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07:38:3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流殤舞夢
  4. 引子:家門難邁

引子:家門難邁

更新于:2018-03-18 18:47:22 字數:2939

字體: 字號:
流殤舞夢目錄
共2章
  第一章家門難邁

  霄的家在萬丈碧落之上的仙境,這也是他名字的由來吧。那是一個溫暖的地方。那里有霄曾經的家,朋友,愛人。但現在他只是個孤單的人----

  卷一廢物降生

  作為仙境四大世家之一的君家,坐落在仙界的東極。北臨平沙蕩,南達寂靜嶺,西指中央仙域,東至亡靈海域,獨鎮西南,更因萬界之戰中出了一位名動萬界的天才人物而受到萬眾矚目。現如今君家勢力遍布各地,已不弱于龍,玉,沙三大世家。‘‘君家動,東極紅’,雖有些夸大成分,但也確是實話。

  今天君家有件喜事,君家現任家主——君御的妻子懷胎三百年,終于誕下一子,取名為霄。孩子出生時大異于常人,又哭又鬧,全身檢查后斷定——他是個廢物。身體嬴弱,經絡纖細,比之凡人還有不如,更毋論仙人之軀了,實在不是可造之材。君御聞后,自是驚詫不已,懷胎三百年,怎生的如此怪胎?實在是家丑。便直接將少不更事的君霄放到君家的一個小院子里,不再過問。

  雨淅淅瀝瀝的下著,沖淡了滿院的花香,也沖淡了君家的喜慶氣氛。君御皺著眉,哀嘆了一聲。一旁的妻好像看出了點什么。道:“哥,這么長時間了,還放不下嗎。”“幾十條人命啊。我如何能放下?”

  良久,院內傳來兩聲嘆息-------

  一年過去,小小的君霄由于出生在仙界,也有十一二歲模樣,修為卻是出奇的低。一般仙界的孩子一出生就有結出金丹`靈魄的,再不濟學習一年也應到了辟谷境界,再加上靈氣淬體,剛剛從下界飛升的仙人都不一定是其對手。可霄這孩子,苦練了一年才勉強達到筑基先天的地步,連辟谷都不到,諾大一個君家,只有霄一個人還需要吃飯,別人吃飯只是單純的享受,他吃飯卻是為了補充體力,也擔得上廢物之名了。爺爺君臨和父親君御在這一年里看了霄十幾次,,什么修為灌頂,什么四肢兵解,什么內拓經脈,什么仙靈淬體等方法都試過了,但霄依舊是那個筑基先天的廢物,不由的唉聲嘆氣。臨走前還得布下重重禁制,要知道,以霄現在的實力,連仙界的蟲鳥都打不過------久而久之,甚至連君御都忘記了還有這么個兒子存在------

  又是一年,霄也終于發現了自己的不對,整個君家,好象只有他一個人還需要吃飯。一次意外的被飛鳥撞倒,聽到仆人們說他是君家的恥辱,小小的心被憤怒填滿了!憤怒的他握拳打向仆人,仆人也不動,任他打在身上,霄打了仆人幾十拳,仆人沒事,他的手腫了。“啊-----”霄徹底憤怒了!異變突生!“你,去死!”霄低吼道,周身已泛起實質化的殺氣。仆人愣住了,連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怎么會害怕這么個廢物,可是他再也沒機會想明白了---一團殺氣將他包裹住了,而后,他便享受到了身體被絞碎的快感------一團仙靈之氣輕易的化去了那一團殺氣,君御都被驚動了!當他看到家仆被寸梟的尸體時,君御震怒!“孽障,怎如此暴戾!?不斬你一臂難消我心中之憤!”而霄早因體力耗盡而昏迷不醒------

  當他醒來時,已回到了生活了二十年的破敗小院,“公子,你醒啦!”說話的是寒兒,一個和霄從小青梅竹馬的侍女,“呃,我沒死嗎?”寒兒撲哧笑了一聲,道:“傻瓜!”一個威嚴的聲音傳來“霄兒才醒來,讓他再休息一會兒吧。”平叔,一位和藹但威嚴的仙人,是君家的客卿,也是霄從小到大的導師。“平叔,我沒事---寒兒,你回避一下,好嗎?”霄道。“恩。”看著寒兒出門,霄注視著平叔,道:“平叔,告訴我,我是個廢物嗎?”“是誰說的?”“回答我!”“當然不是,我們君家沒有廢物。”平叔道。霄突然抱頭痛哭:“你也騙我---整個君家只有我要吃飯,證明什么?我是君家最次的人啊!”身為君家的少主,他甚至連一條狗都不如!誰能理解?誰能理解?!

  仆人們看到他雖然很恭敬,但眼中總有些其他的東西,今天他才知道,那眼神,叫“鄙夷”。父親一年都沒有來過了,也許他早已忘記了這個不爭氣的兒子了吧------母親自從生下他之后就沒來看過他,爺爺說她正在恢復身體------沒有人理解他的孤單-----始終都是一個人---永遠--永遠---

  君家,熟悉而又陌生的君家。

  卷二天心天人

  在霄出生二十年后,他的表弟也降生在仙界,那時的霄也終于達到了“辟谷金丹”的境界,再也不用每天吃飯,睡覺,連鳥都怕了。

  這天,平叔對霄說:“家主要見你,這是通行牌,拿好,小心。”霄興高采烈的到了“君臨天下堂”,君御看到霄終于有所精進,父愛泛濫,覺得對不起兒子,道:“兒呀,來來,十幾年不見,都長這么大了!”心道:“唉---十幾年沒看過他了---他都長了這么多了---”霄道:“父親大人,喚我何事?”君御拍了拍頭道:“老了老了,正事都忘了,你要有一個表弟了,隨我去看看。”

  一路上霄嘰嘰喳喳問這問那,君御也因感到愧疚給霄一一講解。不一會兒,就到了霄的舅舅的住處——分云別苑。進去之后霄眼前一亮,這大院與白御的凌空別苑風格完全不同,沒有那份大氣磅礴,卻多了幾分恬靜淡雅。“拜見家主!”霄的舅舅略一輯手道。“怎么樣?”“來得剛好,是個兒子,我還沒看呢。一聽家主駕到,這不來接你嗎!”“呵呵,如此說來,倒是我們來得不是時候嘍?走吧!”君御笑道。忽然一聲響亮的嬰啼,伴隨著陣陣仙光,裹挾著祥瑞之氣向著諸人飄來,君御的臉色瞬間暗淡下來,而舅舅卻顯得特別激動。“好小子啊!好大的排場!”君御嘆道。到了會客廳后,君御品了一口茶,道:“抱出來看看吧!”不多時,一個豐碩婦人便抱著一個玲瓏可愛的嬰兒走了過來,那嬰兒長發齊腰,周身籠罩著仙光。“來,寶貝,叫大伯。”那婦人道。“大---伯,大---伯。”嬰兒呢喃道。小臉粉紅,極為可愛。額上還有一絲白光閃現。“好乖巧的孩子,咦---這難道是?”君御也看到了那白絲。“不錯,,是天心,我君家出了一個天才啊!”“父親,何謂天心?”霄問。“就是有仙人的悟性和能量,大概五年就能成就仙人,唉---你呀---”而后,君御直接將霄遺忘了---

  “大哥,給這孩子取個名字吧。”“額---就叫君耀吧!我想這孩子會讓君家發揚光大,光宗耀祖!哈哈--”

  霄感到十分無奈,回來的路上,父親再沒給他說一句話。一直陰著臉-----就在那一回,霄感到君家的一切都離他那么遠。一切的榮耀`贊揚都離他這么遠---連父母的看望都是奢望,都那么艱難---

  一次次的渴望,卻又一次次的失望---多少個日夜---痛苦的度過---

  從以前到以后,他都是一個人,孤單的一個人---

  “父親哪!嚴厲的父親,我所怨恨的,父親------”

  卷三,家族辛秘

  就在君霄離開去見父親時,一道白光在他居住的小院出現。平叔道:“拜見恩公!”“不必多禮,這些年麻煩你了。”白光化做君臨模樣。“我當初救下你只因為‘不測星君’說你與霄兒有緣罷了,很好!才二十年便從一個地仙變成了洞仙,不錯---不錯!”“恩人此來何事?”

  “額---分家的天才出世,對我宗家很不利。是時候把宗家和分家的關系告訴霄了。”君臨道:“還有,務必嚴格要求他!”“是,恩公!”

  “平叔,為什么父親那么討厭我?為什么?霄平靜的說。“唉---孩子,也是時候讓你知道一些事了。我們君家,是仙界旺族,家大業大,不免有人想分家,于是君家,便有了宗家和分家之說。所謂宗家,便是當代家主的嫡系一支,你爺爺`你父親都是以最強實力成為家主,你們這一系便是宗家。”

字體: 字號:
上一章
流殤舞夢目錄
共2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