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12:20:45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花都至尊狂少
  4. 第0003章 麻煩到

第0003章 麻煩到

更新于:2018-03-17 18:44:03 字數:2468

  察覺到有人進來,顧向東下意識地扶了扶眼鏡框,頭也不抬的說道:“有什么事就趕緊說,我現在很忙。”

  林宇走到辦公桌前,十分隨意的坐了下來,淡笑道:“我看得出來你很忙,不過我相信,如果你聽到一個人的消息之后,一定會很感興趣的。”

  聽到聲音有些陌生,顧向東放下報告,詫異又疑惑的看著林宇:“你是誰?”

  笑了笑,林宇從懷里掏出了一部十分陳舊,通體鎏金,十幾年前出產的直板手機,開機后,放在了顧向東面前。

  皺眉看著林宇這奇怪的舉動,顧向東又扶著鏡框端詳著陳舊的直板手機,細看之下,忽然間覺得這手機格外的熟悉,很久以前好像在哪兒見到過。

  這部手機,在現在就是沒人要的垃圾,可放在十年前,可真是貨真價實的土豪專用,價值幾萬塊,一般人根本都買不起。

  正當顧向東皺著眉頭回想之際,手機漸漸地開機,顯示出主界面。

  可就在看到主界面上,一張清俊中年人圖片的一刻,顧向東的老眼頓時瞪大,呼吸都不由得一滯,胸膛很是突兀地劇烈起伏著。

  顧向東顯得激動又緊張,伸出微微顫抖的雙手,把手機捧在手心,忽然眼眶一紅,幾滴渾濁的淚珠兒奪眶而出。

  “顧叔叔,你先不要激動。”林宇站起來,抽了幾張桌上的紙巾,遞過去,微笑著安慰道。

  幾分鐘后,顧向東才平復好激動的心情,接過紙巾,擦掉眼角的淚水,也不顧的戴上眼睛,愣怔怔的緩緩站起身來,嗓音略顯嘶啞的道:“小伙子,你和家主是什么關系?”

  林宇面色平靜:“我是他干兒子。”

  “你是他干兒子!”

  格外激動的說著,顧向東緊忙繞過辦公桌,來到林宇身前,上下打量著他:“家主他現在還好吧?”

  “干爹現在非常好,唯一不好的,就是功力全廢了。”林宇語調低沉。

  “什么?功力全廢?”顧向東身軀一顫,面色變得蒼白。

  林宇緊忙扶住他:“您放心,干爹他雖然功力全廢,但身體很健康,沒有任何疾病。”

  在家主的不幸遭遇打擊下,顧向東不禁痛心疾首,又激動了片刻,這才喟然一嘆:“唉……原本我們都以為家主已經不在了,卻沒想到他居然還活著,十年都過去了,可他為什么不回來呢?”

  林宇搖搖頭:“不是干爹不回來,而是暫時不能回來。華夏的另外七大家族,十年前聯手圍剿顧家,顧家元氣大傷,一直到現在,想必顧家的狀況,也不如十年前那樣強大了吧?”

  顧向東緩緩坐下來,點點頭:“你說的沒錯,顧家的現狀的確很糟糕。十年前,顧家是華夏第一大古武家族,而現在,卻淪為最差的一個,甚至連中型的家族都不如。當年的那一戰,古武傳承也受到極大的損失,如今再難恢復當年的輝煌了。所以不得不轉型走商業道路,韜光養晦呀……”

  “既然您清楚顧家的狀況,也肯定能夠明白,干爹為什么不回來了吧?”林宇摸摸鼻尖:“在所有人的眼中,我干爹早已經死了,如果他回來的話,肯定會再次引發家族大戰,導致其他家族合力針對顧家,重演十年前的慘劇。因為他們絕不會任由顧家的祖傳絕學《鐵羅手》再度現世!”

  “這些我都明白。”顧向東看著林宇:“你能說一說你干爹當年到底遭遇到什么狀況了嗎?”

  林宇微微一笑:“十年前,我干爹被人追殺,逃命到我家鄉,我湊巧遇到了他,他當時身受重傷。之后我把干爹帶回家,等他傷好以后,就收我做干兒子,開始教導我學習知識,修煉武功。五年前,我加入了一個雇傭兵組織,一直到前些天,干爹讓我退役,帶著著他的托付,來到了東海。這不,第一時間就過來見你了。”

  林宇拿起破舊手機:“手機里有我干爹的錄音,是特地為您準備的,您聽一聽吧!”

  “哦!好……”顧向東連忙接過手機,打開錄音功能,當即就聽到一道異常熟悉,令他十年來魂牽夢繞的聲音響起。

  幾分鐘后,聽完錄音內容,顧向東久久不語。

  在林宇拿出家主的這部手機的時候,他就已經完全相信了林宇,相信了他所說的一切。

  尤其是在聽到家主的錄音之后,林宇在他心中的分量,更是無限度提升。

  良久后,顧向東點燃一根煙:“關于家主的事情,你千萬不能告訴除我之外的任何人,包括美夕都不行。你前來東海之前,家主應該跟你說過這些吧?”

  “嗯!”林宇點點頭:“有關干爹的一切,保密性的確很重要,實話告訴您吧!我已經到公司一個多小時了,之所以沒過來見您,是因為……”

  林宇把應聘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給了顧向東。

  聽后,顧向東不禁贊賞的拍了拍林宇的肩膀:“很好!你做的很好!以貼身保鏢的身份潛伏在美夕身邊,的確是個很完美的辦法,不僅能夠保證她的安全,而且還能培養你們之間的感情,呵呵……”

  “我看的出來,美夕是個很優秀的女人,能在二十幾歲就坐上總經理的位置,應該付出很大的努力,吃了不少苦頭吧?”林宇面色微顯感慨。

  顧向東點頭:“這些年,美夕的確過的很不容易呀……對了,你干爹有沒有把《鐵羅手》傳授給你?”

  聞言,林宇只是微微一笑,隨即站起身來,橫腰跨馬,氣沉丹田,雙手成爪,開始施展一套出招軌跡變幻莫測的爪法——鐵羅手。

  扣、推、掰、扭、撕、敲、拉、揚……

  一招一式,林宇施展都十分用心,將鐵羅手的精髓,展現的淋漓盡致。

  幾分鐘后,林宇把鐵羅手的所有招式演練了一遍,收勢而立,目光沉定的看著顧向東。

  啪啪……

  顧向東用力地拍著手掌,神情激動又欣慰地看著林宇:“不錯!幾年時間,你就能把鐵羅手修煉的登堂入室,如此造詣,連我都自愧不如啊!”

  “您過獎了。”林宇笑道。

  老懷寬慰的笑了笑,顧向東尷尬一下,道:“呵呵……說了這么多,我還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呃……”林宇也是尷尬的摸了摸鼻尖,向著顧向東伸出右手:“顧叔叔,我叫林宇。”

  “林宇,不錯的名字,以后我就叫你小宇吧!”顧向東與林宇親切地握了握手。

  叮鈴鈴……

  辦公桌上,電話忽然響起。

  顧向東轉身拿起電話:“什么事?”

  電話里傳來略顯焦急的聲音:“顧總,不好了,司云屠又帶人過來,找總經理求婚了。”

  “我知道了!”顧向東掛了電話,面色忽然變得陰翳,看著林宇:“這幫混蛋,居然敢光明正大的到公司來鬧事,真是欺人太甚。小宇,美夕遇到了些麻煩,你快點過去。”

  “好!”

  一聽是顧美夕遇到了麻煩,林宇頓時面色一沉,應聲轉身快速離開。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