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16:29:0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超級世界拯救者
  4. 第二章 全面爆發

第二章 全面爆發

更新于:2018-03-18 10:35:51 字數:3951

  安非開著載滿行李的車等在通往東洛杉磯的高架橋上,他要去安大略的表姐家。

  洛杉磯遭受到恐怖襲擊警察們已經開始疏散這個城市。

  這讓安非非常惱火,自己的事業資產全都在這里,一下子什么都沒有了。曾經職場精英的他現在只能不停地對妻子抱怨政府的無能。

  已經是中午了,看著長長的隊伍,看來還要很久才能輪到他們。

  腹中穿來陣陣的饑餓感,匆忙的逃離,讓安非一家根本沒來得及準備食物。而此刻的他們,還要排隊等待通關不能離開車子。

  安非只能讓妻子露西返回橋邊的漢堡店,希望能夠買到一點吃的東西填飽饑餓的肚子。

  漢堡店鋪已經關門了,露西趴在櫥窗前確認了一下沒有人以后,瞥了下嘴往回走去,看到妻子返回,安非離開了車子向起妻子望去。

  遠處的妻子,縱了下肩表示什么也沒有。

  “shit”安非用力把車門關上,覺得上自己是個倒霉鬼。忽然安非發現遠處的人群變得騷亂,這讓安非意識到了什么,他趕忙像妻子跑去,抓住露西的手然后快速向檢查站跑去。

  露西有些不明所以,用疑問的眼光像安非望去。

  “別出聲快走。”安非低頭說了一句完后快速帶妻子跑向檢查站。想要在人們意識到危險前,先通過檢查站到達安全的地方。

  安非沒有驚動其他人,拋棄了汽車和行禮,這讓安非和露西很快就通過了安檢。

  并沒有停留,他們就像不遠處的一棟大樓跑去。躲到樓里他們就能暫時的安全了,至于危險,讓大兵們和警察們去面對吧。

  遠處的騷亂越來越大,并不斷的接近大橋。

  隨著一陣陣的呼喊和慘叫聲,讓本來井然有序接受安檢的人群變得慌亂,排隊等待接受檢查的人們一下子全都擠在了安檢站前,場面變得雜亂不堪,汽車上的人也紛紛拋棄行禮向檢查站沖去,想要快些通過大橋,去安全的后方。

  但已經晚了。

  為了防止人群沖擊封鎖線。上千名警察不斷的明搶示警試圖威嚇人群,恢復秩序,但槍聲確加劇了恐慌。

  因為密集的人群阻擋了視線,不明所以的人們并不知道槍聲來自于哪里,他們以為恐怖分子在開槍是掃射人群。

  于是人們更加急切的想要穿過封鎖線,后面的人不斷推擠著前面的人,壓向安檢站。

  沙袋和板房組成的臨時安檢站被沖垮了。

  人們爬過一輛輛用來封鎖的警車,扯斷警戒線,和組成人墻的防暴警撞在了一起。

  越來越多的人越過警戒線擠了上來,防爆警察們用手中的警棍打倒一個又一個的民眾,但根本沒辦法阻擋人群的腳步。被打倒的人只能在人群的腳下傳來一陣的呼救聲,然后變得悄無聲息了。

  有些膽大的人,直接沿著河堤跑到河道上,然后向對面的河堤攀爬去。

  警察組成的封鎖只能不斷地被推后,慢慢的變形最后徹底被沖垮了。

  而此時生化事件剛剛發生5.6個小時,除了幾百名附近基地的國民警衛隊和少量空運過來的大兵,并沒有太多的軍人,臨時的防線并沒有完全建立,主力依舊是警察。

  高樓頂,負責偵查的大兵和狙擊手發現了騷亂的根源,人群后面一個十字路口處,三個方向如開閘的洪水一般的尸群噴涌而出,涌向人群。

  他們速度極快,很快就追上落后的人,一些喪尸高高的躍起撲倒逃跑的人,倒下的人一瞬間就被尸海淹沒了,人群不斷的被尸海追上然后淹沒掉。

  長長地街道加上一段段的封鎖線和汽車的阻隔,高空俯瞰的街道,就像一根長長的香腸,做為這根巨大香腸的配料人。正在被尸群快速的吞噬。

  十字路口依然不斷涌出喪尸,一點沒有減弱的趨勢,好像無止境的噴出一般。

  原本充滿大量汽車的街道,此刻完全看不到汽車的影子,也看不到地面,能看到的只有密密麻麻的尸海像地毯一樣快速向洛杉磯大橋涌去。

  樓頂的大兵,一時間火力全開,向尸群射擊,高空的俯射讓大兵們可以輕易的打爆喪尸的腦袋,而下面密集的尸群,根本不需要瞄準。街道兩旁的大樓,現在像兩座巨大的堡壘,向尸群噴射著制造死亡的火焰。

  喪尸成片的被掃倒,然后被后面的尸群淹沒。

  大樓上的大兵根本無法阻止尸群的前進,他們人數太少了。雖然打倒了大量喪尸,但對于尸群來說,只是九牛一毛。甚至連個浪花都沒有激起。

  爆炸和密集的槍聲,一下子刺激得人群更加的瘋狂,就像打了興奮劑的野牛,沖開一道又一道的封鎖。只為了能夠逃離這個危險的城市。

  而龐大到仿佛沒有盡頭的尸群,緊緊跟隨著人群殺死他們,吃掉他們。

  洛杉磯大橋,洛杉磯通往東洛杉磯的必經之路,東洛杉磯一側,數百名士兵和上千名警察守衛著這里。

  人群的暴亂讓士兵和警察們進入了緊急狀態,他們快速的進入到了各自的崗位和陣地。

  大橋沿岸的沙袋后面和橋旁的一座五層大樓上,成百上千的槍管指向了大橋上沖擊著警察的人們。

  上校海維斯是負責守衛洛杉磯大橋的指揮官。

  此刻的他,看著大橋上就要被沖破的防線,正在做著艱難的思想斗爭,他知道,這些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普通民眾,但為長官下達的命令是不讓任何一個可疑分子通過洛杉磯大橋。

  大橋防線被人群沖跨了。士兵們等待開火射擊的命令。可隨著洛杉磯一側大樓的士兵發回緊急軍情。

  上校發布了讓坦克讓開通道放過人群的命令,士兵們不由得松了一口氣。

  而此時的尸群已經沖過了街道,開始登上洛杉磯大橋。還有一大部分直接沖下河堤,從河道上像對岸沖來。

  人群快速的撤離著,但緊隨在后面的人已經完全和尸群相連了,上校下令請求空中火力支援,他要炸斷大橋徹底阻斷尸群前往東洛杉磯的道路。

  飛機十五分鐘后會抵達,上校需要堅守阻擋尸群十五分鐘。

  隨著推進,大橋中段的喪尸已經出現在岸邊防守的士兵視線了,岸邊的士兵們在接到命令后開始射擊。

  大橋兩岸的高度略低于橋面,橋岸兩邊的射擊效果并不理想。

  但隨著距離越來越近也起到一點阻隔效應。他們主要任務是殺死河道上的敵人。

  大樓上的士兵在尸群進入射程后,即開始對人群后面的尸群進行火力壓制,射倒了很多喪尸,狙擊手的精確點射,也讓已經沖入人群的喪尸很快被清理干凈。

  雖然傷員很多,但人群依然安全通過了大橋,隨著四輛坦克將東洛杉磯一測硚口重新堵住,海維斯上校,總算松了一口氣。

  尸群地毯般的涌了過來,橋上的汽車對它們起不到任何阻擋作用,大兵和警察們火力全開,子彈如暴雨般撞上尸群,一下子把尸群頂在大橋上。

  四輛坦克的雙機槍口也噴射八道火蛇撕咬著尸群,粗大的125MM火炮對準橋面猛烈射擊。HEAT彈不斷的爆炸傳來,喪尸被強大的爆炸力炸成碎塊飛的漫天都是。

  或許等不到飛機的到來坦克們的火炮就可以把橋面轟塌。

  血液和碎肉塊把橋面鋪滿,讓橋面變成了血紅色,但隨著喪尸的前進,很快就只能看到黑壓壓的尸群了,完全看不到紅色的地面。

  大塊的尸體很快鋪滿硚口。

  一些被機槍掃成兩半的喪尸依舊努力攀爬著要沖來撕咬大兵和警察們。但很快就會被打斷脖子或腦袋徹底死亡。

  雖然暫時頂住了尸群,但尸群仍然在一點點的接近硚口。

  不斷堆砌的尸體形成一個個的大尸堆,血液順著大橋的兩側圍欄處像河中流淌,像兩道紅色的小瀑布。河道中原本少的可憐的河水,已經完全變紅,向遠處流去。

  很快大量的尸體數量讓尸體堆連接到了一起,變成一座大的尸山,而且越來越高。

  有了尸山的阻隔,硚口的火力無法直接傾瀉到橋面上,單靠大樓上的火力無法完全阻隔喪尸的沖鋒。

  喪失們爬上尸山然后一躍下,從空中撲向硚口的警察士兵,砸在防爆警察的盾上,口中發出陣陣嘶吼聲,然后很快被亂槍打死。

  然而隨著越來越多的喪尸越過尸山,防爆警察們已經頂不住了,只能不斷的后退然后退到了坦克的后面。

  很快喪尸爬滿了坦克,越過它開始攻擊后面的大兵們和警察們,隨著突入陣型的喪尸越來越多,警察最先崩潰了。

  他們裝備簡陋,只有手槍和霰彈槍,完全無法頂住正面,而血腥的殺戮也讓警察們崩潰。

  喪尸不斷沖進沙袋搭建的掩體,瘋狂的撕咬著機槍手們,整個橋頭的機槍陣地徹底淪陷了。

  大兵們開始不斷被壓制的后退。坦克已經完全被埋在尸群里了,于是駕駛員開始倒車,從尸群中慢慢退了出來,以保持戰線的完整。

  履帶下被碾壓的尸體發出陣陣的骨碎聲音,將原本有形狀的尸體壓成一條條的扁平肉質地毯。

  槍聲完全掩蓋了骨碎的聲音。但暗紅色充血的肌肉,白色的碎骨和被壓出的脂肪,加上順著橋面尸山中流下的血水,組成了一幅色彩單調的畫面,或許到過地獄的人可能會覺得這畫面很熟悉吧。

  隨著士兵和坦克的不斷的后退,一下子整個硚口被讓了出來,尸群開始涌入硚口。

  因為無法馬上消滅所有喪尸和不斷后退,導致和尸群的接觸面積越來越大,火力變得更加稀松,戰斗向著尸群有力的方向開始發展。

  火力不足導致原本的交替射擊變成了全速射擊,這讓一些地方開始出現了火力真空點。

  一些喪尸借著換彈的空隙一下子沖進了陣型引起混亂,士兵和警察的戰線開始崩潰,就在尸群馬上吞沒士兵和警察們的時候。

  3架F16出現在遠處,兩枚引導炸彈被直接投在了大橋上。一聲巨響,橋面開始坍塌。飛機拉高飛往下一座大橋。

  看到被炸塌的大橋,殘余的士兵和警察一時間高聲歡呼了起來。

  “yes!”海維斯上校揮舞了一下拳頭,開始組織士兵們清剿殘余的過橋喪尸,然后開始防守河堤,攻擊河道中的大量喪尸。

  在激烈的槍炮聲中,誰也沒有注意到,旁邊的救治站一片慘叫聲。

  到處都是醫生護士被撲倒咬死,整個救治占和臨時營地已經像血洗過一般,沒有一個活人,數萬喪尸從救治站沖出,向大兵們的背后撲去。

  戰斗結束了,東洛杉磯淪陷了,整個洛杉磯的東方已經門戶大開了。

  不單只有通往洛杉磯的幾座大橋,其他幾個方向的封鎖口同樣的事情也在上演,洛杉磯的災難一下子變得再也無法控制,一些沖出城市的尸群不斷的分散沖向遠方。

  大樓頂的大兵們開始乘坐直升機撤退了,等待國家再次的命令,洛杉磯防守最終以失敗告終。

  全程直播的媒體播放,幾乎同時通告了全世界美國的災難,各國紛紛撤僑,援助和斷航。強大的美利堅一下子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艱難。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