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16:28:58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瘋魔戰天
  4. 第一章 神奇世界

第一章 神奇世界

更新于:2018-03-16 10:26:28 字數:5004

  這是一片不知名的莊園,林木青翠,枝葉繁茂,碩大的桃子掛滿枝梢,顏色鮮艷,煞是誘人,有一條寬闊的道路延伸向莊園深處,道路兩旁都是五顏六色的花朵,漂亮非常。

  這是趙宇醒來的第一印象,這地方實在是太漂亮,也太安靜了,安靜的很詭異,漂亮的有些不真實。趙宇是個八歲左右的小男孩,身上的粗布衣衫補著幾個補丁,一看就是窮人家的孩子,相貌普通,如果硬要說特點,那就是濃黑眉毛下的大眼睛炯炯有神。

  趙宇記得,這天是跟村里的二狗子、三楞子、大柱子幾個同齡伙伴一起玩耍。提起自己的名字,趙宇尤為自豪,因為自己是村里唯一擁有學名的孩子。村里其他孩子出生后,爹娘都是隨便給孩子取個名字,賤名好養活。說起趙宇的名字還有一段小故事,趙宇出生之前,他爹有次上山砍柴,歸來途中,發現一個暈倒在路旁的書生,悉心照料救了書生一命。鄉下人尊敬讀書人有學識,趙宇爹懇求書生給自己未來的孩子取個名字,書生略微沉吟,從隨身的背囊取出筆墨,寫了趙宇兩字,趙宇爹雙手捧過認真藏好,之后每天都會拿出來看一下,生怕忘掉。書生走的時候,趙宇爹給書生拿了些干糧,送到縣城,回家途中,趙宇爹才后悔為啥不讓書生多寫幾個名字留作備用。山村孩子沒有讀過書,趙宇二字念著感覺拗口,小伙伴慢慢發現“趙宇”“叫驢”比較相近,“叫驢”明顯更順口,漸漸的小伙伴都開始喊他“叫驢”,每次趙宇都會氣的跺腳。

  他們今天玩的是過家家,幻想成為“游俠”,自己選定一片地方搜索,找到“寶物”進行比試,決勝出最厲害的武器。趙宇選中的地方是最邊緣的區域,找了半天僅僅撿到幾根木棍,再三巡視,也沒發現“神兵利器”,連片鋒利的石片也沒發現,為了不被小伙伴嘲笑,趙宇決定繼續搜尋。尋覓中,趙宇依稀聞到了一種香味,不濃烈,卻持久芳香,循著香味飄來的方向,趙宇眼前出現一大片的黑色區域,這里被鄉民視為禁地。趙宇所站的位置是這片區域的邊緣,這片黑色區域面積廣大,卻見不到一點水洼,也沒有樹木花草,黑是這片地方的唯一色彩。更為離奇的是有次山村暴雨傾盆,有個山民發現這片區域竟然沒有降下一個雨滴,好似兩個世界,恐懼在這時蔓延,從此后這里便成了村民心中的禁地。

  趙宇也曾聽村里老人說過此地的離奇,由于年齡小,他只把它當作是個故事。在邊緣猶豫了一會兒,好奇戰勝恐懼,趙宇循著香味繼續前行,終于在進入“禁地”五十步左右,發現了香味最為濃郁的地方。彎下腰,在香味最濃郁處搜尋,突然眼前一黑,趙宇失去了知覺。

  再次睜眼看到是美輪美奐的景致,趙宇懷疑自己身在夢中,用手使勁揉了揉眼睛,不是幻覺,抬起胳膊放到嘴邊,用力一咬,疼,不是做夢。

  處于陌生的環境,趙宇小心的觀察四周,發現這里景色固然美麗,總感覺缺少什么東西,思索良久,趙宇才發覺花雖美桃雖大,周圍竟然沒有一只蜜蜂或者是蝴蝶,這才發現缺少的就是那種生活氣。

  靜默了一會兒之后,趙宇終于想起來此的目的,鼻子輕嗅,循著香味往前走去,隔著老遠,就看見幾十丈外的一朵紅花,紅的鮮艷,紅的炫目,這也是趙宇在此地第一次發現的具有活力的東西。幾步走到近前,趙宇發現紅色花朵很像蓮花,總共八片花瓣,生長在一個一丈方圓的水池里,紅花不在水池正中央,靠近水池邊緣僅有三尺左右,池水湛藍,深不見底,靠近水池越近身上感覺越冷。在水池四周,有一些動物尸骸,可能年代久遠,現在剩下的多數是些白骨,在其中趙宇發現一根金色的羽毛,除此外趙宇發現此地唯一一具完整的尸體,成牛大小,腦袋看起來像是一只大土狗,區別就是腦袋上長著鹿一樣的雙角。

  趙宇彎腰想撿起那根金色羽毛,怎知小小一根羽毛竟然極其沉重,費了很大的力氣,趙宇也沒能成功,趙宇放棄了撿寶的心思。重新看向紅花,那是一種妖艷的美麗,散發的是一種清香,不濃烈,同樣引人沉醉。靠近水潭,寒氣讓趙宇的頭腦清醒了幾分,但是要把紅花摘到手的想法愈加堅定。

  趙宇趴在水潭邊,手慢慢向紅花靠近,水潭散發的寒氣雖然侵入骨髓,咬牙他還能夠堅持。放下心中的擔憂,趙宇胳膊快速伸向花莖,忍著寒冷用力將花朵拽下,立刻站起遠離水潭。紅花被采摘之后,斷口處流出的竟然是粉色的汁液,花的香味由淡雅轉向濃郁,那是一種在心底涌出的味道,趙宇狂吞口水,大有一口吞下的沖動,想到此地的詭異,他才打消這種想法。眼看斷口處的汁液即將滴落,趙宇把心一橫將花朵拿近唇邊,伸舌頭舔掉那滴將要滴落的粉紅花露,芬芳的味覺沖擊趙宇心神,實在是太美味了,他不由自主將紅花整朵塞進嘴里,紅花入口即化。在趙宇的感覺中,一股暖流從舌根流向小腹,沿著骨骼流向全身,趙宇閉上眼睛,暖融融的感覺實在讓人沉迷。

  在趙宇沒有注意的地方,唯一完整的那具尸體竟然緩慢睜開了眼睛,它竟然還是活的。好似沉睡了很久突然醒來,它轉頭看向四周,待明白所有事情之后,眼睛轉向趙宇方向,如果趙宇此時睜眼的話,絕對會大吃一驚,臉上是一種近似人類的表情,有悲憤、無奈,還有憐憫。

  這一切,趙宇都沒有發覺,他只是沉浸在那種迷醉中。漸漸的,趙宇發覺了不對,身體越來越熱,熱的腦袋都有點昏沉,他感覺身子越來越難受,好像置身在在火爐之中。恍惚中趙宇記起附近有一個水潭,雖然潛意識中對潭中水有些畏懼,火焚的感覺逼他做出選擇,循著感覺來到譚邊,終于感受到一絲清涼。趙宇短時間恢復神智,看著眼前的水潭,趙宇咬了咬嘴唇,閉眼跳進了水里。在觸水的剎那,趙宇驚恐的發現自己的身體立即僵硬,迅速蒙上了一層冰霜,接著他的腦袋一疼,意識陷入沉睡,而身體也慢慢沉入水底。

  在譚邊,那似狗生物,嘴里發出低語,竟然是人類聲音:“當初不得已的做法竟讓我族至寶發生變化,藥性也溫和了許多,如果是以前那人類孩子在接觸妖蓮的時候就會被焚燒成虛無,也許智者的預測是正確的。可惜我身軀殘敗,躲在圣劍殘片里這么多年都沒有復原,現在大限將至,天意如此,造化弄獸,真不甘心。”碩大的頭顱轉向身側,那里有一個成人手掌大小的小東西在瑟瑟發抖,全身黑毛發亮。

  “孩子,你在當時出生,是我的命也是你的命。不要怪娘,我本想身體恢復一些,用秘法把你送到麒麟部落,為你開啟我族傳承,哪想到當時的傷勢這么嚴重,這么多年一直沒有恢復。也不知你還能不能回到族內”她竟然是傳說中很久未現世的神獸麒麟。

  無人注視的寒潭底部,靜悄悄的,沒有一點動靜。轉眼間幾個時辰過去了,沉寂的水潭底部突然有細微的聲音傳出,那是冰融化水流動的聲音,趙宇身上的冰層在慢慢變薄,終于徹底消失,不過趙宇并沒有醒來。

  水潭邊的成年期麒麟腦海中浮現的是很多年前那驚天一戰,它記得自己好像有個名字叫火舞,屬于稀少的火麒麟一族,麒麟雖是祥瑞之兆,可狂亂的火麒麟確是災難,那一戰自己焚燒了大片區域,怎奈對手太強,自己被打落塵埃,身體更被對方神兵氣息侵蝕,傷勢嚴重,幸好躲在圣劍殘片空間,躲過一劫。雪上加霜的是孩子早生,自己產后虛弱幾乎耗盡了所有,才護持著孩子免遭傷害,也因如此,孩子這些年一直沒有成長,還是剛出生的樣子。

  這時,作為神獸的火舞敏感的發覺這個小世界正在緩慢發生變化,當它的目光轉向水潭的時候,她看到了讓震驚的事情,只見世間三大奇水之一的碧水寒潭竟然冒起了熱氣。火舞感覺潭水的溫度越來越高。

  趙宇的身體也隨著這種變化,逐漸向上升,最后終于浮到水面,這時,趙宇終于再度睜開了眼睛。竟然沒再感覺到水潭的冰冷,出于對池水本能的懼怕,趙宇用最短的時間爬離水潭,這時,他看到了睜眼的麒麟火舞。

  “孩子,你真是福源深厚啊”火舞對著趙宇發出了聲音。

  趙宇家之前養過小狗,在沒人陪他玩的時候,自己有時也會跟小狗說話,所以聽到麒麟發出的聲音也沒有太多的害怕。由于不知道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情究竟意味著什么,趙宇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是什么,我之前怎么沒見過?”

  “孩子,你看我像什么?”麒麟火舞有點好笑的問到。

  “你看起來像是條大狗,不過我之前見到的都小很多,你是狗嗎?”

  聽到趙宇的回答,火舞無奈的費力搖了搖腦袋,上古威震諸天的神獸麒麟竟然被看成普通的家畜,實在很傷臉面,不過火舞也沒有過多的表示,沒有意義更沒有精力,常年的消耗,自己已經到油盡燈枯的地步,做完自己設想的事情,估計自己就得隕落,對此火舞也是無可奈何。

  火舞緩慢轉過腦袋,將趴在身邊的孩子拱到前邊,盯著趙宇的眼睛說道:“孩子,我馬上要登仙界了,不能帶著任何東西,這是我孩子,你可愿意接受任務照看一下?”

  趙宇看向蜷縮的小東西,胖嘟嘟的,甚是可愛,不由得喜歡上了,點點頭:“好的,我一定好好待它,不讓它餓著。”

  火舞心中發苦,不過有些話現在還是不適合讓一個小孩子知道,自己這個辦法也是無奈之舉,這個小孩本性不壞,又有福緣,讓孩子跟著他總好過讓孩子跟著自己一起毀滅。趙宇雖然資質一般,但是之前的經歷,讓他體質已經大變,說是得天獨厚也不為過,他很有希望踏上修道之途,他跟自己孩子的以后就靠各自的機緣吧。

  雖然已經決定把希望放在趙宇身上,火舞還是怕他將來心性有所變化,決定留給趙宇一個深刻的記憶。火舞將自己殘留的絕大部分神識射向趙宇,趙宇腦袋嗡的一聲失去了意識。在趙宇腦海邊緣,火舞小心翼翼的設立了一個封印,將自己的一些記憶封存在里面,然后退出了趙宇腦海。火舞神識回歸,頭顱再也無力抬起,直接摔在地上,唯有睜著的眼睛帶著一點生息。

  大約一個時辰之后,趙宇悠悠醒來,感覺頭疼欲裂,用手扶著站起來,有些畏懼的看向火舞。

  “我剛才在你身上施了法術,可以在仙界隨時觀察你,如果讓我知道你違背了承諾,我決不饒你。”一個虛弱的聲音在趙宇腦海中想起,趙宇記得這是火舞的聲音。

  趙宇連忙點頭,又問出心中的疑問:“真有仙界,仙界在哪?”

  “以后你會知道的,記住今天發生的事情對誰也不許說。”

  “俺爹俺娘也不能說嗎?”

  “任何人都不許說,否則會帶來災禍。”

  “災禍?啥是災禍?”小孩子畢竟知道東西少,趙宇打破砂鍋問到底。

  “就是死掉,你不想所有親人都沒了吧?。”聽出火舞的聲音帶著點無奈。

  “奧,俺會記住的,”為了父母,趙宇趕緊點頭。

  “我時間不多,你趕緊走吧”火舞催促著趙宇。

  “這里沒門,俺咋出去?”

  這次火舞考慮的時間明顯長了很多,良久之后,聲音才在趙宇腦海響起,聲音帶著不確定:“你去第三···三·棵·桃樹那里,找一個小圓球,在上面滴幾滴心頭血。”

  趙宇沒有留意后面的話,快跑幾步來到桃樹近前,低頭尋找,沒有發現。無意間,趙宇的手扶到了桃樹上,片刻間整棵樹化作了飛灰,趙宇嚇得趕緊躲開。

  “真不是俺弄得”趙宇急忙申辯。

  “孩子,這不怨你,要不是有寒潭在,這片世界早就崩潰了,你趕緊找機關吧。”

  洗脫掉自己的嫌疑后,趙宇認真尋找,還是沒有發現蹤跡:“沒有啊!”

  “你在旁邊仔細找找”火舞的聲音愈加虛弱。

  趙宇在桃樹林認認真真的找了半天,在他的動作下,整片桃林化消失了,終于在桃林中心發現了五個鴿子蛋大小的圓球,紅綠藍金灰五種顏色。

  “有五個,哪個才是對的?”

  “不對,肯定還有一個是透明的。”

  趙宇在五個圓球的中心終于發現了那個顏色正確的小球。

  “拿起來,在上面滴幾滴心頭血。”火舞時刻關注著這里的情況。

  “心頭血?”趙宇還是不懂。

  火舞恍然記起趙宇只是個凡俗的小孩,想了一下,說道:“你把手指劃破,每個指頭滴進一滴,一個指頭都不能落下”。

  “會疼的”趙宇還是害怕。

  “那你就永遠待在這吧,反正如果你不馬上出去,你就會死在這里”火舞有點生氣,恐嚇道,它都要懷疑自己之前的決定是不是正確。

  恐懼戰勝了疼痛,趙宇用牙齒咬破手指,將血滴到透明小球上,最后一滴滴到上面之后,趙宇覺得自己好像跟這里更親近了一些,但是還是不知道怎么離開。趙宇沒有注意到,自己流血的十個手指,傷口慢慢愈合,最后連受傷的痕跡都沒有留下。

  “用雙手拿著,心里想著離開這里。”火舞的聲音適時想起。

  試了好幾次之后,趙宇終于成功,腦袋嗡的一聲,他終于站在那片黑色區域。外界天已經黑了下來。

  “撿起你腳下的發亮的碎片,保管好了,以后,你要是想回去,只需要雙手拿球,心里想著回去就行了。記住,你現在一天只能進出一次,還有記得照看我的孩子,我會在上面看著你的。”話落,剛才趴在火舞身邊的小東西出現在趙宇腳邊。

  “記住,今天的事情對誰也不許說,碎片也不要隨便給人看,還有以后不要再到這片黑色的地方來了”火舞的聲音終于結束,再沒有在趙宇腦海響起。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