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3 03:00:5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星辰羽
  4. 第一章 大堂會議

第一章 大堂會議

更新于:2018-03-18 21:57:27 字數:2637

字體: 字號:
  清晨的一縷陽光透過窗戶射在了房間內正在熟睡的少年身上。突然間,門外響起一道有點嬌滴滴的聲音,“秦天哥哥,快起床,師傅叫去大堂!”“小雨,你告訴爹,等我睡飽了再來”聽到這句話后,秦小雨立馬推開房門三步并兩步沖了進來一邊拉著秦天一邊說道:秦天哥哥,你再不起床,小雨以后就不理你了!睜開眼睛,眼前的女孩,身穿淡紫色的紗衣肌膚粉嫩,三千青絲隨意的用一條淡紫色的緞帶圈著。而最特別的是她的臉特別的稚嫩,有如出生的嬰兒,那種清純的外貌給人的感覺著實溫暖。“好好好,我起來,行了吧?”秦天無奈的搖了搖頭,沒辦法,誰讓他最疼小雨呢?

  經過簡單的洗漱后,秦天跟著秦小雨走出了房門。

  “哼哈嘿”前方傳來一陣打斗聲。那是秦門的后院。那是秦門弟子修煉的地方。秦門的后院非常寬敞又顯得格外簡陋,最特別的是還隱隱透著一股蒼老的氣息,讓人看了很不是舒服。進入了后院,秦天馬上引起了眾人的注視。“喲!我們的大少爺也會來修煉啊”“那可不,人家可是秦門百年難遇的奇才呢”對于這些話,秦天并沒有理會,只是嘴角輕輕的笑了聲。突然間,秦天感到后面肩膀猶如被千斤墜壓住一般,轉頭一看,一名頗有一分英俊的男子用手打在了秦天肩上,雖然表面上看起來他面帶笑容,實際上他的手確實在催動元氣給秦天施加壓力。“我說秦天,好久不和你切磋了,要不比試比試?”“呵呵!我一個黃元境七轉的小嘍嘍怎么能和您秦飛比啊”秦天面無表情,似乎不在乎秦雷的這些言辭。“秦飛!你干什么?快點放手!”“好好好,小雨,你說話,我照辦!”秦飛聽到小雨的督促,趕緊放下了手,他早就對小雨垂簾了很久,不能在她面前留下壞印象!然而,秦天和小雨準備轉身離開。這時秦飛又是牙尖嘴利的說道:“,秦天,以后記得離小雨遠一點,你不配!”聽到這句話,秦天淡淡地笑了下。跟著小雨,踏著輕快的步伐走向大堂的方向。

  “秦天哥哥,你為什么任他們戲弄呀,小雨不喜歡這樣的你!”“那你喜歡怎樣的我呢”“內---內個,秦天哥哥曾經是親門年輕一輩第一人,被長老們都看好,但是現在...”小雨說這話的時候不免透著緊張,因為她怕傷到秦天“那都是曾經了,實力,對于我來說,已經無所謂了,一切都無所謂了”秦天抬頭望著天空說道。“因為師娘的事嗎?”這句話小雨并沒有開口,其實他知道一定是因為這個原因。

  很快,兩人便來到了大堂。同樣是寬敞卻又簡陋的大堂,不知為何,像秦門這樣的小門派,地方卻挺大。大堂內,一名男子坐在正中間石椅上,他的皮膚黝黑,身材魁梧,身上有很多戰斗留下的疤痕。他便是秦天的爹,秦門的家主,秦震!“師傅”“爹,找我什么事,我還要回去睡覺,趕緊把”“混賬!”秦震直接對著秦天怒吼:“成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也不修煉,在家只會睡覺和吃,你還有什么用?”“你叫我來,就是和我說這些?那我要回房了”“站住!今天叫你來,當然是有重要的事和你說。”“哦?什么事”秦天這是才發現,長老席上多了一名黑袍男子,這名男子,秦天從未在門中見過。那名男子好像發現了秦天在注視他,便和秦天對視起來。“不用看了,他是爹從拜月教請來的長老,今天的事,和你娘有關,長老,麻煩你和他解釋吧!”一聽到這句話,秦天先前慵懶的表情瞬間消失不見,旋即展現出了一股凝重的表情。

  “你就是秦天少爺啊,我叫穆斯。我已經知道你娘的事。3年前,一個神秘人拐走了你娘親,因為你當時親眼目睹,但是沒有能力,看到你娘被那個人拐走,無動于衷。而因為對自己娘親的愧疚,所以開始消極自己,甚至停止了修煉,我現在告訴你,那個神秘人,有消息了!”聽到這句話,秦天的眼睛立刻放大,臉色好像暴怒一般的問道:“他是誰?在哪?”“不要急,他現在人在哪我也不清楚,當然我也不知道他是誰,但是!我給你提供的消息,只要你擁有實力,一定能找到他,”“經過你父親的描述,我大致確定他是以下幾個門派的人:中州:天庭。東域:光明神殿西域:日落教北域:八荒地”秦天聽到后,有點呆了,這四個門派他是一個都沒聽過。那名拜月教的長老看到秦天沒有出聲也是笑了笑“這四個門派有的極強甚至是這天地間最強的門派之一有的則一般,如果你想找回你娘親,唯一的辦法就是讓自己變強,以后將那些門派都走訪一便,但是想達到那種層次實在太難,畢竟那些門派也只是存在傳說中,但是他們一定存在!”

  聽了這些話的秦天,眼中泛著一絲光芒。似乎帶著極端的憤怒,也有一絲理智的味道,然而突然間秦天掠出門外。“秦天哥哥!等等我!”看到這種情景,小雨立馬追了出去.剛剛還是陽光明媚的清晨,不到半柱香的時候,外面卻下起了毛毛小雨。秦天站在秦家大門外,任憑雨滴落在身上,抬頭望著天空。無法猜透秦天在想些什么的秦小雨,并沒有說話,只是催動元氣,在兩人的頭上,慢慢形成一層元期膜,擋住了天空中落下來的雨。小雨突然見到,秦天的下巴和喉嚨處,都是水。只是小雨不知道,那是眼淚還是雨。

  “秦天哥哥,我們回屋吧!”“你先回去吧,我想些事情”過了幾秒鐘的時間,秦天才反應過來淡淡的輕聲道。小雨很確定他從秦天的聲音中聽出了那份無力感。“如果秦天哥哥只會哭的話,小雨以后真的再也不理你了,你想救回師娘,就要像個男子漢,頂天立地!”秦小雨在轉身后說道,便立馬回到了大堂中。“天兒怎么樣了,小雨”秦震有一絲擔心的問道。“沒事的,師傅,我相信,從明天起,曾經的秦天哥哥會慢慢回來的”

  門外,秦天依然站在雨中。“對!小雨說的沒錯!我不能哭,我要變強,等著我,娘!”這句話從秦天嘴中說出來,并不響亮,但卻有一種超強的決心的味道。而在這時,秦天突然發現背后站著一道碩大的身影。“爹!”“天兒,爹知道你對你娘的愧疚,你不要怪自己,當時的你的實力也許連那個神秘人的毛都傷不到,都怪爹沒用,爹身為一門只主,卻連自己的妻子都被抓走,而且秦門的實力這兩年也是越來越弱,都是爹沒用”秦震那黝黑嚴肅的臉龐,卻噙著一把一把的淚。“爹,孩兒沒用,這兩年荒廢了自己,我想你保證,曾經那個我,不久就會回來的,而且,我會變得更強更強,直到可以救回娘親為止!”聽了這話的秦震,眼淚流的比之前還要多,他哭著哭著,卻笑了起來。想想也是,從來沒哭過的他今天卻哭的這么重,這是一種宣泄。畢竟從自己的妻子被抓走,到秦天的頹廢,再到秦門的荒廢,激發在秦震心中多年的憤怒,在這一刻爆發了出來。

  天空中的朦朧細雨,似乎早已停了下來。秦門外的父子倆人,經過一陣發泄后,都是抬起了頭,望著天空。似乎有一道彩虹出現。倆人的臉色都是揚起一抹笑容。

  那是久違了幾年的,發自內心最真實的笑。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