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09:57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有了房子失了愛
  4. 第一章 袁平的夢驚

第一章 袁平的夢驚

更新于:2018-03-16 10:44:29 字數:3243

字體: 字號:
有了房子失了愛目錄
共2章
  袁平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從睡夢中驚醒。

  他猛然間的坐起,把身旁的睡覺本來就不怎么踏實的唐蕊著實給嚇了一跳。

  “平,你怎么了?”唐蕊有些驚慌的看著身旁渾身是汗的袁平問道。

  “沒事,剛做了個夢,嚇到了。沒事的,你睡吧!”袁平喘著粗氣說道,右手輕輕的攬過了唐蕊,左手拉了拉被子,這才發覺自己蓋著的半邊被子已經完全被自己的汗打濕了。

  發覺是個夢之后,袁平平靜了不少,但是他卻沒有從剛才的夢中真正的走出來,零星的類似于碎片的夢中記憶,依然讓袁平驚魂未定。

  袁平今年30歲,一家外貿公司的業務員,唐蕊28歲,一所中學的語文老師,他們兩年前在兩家單位組織的聯誼會上認識。

  袁平是唐蕊的第二個男朋友,這袁平知道,而唐蕊不是袁平的第二個女朋友,這唐蕊不知道。

  唐蕊卻一直認為自己是袁平的第二個女朋友,因為袁平是這么說的,她相信袁平說的說有話。

  袁平并不是刻意隱瞞的,只是他不知道這一切該從何說起,說實話,他也想著自己的愛情和婚姻能夠早早的穩定下來,但是從23歲跨出校門,他的婚姻征程開始,就注定了不可能平淡。

  為什么?

  房子!

  提起房子,袁平的心就抽抽的,如今為了兩個字心中抽抽的又何止袁平一個人。

  袁平對這兩個字如此的敏感,還有別的原因:他的初戀女友,大學時的戀人費怡因為他的貧窮,因為他買不起房子,跟著一個開著破舊大眾的男人跑了,這讓本來愛情至上的袁平對愛情著實唾棄了兩年。

  兩年后,好了傷疤忘了痛的袁平開始了自己對愛情的重新追求,他一直相信一句話:人間自有真情在。

  可在房子面前,這一切還能劃等號嗎?

  袁平聽到唐蕊均勻的呼吸聲,知道唐蕊已經在被自己驚醒之后再次的入睡了。

  袁平看著這個自己未來的老婆,情不自禁的在她的嫩白的臉上親了一口,這溫馨的一幕卻與自己此刻的心情格格不入,假如,假如,袁平的心中有無數個假如,但他知道那只是假如而已。

  他有時其實是很羨慕唐蕊的,唐蕊好像一個永遠沒有憂愁的天使一樣,每天都在無憂無慮中度過,淡淡的微笑是她素有的表情,可袁平知道,這笑容可能很快就要消失了。

  袁平輕輕的掀開了被子,站了起來,看到唐蕊一個胳膊露在了外面,伸手給唐蕊蓋蓋好,起身到了客廳。

  這是袁平和唐蕊租住的一處六樓的一室半的房子,這么破敗的房子,也要300元一個月,這讓袁平和唐蕊住進來了兩個月了還一直耿耿于懷。但就這樣也是他們在東海能找到的最便宜的租住的房子了。

  美麗的東海市,因為瀕臨東海,隨著經濟的飛速發展,這房價泡沫似的飛漲,已經從袁平來東海的四年前的1500元一平方漲到了4500元一平方。

  “早知道,我就早兩年買房子了。”這是袁平常在唐蕊面前嘮叨的一句話,為此唐蕊老責怪袁平沒有經濟頭腦,可是袁平自己知道,四年前自己就已經考慮著買房子了,只是囊中羞澀,他的買房計劃在四年前老早的就流產了。

  要說這四年最大的變化,就是自己的工資和積蓄與房價相比,讓自己感到自己是愈發的貧窮了。

  袁平來到了這個狹小的客廳和餐廳的合二為一的餐桌旁,坐在了一旁的長凳上。

  平時有了客人來,也就是安排在這里,當作客廳的,客廳小得只能放下四條長凳和一張八仙桌了,這之外要兩個人同時轉身都難了,袁平有些佩服這老房子的設計師了,他把這房子利用的一點浪費的空間都沒有了。

  袁平隨手從桌子的抽屜里拿出了一包白沙煙,叼了一根出來,用打火機點燃了,深深的吸了一口,老半天沒有吐出煙圈來。

  讓袁平一直以來想不明白的是,這個看似經濟不怎么發達的城市,人們的消費水準卻一點也不低,就拿這煙來說,一般的人基本上都是抽20元的利群煙,很少有人抽諸如紅雙喜之類的七元錢的煙,更不要說四元的白沙煙了。

  袁平的煙癮很大,為了省錢,他嘗試了很多次戒煙,最終以失敗而告終,十幾年的煙癮不是說戒就能戒得掉的。袁平在戒煙無果之后,選擇了在人家面前抽好一點的芙蓉王,裝面子的,沒有辦法,有時也就是掏出來給人家一根,自己卻不點燃,聞一聞,乘著人家不注意,又放回了煙盒,在人后,他就抽這四元一包的白沙煙。

  袁平的煙癮果然大,兩三口,一根煙就去掉了一半。吸了煙之后的袁平的神態顯得輕松了很多。

  房子,可惡的房子。袁平在吐出了煙圈的同時,吐出了這么幾個字。袁平是吐煙圈的高手,即使在說話的同時依然吐出了漂亮的煙圈,袁平多少年來一直陶醉在煙圈當中了,今天他卻怎么了,都覺得這煙圈不順眼,大吹一口氣,將煙圈吹散了。“散了,是該散了。”袁平有些悲觀的嘀咕道。

  是的,房子,就為這房子,袁平已經被折磨的不成人樣了,當然,這一切的一切,唐蕊卻渾然不覺。不是她不想知道,而是袁平刻意的隱瞞。

  袁平也知道這樣瞞著唐蕊不好的,可是經歷了太多次的因為房子而失去的愛情之后,袁平是徹底的怕了,這次的袁平決定一直這么欺騙下去,但這個謊言好像開始已經到頭了。

  這些年,讓袁平一直想不明白的是,女孩子一個個的變得理智起來,原來他以為費怡只不過是個個案,但是現在看來好像不是了。

  現在的女孩子都怎么了?不是說有了愛情什么都會有嗎?幾年下來,讓袁平對這句話重新定義了,什么都沒有,就沒法有愛情。

  萬事皆有因果,袁平從夢中驚醒,緣于他兩年前撒的一個謊。

  兩年前,袁平28歲,唐蕊26歲,在這個晚婚的時代,算是個不大不小的年紀。

  唐蕊第一次失戀之后,幾年來對愛情挑剔了很多,直到見到了袁平,她覺得自己的真愛到了。

  也就是那次聯誼會,大家說一起騎馬玩。那個時候的袁平在眾多的男人當中不算得上很顯眼,所以唐蕊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袁平的存在。

  聯誼了兩天了,唐蕊依然沒有看到心儀的男人,直到騎馬開始,一切才開始改變了。

  他們聯誼的那個地方有個很大的馬場,袁平上中學的時候在牧場呆過,所以騎起馬來,技術相當的嫻熟,這下袁平可有了表現的機會了,看著這一個個騎馬的生犢子,袁平馬上充當起了訓導老師來。

  唐蕊天生的膽小,卻很喜歡看人騎馬,袁平忙著教別人騎馬,完全沒有注意到一旁對騎馬充滿好奇的唐蕊。

  等大家都快走光了的時候,他挑選了一匹白色的馬,肆意的騎了起來,他很喜歡那馬在草原上歡騰的那種感覺,那時,他會感覺到自己與天地都融合了。

  此刻,馬場里除了騎馬的袁平,還有就是在廁所里的唐蕊了。

  上完廁所回來的唐蕊,看到騎著高頭大馬的袁平遠遠的騎過來,她那顆塵封的心又再次跳躍的厲害起來。“我的白馬王子。”這是當時跳躍在唐蕊心中的字眼。

  騎白馬的不一定是王子,但王子騎的一定是白馬。在這樣一個邏輯錯誤的語句中,唐蕊覺得這就是自己的真愛,大白天的誰好好的騎白馬干什么?除了自己的王子。

  “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唐蕊一下子欣喜起來,剛剛還在郁悶這一趟是白來了。

  這場愛情來得太突然,以至于袁平都沒有做好準備,但有一樣,他卻沒有在驚慌失措之余忘記,那就是關于買房子的承諾。他不想等到女孩子問道的時候再去說這件事情,那樣自己就算是撒謊,也來不及了。

  “蕊,兩年后,我們就買房子。我爸媽說會幫我們的。”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袁平的心顫得厲害,因為這是個謊言,一個動情的謊言,一個無法實現的承諾,但為了這愛,他還是撒謊了。

  袁平知道自己這個承諾無法實現。袁平的父母是一對農民,家里的收入就是那幾畝薄田。袁平上大學的第一學期的錢還是袁平的父母賣光了家里的積攢了好幾年的糧食得來的。幫袁平買房,那簡直是天方夜譚,更何況那時的房價已經開始節節攀升了。

  袁平之所以這么說,是他不相信這個世界只有房子,沒有愛情,他相信自己可以改變唐蕊,有兩年的真愛,他相信他可以改變這個沒有房子就沒有愛情的定律。

  兩年后,他知道自己錯了。

  就在昨天,唐蕊跟他提起了買房子的事情,這一夜他在近乎失眠之后的一段小睡中,還是從夢中驚醒,這個夢他不能說,這個夢中有他不想見到的所有的一切。

  客廳餐桌上的鐘表在滴答滴答的躍動著。

  “哦,五點了,一個不眠之夜!”袁平在煙灰缸摁滅了煙頭,再去煙盒中找煙抽的時候,才發現,煙已經沒有了。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有了房子失了愛目錄
共2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