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08 14:37:18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至尊風波記
  4. 第一章 飛來橫禍

第一章 飛來橫禍

更新于:2018-03-16 10:30:51 字數:2250

  廣袤無垠的宇宙,孕育出了無盡的星球,又在其上演化出無數生靈。

  人們根據星球上生活的主要生靈不同,對他們的稱呼也各有不同,比如人鬼仙魔界等等。

  少數居住出生在蘊藏靈氣的星球上,同時又擁有靈根的人類,就可以修煉法術,借以躲避生死輪回。

  他們都是老天的寵兒,天之驕子。

  大部分的凡人還是居住在,地理位置偏僻的不能在偏僻的星球上,那里的靈氣極為稀缺幾乎為零。

  他們盡是被老天爺遺忘的一群人,一代一代又一代的承受著悲歡離合生離死別的痛苦折磨,一點兒解決的辦法也沒有。

  遙遠未知的一顆星球某處,天空無聲無息的露出一個大洞,喘息之間已狠狠的砸到下面的大山里。

  “轟隆隆、、、、、、。”被砸的星球由近及遠都慢慢的沸騰了。

  星球上的人類,立刻停止了手中的事情,呼天喊地飛一般的跑出家門只為不死。

  人們聚集到各個空曠處,有人掩面哭泣,有人雙腳發顫,有的人直接躺在了地上一片哀鴻遍野的景況。

  慶幸的是這可怕的震動來的奇快,去的也極塊,快到有睡的香的人還沒穿好褲子就已經停止了。

  他們還以為是在做夢呢!

  五色星球名副其實,青黃赤藍黑覆蓋了它龐大的身體。

  她一望無際的平原里,大氣磅礴的青蔥山脈中,川流不息的長江大河邊,都是這個星球上的無數生靈繁衍生息的好地方。

  這里山川景色秀美,空氣像大雨剛過時般清新,陽光像情人手掌的撫慰著那樣溫暖動人。

  黑澤國是五色星球上的國家之一。

  黑澤國以前并不叫黑澤國,她叫常青國,有著上千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不管春夏秋冬季節交替,一年四季都蔥蔥郁郁。所以取名常青國,也是國人對國家的寄托。常青,喻永不衰敗,興旺的意思。

  數百年前,常青國的所有植被,開始呈現出一種病態的淺黑色,慢慢的開始變深黑色,一股絕望之意境籠罩了這片土地。

  基于這種狀態,有人無奈的改叫她為黑澤國。

  黑澤國北部有一片高聳入云的山脈,綿延數千公里之長,介于幾個像黑國這樣的國家,人稱囚籠山。

  囚籠山中萬壑千崖,怪石奇峰、古樹參天,藤曼密布日間點點陽光透過密密麻麻的枝葉藤曼遮擋,灑落下來好似星光在閃爍。

  山中物種豐富,應有盡有。

  附近的獵人,一般都不敢進入囚籠山深處狩獵。

  囚籠山邊緣地帶,是他們取得生活所需必去的地方。

  所以盡管每過三五十年左右,就會發生特別優秀的獵人失蹤死亡的事件。

  他們也會照常三、五個人一伙,十七八個人一群的結伴進山打獵,游玩。

  過著同先輩們一樣永恒不變的平凡生活。

  要說有什么變化,那就是使用的狩獵武器豐富了一點,加入了熱兵器。

  如果傳統狩獵隊伍和熱兵器狩獵隊伍,組成兩個狩獵隊伍比狩獵效率,還是要因隊伍里的獵人厲害程度而見高地。

  獨孤寒是傳統狩獵方式的堅守著,拒絕購買交換半支這樣的槍械,至于使用它們倒是會一點。

  獨孤寒是囚籠山腳下的獵戶,居住的村子叫蟠龍村,村中有幾十戶人家,均都修建寬大的四合院木屋居住。

  木屋都稀稀拉拉,毫無規律的坐落在山腳下各個樹林茂密陰涼處,彼此相隔不近不遠,方便彼此照顧。

  除開傳說中的第五個村落,像蟠龍村這樣的村子,附近還有三個分別是鐵劍村,火符村,王家村。

  方圓百里再無其它村落。

  第五村從來沒有人,能夠道出它更多的資料來,都只聞其名不知其實質如何,仿佛被人從記憶里刻意的抹掉了。

  四村所有人,每逢節日都輪流聚集到各村中,擺設筵席飲酒作樂歡度佳節。有情竇初開的年輕男女,彼此對上眼互相約會的。還有交換獵物獵具等活動場面熱鬧非凡。

  獨孤寒身高八尺有著一張不討女孩子喜歡的大長臉,又大又高的鼻子仿佛要把人遠遠的擋在遠處,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

  他因為家庭的變故,目光中時刻都帶著一絲悲傷的感覺,性格也變得孤僻,內心卻依然是個能熱心助人,作風正派的人。

  獨孤寒的母親,是鐵劍村村長的唯一女兒。她擅長使用一根特制的鋼鞭,鐵劍村中無人是其對手。

  在獨孤寒三歲時,她回家探親,陪同其父進山打獵游玩,意外慘死于出沒無常的熊精之爪。

  老年喪女,她的父親凄慘的帶著女兒的尸體回村,當時引起了四村人極大的公憤。一場浩大的復仇行動后,連個兇手影子也沒找到。

  從此幼小的獨孤寒與父親,孤獨月相依為命。獨孤月還經常把他托給外公照料,獨自一人去做冒險復仇的行動。

  然而福無雙至禍不單行,三十年后仍在身體巔峰期的獨孤月復仇之心不死,帶貼身武器長蛇矛,獨自進山搜尋仇敵蹤影,期望能有機會為妻復仇,但從此影訊全無。

  四村之人擔心不已,集體苦尋半月之久,仍活不見人死不見尸,紛紛登門安慰獨孤寒一番,無奈而去。

  村民們縱然不明說,大家也都知道獨孤月已是兇多吉少了,只有獨孤寒心底里抱有一絲幻想。

  一門前后連送兩命,這是數百年來從未有過的。

  獨孤寒兩次背負血海深仇,氣的直欲發瘋。

  他在一天夜晚酩酊大醉一宿后,拿出家里所有的錢財來應付開銷,每日在院中廢寢忘食的舞刀弄槍,孜孜不倦的勤練武藝。

  他習武的天賦過人,幾年后就已大成,這是早前無人能想到的。數十米開外的鄰居,都能隱隱能聽見院內呼嘯的武器破空聲。

  這是兵器達到了不可思議的速才發出來的。

  他這幾年為了突破自己身體的各種極限,都不記得在死亡邊際走了多少回。

  多虧他先天素質意志力均卓絕不凡,要不然早已氣血逆流筋脈盡斷而亡。

  “咔嚓”院內一顆碗口粗的樹被獨孤寒一斧子斬為兩截。

  “絕對沒有人可以接我三招。就是不知道那個兇手是何等的兇悍,以我目前的能力遭遇上,是否有一戰之力。至少也有自保之力了吧,否則,,,。”他不敢在想下去,直勾勾的望著高山深處。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