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14:52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生之劫獄
  4. 第3章 幽靈與混世魔王

第3章 幽靈與混世魔王

更新于:2018-03-17 21:14:35 字數:1557

  “昨天不小心丟了一支,丟了就丟了,我也沒說你,睡覺前我又給你削了一支,沒想到你還不長點心,今天你又給弄丟了”,王新浩戰戰兢兢地站著,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誒,真的是個敗家子兒啊,老老小小都要我來操這份心……”老媽大聲地數落著他,最后變成了自言自語,嘮嘮叨叨個不停。老爸低著頭攏了攏煙袋里的旱煙,嘩,火柴頭嗤嗤燃燒起來,吧嗒吧嗒兩下,頭頂青煙繚繞,忽然鄒了皺眉,抬起頭看了老媽一眼,表示抗議,不贊同老老小小都要她操心的說法,然后又把視線轉移到王新浩身上,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王新浩心里一緊,別過頭去,不敢和老爸對視,呆呆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弟弟王新坤默默地坐在墻角的板凳上,逗弄著妹妹,從未見他這樣安分過。昏黃的燈光下,煙霧彌漫,老媽正在燒火準備做飯,爐子里的火苗呼呼地咆哮著,如同閃動著的紫色的幽靈,呼啦一聲鉆進煙囪里,消失得無影無蹤。王新浩死死盯著爐口,爐上的燒水壺正嗡嗡地響個不停,我要是個幽靈就好了,想去哪兒就是哪兒,誰都管不了,咻地從煙囪口鉆進去,然后又咻地從桌子里鉆出來,嚇死李建那個混球,最好把他的手給咬了,看他還怎么神氣……王新浩入神地想著,想到李建被嚇尿的熊樣,忍不住嗤笑了一聲,完全忘了還在受罰。

  而王新浩所不知道的是此時他那個討厭的同學李建正昏迷不醒,他父母正匆匆忙忙把他送往民樂鎮醫院。“醫生,快快快,快救救我兒子”,李振道急切的對醫生喊道,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大嘴一張一合,就像一只奔跳了十幾公里的大青蛙,妻子在旁邊低聲抽泣。不用說,這人是李建的父親,肥嘟嘟的,像極了電影里的那個肥波。

  “病人右手嚴重粉碎性骨折,左手局部淤青,鼻梁骨輕微骨折,頭部暫時還未發現有不良癥狀。現在需要馬上手求,請家屬簽字!”

  李振道接過協議書,看了看,頓覺蒙圈了,轉頭看了一眼一直流淚的妻子,臉憋得通紅,就像傳染病一樣傳到了脖子周圍。醫生一愣,看著李振道忽然想到了自己家中包裹著大酒缸的那塊大紅布,“有什么問題嗎,李先生?”“額,那個,醫生,我大老粗一個,和他媽都不識字,醫生,您看……”李振道雙手捧著協議書,憋了半天,終于放出了一句話。醫生無奈地嘆息了一聲,搖著頭走了……

  發生這件事的前因后果是這樣的:李振道,李建的父親,一大胖子,油光滿面,整天大腹便便,屁字不識一個,店鋪交給軟弱的妻子打理,從不正面教育兒子。有句俗語叫:有什么樣的老子就有什么樣的兒子。李建繼承了他老子一半的性格基因,他老媽的卻一點兒都沒繼承,憑空蹦出了個基因突變,像他老爸一樣自以為是,欺軟怕硬不說,活脫脫一只野猴子,破壞王,簡直了。當天放學回家,叫叫嚷嚷追著住在隔壁土木屋爺爺家養的下蛋老母雞,從房前追到屋后,弄得個雞飛狗跳。可憐的老爺子拄著拐杖跟在后面,顫顫巍巍地,上氣不接下氣,指著李建,大罵不已。后來,那只老母雞實在是跑不動了,索性一頭扎進草堆里,把屁股給袒露出來。最后,直到那混世魔王把雞尾巴上的毛給揪得光禿禿的才罷休。

  折騰完那只老母雞后,他也不覺累,無聊時,思忖著玩些什么。伸手從褲兜里摸出一支綠色的鉛筆,放嘴邊用牙使勁一咬,倆手用力一掰,從里面抽出鉛筆芯,蹦蹦跳跳地竄進二樓平房的樓梯間。那破壞王努力發揮出他最厲害驚人的本領,在那雪白的墻壁上唰唰唰,一個圈一個圈的畫,沒完沒了。畫得正入神,腳下突然踩空,皮球一樣的身體一傾,接著哎喲一聲,然后咕咚咕咚連續幾聲,皮球從十幾階的臺階上滾落下來,最后歸于平靜和蕩起的灰塵。老爺子聽見突然一聲慘叫,慌忙推開虛掩的木門,拐杖都忘了拿……

  深夜,黑暗籠罩著一切。鬼魅的秋風在大街小巷游蕩穿梭,勞累的人們早已入睡。

  醫院病房里,幽幽傳出病痛的呻吟。

  走廊的休息椅子上,是兩雙呆滯的雙眼,一雙小得好像芝麻眼,一雙紅腫得像縮小的皮球,又是一個無眠夜……

  (未完待續)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