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1:33:0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囚獄世界
  4. 第一章 吾名宇峰

第一章 吾名宇峰

更新于:2018-03-18 20:24:41 字數:2549

字體: 字號:
  琢月山,自十八年前起,琢月山上突然被一股白色大霧籠罩,終不見日。起初山腳下一些膽大村民企圖上山探索,想看看這莫名泛起大霧的山上是不是有什么寶物,但神奇是所有上山尋寶的人全部都會在山上迷失方向,最終莫名其妙的走回初始地,這神奇的一幕馬上傳開。

  當年事發生不久,就有強大修者慕名而來,他們以玄功做法,以玄法明目,腳踩神奇步伐企圖上山,最終卻是在一支快要腐化的樹枝擋住了前路,不敢進入。

  “你們知道嗎?當時那些修者個個牛逼轟轟的,在這里對我們大呼小叫的,但是他們企圖上山尋寶的時候,一道金光閃過,降落在他們的上山的道路上,當時我們這里都感覺到一震!”琢月山腳,逐月村好來客客棧中,一個滿臉絡腮胡子,正大口大口咬著一只雞腿的大漢面色激昂的對著正圍坐在他周圍的客人們說道。

  “然后啊,只見那些修者齊齊停住了腳步,個個都盯著金光落下的地方看,你們猜是什么?哈哈,對!就是那根都快要腐爛的樹枝!后來那些修者啊......”說到這里,大漢微微一頓,眼角瞄向了隔壁桌也圍坐在他周圍的聽客桌上,菜盤上的油光閃閃的大雞腿是那樣的耀眼。

  “腐爛的樹枝?就因為一個腐爛的樹枝那些強大的修者就不敢上去了嗎?”就在所有人都等待著下文的時候,隔壁桌的客人先是一愣,這大漢怎么突然不講了,之后看到大漢直直盯著自己的雞腿轉瞬間就明白了,立馬將雞腿遞上前去。

  見這人如此上道,大漢雙眼一瞇,笑嘻嘻的接過雞腿,滿足的一口咬下,嚼動著油膩的大嘴,繼續說道:“腐爛的樹枝怎么了?要知道琢月山可是遍布著赤鐵礦的山體啊,莫說是你這等普通人全力擊打,就是當初來的那些修者也都要花上一些功夫才能對山體造成一些傷害,那只腐化的樹枝卻直入山體,你說那些修者怕不怕?”

  “原來如此,兄弟真是見多識廣啊!”

  “然后呢?然后呢?”

  聽到在坐的客人對自己的夸獎,大漢臉上的笑容越發的燦爛:“然后當然就是那些修者屁都不敢放一個的走了啊,哈哈!”

  “就這么簡單?這事就沒人管了?”

  “對啊,這座山可是有赤鐵礦的啊,雖然不是什么特別好的礦材,但是也值得一些小的國家爭奪了吧?”

  “圣庭呢?圣庭沒有派人過來?”

  面對眾人的提問,絡腮胡子大漢一開始還是一如既往的笑嘻嘻面對,但是當聽到圣庭兩個字的時候,大漢臉上明顯一僵,揚起的嘴角微微抽出,隨即立馬調整了過來,帶著略微嘲諷的語氣道:“圣庭?圣庭當然來人了,聽說來了個穿紅衣服的老頭,讓人在山頂揍了一頓,然后屁都沒放一個的就跑回去了,哈哈哈!”

  “圣庭紅衣服的老頭?紅衣服?”絡腮胡子大漢放肆的大笑聲下,客棧中其他人卻仿佛都靜止了一般,目瞪口呆表情呆滯的望著大漢。開什么玩笑!圣庭作為天玄大陸的守護者已經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作為天玄大陸的一員,所有人都把圣庭當做神圣的存在。而圣庭能穿紅衣服的不是只有傳說中的四大主神嗎?主神能親自來到這個偏僻的地方然后還被人揍了一頓?圣庭在所有人的心中是神圣的存在是不可褻瀆的,這時所有人都面色不善的看著大漢。

  “兄弟,你這牛吹的有點過了吧?”

  “先前聽你說的還有幾分道理,沒想到全是瞎編的,什么紅衣服的老頭?那是圣庭偉大的紅衣主神!”

  “來來來,快點把雞腿還給我!”

  “對,把它的雞腿搶回來,還我雞腿!”

  其實就在大漢自己說完了之后,看著圍坐在周圍的客人臉色的變化,立馬發現了問題,意識到了危險,他們都盯著自己的雞腿!

  不能忍,下一刻所有人都沖過來之前,大漢抓起剩下的兩個雞腿齊齊的塞進了自己的嘴里,大嘴一合雙手一抽,瞬間兩個雞腿骨頭出現在大漢手中,油膩的大嘴裂開一笑,將手上的雞腿骨頭往沖在最前面的兩個客人臉上一扔,兩人瞬間腦袋向后一仰摔向地面,接著又是一把抓住桌子的邊緣向上一抬,桌子在翻滾中直直飛向沖向大漢的客人。

  面對翻滾中的桌子,特別是有了前面兩個人被兩個雞腿骨頭給撂倒的前車之鑒,兩個骨頭都把兩個人撂倒了,別說一張厚實的桌子了。下意識所有人都開始向兩邊躲避,慌亂中客人們互相磕絆,摔倒在地,頓時客棧一陣哀嚎。在所有人慢慢爬起身之后發現那個絡腮胡子大漢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呼,好險!”客棧的后門一個巨大的水缸之后,絡腮胡子大漢拍拍胸口自言自語道:“又不能對普通人出手,只能跑,不然傷到他們又要被師傅......”

  自言自語到一半,絡腮胡子大漢卻是停頓了下來,眼角突然泛起一絲絲淚水,頓時與他粗狂的形象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強烈的反差。

  “這個死老頭說走就走,就這么把我給拋棄了,就給我留下這么一把破木劍,連一分錢的都沒留下,害得我天天在這里騙吃騙喝的,我為什么還要聽他的話!”說著大漢從懷里掏出了一把細長的木劍,咬牙切齒的隊木劍說道。

  之后卻又是靜靜的看著木劍好一陣,再一次小心翼翼的收好在自己懷中,十分珍貴。

  收好木劍,整理好了自己的心情,大漢眼珠一轉,自言自語道:“這個地方也待夠了,老家伙估計是真的不會來了,看來我也應該出去外面走走了,聽老東西說外面的世界美好又殘酷,我不懂,他說只有自己見識過才知道。”

  邊說邊走,大漢從水缸后面起身向外走去,經過客棧后方的一個小柴房時閃身進去,關好門,只聽見小柴房里面響起一陣換衣服的刷刷聲。

  片刻后小柴房木門打開,竟是一個斯文帥氣眉清目秀的小生出現在門口,清秀小生身穿一襲長袍向外走出,四下環顧一周之后大大方方地走進了客棧的正廳。

  而此時剛剛經歷了一陣騷亂的客人們正東倒西歪各自坐在各自的位置上,不時地輕柔著受傷的部位,紛紛大聲批判著剛才某某大漢的惡行。

  清秀小生步入正廳后聽到在場客人所談論的事情,清秀的臉上一整抽搐,隨之眼珠子一轉,嘴角微微上揚,一絲壞笑出現在小生臉上。

  清秀小生繼續向門口走去,沒有人注意到他,就在即將踏出客棧大門之時,右腳卻是輕輕一踩,一股透明的氣旋瞬間向四周散開,沖向所有討論剛才絡腮胡子大漢事情的人的板凳上,一時間客棧再一次的人仰馬翻,響起了慘兮兮的哀嚎聲。

  這時,清秀小生微笑著已經踏出了客棧門口,抬頭仰望蔚藍的天空,口中輕語道“吾名宇峰,尊師命,觀世間,悟蒼生,證吾心。”

  宇峰迎著太陽慢慢走向遠方,看似瘦小的身影仿佛融入了天地之間,隱約間他的胸口仿佛出現了一條暗黑的鎖鏈,鎖鏈連接著天地,發出輕微的脆響,一現即逝,仿佛看到了幻覺。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