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5:50:4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風在嘆息1塵埃落定
  4. 第一章 序章

第一章 序章

更新于:2018-03-17 16:18:21 字數:2302

  前言:我個人特別喜歡看動漫,各種動漫看完之后,有些震撼的情節和喜歡的人物就一直在腦中忘不掉,通過我自身的想象加以重新編排組合再加以創新,于是就有了這部小說。比如,書中的男主人公亞洛斯·羅倫羅爾的原型就是《黑執事》中的阿洛伊斯·特蘭西,那個金發的傲嬌少年,只不過在這里被我改了性格,外貌也稍微改變,畢竟特蘭西還是太犀利了。這部小說是以主人公自身的遭遇為線索,主人公為了尋找變故的原因,先后遭遇種種事件,一環套出一環,主人公不僅在各種情感之間碰撞,更是在龐大陰謀中掙扎。

  我曾經在我的高中的積累本上積累過《魔戒》中的一段臺詞:

  “穹蒼下,精靈眾王得其三,

  石殿中,矮人諸侯得其七,

  塵世間,必死凡人得其九,

  魔多翳影,王座烏沉,

  黑暗魔君執其尊。

  魔多翳影,邪暗深處,

  統御余眾,魔戒至尊,

  羅網余眾,魔戒至尊,

  禁錮余眾,魔戒至尊。”所以在這本小說中,整體大的構架和這段臺詞中說的差不多。大陸上居住著各個種族,各個種族之間有著復雜多樣的關系,通過借助神話故事中的人物,此書將各個種族都進行了比較細致的描畫。

  我寫此書的原因有很多,最主要就是興趣愛好使然,除此之外,我希望廣大讀者能夠接受我所構建的大陸,在這片大陸上,是有很多地方和我們所在的社會相似的,體現人類的劣根性,彰顯人性的美好和純真,勾勒人物的情感,是我寫這部小說的另一個原因。

  我準備將它寫成長篇小說,也許沒有結局,因為故事的內容來源于我的想象,只要我還活著,我就還可以想象,我就有可能繼續寫下去。《風在嘆息1》主要寫的是主人公與加爾菲德的反動勢力周旋,在此過程中遇見新的同伴,進行合作,最后通過計謀將反動勢力絞殺,建立起新的國家的故事。主人公并不是新國家的國王,因為只把主人公局限在大陸的國王這個位置上就有點不足,畢竟我想象中的主人公是要進行很多事業的。

  至于本書中的女主人公,完全是我想象出來的新形象,本人偏愛銀發藍眸或紅瞳,也偏愛獨立、強大、冷靜、珍愛同伴、具備王者氣質、長相比較中性的女主,同時俘獲雙性……呵呵,借用某網友評論兵部京介的話總結主人公就是:溫柔又殘暴,脆弱又強大……怎么樣,是不是與我志同道合呢?

  要不是我頸椎疼痛,落下了病根兒,我一定會每天都更新,但是寫小說得構思,需要縝密的思維和邏輯,我不希望我一夜之間寫了數十萬字結果在后面的幾十天里一直刪改一直刪改,這樣大家一定覺得很煩吧,我也這么覺得。所以呢,我會不定期的更新,當然啦,更新的速度肯定不會太慢啦,對于我這種嗜睡族,如果是高質量的章節,一周一次也可以吧!

  我很熱愛寫作,但是我知道我自己的表達不夠得體,也不夠準確,與各個知名作家差距很大,而且在情節細節上可能有所疏漏,希望各位讀者多多包涵!我也會在不斷閱讀的同時提升自己的素養,也會盡力修復有疏漏的情節,只是希望大家如果有什么意見或建議的話一定要提出來,我也會參考大家提供的所希望看到的情節,不斷充實這部小說,最后,讓我們走進這片大陸,感受主人公的內心世界!

  在巨大無比的黑暗中,被神指引的金黃,墮落地獄的雪白,渴望救贖的漆黑,命運束縛的血紅,跌跌撞撞地走來,捧著破碎不堪的心,讓靈魂發出了共鳴。這里到處都是黑暗。在我無法掙扎的日子里,思念著被拆散的雙子,和某位公爵踏上總是鋪滿荊棘的旅途,卡贊魔女自斷枷鎖,監獄里火焰噴薄,牧童出身的新王,君臨這絕望之國。最后我看到了那須臾的影像,一閃即逝的芒星,在那個蒼茫的世界里。你說什么?原來我辛辛苦苦蕩平整個國家,只不過是你計劃中的一步棋。這個世界是個騙子。它根本就沒有愛過你。一。序章:這個世界愛過你嗎?它愛過你嗎?你愛過它嗎?這個世界,它愛過你嗎?生存在這個世界里,你快樂嗎?【列斯敦。北方雪域。】到處都是肆意飄散的鵝毛大雪,雪白和雪白疊加,寒冷和寒冷疊加,一朵接一朵,無休無止地冰冷地綻放在白茫茫的雪原上。巨獸圣潔羽毛般的雪花張狂地飛舞著,從北來襲的凜冽寒風一陣一陣地吹過,吹散了眼前的一團白色,緊接著又是一團白色,雪白的飛鳥拖著宛如比例失衡的圓錐形的尖細尾巴,呼嘯著穿梭在蒼涼的天光之下,來來回回的悲鳴聲一聲一聲敲擊著空曠的雪原。少年孤零零地踩在厚厚的雪被上,深深淺淺明晰可見的腳印頃刻間又被紛紛揚揚的大雪掩埋。巨大連片的云朵厚薄不一,鋪滿了整個天空,微弱的日光透不過無規則的太厚的云層,純白如雪的天空明明暗暗,茫茫云海與廣闊無垠的雪原在遙遠的地平線相接。少年抬起頭,望著悲愴陰郁的天空,雪花落進他冰藍色鉆石般的眸子里,被噙在眼眶的滾燙迅速融化,他無力地垂下頭,晶瑩的雪花落在他纖長的睫毛上,為絕望的眼光蒙了一層迷離的白霧。少年緊了緊白袍,裹挾著鋒利的寒風繼續向【神座密室】艱難行進,偌大的雪原上只剩他孤單瘦削的身影和獵獵作響的風卷白袍的聲音。【神座密室。】少年輕而易舉地推開沉重的石門,掃視著眼前的灰黑色。他從懷里摸索出一張地圖,地圖陳舊發黃,散發著古老的氣息,和這詭異的密室里的塵土味混合在一起,令人胸口發悶。地圖上的筆跡已然模糊,少年借著微弱的燭光勉強辨認著。“毒鼠、巨蜥、吞天蟒、哈默爾恩的吹笛人…就憑我一個人的力量,真的能殺死他們嗎?”地圖上標注著產生于密室的怪物以及它們的分布,少年面無表情地看著前方陰森黑暗的通道,怪物的低吼聲不時傳來,喃喃地質疑著自己的能力。“你害怕了嗎?卷入這場華麗的陰謀之中,你害怕了嗎?”從黑暗深處飄蕩過來的低沉聲音,讓人惡心的嘔吐感,像是冰冷尖利的手指在摳挖著食道內壁。少年死死咬著嘴唇,沒有吭聲,瞳仁中折射出一道寒冷的光芒。燭光將他天神一般的側臉暈染得柔和,光影搖曳,少年的表情變得冷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