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14:42:2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五色旅
  4. 第四章 關于錢包小插曲

第四章 關于錢包小插曲

更新于:2018-03-14 16:51:45 字數:3217

字體: 字號:
  霜翼八卦起來,還真令人難以招架。不管你怕不怕,沐哲是怕了,真心的怕了。沐哲可是從來沒有想過要和那個女孩子有什么關系,當然了,除了楊璇璇以外。至于為什么要除了楊璇璇以外,沐哲也不知道,就算作是沐哲的一個潛意識吧。

  沐哲知道自己和平常人不一樣,也知道自己不能過一個平常人的生活。

  許多事,沐哲不是沒有想過,而是不敢去想。如果最后自己成神了,那么還好;沒有成神的話,是要給神抽走魂的!人失了魂,那么就是廢物了。

  在沐哲看來,成神不過是一個笑話而已!在家族的歷史上,每一個被選上的人都有濃郁的悲劇色彩。當他們歷練結束后,那些被神“眷戀”的人們在歷練后往往活不過一周,不是郁郁而死,就是自盡身亡。在家族的記錄中,還沒有記載有那個人能沖破這般命運。

  正式因為這層緣故,沐哲什么都不敢去做:不敢交一個知心的朋友,不敢許諾明天的聚會,不敢讓別人信賴自己,更是不敢去愛。

  沐哲這些年,一直讓自己孤獨的活著。他覺得自己像是一個被這個世界遺忘的人,永遠只能躲在角落里。

  因為沐哲知道,自己是沒有明天的!無非是再熬過幾年,郁郁而終罷了。

  所以,沐哲也知道,對于楊璇璇啊,自己是說不上是什么的。不過,在沐哲的眼里,小柒沒有這樣子的顧慮,這一點讓沐哲極為惱火!因為小柒和沐哲是一類人啊!都是神的“眷戀者”啊!

  廁所里,沐哲和霜翼談的時間不算太長,在沐哲出來之后,剛好小胖回來了(提前回來)。

  “今天點名還要舉手,你們猜猜,我是怎么做到的!”小胖看起來十分激動。

  “該不會是你偷學了易容術吧,哈哈!”沐哲笑了起來。

  “你武俠小說看多了吧你,還易容術,怎么不變臉呢?”小胖很不屑這個回答。

  “好!好!好!你說變臉就變臉吧,我們的代表辛苦了啊。賞一杯自來水。”

  “切。告訴你,我上周不是請了咱班長吃了頓牛排嘛,這個點名簡直就是小意思!”

  “你不會把她拿下來了吧?哥們兒祝福你!”沐哲說話陰陽怪氣的。

  ……

  沐哲下了樓之后,抬起了右手,一看表,早著呢,才十一點鐘多一點。沐哲心想,要不去楊璇璇的教學樓哪里等會?轉念一想,還是算了吧,別又被楊璇璇捉到自己翹課。

  校園里,寬廣的馬路上沒有多少路人,這是上課時間的大學校園。沐哲走著走著就到了學校的蓮花橋。蓮花已經敗了,蓮葉猶在,綠的還算清新。

  無巧不成書了還,沐哲剛到那里,忽然覺得橋上的那個女生好是面熟。沐哲走近了一看,不由得,心里暗自苦笑一聲:怎么這么巧,這樣不科學。

  “沐哲,還——沒有下課吧”藍霖雪笑呵呵的問沐哲。

  “沒有,昨天通宵了,一宿都沒睡,今天補了一天的覺,剛起床的。”沐哲倒是也夠坦率。

  “我今天沒課。”藍霖雪開始解釋道。

  “啊,哦。”沐哲沒話去接,只好打哈哈了。

  “呵呵,其實,我也不是沒曠過課,沒什么。”藍霖雪以為沐哲有點生氣了,連忙補充道。

  “呵呵。是嗎,想不到‘學霸’也曠過課啊”沐哲真的是詞窮了,他是真的不擅長交流。

  “嗯,對啊。”藍霖雪看沐哲沒有生氣,這才放了心。

  “學姐下午的選拔真是不好意思啊,我約人了。”沐哲一直覺得欠藍霖雪什么。

  “哦,約人了啊?沒關系的。我其實也打算一個人去呢!”藍霖雪好像連謊話都不會說,不打草稿不說,一句話還漏洞百出。

  沐哲其實看到了藍霖雪表情中的那股子失望。但是沐哲也不是什么感情大師,不知道要說什么。只好祝藍霖雪選拔順利,然后閃開了。

  沐哲無聊的繼續在校園里轉著,走了一會,來到了學校里的小超市,買了幾包煙。沐哲做了一個令人不可思議的舉動,一下子點了五支,痛快的吸著。路過的人不停的回頭。好像在看一個怪胎。沐哲才不在乎別人的目光。別人是別人,和自己無關,他們愛看就看好了。人們都在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看你,不過是如此罷了。況且,沐哲從小到大,沒少被人當做異類,久而久之就習慣了。什么是正常人?沐哲搖了搖頭。

  沐哲吸了五支之后,又點了五支。他覺得心里有些不好受,需要點宣泄。他大口大口的吞吐著煙霧,享受著尼古丁帶來的快樂。

  “今天是個好日子啊……”沐哲的手機鈴聲響起。

  “喂,楊璇璇啊。”

  “嗯?”電話的另一端顯得有些疑惑。

  沐哲忙拿起電話,一看是藍霖雪打來了。忙說:“藍學姐啊,不好意思,我以為……”

  “哦,沒關系,”藍霖雪的語氣中帶著些許的惆悵,“對了,你看看的錢包還在嗎?”

  “在啊,在我這的,”沐哲下意識的回復,忽然沐哲感覺不對勁啊,剛剛去買的煙,難道是——沒給錢!“呵呵,學姐啊,我錢包還真的丟了呢。”

  “在我這呢!嘻嘻”藍霖雪覺得這個男生怎么可以這么呆啊,忍不住笑了起來。

  “那,我去找你吧,你在哪?”沐哲問道。

  “我還在橋這呢,要不現在怎么能撿到你的錢包?”藍霖雪反問道。

  “等我下,我馬上過去。”沐哲說罷就放下了電話,向著自己的錢包,向著美麗的學姐,一路狂奔。

  ……

  “學姐,真是,謝謝你啊!”沐哲不知道該怎么說好。

  “沒關系,撿到錢包的反正都是要找失主的,是我運氣好啊。哈哈。要不——你請我吃飯吧?”藍霖雪說后半句的時候,明顯的底氣不足。是啊,哪有拾到錢包反倒讓失主請自己吃飯,這不成敲詐了么!想到這,藍霖雪后悔不已。

  “額,那個,中午也有事。改天,不!明天,明天一定請學姐吃飯,好嗎?”沐哲有些措手不及。

  “不!不!不!你怎么還能當真,我就是開玩笑的!”藍霖雪其實也想和沐哲一起吃頓飯。

  “那怎么行,學姐一直對我這么照顧,我一直都找機會呢,這樣,明天,就明天中午了。”沐哲斬釘截鐵的說道。

  “啊,那,好的,我請你。”藍霖雪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答應啊,其實在心里還是在糾結,到底是該不該這么做呢。

  “那,學姐,我過去了,明天中午見。”沐哲揮了揮手。

  “嗯,再見。”藍霖雪笑著說道,不過自己也說不上為什么,心里邊會這么的愉悅。

  ……

  沐哲心里暗嘆好險,錢包要是丟了很麻煩的。沐哲一看表,十一點五十八分了,于是就拿出電話,撥了出去。

  “我們下課了,在哪等你?”沐哲問道。

  “餐廳吧。”

  “好。”沐哲掛了電話,然后就傻了眼——是那個餐廳,就是學校里也有3個呢。于是沐哲無奈的又打了過去……

  中午,楊璇璇說什么也要請沐哲吃飯,沐哲怎么說都沒用。沒辦法了,沐哲只好接受了,心里想著反正以前沒少給璇璇好吃的,就當是璇璇的報恩吧。沐哲想到這里,就忍不住笑了起來。

  “在想什么呢,嗯——”楊璇璇狠狠地瞪著沐哲。

  “我說,你管的也太寬了吧,笑都不讓。你以為我還是小學生嗎?”沐哲臉一橫問道。

  “嗯,你在我這——就是個小學生。”楊璇璇說著還點了點頭。

  沐哲有一種吐血的沖動……

  一頓飯吃的還是很愉快的(兩個人都是)。吃完了飯后,兩個人一前一后的出了餐廳。

  “下午你什么計劃?”楊璇璇問道。

  “我要去陪一個美女逛街。”沐哲陰著臉說道。

  “你嘴真貧。”楊璇璇瞪了沐哲一眼。

  沐哲嘿嘿的笑著。

  于是兩個人一起,并排前行。

  學校的附近又不少禮品店,兩個人吃了飯就開始逛街了。

  沐哲一路上沒少討楊璇璇開心。兩個人聊著聊著,就聊起了小時候。

  “沐哲,你知道嗎,小時候,我很討厭你的。”楊璇璇笑呵呵的告訴沐哲,后半句沒說出:討厭的不能忘記你呢。

  “嗯,真巧,我正好也討厭你。”沐哲笑呵呵的說道。

  “你知道嗎?其實,我對你第一印象很好呢,開朗,活潑,但是感覺從什么時候起,你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哎,怎么說吧,好奇怪的樣子。”楊璇璇好像想到了什么。

  沐哲知道,八歲的生日過后,自己的確是變了。至于有那么明顯,連一個八歲的小孩子都能看出來,這是沐哲想不到的。

  楊璇璇好像沒完了,接著說:“沐哲啊,我其實知道是誰一直偷偷的往我桌子里……”

  “哎,前面的店,看著不錯,快去吧!”沐哲說著,快步向前走去。

  沐哲曾經的確是把好吃的和垃圾偷偷的放的楊璇璇的桌子里,只是,沐哲一直以為楊璇璇不知道,其實楊璇璇是知道的。

  不過,楊璇璇真的知道嗎?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