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9:22:2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重生之天殤封魔
  4. 第一章 沒落的皇族

第一章 沒落的皇族

更新于:2018-03-18 13:47:23 字數:2020

字體: 字號:
  炎炎夏日,正午時分。太陽把樹葉都曬得卷縮起來。蟲兒的叫聲給悶熱的天氣更添上一層煩躁。

  一棵大樹下一個少年在努力的在地上做俯臥撐,可以看得到他身上濕漉漉的,雨露般的汗水從額頭上滴下來。

  一個六歲前過著貴族般的生活,六歲以后做著成年人才有可能完成的活動量,一個眼睜睜的看著身邊的親人離去,聽著他們的吶喊,卻無能為力的小孩。

  “砰”少年終于倒下了,倒得很干脆,臉都貼在了黃土上。然而他卻嘗試著用雙手支撐起來繼續做俯臥撐。

  “砰”又一次的倒下,又一次的支撐,就這樣的情景中一個上午過去了。太陽已經轉到西山頂上去了。

  慘淡的光芒照射著茫茫的山野,也照著少年通紅的臉頰。就在這時候一位穿著樸素的老人走了過來,來到少年旁邊,向蕭別離伸出了手。少年看了看老人,這是一個滿臉皺紋,卻又蓋不住臉上呈現的慈祥,比少年高不上多少的身體和樸素的穿著遮蓋不了強壯的身體,少年不由的上下打量起眼前的這個老人,這老人就像黑洞一樣吸引著少年,老人的眼神好像星空上的星辰照耀著大地,老人嘴角微微翹起,彎下身來拉住少年,少年不由的拉住了老人的手,多少年了?多少年了?多少年了沒有人對自己微笑,又可以說多少年了自己沒有見到一個人了?老了就這樣微笑的拉起了少年,拍了拍少年的額頭,然后就像爺爺對孫子的教誨說道:“孩子,太陽快落下了,快回家吧!!”

  “家?我的家在什么地方?早在10年前我就沒有了家,十年來都是我一個人。”少年傷心的說道。

  沒有家?十年前就沒有了家?而且十年來還都是一個人?,“你的家人呢?”少年轉過身望著太陽下山的地方突然說道:“我的家人在十年前就被人殺了,我的家也在十年前被人毀了,天大地大何處是我家?天大地大又何處能給我一個家?”

  十年前家毀人亡?十年前有什么的大事呢?老人好像托著下巴思慮,然后好像明白了什么,連忙對著少年問道:“孩子你叫什么?”少年轉過身來對著老人,心中想到,這個老人很不一般,他的眼神吸引著自己,讓自己不禁的沉迷,讓自己跟著他的步伐前進,卻又讓人感覺面前的這個老人十分的和藹可親,這是少年對老人的第一印象,還有就是隱隱約約感覺老人透露出王者威嚴,和以前父王帶給自己的感覺一樣,這個老人一定是個高人。如果告訴他自己的名字是否會帶來生命危險呢?這是少年唯一的顧慮,當初母后臨走前曾告訴自己萬萬不能把自己的名字告訴別人。

  老人好像知道少年的顧慮然后微笑的說道“孩子我以心魔的名義發誓,我不會對你造成傷害,也不會帶給你傷害。”

  心魔,顧名思義就是把心交個惡魔,這是這個世界唯一的誓言,也是沒有人愿意發的誓言。

  少年知道這種誓言,不過卻沒有因為這個誓言告訴老人自己的名字,卻因為另一個理由告訴了老人自己的名字》:“我叫做,蕭別離。”

  夜色越來越濃了,小草,大樹,好像都被埋進了神秘的沉寂里。聽到梁落的回答老人雖然沒有太大的驚訝但也是皺了眉頭,顯然剛剛老人已經猜出梁落的身份,為了進一步確認便問道:“你是否就是十年前被滅國的瀟國太子蕭別離,你父親蕭無情,你爺爺蕭戰天?”

  開始聽到自己父王的名字蕭別離并不覺得什么,但是聽到老人說出爺爺的名字卻頓時驚忍,自己的爺爺早在父王登基前編去世了,聽說是因為一種怪病,而且聽父王說還是遺傳病,所以父王的身體一直不好,但是;蕭別離不知道自己是否被遺傳到了,當年歷別情的爺爺去世并沒有公布天下,只有寥寥幾個人知道而已,而且蕭別離的爺爺行事極為低調,甚至沒有坐上皇位,梁落父王登基前是蕭別離的姥爺當皇帝,應該來說當時沒有人知道梁戰的存在,所以便對老人更加好奇了,老人怎么知道自己爺爺呢?

  老人笑了笑然后嘆了一口氣:“你們家族患的是《斷天》,這個可以說是一個詛咒,你們家族在亙古時代可以說是一手遮天,當時布滿你們家族的人就聯合起來施展亙古禁咒,《斷天》咒,讓世世代代都身體虛弱,而且一代比一代壽命短但是功力也會傳到下一代,呵呵,你們家族也嘗試破除《斷天》,但是沒有人成功,只能為下一代減輕痛苦,為了后代生存,你們家族成立了瀟國,到現在瀟國已經沒落了。“唉,天妒英才啊!””

  “知道我是誰嗎?”老人問道。

  蕭別離知道這老人對自己沒有加害之意所以也就放松了點:“不知道,你對我們家族這么了解而且我爺爺你也知道,你肯定與我們家族有關聯,只是對我爺爺有關聯。”

  “哈哈”,老人對著漫天的星辰笑了笑,然后含情脈脈的說道:“厲家人不愧為亙古第一家族,個個都是可造之材,你的姥爺是我的姑丈,你姥姥是我的姑姑,你爺爺是我表哥,現在你懂了嗎?”梁落呆呆的看著老人,我姥爺是他的姑丈,我的姥姥是他的姑姑,我的爺爺是他的表哥,那我父王要叫他什么?我自己又要叫他什么?

  蕭別離在這一刻懈怠了,但是沒一會就犀利的問道:“我蕭氏家族招滅頂之災你在干嘛你為什么不來幫助????

  ———————————————————————————————第一次寫小說寫得不好請見諒!!!!!!!!!!!!!!!!!!!!!!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