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8:26:29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拜見巫師大人
  4. 第二章 門的背后

第二章 門的背后

更新于:2018-03-17 10:39:56 字數:4157

字體: 字號:
  --

  “啪”

  開關打開的聲音在黑暗的房間之中響起,一片光亮從屋頂的吊燈產生,照亮了整個房間,劉晨不自覺的瞇了瞇眼睛,低頭望了一眼腳下,倆雙擺放整齊的拖鞋,粉色和藍色,沒有任何人出入的痕跡。

  簡單的陳設,倆室一廳的小房子,望著毫無動靜的房子,劉晨忽然感覺怪陰沉的,在桌子上放著的是自己上次離開時洗干凈的蘋果,但是此時此刻曾經鮮嫩的外表已經變的褶皺了起來,顯然是有了一段時間。

  無雙最喜歡吃蘋果了,如果她在的話,為什么蘋果沒有吃掉?

  生病了?一陣陣煩躁感涌上劉晨的心頭。

  丟下手中的花束,玫瑰花束之中精心制作的卡片在掉在沙發之后,輕輕的滑落了在沙發上。

  “無雙!?”

  劉晨來不及換鞋就走了進去。

  “不在這里!無雙不在這里!”

  不陰不陽的聲音忽而從衛生間所在的地方傳來,劉晨一愣,隨即就反應了過來,是那只該死的鸚鵡,都什么時候還添亂。這只鸚鵡是云無雙一次從公園中帶回來的,說是非常黏著她就想養了,鸚鵡雖然老老實實到家了,卻沒有一絲絲好好配合的意思,不吃不喝,還喜歡讓云無雙拔她的毛,而且非常討厭他,周圍都是一股子鳥毛味。劉晨才不想過去看那只**的鸚鵡呢。有些哭笑不得的退了回來,將腳下的鞋子換了下來,隨后又從鞋柜上拿出一個灰色的毛巾將地上的踩下的腳印擦去,地板上打掃的那么干凈要是踩上腳印被無雙發現她會生氣的啊。

  光潔的瓷磚在房頂的燈光的照耀下,三四道奇怪的鞋印露了出來,劉晨右手一僵,停住了手勢,留下了一半,是男人的!

  這個腳印和他剛剛踩下的方向不一樣是反過來的,是往門外走?

  心像綁了石頭一樣沉了下來,手中毛巾又是一丟,脫了鞋就往里跑。

  直奔臥室的方向,毫不費力的推開門,少女房間特有的清香從房間之中散發出來,但是劉晨卻無心多聞。

  云無雙的房間一塵不染,**鋪被整理的整整齊齊,沒有一絲動過的痕跡,紅色的墻壁之上還掛著少女在大二期間所做的一幅畫。

  人不在!?

  “衣柜!衣柜!”

  鸚鵡奇怪的聲音忽然從隔壁傳來,劉晨一愣,馬上就反應了過來,轉身一拉。

  “呼呼!”

  一股強大的風壓從其中吹出,夾雜著冰冷的雨水。

  這里是市里吧!這是西安市吧!4D特效?衣柜里有這么大?哪里有什么衣服!不遠處一灘灘泥水緩緩的流動著,滴答聲不斷的傳入劉晨的耳中。

  劉晨自認為經歷相當豐富了,但是眼前的情形讓他無比的震驚,目光所及之處,幾顆足以數人合抱的巨樹,在狂風之中不斷的搖曳著,雨水奮力擊打在茂密的樹葉之上,又留了下來。他忽然好想想到了什么,彎下腰在在梳妝臺的抽屜之中翻出了一個指南針盒子,微微晃動的指針基本穩點在一個方向,這是他們上次出去郊游買回來玩的。劉晨手臂往出一聲,本來穩定的指針方向瞬間大逆轉,再次抽回來,又變了回來,不用在測量什么了。

  “咔”

  右手用力拉上了衣柜,濕冷的感覺不斷的在強調一個事實,剛才的一切是真實的,擺著有些僵硬的步伐走向了隔壁的衛生間,那只詭異的鸚鵡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靜!一度自認為成功男士的劉晨,被眼前的事實弄的非常混亂。

  “嘭!”

  一腳踹開衛生間的門,空無一物,一面不大的鏡子之前掛著云無雙幾件換洗的**,應該關著鸚鵡的籠子里卻什么都沒有,除了鳥屎和鳥毛以外什么都沒有,鳥籠的門早已大開。

  詭異感不斷的升騰了起來,這該死的鸚鵡去哪了?

  消失不見的鸚鵡和云無雙有關系,一瞬間劉晨就這樣覺察到了。

  難道消失在衣柜里面了?好混亂,頭大如牛,他根本就沒有想到這種超自然匪夷所思的事情,居然發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對了!那個討論組!劉晨忙亂的從褲兜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機,他根本就沒有想過他居然有一天要和這群人認認真真的講話,但是有一個假定,如果他們都是真的話,那他的想法就非常的幼稚可笑了。

  “劉晨:喂!有人嗎?世界要塌了!”

  “黃河:哦哦,潛水這么久冒出來怎么說這種話!要吸引別人的注意力也可以用正常的方法啊!【憤怒】”

  “劉晨:我沒有瞎說!我在我家衣柜里找到一個你們以前說過的通道,里邊刮著很大的風,還是黑夜,還下著雨。【可憐】”

  “子遠:哦,世界甬道!聽你描述,好像還是那種超級穩定的啊,小子你運氣真好啊。【笑】”

  “黃河:也許不是穩定的!不要盲目去探索,看過巫師學徒手冊嗎?里邊有探索世界指南的章節,不穩定的話風險性很高的。”

  “子遠:老家伙,你跳出來就是和我作對的嗎?”

  劉晨愣愣的看著不斷跳動的消息欄,說的這么煞有其事難道是真的嗎?強烈的感官不斷的強調著事實。巫師學徒手冊?還探索世界?不過看到他們的反應,劉晨忽然發覺他們好像經常應對這些事情一樣,沒有意料之中的慌張,而是第一時間選擇尋找應對方案。

  這讓他有些冷靜了下來,先仔細看看他們的信息,劉晨按住自己跳動不已慌張的心臟,仔細盯著眼前變動的信息。

  “黃河:我只是就事實說話而已,你不要血口噴人。”

  “劉晨:你們不要吵了,快幫幫我,我女朋友不見了,我已經六天沒有見到她了,我估計這個入口六天前就存在了,我女朋友恐怖已經進去一段時間了,她一直隱瞞著我,我今天才發現的。”

  “子遠:怎么幫你?在未知世界里誰敢那么莽撞的去!你女朋友兇多吉少了吧!”

  “黃河:呸,如果是荒野的話,就當玩玩荒野求生了,如果有人類社會的話,那么就更沒有危險了,何來兇多吉少一說。”

  “子遠:哼!你以為異世界是什么地方?觀光旅游的嗎?就你鉆了幾個空間縫隙嗎?我去年才從死里逃生出來,被整整困住了五年。”

  “黃河:那是你運氣背,但是你不能否認我的話,從術式的構造來解釋的話,能出現在城市區域的縫隙都是不太穩定的。”

  “子遠:老家伙,你怎么知道他在城市區域的!”

  “黃河:資料備注啊!這位學弟你不要著急,你要是非要去探索的話,你可以做一些準備,比如說術式陣紙和一些念力工具,還有一些生活必需品,但是這是不得不去做的選擇,最重要的你去確認一下世界坐標,然后去找你導師找一找相關資料,不要貿然去冒險。”

  劉晨愣愣的看著這幾條信息,看不懂的自動忽略掉了,但是最后一句倒是看懂了,生活必需品!導師?哪來的導師!倆步走到客廳拐角處,還通著電的冰箱還在響個不停。

  “墨香法師:今天T訊老板過生日只要發給4個群就可以領100q幣。”

  “黃河:臥槽,這你都信?學姐你幾年沒玩QQ了吧,怎么做這種事情!”

  面包,牛奶,還有方便面,劉晨隨手拿出一袋瞧了一眼保質期,31天。

  這些東西是上周自己買過來的,他害怕云無雙忽然半夜醒來挨餓,食物并沒有被動過分毫,但是沒想到此時此刻他反而要拿走面包牛奶。

  從臥室門口的衣架之上摘下來一個紅色的雙肩運動背包,房間之內沒有人,再加上云無雙在倆開之前可疑的跡象,她絕對進了那扇門,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她出事,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劉晨感覺得到他真的會崩潰掉的。

  將食品和水全部裝進了口袋之中,忽然好想又想起了什么。

  掏出了手機撥了一個號碼。

  “嘟……嘟……嘟,滴。”

  “叔!我是劉晨,今天晚上不回去吃飯了,你們自己吃吧,還有我房間里**單還在洗衣機里呢,最近可能都有點事。”

  “行!沒事,你忙你的,好好安慰下,小倆口吵架,**頭打架**位和,千萬別往心里去啊,多哄哄。”

  顯然是被誤會了什么,最近一些失落的表現都被叔伯看在了眼里,劉晨不由的尷尬了起來。

  “我知道,沒事,別瞎操心,我出去倆天,很快就回來啊,就這樣。”

  “好好!拜拜。”劉叔也是個利落人,不再多言。

  劉晨走進衛生間拿了幾塊毛巾出來,還有門口的一把雨傘,順帶還穿上了自己的鞋子,無雙啊!你可千萬不要出事啊。

  討論群里因為劉晨的一番話,炸出來一堆潛水人員,信息流刷刷往下刷去,但是大體有用的信息,劉晨還是分辨了出來,雖然看不太懂。

  “劉晨:諸位前輩認為,假如普通人進去生存率怎么樣啊?”

  “黃河:哈哈,學弟不要說笑了,普通人怎么可能找得到這個東西?”

  “子遠:普通人,哼,那應該是被人算計了吧,普通人的精神力根本不足以去覺察這些東西的。”

  劉晨的心就好像被丟向漩渦的石子一樣不斷的向下沉去,危機感不斷的升騰而起,難道是超能力者對云無雙實施了報復?

  想到這里拳頭不由的死死的握了起來,一股怒氣自心間升騰而起,不可饒恕,無論你是誰!如果要是傷到云無雙的一根寒毛,那么都會遭到劉晨的報復。

  “劉晨:謝謝諸位了,我進去找找,回來再和你們詳說。”

  “黃河:學弟,我勸你最好不要去了,要是非去不可也最好回一趟學院問問你的導師。”

  “子遠:稍有不慎就被有著強大自然力量的猛獸踩死了,人類脆弱的身軀在異世界太過于脆弱了,也許你女朋友心中是有所想法,明天也許就回來的。”“墨香法師:喂喂,學弟你小心遭了別人的算計啊,別和我一樣啊,害的我轉發了幾個QQ群,這次的事情需要你從長計議的考慮啊,門出現在家中這本身就有很大的疑點,而且是普通人能打開的話,那疑點更多了。”普通人,劉晨這才想起自己就是他們所說的普通人,心中卻是沒有半絲遲疑,這是男人自古就存在的強大,面對野獸,面對未知無所畏懼的根源。

  劉晨關掉手機屏幕輕輕推開衣柜的門縫,黑色的風不斷的從外界灌了進來,夾雜著破碎的樹葉,他頭上頂了個塑料袋就走了出去。風太大不好打傘。

  一腳踏了出去,泥水在腳下被踩開,伴隨著在地面流淌著的雨水。

  打開剛才準備好的手電筒,黑暗一瞬間被照亮,數人合抱的巨樹再次印入眼簾。

  回頭望了一眼衣柜門縫,房間內的燈光照亮了地面上坑坑洼洼的水坑。

  毫不猶豫的拉住了衣柜門,在這之前,他只有前進,帶著一顆沉重的心。

  無雙!你在哪里?

  --

  衛生間內一陣亂響,詭異的鸚鵡頭突兀的從有些陰暗的鏡子面前露出,腦袋猛的一縮好像自己嚇到了自己。

  “該死的云無雙,終于輪到老娘報復你了!堂堂巫師和人類戀愛,嘎嘎!終于找到機會了,那么老娘會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敢老娘變成鸚鵡!”

  鸚鵡一陣亂叫,搖搖晃晃的爬向臥室,一個詭異的紅色符印突然出現它的額頭,紅紋一亮對著衣柜狠狠撞去。

  “轟!”

  衣柜炸裂,一大堆女式衣物飛了出來,爆炸沒有一絲煙塵,只有木屑在亂飛。

  “阿嘎嘎嘎,啊嘎嘎!”

  鸚鵡癲狂的亂叫著,煽動著自己快要掉完毛的翅膀,得意之意不以言表。

  --

  是作者本人,只是沒有去換筆名,用了以前的空白賬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