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6:31:0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恩仇引
  4. 第一章 煮酒論詩

第一章 煮酒論詩

更新于:2018-03-16 19:04:11 字數:2122

  唐朝時期,詩歌盛行。詩仙李白,詩圣杜甫,顏筋柳骨的顏真卿、柳公權,畫圣吳道子、李思訓,這幾人更是聲名遠播,流傳至今。

  公元735年,某座無名小山上。半山腰種滿了青梅,青梅林中一條小溪緩緩流過,梅林中央,小溪旁,一塊大巖石坐著兩人,黑亮垂直的發,斜飛的英挺劍眉,細長蘊藏著銳利的黑眸,削薄輕抿的嘴,棱角分明的輪廓,修長的身材穿著一件白色的長衫,在他對面坐著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那男子身穿青色長衫,有一股上窮碧落下黃泉的仙人姿態。兩人中間則是擺放著一壺酒,兩個小酒杯,還有一個溫酒的小火爐。那青色長衫男子,將青梅放進酒壺里,再將酒壺放在爐子上,用溫火煮著酒,慢慢搖著扇道:“華仙,明日你就要進京趕考了,兄長我今日考考你。”

  “兄長請!”華仙一臉自信著。

  男子點點頭道:“恩,這股自信不錯,今日我就考考你《詩經》,《詩經》被分為風、雅、頌三部分,你可知“風”的代表作《碩鼠》和他的含義?”

  華仙端起面前的小酒杯,將酒杯的酒一飲而盡,說道:“《國風·魏風·碩鼠》為先秦時代魏地的漢族民歌。”隨之華仙折了一段小樹枝,敲打著小酒杯道,“碩鼠碩鼠⑴,無食我黍⑵!三歲貫女,莫我肯顧。逝將去女,適彼樂土。樂土樂土,爰得我所。碩鼠碩鼠,無食我麥!三歲貫女,莫我肯德。逝將去女,適彼樂國。樂國樂國,爰得我直?碩鼠碩鼠,無食我苗!三歲貫女,莫我肯勞。逝將去女,適彼樂郊。樂郊樂郊,誰之永號?”歌聲讓人憎恨奴隸主剝削階級為貪婪可憎的大老鼠、肥老鼠,讓聞著對其憤恨之情,揭露了剝削者貪得無厭而寡恩,青色長衫男子擊節道:“好!好一首碩鼠,華仙,來!”青色長衫男子將酒壺取下,給華仙到上一杯,也給自己到上一杯,兩人相視而笑,一飲而盡。

  “華仙,以你如今的才華,這次的狀元非你莫屬了。”

  “兄長,謬贊了,這天下間才子何其多,這狀元可不一定是我。”話落,華仙將兩人酒杯再次滿上。

  “哈哈,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來,華仙。”

  “恩。可惜還是比不上兄長,兄長的才華是何其高,我等只能瞻仰,無法超越啊。”

  “唉,華仙,你我兩人知根知底,你就不要謙虛了,再過幾年,你就能超越我,倒是兄長吾那時候比不過你,來,今朝有酒今朝醉。”兩人再次一飲而盡。“兄長,酒可飲,今日不敢醉。”

  “哦,也對,你明日還要進京趕考。那我們就只好少喝幾杯了。”時間就在杯盞交錯中流逝。兩人喝著酒,討論著詩詞,“青蓮居士!大事不好了!”,未見其人,先見其聲,那青衫男子即青蓮居士,皺著眉頭,望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只見一小童神色慌張的跑過來,“青蓮居士,大事不好了!”

  “如此慌慌張張,成何體統!”

  “居士,杜甫,吳道子要與您相商魔君一事!”青蓮居士表情凝重,皺著眉,華仙雖然不知道魔族是什么,但一看兄長表情就知此事重大,對青蓮居士拱手道:“兄長,今日煮酒論詩就此結束吧,小弟還要回去多看看古籍,準備包袱,為明天的進京趕考做準備。”

  “恩,華仙,今日我們不能喝的盡心,只能等你金榜題名時,再喝的痛快,這把劍符送于你,進京趕考路上如果遇到危險,你就捏碎此符。”

  “恩。”華仙將劍符貼身藏好,拱了拱手,向著梅林外走去。青蓮居士看著華仙遠去,隨即騰空而起飛向草屋。來到草屋,屋內三人行了個禮,各自落座,剛落座一名身著素衣,眼睛望著遠方,眼神滄桑,眉宇間雜著愁苦,兩鬢微白,拱手道:“太白,我和吳道子在多處地方發現魔族影子,這些魔族都是以前留下隱藏起來的,這次那么多出現定有陰謀。”

  青蓮居士皺著眉,心里不知在想什么:“看樣子,大師所預言有可能成真了,魔君要復出了,你們有沒有通知函谷關守關將士?那里不得有失!”

  “恩,通知了,青蓮居士,這次以你…...。”“誰!”突然間,青蓮居士一聲暴喝,從草屋沖出,向著遠出飛去,杜甫,吳道子也緊隨而去。也不知飛了多久,吳道子皺眉突然喊道:“不對,我們陷入迷陣。

  “恩!”兩人都停下來細細感應,此時青蓮居士說道:“只有迷陣。”與此同時只聽見不知何處傳來的聲音:“太白,杜甫,胡道子,你們就別白費力氣了,魔君一出,天下誰與爭鋒。你們就好好享受你們最后的時光,等待魔君君臨天下吧。天下無爭已千年,魔君一出誰爭鋒。縱橫宇內九天間,眾生皆跪平世間。哈哈哈”

  “小小計策而已,斷水劍法,抽刀斷水水更留。”青蓮居士將剛剛匯聚的靈氣全部匯聚與手上劍中,那一劍揮出,看起來似乎毫無目標,猶如揮在空氣中,那空氣變得扭曲,接著本是平坦的大地出現了一個山谷,但還是只有他們三人,青蓮居士憂愁道:“舉杯消愁愁更愁。”那本然消散的劍氣突然匯聚起來,形成酒杯,直接向著一個點罩去,“砰”劍氣形成的酒杯消散于空中,一個黑衣人負手而立,淡淡道:“你這招太弱了,對我沒有。”青蓮居士只是搖搖頭,然而本是消散于空氣中的靈氣再次匯聚起來,形成酒杯罩向黑衣人,黑衣人一掌揮出,靈氣有點混亂,接著又一掌,那酒杯再次消散。酒杯剛剛消散完,又一個,黑衣人皺眉,雙章變拳轟向酒杯,“砰”酒杯消散于此同時,吳道子與杜甫在青蓮居士示意下,三人同時攻下黑衣人,“哈哈,你們還是太弱了魔君一出誰爭鋒。縱橫宇內九天間,眾生皆跪平世間。”接著黑衣人直接消散于空氣中。“我們回去吧,這個只是他分身。”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