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16:03:35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精靈族往事
  4. 第二章 總長老的入室弟子優先權

第二章 總長老的入室弟子優先權

更新于:2018-03-18 07:14:14 字數:2232

字體: 字號:
  攻擊被化解,維基斯也早已料到,單手握刀,向側面襲來的權杖劈去,既是攻擊,也起到防御的作用。刀杖交錯,發出魔法武器特有的碰撞聲,奧蘭杰弗也是單腳點地迅速退后而去。

  ……

  兩人的打斗節奏急緩有致,一會兒一招一式纏斗,一會招式武器迅速交錯,開合變幻,打得難分難舍。

  而且隨著打斗的進一步進展,他們身上和武器上籠罩的魔法之力也開始逐漸濃郁,維基斯身上出現了一圈淡淡的紫色光芒,奧蘭杰弗周身被淡淡的綠色光芒籠罩著,兩人迅速的交戰,引起的波動讓籠罩在比賽場地四周的魔法屏障表層也開始出現淡淡的漣漪。

  有時,被躲閃的魔法攻擊直接擊中場地上空及四周的魔法屏障,更是使屏障出現很大的波動。

  “看來這屆的兩個年輕人是非比尋常的優秀啊!”其中一個長老看著場內兩個年輕人頗有觀賞性的比斗,頗帶感嘆的說到。

  “是啊!”旁邊的另一個長老也是贊同的應到。

  “看來我們精靈族的明天是后繼有人了!”旁邊的另一個長老聽到兩人的談論,也是不忘插上一嘴。

  只是當時談論的他們不知道的是,這兩人在后來,給精靈族帶來了巨大的動蕩和變遷,或者說他們是出生在了一個四大種族都將面臨著動蕩變遷的時代。

  打斗愈來愈激烈,就是還看不出勝負的分曉,雖然時間長了些,但觀眾沒有絲毫的疲憊,仍是聚精會神地看著。

  精靈族人雖淡泊,但里面也少不了有一些賭徒,開場后令人熱血澎湃的比賽立馬使兩人押了場上比賽兩人的輸贏,押注后,兩人更是以一份焦急的心情關注著場上的比賽。

  奧蘭杰弗和維基斯算是遇到旗鼓相當的對手,兩人此時也頗為興奮,一陣打斗下來,感覺特別爽快,真可謂勢均力敵才叫戰斗。

  又是一陣招式武器的比拼交錯,幾個回合的打斗后,奧蘭杰弗開始想停止這場戰斗,因為今天,無論他們誰贏,他們已經是數一數二的名次,將會獲得總長老入室弟子的優先選拔權,這時他想著該如何停止這場戰斗,贏是一種停止的手段,但對他來說,似乎不贏也能成為一種手段。

  而維基斯則相反,他強烈的想取得比賽的勝利,他甚至可以使出自己最狠的招數,拼個你死我活,強烈的好勝心和激烈的打斗,更是催生了他一心求勝的心,那種求勝過于炙熱。

  由于打斗的激烈和不斷僵持,逐漸進入了白熱化的狀態,維基斯帶著濃濃的殺氣,但奧蘭杰弗實力不俗,仍能不斷的巧妙化解。

  這種激烈程度,更是增加了比賽的精彩度,觀眾中不時會傳來一陣轟動,即使比賽有點像格斗般激烈。

  不過接下來,維基斯使出的魔法,使得他徹底的動了停止比賽的念頭。

  “紫魔焰!”奧蘭杰弗心里暗暗一驚,那已經達到的高級魔法的境地,一些成年精靈男子也是修煉不成,只知道那是異常兇厲的魔法,這種魔法附著于刀刃上,可以極大的增強攻擊力,想要抵擋的話,需要輸出更大的魔力,就算施展魔法的人也需要付出更大的魔力,他卻不想再纏斗下去。

  如果他想僵持,雙方必然壓力增大,而且,他還不想使出他的秘密功法,這種比賽,也沒有拼命的必要。

  “兄弟果然厲害,竟會如此高階的魔法,我愿服輸!”奧蘭杰弗做了個停戰的禮節動作,向自己的對手維基斯說到。

  維基斯在同輩中久逢對手,今天一戰他既想取勝,也想好好切磋一番,畢竟,與自己一樣實力對手的真正切磋,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

  奧蘭杰弗提出停戰,維基斯未免有些失望,但目的已經達到,心里暗想,不戰也罷。

  為了避免被魔法反噬,維基斯一刀揮出,一個紫色的刀形紫色光芒飛出,與賽場周圍布置的保護魔法陣相撞,散出了巨大的漣漪波動。

  看到兩人休戰,白衣長老單手朝魔法陣一伸,漣漪波動很快停止,保護魔法陣也一閃而逝。

  “雙方勝負已定,那么這次的魔法學院選拔則宣告結束!”白衣長老落到場地中央,再次宣布,也不知采用了那種魔法或者介質,他的聲音傳遍場內,特別洪亮清晰。

  看著激烈的比賽突然因一方的退出而結束,一些觀眾難免有些失落。尤其是為比賽押了賭注的,這時更是氣得垂頭頓足,不明白奧蘭杰弗為什么停止了比賽。

  “不過達到他們那種程度也不在乎輸贏了吧,不過我還是相信那個年輕人,那個叫奧蘭杰弗的實力!賭金你拿走吧!”一個賭徒有點感慨,說著很瀟灑的把賭金給了對方。

  “好好,你相信就好!”看著對方不甘的樣子,賭友安慰了兩句,然后各自離開。

  等到散場結束后,參賽者們被叫到了場內的一處房間,綜合評分也很快計算了出來。

  執法長老出來公布了名次,無疑,維基斯和奧蘭杰弗是第一、第二的名次,一路走來,他們的優秀,眾人也皆是看在眼里。

  “好,接下來請維基斯和奧蘭杰弗進入到內室,前六名學員等待之后的調劑通知,其他學員則會有其他安排。”執法長老說罷,帶著維基斯走向了內室。

  來參加比賽,大家都知道規則,前十的入選進入精靈族魔法學院學習,前兩名則優先獲得總長老的入室弟子資格,由總長老分派一些任務進行考驗,并相處一段時間,然后決定是否選為入室弟子。

  若總長老對其中的那名弟子不滿意,則由前六名依次遞補進行考驗觀察,最后選得兩名入室弟子。

  兩人跟著執法長老,穿過走廊來到了內室。

  內室的布置非同一般,有著精致的墻飾和掛畫,充滿綠藤纏繞的棗紅木椅子體現了精靈族崇尚自然的體現,那綠藤雖離地卻未枯朽,正是其給人不凡之處,奧蘭杰弗和維基曾經可是沒有見過這般有特點的椅子,他們心里一時有點小激動。

  “呵呵,年輕人,你們優先獲得了成為我入室弟子的資格,你們能接受接下來的考驗嗎,呵呵!”白衣執法長老拉上門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正,總長老看著進來的兩位優秀年輕人,笑呵呵的說到,看來也是頗為稀才。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