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3:04:5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武界神帝
  4. 第二章 人丑生恨心

第二章 人丑生恨心

更新于:2018-03-17 18:57:07 字數:2515

  中年得子,景西四夫婦對景如陽是百般疼愛呵護,景西四還做了一個讓人難以理解的選擇,那就是不讓景如陽習武修行,他覺得太苦了,不愿讓兒子去遭那份罪。

  時光荏苒,十二年過去了,景如陽長成了俊秀的少年,眉清目秀中透著靈氣,看著就招人喜歡,只是沒有一點行為,每天跟著老爹景西四捉狗逮鳥,混跡賭廝,日子過的無憂無慮。

  又是太陽照到屁股上,景如陽才起來,興沖沖的往外小跑而去,昨天在野外布下了一張大網,今天肯定會有很多鳥兒落在里面。

  走過景府大院的時候,一聲冷喝:“你站住!”

  景如陽回頭一看,又是可惡的景輝,生氣的不作理會,繼續向外跑去。景輝是景柱最小的兒子,比景如陽大一歲,長得黝黑壯實,小小年紀,眉宇間已顯現出兇狠之色。天資并不怎么樣,十三歲了,還停留在淬武境五重,不過欺負景如陽,已經綽綽有余了。

  圣武大陸已知修行境界從高至下分為天地玄黃,清靈空明,還有最為基礎的淬武境。每一境又分九重,每一重的進升都有著難以相象的艱難。

  景輝快步追上,擋在景如陽身前,傲慢的說:“臭小子,這個月的修行補給為什么沒有交上來?”

  景家做為麻龍城的望族之一,每個月都會發一些有助于修行的丹藥靈草。雖說景如陽從來沒有修行歷練,可是按照規定,在十五歲以前,每個月都是可以領取的。

  除了走出景府進入各大門宗修行的景家弟子外,依然有不少少年滯留在府中鍛煉,每個人都想著法的想多得一些修行資源,而景如陽的那一份,自然成了其他子弟眼中的肥肉。尤其是這個景輝,幾乎每個月都要把景如陽的修行補給搶去.

  景如陽揚著俊俏的小臉,氣憤的說:“我的修行資源為什么要交給你?再說你都搶了我多少修行資源,也太不要臉了.”

  景輝壞笑著說:“你是個沒有修行的廢物,資源在你手里還不是浪費。哼!景如陽,你要是不想挨打的話,就乘乘的把修行資源交出來。”

  景如陽知道自己不是景輝的對手,再被他打一頓更不劃算,便向院子另一邊跑去。這是景西四教給景如陽的救命法寶,能跑就跑,臉面不臉面的那都是小事。

  景輝在后面大喊一聲:“你還能逃出我的手掌心。”緊跟而上,又故意戲耍景如陽,保持著一點點的距離,給景如陽一種可以逃脫的希望。

  景如陽拼盡了全力,在要跑出院門的時候,和走進來的人撞了個滿懷,而且撞到的這個人也是景如陽最不愿意見到的。這是個女孩,叫景月,是景家四長老景文的女兒,和景如陽一般大,修為比景輝要高一些,馬上就要突破淬武境進入明武境。

  景月很孤僻,不愿和人交往,而且還有一個特點,好似對一切都充滿了恨。尤其是對景如陽,每次看見景如陽,眼神里都是嫉妒,仇恨。究其原因,是因為景月長的太丑,兩個眼睛大小不一,鼻闊嘴寬,臉上還有一塊青黑色的胎記。

  每次聽到那些不屬于她的贊美之詞,心里的自卑就加重一分,看見比她漂亮的人就莫名仇視。景如陽俊美清秀,雖然是個沒有修為的普通人,但在景府也時時得到贊賞,這更讓景月心里不平衡。

  自己比別人付出更多的努力,在小一輩的修行中也是出類拔萃,可是沒有人看到自己的汗水和成績,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長的丑。

  景月怒喝一聲:“你沒長眼啊!是不是想找死?”說著,手指頭已經戳向景如陽的腦袋。

  景如陽忙說:“月妹妹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他可不想招惹這個小女閻王。

  景月冷哼一聲說:“月妹妹,你也敢叫我月妹妹,我一個手指頭就可以打死你,你這個靠臉蛋賣乖討好的家伙。”說著,一拳砸向不遠處的石桌,厚實的石桌上布滿裂紋。

  第一次見景月爆發出這么大的威力,不要說景如陽,就連景輝都被嚇了一跳。

  景輝惡狠狠的看了一眼景如陽,露出諂媚的笑容對景月說:“你也敢叫月妹妹,你這個混蛋剛才還在說月妹妹的壞話,現在害怕了就討好月妹妹,跟你爹一樣,都是沒用的廢物。”

  景如陽生氣的說:“你胡說,我什么時候說月妹妹壞話了,你就是想搶我的修行資源。”

  景輝不屑的說:“草!誰稀罕你那點破玩意,我只是看不慣你到處說月妹妹的壞話,才想教訓你。”

  景月陰沉著臉說:“他說我什么壞話?”

  景輝瞥一眼景如陽說:“這個小混蛋剛才說你長大肯定嫁不出去,還說~~~”

  “還說什么!”景月咆哮著大喊道。

  “他還說月妹妹你長的這么丑,就跟鬼一樣,嚇都把人嚇死了。”景輝說的一本正經,滿臉真誠。

  景月冷冷的看向景如陽,一字一頓的說:“我長的跟鬼一樣,我也要讓你變成鬼。”不給景如陽解釋的機會,腰間的匕首拔出,寒光一閃,景如陽“啊”的一聲大叫,一只手捂著左臉郟,鮮血已從指縫間流出。

  沒想到景月這么狠,景輝嚇得身子一顫,慌亂的說:“看你以后還敢不敢再說月妹妹的壞話。”轉身便跑了。

  景月手里的匕首指著景如陽恨恨的說:“再敢說我的壞話,我讓你臉上再多一道口子。”揚長而去。

  景如陽跑回家里,把母親華夕嚇得半死,又心疼的直掉眼淚,忙給景如陽敷上藥粉,急忙去尋找景西四。

  景西四失魂落魄的跑了回來,進門看到景如陽臉上的傷勢,哭喊一聲:“兒啊!是誰干的?爹去跟他拼了。”

  聽完景如陽的講述,景西四怒不可遏的摔門而出,要去找家主討個公道,可是不巧景家家主景無風正在閉關之中,若不是天塌地陷,危及家族的事情絕對不能打擾。現在景家的事情是副家主景無影說了算,而景無影是景文的爹,景月的爺。

  干瘦的景無影只是冷漠的說了句:“就這么點小事你也來找我,晚輩之間打斗受點傷不是很正常嗎?”

  景西四憤怒的說:“這怎么能是打斗呢?陽兒根本就沒有修行習武,這分明是欺負陽兒。”

  景無影冷冷的說:“誰讓他不修行習武的,這點小傷只是個教訓,省得他以后吃大虧。”

  景西四不滿的說:“副家主,你這么說可不公平,陽兒為什么要受這個教訓,陽兒又沒招惹景月。”

  景無影雙目一瞪,精光閃現,靈武境修為展露些許風范,厲聲說:“放肆!我景家還從未出過一個沒有修行之人,現在卻有了你們這對父子,成了整個麻龍城的笑柄,沒有把你們父子趕出景家,已經是關照有加,你還敢在我面前提公平二字。”

  這一句話噎得景西四說不出話來,再說在景無影面前,景西四也絕對不敢大呼小叫,雖然都姓景,但心里卻不是一家人。

  景家家主景無風有一子,景度。副家主景無影有二子,景柱,景文。景家三家主景無雨,已亡,有一子,景西四。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