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9:14:50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終結之刃
  4. 001 我命由我不由天

001 我命由我不由天

更新于:2018-03-15 18:28:00 字數:3252

字體: 字號:
終結之刃目錄
共183章
  通靈大陸廣闊無邊,各個角落,每時每刻都發生著它應該有的事情,時間的軌跡如同命運的齒輪,一刻不停地流轉著。

  本是和平的北部,在歷史的長河中,世事變遷,似乎又將隨之陷入動蕩不安的局面。而身處其中的凱文帝國,一個改變命運的因子正在悄然誕生。

  哥爾特家族,凱文帝國一把手,自立國以來,哥爾特家族為凱文帝國立下了無數的汗馬功勞,地位日漸上升,權利愈加的龐大。

  凱文帝國的一代代帝王也隨著哥爾特家族的壯大,而對之愈加忌憚。因此,他們扶持了另外兩個家族與之抗衡。

  當然,沒有一定階段的成長,斷然無法和哥爾特家族所抗衡。所以,凱文帝國的帝王對于哥爾特家族所做的許多事情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然而,令凱文帝國的帝王沒有想到的是,他的一系列動作居然惹怒了哥爾特家族。

  哥爾特家族雖然沒有反叛,卻直接將家族的府邸遷到了靠山的一處風水寶地。同時,暗地里‘拉幫結派’,開始控制帝國的高層。

  如今的形式,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

  哥爾特家族的一處小院,風景宜人,鳥語花香,是個非常舒適的地方。

  然而,這樣一個地方卻是空空蕩蕩的,幾乎看到不到幾個人影,讓人覺得很不可思議。

  “琳琳,快點來吃飯,不要讓你父親等急了!”

  一個面容嬌好的美婦從遠處緩緩走來,嘴中不停地喊著一個名字。拐過一個彎,她朝著一間唯一有人住的房子走去。

  不過,越是近了,美婦臉上那厭惡的眼神越是清晰可見。這般一來,很容易想象此人對這里的印象似乎并不好。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現任家主索倫的妻子蘭英,也是琳琳的母親。當她得知自己的女兒在這里的時候,立刻趕來。

  在她的眼中,這里只是下人來的地方,自己的女兒可是千金之軀,怎能在這里逗留?

  “克雷斯哥哥,我媽媽來了!”琳琳有些不舍得沖著眼前的男孩揮了揮手,隨后便轉身走出了房門,“我得走了,不過我還會來看你的!”

  “我一定還會來的!”

  跨門而出的時候,琳琳再次沖房間內的少年喊了一句,生怕他不知道一般。不過,這一句話可讓她遭了罪。

  蘭英對著房間內的男孩指指點點,嘴巴不停地動著。同時,她眼神惱怒地看著琳琳,似乎在訓斥。

  半刻之后,蘭英才陰冷地看了眼男孩,拉起琳琳離開了。

  “我相信你!”

  房中的男孩身穿著破衣,面部還算清秀,年紀在十六來歲左右,身體略微單薄。望著琳琳遠去的背景,他有意識地握緊了雙手,嘴中喃喃了一句。

  房間里面很簡陋,除了一些家具之外,別無其他。此刻正值冬天,房間內只有著一個火盆,里面撒著許多普通的炭,應該是用來取暖的,可觀其星火,想必堅持不了多久。

  “克雷斯,難道你今生今世難道只能這般渾渾噩噩地過一輩子嗎?”待得琳琳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之后,男孩再次喃喃自語道。

  克雷斯,現任家主的小兒子,由于母親已經過世,現在的他生活比起一個下人也好不了多少,甚至還比有些不如。

  回想起過去的種種,以及心底的那抹冷意,克雷斯的眼神也變得堅定。

  “不,我絕不!”克雷斯的目光瞥向浩瀚的天空,神情變得深邃,“我命由我不由天!”

  ……

  輕輕地關上門,克雷斯走到了旁邊的書架邊坐下,從自己的衣兜中拿出了一顆火紅的珠子。這珠子通體火紅,仔細看的話仿佛熊熊烈火燃燒一般,端的是奇異。握在手心,頓時一股暖意從珠子上傳來,遍布克雷斯全身。

  “還好有你啊,不然我都不知道冬季該怎么過了!”

  說起這個珠子,克雷斯還有些慶幸。記得那是兩年前的一個夏天,克雷斯正在離家不遠處一個人玩耍,突然之間,他看到一個人躺在旁邊的草地上,奄奄一息。

  好奇之下,克雷斯走了過去,乍看之下,地上的人一動不動,克雷斯還以為是死人,頓時嚇了一跳。

  不過很快克雷斯就發現了對方的胸口還在起伏,于是乎克雷斯快步上前,詢問之下,原來是餓得發昏了。

  事情到了這里本該結束,因為克雷斯根本沒有多余的東西可以分給他。

  可看著對方的模樣,克雷斯又于心不忍,咬了咬牙,他將自己今天的食物從自己的房間里拿了出來,雖然只有一點,卻也是雪中送炭。

  吃過食物之后,躺在地上的人終于有了力氣。他強撐著身子坐了起來,沖著克雷斯笑了笑,旋即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憑空變出了一顆紅色的珠子,也就是現在克雷斯手中握著的。

  接著,他將其送給克雷斯,同時又說了一堆話。克雷斯只是模糊地記得一些,不過,他知道,自己做得起碼值得了!

  分開之后,克雷斯就一直帶著這顆珠子,他沒有跟任何人說,因為他有過承諾。

  還好,這個珠子的存在沒有引起任何人的關注,不然的話,皮肉之苦倒沒什么,能不能保住它就真誠問題了。

  將思緒收起,克雷斯笑了笑,翻開一本書,讀了兩句,心中卻想起了自己在九歲那年死去的母親,眼中隱隱有怒意。事實上,他并不知道母親是否真的死了,只是全府上下都那么說,他也不得不相信。

  為此,克雷斯整整傷心了半年,之后才勉強從悲痛中走出來。。

  “若是我也能像正常人一樣修煉,又何苦淪落到現在的地步呢?”

  克雷斯天生經脈堵塞,根本無法修煉任何斗氣,更別說魔法了。這直接導致他被家族拋棄,一個沒有任何潛力的成員,是不值得家族重視的。

  “母親,你說我現在該怎么辦,你在的時候蘭英那妖婆還不對我怎么樣,在你死后她便露出了真面目,只要兒子一犯錯,她就會讓她的下人打我,而且是往死里打!”克雷斯強忍著,不讓淚水流下,“還有父親,他根本就不管我的死活,即便是那年被打的幾乎死去,也對我不管不問。”

  “母親,你說這還是家嗎?”

  克雷斯永遠忘不了,自己八歲那年剛剛懂事的時候,自己的父親在和別人談生意時,就因為不小心碰破了一個花瓶,驚擾了客人的孩子,立刻遭到正夫人的當眾訓斥,隨之便是拉回去一頓毒打。

  那個漆黑的夜,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無助的克雷斯只能一個人躲在房間中默默地敷著藥,體驗著悲傷。他多么渴望有人過來關心下他,,哪怕只是看一眼。

  可惜的是,沒有,一個人也沒有。

  堂堂哥爾特家族的二少爺,被一個下人打得遍體鱗傷,居然無人問津,仿佛什么事情都沒有一般。

  真是諷刺!

  ……

  “喂,克雷斯,我在門口叫了這么久你都不開門,非要我踹門么?”

  昨天克雷斯想東西想得太多,身體累了,心也累了,不知不覺就睡著了,早上還未自然醒來就被一陣叫喊聲給吵醒了,無奈地他只好起身開門。

  門口站著一個身穿粉紅色大衣,臉蛋白皙,眉毛似柳的女子,年齡也在十五六歲左右。女子雖然穿的并不華貴,說話卻很是不客氣,根本不把他這個少爺當回事。

  克雷斯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蘭英那個妖婆又要自己去跑腿干活。雖然心中很是憤恨,但是為了不被抓住把柄受罰,卻也只能忍,忍一時所不能忍!

  想到這,克雷斯勉強地笑了笑:“莉絲,今天有什么事情?”

  女子看了看屋子里面燃燒的木炭,因為質量不好,且整晚都燒著,此時有一股難聞的味道,煙熏眼睛,不由鄙夷的撇了撇嘴。

  不屑地將手中的銀幣扔給了克雷斯,傲慢道:“今天夫人說那個喂養坐騎魔獸的地方很臟了,讓你過去清理干凈!你聽清楚了沒有啊,廢物!”

  克雷斯眉毛一皺,血涌到了臉上,雙拳微微握緊,對著莉絲怒目而視。如果說讓自己跑跑腿,干干粗活,自己還可以接受,但是莉絲最后的那個廢物卻是真正地點燃了克雷斯心中的怒火。

  莉絲也看見了克雷斯臉上的血氣上涌,雙拳微握的樣子,不但沒有收斂,反而是高高的揚起了自己的頭顱,根本不把克雷斯放在眼里。

  “怎么,我說錯什么了?”挑了挑眉毛,莉絲慢慢地走到了克雷斯的旁邊,滿臉笑意地看著他,一臉‘你能拿我如何’的戲謔表情。

  深吸了口氣,克雷斯平靜了下思緒,強笑道:“沒什么,我這就去!”

  丟下一句話之后,克雷斯便快速跑開了,他不敢多做逗留,他害怕,害怕自己忍不住出手。

  事實上自己根本不是對手,一旦動手,自己非但討不了好,還會被蘭英那妖婆體罰,自己這幾年來的忍受就全白費了。

  “果然是廢物啊。”

  莉絲見克雷斯甩頭就走,心里再次冷哼了一句。直到克雷斯消失在視線中,她轉身回去報告!

  莉絲并沒有發現,在她轉身的剎那,克雷斯的眼中閃過一絲寒芒。

  (前面寫得比較差,還不是很懂。)

字體: 字號:
終結之刃目錄
共183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