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12 17:41:04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傳世魔君
  4. 五十年之約

五十年之約

更新于:2018-03-16 16:58:24 字數:3699

字體: 字號:
  習武師

  第一章A市風云

  五十年之約,將至

  男人站在窗前,神色凝重地望著前方,眸子里充滿了堅毅,卻時不時便有一絲悲傷劃過……

  “老板……”一旁的跟了多年的張伯,似乎察覺到了什么,正準備說些什么,但立刻被男人打斷了。

  “我知道了…”

  話語中透露出了濃濃的擔憂之音,張伯聽出來了,但男人既然已經說了知道了,那么他也不會再多嘴了。

  “是…”

  ……………………

  A市,第五高級中學學校門口。

  君墨祺還是像往常那樣,一個人背著書包,戴著耳機,從校門口快步出來。帥氣的面龐上,有著同齡人沒有的冷漠,仿若天崩地裂這張臉都不會有什么變化。

  一米八的個子,再配上冷酷的帥臉,成為了校草榜第一的男神。但冷漠的態度,讓心懷春意的少女們“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出了校門,快步走向了路對面的本田,這是他特意招呼過張伯低調一點,開一輛普通的車來接他就可以了,每每想到了才入校,在眾多師生的驚嘆中緩緩從勞斯萊斯中下車的場景,君墨祺就是一陣頭疼。

  他討厭人山人海的地方,喜歡的是安靜,一個人在黑暗中茍且的活著,過著平淡的生活,無人問事,無人關心生或死,但是,他又恐懼孤獨,恐懼一個人只能在黑暗中茍且的活著,過著沒意義的生活…但,這又有什么辦法?不同的身份,注定造就不一樣的人生,或許他這一生只能這樣過一輩子,畢業,上大學,接管那家伙龐大的集團,然后娶妻生子,再讓兒子活出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生……他這樣想過,所以恐懼著。在極度的壓力之下,逐漸形成了這樣一個冰冷的性格。

  所以,他恨!恨這世界對他不公!哪怕是個普通人,也擁有改變自己人生,改變自己命運的能力,但是,他君墨祺有能力,卻無力改變這種命,有一句話叫做,命中天注定…

  進入車中,張伯從后視鏡中望著君墨祺,神色并無其他變化。

  “今天過得,還好吧?”

  “嗯……”

  君墨祺察覺到了張伯與往常的不一樣,但并沒有說什么,只是用鼻音應了一聲。

  “你馬上也要到18歲了吧…”

  張伯馬上流露出惆悵的神情。

  “哎…”

  “對,還有幾個月了…”

  在很小,才記事時,張伯就出現在了記憶中,似乎在自己出生之前就已經和那家伙一起浪跡江湖了。

  一個爽朗的漢子到如今也漸漸白染雙鬢,眼角也有一絲細細的皺紋,張伯是一路看著君墨祺長大的。他一生無妻,但是待君墨祺卻如同自己的親生孩子,點點滴滴,無微不至…

  君墨祺早已在心中把他當成了第二個父親,哪怕他不再是自己家的管家,但這十幾年的陪伴和鼓勵,卻是讓君墨祺忘不掉,話少,卻緊緊的將這一份感恩埋藏在心底…

  “張伯,我們去哪啊?”

  張伯確實和往常有一些不同,平時的他是一個看見君墨祺,不管發生什么都會露出潔白的牙齒的人。

  “去你爸爸的公司。”說罷,便啟動了車子。

  去那里嗎…。

  君墨祺皺了皺眉頭,那家伙的公司,是他最不想去的地方,那里,給了他最不可磨滅的童年記憶…

  窗外的風景轉瞬即逝,當進入地下車庫時,君墨祺才從思考中回過神來。

  “咦?”

  君墨祺挑了挑眉毛,這偌大的停車場,現在竟然一輛車都沒有,稀疏的燈光為這寂靜的停車場添了一絲詭異。

  “今天似乎一切都有一點奇怪啊………先是張伯不如同往常一樣,而是出奇的冷漠,又是那家伙的公司的停車場竟然沒有車?…

  “莫祺,走了。”

  遠處的張伯叫了一聲,將君墨祺從思緒中拉了回來…

  “來了…”

  帶著一肚子的疑問,君墨祺快步追上了遠處的張伯…

  在電梯的運轉下,他們來到了A市最高的建筑的最高層。但,果然如君墨祺所預料的一樣,公司里,沒有一個人!

  走過了長長的走廊后,來到了一間君墨祺既熟悉又陌生的辦公室門口。

  “咔”

  握著把手,輕輕地扭開了門,入眼的是一位穿著西裝的男人,盡管他只是站在那里,但一股久經沙場的老兵才有的氣勢若隱若現,使得君墨祺有一點不舒服…

  “父親…”

  冷冷的一聲,讓男人心中充滿了苦悶,“還是不肯叫我爸爸嗎…”

  “來了…”

  用著往常一樣的雄渾的聲音答到。

  “我記得馬上就要到你十八歲生日了吧…”男人露出了和張伯一樣的表情,頓了頓,“哎,長大了…”

  “還有什么事嗎?”君墨祺一旦到了他這里,一切的耐心都沒有了…

  “嗯…爸爸想陪你過成人禮,不知道可以嗎?”男人沒有轉過來,但語氣出賣了他忐忑不安的心思。

  “為什么?”君墨祺感到詫異,眼前這個叫做父親的男人,從來沒有主動或者被動的真正的陪他,每次只要在一起,他兜里的那一部電話就會響起。

  “乖,爸爸馬上回來…”微笑著拍了拍純潔的君墨祺的頭,然后消失了,在無窮無盡的“馬上”中,君墨祺漸漸明白了什么叫做借口…

  “因為爸爸想陪你過人生最重要的一個過程!”

  男人充滿了惆悵的語氣中,此刻卻帶著堅定!

  “不用了…”君墨祺冷冷的道。

  “不,這個成人禮,我必須陪你過…”這一次,男人不再眺望窗外的世界,而是轉過來,平靜的望著他,不帶有一絲商量的語氣。

  “你以為你是誰?”君墨祺對這個男人是沒有耐心可言的,今天能破例說這么多的話,已經是奇跡了。

  “我是你的父親!我不管你有多么恨我!三個月后你十八歲時,到這里來!這是命運,關乎你身份的命運…”

  男人一反常態,猶如一頭獅子般的爆發,讓君墨祺有一些措手不及,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一步…

  “好,我知道了…”眼前的一幕嚇到了他,他從來沒有見到男人這樣過,但心底還是有一絲抵觸…

  走出大廈,轉身向上望去,“豪氏”兩個鎏金大字格外顯眼。

  君墨祺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搖搖頭快步往停車場走去。

  ……………………

  “哎……”

  一處草屋,一位白胡老者睜開了布滿皺紋的眼皮,其臉上的褶皺,多的嚇人!從衣袖中露出的手臂和雙腳細看,其上的皮膚和臉上的褶皺一樣,一層一層的,讓人看的毛骨悚然…那皮包骨的身體,猶如剛剛從棺材里爬出來一般,讓人看了直發愣。

  “五十年……快到期限了吧…”

  他直勾勾的盯著遠方看,然后閉上了眼睛,一動不動,如果不細看的話,仿佛一尊雕像,從未醒過…

  ………………

  “師傅,五十年之約,快到了,我們是不是…”

  坤山之上,一個看上去大約三旬左右的男子,恭敬的站在一個穿著道袍的老人身邊。

  這老人仙風道骨,干瘦的身體卻看不出絲毫的無力,一身白袍,特有的氣質,更是顯出了他不弱的修為,俗人站在他身邊便會有顫抖之意,猶如柔兔面對豺狼…

  “不,”他眼中爆出一絲精光“先看看那幾個老家伙的態度,畢竟他是那個男人的兒子,不到萬不得已,萬萬不可動…”

  “是…”那三旬男子應了一聲,便退了下去。

  “老家伙們,又一個五十年了,我們的壽元,還能不能再來個五十年…”

  遠方,一片翠綠的森林被即將落下的夕陽,染紅了半邊,再繞著終年不散的大霧,讓人覺得身處仙境,但那道袍老者的眼中,沒有這片仙境,有的只是深深地回憶…

  ……

  虛界內,一塊巨大的黑石佇立在山腳下,上面稀疏的字早已經看不清了,厚厚的落葉,看得出有些年頭了。

  “咔——”

  一道長長的裂痕從黑石上蹦開。

  這時,一個童子出現在這里,年輕的面孔上則是滄桑的白發,臉上的癡笑帶著寒意…

  他抬起右手,一股強大的天地靈氣向他的掌心匯集,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向著已然裂開的黑石轟去!

  黑石上閃爍起了密密麻麻的符文,變成了一層密不透風的保護罩…

  “轟!”

  一聲巨響使得林子里的鳥驚叫著逃走了。此地,赫然以黑石為中心的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圓圈!

  遠處,童子坐在地上,收起了滿臉的癡笑之意,飛速運轉著口訣,調息方才體內錯亂的真氣…

  “已經快兩千年了…封印還是打不開,我和你并無生死之仇,當初為何封印我于此地!”

  “君言!如若我魔天能從這里出去!必誅你全族!讓你也受千年寂寞之痛!”“啊!!!!!!!”

  一聲驚天地怒吼,讓天地為之一顫!

  ……………………

  張伯看著下車的君墨祺,眼中充滿了慈祥,但更多的則是悵惘…

  “五十年了………”

  君墨祺似乎察覺到了什么,轉過身去,卻看見的是張伯的笑臉。

  咽回了自己想說的話,對著張伯回了一聲“明天見”,便轉身進入別墅。

  將書包隨意一扔,便躺在沙發上望著天花板,整了整自己的思緒…

  “今天那家伙讓張伯帶我到他公司,不會真的只是說這件事吧…

  “但是,為什么,今天張伯對我莫名的冷淡,不像往常那樣…而且,那家伙的公司里,今天竟然沒有人!

  “嘖,總覺得這里面,有一點怪啊…那家伙還向我發火…真是奇葩的一幕…

  “不過……我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意思…”帶著滿肚子的疑惑,君墨祺還是選擇了做作業…

  ………

  辦公室內,男人坐在椅子上,雙手交叉合攏,似乎在思考著什么。

  “老板,莫祺已經送回去了,”張伯望了望坐在椅子上沉思的男人,“五十年之約快來了,那些老家伙們估計也開始動身了,我們要不要安排一些人保護莫祺…”

  “也好!”男人從椅子讓站了起來,再次站在了巨大的窗戶邊,望著一棟棟建筑。

  “要是他們敢動手,”男人眼中閃過一絲狠辣,“讓他們回憶五十年前的痛苦,我這只將要瘦死的駱駝,也不是好惹的,要是有人敢在莫祺十八歲之前動手…”

  男人突然停住了,瞬間,這辦公室的溫度驟然下降,讓張伯打了個冷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