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9:49:54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成實的不誠實怪異日記
  4. 第三章、線索

第三章、線索

更新于:2018-03-17 19:19:30 字數:2808

  在成實說出了那樣的威脅,并且答應回來后會將事情講給羽川翼聽后,羽川翼似乎是放棄了偷偷跟過去的想法。不過在離開事務所后,成實沒有選擇乘坐村田叫來的警車,而是叫了一輛出租車過來。

  “坐警車太招搖了,而且也太慢了。”

  在村田不解的目光下,成實直接拉著他上了車,然后將地址告訴給了司機,等到出租車開始啟動后才向村田解釋道。

  “說警車招搖我倒是能理解,但是太慢了?”

  “馬上你就知道了。”

  村田這時才發現出租車的車窗外居然是一片漆黑,仿佛駛進了一層深不見底的黑霧一般,完全看不清任何東西。明明在前不久,外邊還是他再熟悉不過的街道,他在這邊生活了將近30年了。

  他驚訝地看向了成實:“這是怎么回事?”

  “我們現在是在影子里。安心,不會有任何事的。”

  隨口解釋了一句后,成實從村田口袋中掏出了香煙和火機,點了根煙叼在嘴里,這悠閑的模樣讓村田也放松下來了。

  他也點燃了一根香煙,兩人就這么不道德地在出租車內吞云吐霧起來。

  “……不對啊,櫻谷你差兩個月才到20歲吧?居然當著我這個警察的面抽煙,而且還是在出租車上。”

  “我抽得還是你的煙呢。”成實不屑地看了一眼旁邊的頹廢警察,“我已經好久沒抽了,只是因為現在稍微有些緊張,所以才抽根煙壓壓驚。”

  “……這次真的這么危險嗎?”

  村田擔憂地看向了成實,他還從未聽過成實承認自己有些緊張。

  “那當然是真的,在羽川面前說假話是不可能的事情。再說了,那可是吃了三十多個人的怪異啊,就算原先是個鶸現在也升了好幾十級了。”

  當然,這只是最糟糕的狀況,要先到那邊后才能得出確切的結論。

  “所以你就做好留下了殿后的準備吧。”

  “司機,我現在要下車!”

  下車當然是玩笑話,但讓村田感到驚訝的是,車子居然真的停了下來。

  “到了,櫻谷先生。”

  司機停穩了車,轉過頭來看向了后車廂,讓村田看清了他的容貌。

  一名長相十分平凡的年輕人,大概也就23,24歲左右。

  村田再轉頭看向外邊,窗外的景色再次變成了城市的街道,只不過遠沒有新宿那邊繁華。

  自己居然只用了幾分鐘的時間就從市中心來到了最北邊的足立區!

  這讓村田意識到,那名司機肯定也是‘怪異’吧。

  “影,辛苦你了。車費你就找村田警官要吧,相信身為英雄警察的他是肯定會拖欠出租車車費的。”

  “誒?還要付錢的?”

  村田有些發愣,但是成實沒待他說完就已經下了車,隨后就聽到了從車內傳出的一陣肉痛的尖叫聲。

  東京的出租車到底有多貴,坐過的肯定都很了解,更不用說他們是從新宿去到足立。

  等到村田下車的時候,他已經心痛到連數落成實的力氣都沒有,只能期望著局內可以幫他報銷,最好是全額的。

  “影,只要電話響了就趕緊過來接我們走。”

  “我明白了,櫻谷先生。”

  影朝成實點了點頭,出租車朝著前方駛去的同時漸漸地融入了地面,消失在成實和村田的面前。

  “那個‘影’也是怪異嗎?”

  村田好奇地問道。

  “是個模仿著人類生活在這座城市里的無害的妖怪。更多的事情你也別問了,我是不會說的。”

  “好,我現在帶你去那幾個疑似案發現場的地方看看。”

  村田識趣地沒有追問下去,帶著成實去到了離他們下車的地方最近的一個案發地點,一條在攝像頭死角里的小巷子。

  “在這失蹤的人是一名醉酒的男性,那邊那個攝像頭拍到了他以一種怪異的方式走進了這條巷子里,然后就再也沒有出來過。現在想來,他之所以會擺出那種奇怪的姿勢應該是被什么看不見的生物握住了雙臂,然后將他拉進了這條巷子里。”

  村田指著面前的小巷,一邊回憶著一邊說道。

  “時間。”

  “三天前,凌晨1點多鐘的時候。”

  “嗯……可以確定是由怪異,而且是怪異中沒有生命實體的鬼怪造成的,對方根本就沒有掩飾自己留下的痕跡。”

  沒有別的發現之后,村田帶著成實去向了另外幾個案發地點,不過都沒有太大的收獲。

  天色已經越發的昏暗起來,春日的白晝時長依然不長,五點多就已經日薄西山了,成實和村田也來到了另一條小巷內。

  “看來我們運氣不錯,我看到了比較新鮮的痕跡,應該就是剛才留下的。”在村田凝重的目光下,成實皺著眉觀察著普通人看不到的角落,一邊向他問道,“我上次給你的符咒你帶在身上了嗎?”

  村田點點頭,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張畫有五芒星的符咒。這種五芒星的符號又被稱作晴明桔梗印,是****晴明獨創的陰陽道術中祈禱符咒的一種,更是被他的后人土御門家族當作家徽。

  “身上帶了幾張?”

  “大概,五六張吧。”

  “自己留下一張,其他的都給我。”

  村田一邊將符咒遞給成實,一邊說道:“這些符咒是櫻谷你給我的吧,難道你沒有帶嗎?”

  “既然你帶了,那我不就能省下幾張咯。別說我吝嗇小氣什么的,你們就給我那么點傭金,我當然得從別的地方節省下來。”

  這些五芒星符咒只不過是晴明神社公開售賣的普通符咒,但是對于成實來說卻是最好的施法媒介。

  “握緊這張符咒,不要發出太大的聲響。”

  朝村田叮囑一句后,成實率先朝著漆黑的小巷內走去,村田也深吸了口氣,緊隨在成實身后。

  說實話,成實現在比村田還要緊張。

  在村田看不到的角落里,整個小巷里到處都是讓成實膽戰心驚的惡意和怨念。若是普通人大概只會覺得陰冷,而像村田這樣的警察則會覺得不安和不舒服。若是能夠感受到靈力的人來到這里,他們就會遭到這些惡意和怨念的侵蝕,若是實力不夠就會像足立區的警察請來的人一樣,直接在精神病院度過下半生。

  成實雖然還不至于連這些怨念和惡意都抵御不了,他更在意的是能夠引發這些東西的妖怪。當兩人走到一個轉角前的時候,成實隱隱約約聽見了一陣吞咽聲,他連忙停了下來,再次示意村田小心點。

  待到對方點頭示意后,成實小心翼翼地貼著墻壁,將頭探了出去。

  一個渾身青綠,膨脹的如同肉山一般的身形出現在他的眼前。那座青綠色的‘肉山’正艱難地伏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吞食著一具被扯得稀爛的尸體。

  不論是血肉還是骨頭,全都被青綠色的‘肉山’一把抓起,塞進了口中,還在含糊不清地喊著‘好餓啊,好餓……讓我再吃一口……’。

  和巨大的身軀完全不搭的是,青皮怪物的四肢卻十分瘦弱,就如同風干了一般。

  “村田,你看到了什么。”

  “……??!!”

  成實突然間的開口嚇了村田一大跳,他臉上那遮掩不住的震驚真是精彩極了,簡直就像是約到了個漂亮的妹子,結果發現妹子的……

  “你放心,它在進食的時候,注意力只會停留在眼前的食物上。”

  “我只看到了一具破碎的尸體……還有一塊塊血肉飄到空中,然后又消失不見。”

  這樣詭異的一幕讓村田差點就吐了出來,好在他在警校的時候沒有偷懶,一些最基礎的事情還是能夠做到的。

  “再仔細去看看,你能夠看到的。”

  成實話語落下的瞬間,村田手中的符咒忽然微微發熱。

  緊跟著,他逐漸能夠看到一具青綠色的巨大身軀漸漸地出現在尸體的前邊,大口地咀嚼著尸體的血肉,還發出了一陣類似吃脆骨時發出的聲音。

  嘎吱嘎吱的。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