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10:47:25
  1. 愛閱小說
  2. 短篇
  3. 鹿鼎記之無人生還
  4. 第一節

第一節

更新于:2018-03-17 21:32:52 字數:1970

字體: 字號:
  卻說韋小寶原本是奉皇命前去揚州公干,不料路上先后遇到顧炎武等人以及天地會舊部,被請去做天地會總舵主。他對康熙頗有意氣,自然不肯,又不想整天被康熙威脅著剿滅天地會,無奈之下,竟出奇計,讓蘇荃假意謀殺親夫,以假死之謀避禍。只是天地會韋香主之名在江湖上已經廣為流傳,韋小寶這位鹿鼎公又是位高權重的,想要安頓下來談何容易?幸好,臺灣光復未久,福建沿海各省仍然受限于姚啟圣、施瑯兩人的禁海令,人煙稀少。韋小寶與蘇荃一合計,便決定舉家遷往福建,便先去揚州接了母親韋春花,帶著自己七位夫人蘇荃,方怡,阿珂,沐劍屏,曾柔,雙兒和建寧公主一起到福建去了。

  他雖然性好熱鬧,但此時為了避禍,便延請工匠在百里山中建造了一棟宅邸,這百里山如其名,方圓百里,委實是荒無人煙,眾工匠不解其意,但韋小寶原本就是個奢華無度的人,又知道此處是自己今后安身立命之所,銀子如流水價花出去,那些工匠便也不多問,日夜趕工,將宅邸造好。但見那宅邸行如七星,中間最寬,越是向外就越窄,乃是韋小寶為自己七位夫人每人一個空間,母親韋春花住在正中。七位夫人見韋小寶平日里行事大大咧咧的,卻對母親頗為尊重,便也加意討好,生怕被韋小寶指責不盡孝道。整棟宅邸建造費時頗多,建好之后,占地足足有十幾頃大小,其間檐廊回旋,層巒疊嶂,實在是說不出的幽深廣闊,那設計宅邸的雷師傅又趁著地勢之利,在外圍搭建了重重樹籬,將整棟宅院給掩藏起來,便是走近眼前,也未必能看得出這里居然有人煙,即便是韋小寶見過大世面,真正看到這整棟宅邸的時候,也驚訝地合不攏嘴了。他又重重打賞了雷師傅,再賞了那些工匠們一些銀兩,舉家便遷入進去。眾工匠雖然覺得古怪,但銀錢到手,也就不再說什么了。韋小寶七位夫人如花似玉,此時他卻有些擔心自己頭上的帽子,便沒有買下人,只是又花銀兩買了幾個丫鬟伺候著。幸而七位夫人都身體壯健,會些武藝,平日里倒也沒什么花銷。此地遠離市鎮,快馬也要跑上一天一夜,正是眾人心中的桃花源,便誰也沒有意見,安定了下來。七位夫人也早按長幼排了位次,蘇荃年齡最長,和兒子韋虎頭住在北廂,方怡次之,住在東廂,阿珂又次之,與兒子韋銅錘住在南廂,建寧公主便和女兒韋雙雙住在西廂。其余雙兒、曾柔和沐劍屏三個平日里都與眾人親善,自己年紀又是最小的,便分別住在了西北閣,西南閣,以及東南閣。

  韋小寶當初選中這里的時候,便是為著此地人跡罕至,只是真正住了下來,卻又難安定了,總想著拉人豪賭,瀟灑快意,但畢竟性命攸關,他也不敢亂來,竟也強自忍耐了下來,每日里只是與夫人們談談說說,也是溫情無限。每日里看著七位如花似玉的夫人,各有各的性格,各有各的美貌,便自覺得,此生無憾了。只是此處著實太過荒涼,沒辦法聘請西席教導子女,幸而蘇荃頗通文辭,便肩負起教導兒女的職責。她學識豐富,不僅精擅文章,還通藥理,眾人難得有個頭疼腦熱的,她隨手在山中采些草藥便能醫好,著實是家中的頂梁柱了。過不兩年,雙兒生了個女兒,韋小寶還是拿牌九給她取名為梅花,曾柔生了個兒子,取名為零林。一家人著實歡慶許久,只是方怡年紀漸漸大了,見自己久無所出,不由憤恨,雖然韋小寶對她加意溫柔,也難平復。沐劍屏也沒有子嗣,但她年紀尚輕,便對此事不多在意,何況她與雙兒最是交好,見到雙兒產女,便視同己出,一家人也是和和美美。

  只是好景不長,梅花與零林出生不久,韋春花就染上沉疴,原來她淪落風塵多年,雖然自己處處小心,卻終究是難以面面俱到,縱使平日里如何健康,一旦病來如山倒,整個人就迅速消瘦下去。韋小寶侍母至孝,便想要到城里去尋醫問藥,卻被韋春花制止,道,“我自己知道自己的事,就算治得了病,也是治不了命了。如今你方當盛年,萬一出去被人認出來,謾說是治不好我,再把自己搭進去,這可如何是好?”她說話間神色安詳,一如往日,只是臉色灰敗,雙目無神,蘇荃在旁也只能略盡人事了。韋春花又看著她,道,“阿荃,小寶從小頑皮,雖然這兩年收斂許多,將來這個家,還是要你來看顧了。”蘇荃點了點頭,她與韋春花相處日子不久,但眼見婆婆即將離世,心中總是難免耿耿。韋春花又看向另外幾個站在一旁侍奉的兒媳,想要說些什么,只是突然間一口濃痰卡住了喉嚨,蘇荃正待設法相救,但見韋春花搖了搖頭,竟然就此赫然長逝。韋小寶自小與母親相處,雖然長大后聚少離多,只是母子情深,此際親眼見到母親離世,不由得大慟,一時間竟昏倒在地。他這一生中,最親的兩個人,一個是師傅陳近南,已經在幾年前遇害,他雖然多方欺壓鄭克爽,但終究是救不回師傅的性命了,心中便已經種下了怨恨,此時母親再去,心頭各種委屈不由得一齊涌上來,才發現,自己如今已經是個無父無母的孩子,子欲養而親不待,便是說的此事吧?想到此間,但覺喉頭一甜,“哇”地噴出一口鮮血,朦朧間看到蘇荃和雙兒一起搶上前來,像是開口說了什么,卻什么都沒聽到,就此人事不知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