  既然躲不過,那就迎上去擊垮他吧!

  墨痕微微笑道:“你這句話可就錯了。我站在旁邊是因為想學習,眾人都知道,大道三千,各有各的長處,而我充其量也只能算是其一罷了,這樣來學習別人的長處有何不可?”墨痕掃視了眾人一眼又道:“你看看,就是因為你的一句話,大家都停止了練功。你浪費了眾人這么多時間,大家會有意見的。”

  這句話把來人逼得死死的,一時間無言以對,愣在了那里。眾人看到來人這樣,眼神里充滿了戲虐,現場出現了寂靜。

  來人乃是三長老的兒子墨刀。其實當他聽說墨痕回來很不以為然,在心里也不承認他是墨家的二公子,今天見到墨痕“傻愣愣”的站在這里就想過來奚落一番,沒想到的是剛過來竟然就被墨痕的目光所震懾而不能邁動腳步,平常里飛揚跋扈的他自然是忍受不了這種無言的侮辱,所以他就強裝鎮定說出了上面那番話來。結果就是大家所看到的那樣,最后墨刀怔怔的站在那里,說不出話了。

  墨痕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見到墨刀站在那一動不動,便轉頭就要離去。而就在他轉身的剎那,頓時一股殺意席卷!只見墨刀伸手拔刀,騰空一躍,聲勢浩大的向墨痕劈來,墨痕心中忽升警惕,身子微微一側。只見刀鋒貼著他的鼻子在他面前劈下!墨痕見狀心中殺意大起,看這架勢墨刀分明就是想要他的命!哼!既然如此那就一不做二不休!

  墨刀忽然刀鋒一轉,繼而橫向對著墨痕腰部切來!

  也不知道何時,墨痕手中悄然出現了一把劍,對著墨刀的刀一抗,接著猛然把他的刀彈開,劍尖直指墨刀的胸口,隨即一劍刺出!

  墨刀一臉的駭然,眼看就要被刺到了!

  墨痕突然劍勢一松,緩緩停在了離他胸口只有數尺的地方。!

  隨后墨痕轉身即走。

  無他,因為他感到一股強大的氣息正向這邊趕來,如果所料不錯的話,因該就是老爺子墨風。要是被長輩當場看到他殺自家人的話,那后果不是他所能承受得起的。

  墨刀見到墨痕的劍停下,在此刻心理防線驟然崩潰,忍不住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望著前方走遠的人影,不由得舒了口氣,用手擦了擦頭上的冷汗。

  不久墨老爺子走了過來,看著地下坐著的墨刀對眾人道:“這是怎么了,這樣坐在地上,成何體統啊!?”

  而在老爺子了解事情的經過后,象征性的說了幾句。畢竟雖說孩子們之間的爭斗不能過多的干涉,平常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就算了,但現在長輩在場,要不說些什么的話,就不像樣了。

  而已經走遠了的墨痕,此刻正緩緩走出家門,去了外面。

  因為整日呆在家里,所以今天就借著這無聊勁出來走走。墨痕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就跟著人流移動著。目光隨意的看著四周的商店,擺賣的東西,只覺得脫離了那種殺與被殺的感覺真好。畢竟誰也不會喜歡殺戮的。

  過了一段時間,前方忽的一聲嬌叱傳來:“喂!你一直跟著我干嗎!”墨痕把目光從旁邊移開,抬頭望了望:只見一位身著白色長袍的女子眼睛“直勾勾”看著他的這個方向。

  墨痕微微一愣,左右看了看,隨即又往后看了看。沒人吶,墨痕無奈的攤攤手,疑惑的想到。

  白袍女子見到他這樣頓時覺得又好氣又好笑,咬著牙走上前來對墨痕說:“就是你呀,別想推卸!”墨痕見到女子氣鼓鼓的樣子,只得微微笑道:“我并沒有什么目的,只是不知道要去哪,隨著人流走動罷了。怎么,這樣都有罪?”

  白袍女子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忽然道:“你,你是墨痕?”隨即在少女驚愕的眼神中,墨痕又笑著點點頭。

  少女的臉刷的紅了,低下了頭,只見耳朵上快速漫上紅暈,兩只食指也不知所措的絞在一起,吶吶的小聲道:“啊,原來是你呀。”墨痕耳朵一動,聽到了這句話隨即道:“你認識我嗎?我們以前見過?”

  白袍女子臉一下子變的煞白,隨即有些失落地道:“沒,沒有。”

  但此時的墨痕還在沒心沒肺的四處張望著,看看有什么去處。也自然并沒有看見少女的表情變化?

  少女抬起頭,咬著嘴唇有些希翼道:“你有什么要去的地方嗎?我可以帶你去。”墨痕看了看少女,點點頭道:“好啊,我正好不知道要去哪,你帶我隨便逛逛吧。”順便就拉起她的手,往前走去。少女看著他的背影,笑了。

  而在前方的少年,此時嘴角正勾起了一絲弧度,拉著她往人群中走去,隨即隱沒在人群里。

  至于少年到底有沒有看見少女的表情,那就不得而知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