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3:05:5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四神傳承
  4. 第二章練武,母親

第二章練武,母親

更新于:2018-03-16 16:38:19 字數:2129

字體: 字號:
  正午,列日當頭。

  林霄在小院中揮汗如雨,一遍又一遍的練著林家家傳的熊蛇練形法,熊與蛇本來乃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生物,熊體型龐大,勢大力沉,一撲一抓都有千斤之力,十分兇猛,就算老虎也不敢攖其鋒芒,而蛇則是另一種極端,體態修長,生性陰柔,一擊致命。

  林家的熊蛇練形法就是根據這兩種動物所創,修煉到高深境界,既有熊的威猛,又有蛇的陰柔,在力武境算是巔峰的拳法。

  不過以林霄現在的力量,當然不可能修煉到那種境界,他最多能將熊蛇二形拆開來練。

  借助那玄龜吐息法,林霄覺得身體雖然越來越疲憊,但始終有一股連綿不斷的力量支撐著他,讓他沒有真正的趴下。

  這熊蛇二形,若是只練熊形,那就會慢慢走上橫練的路子,身體也將往熊的身形發展,若是只修煉蛇形,那身體也會變得修長,柔韌十足,不過不管偏向那一邊,都必然不是常人的體型,唯有二者兼修,方可修煉出最完美的形體。

  就在林霄快要耗盡力氣的時候,一個嬌美的少婦帶著幾位侍女風風火火的來到小院里。

  林霄在她進來的時候就已經認出這個少婦就是自己的母親,她臉上帶著一絲焦慮的看著林霄,卻沒有做什么,而是站在一邊看了起來。

  練武的時候最懼分心,心一散了,架勢也就散了。

  林霄將一套拳法打完,吐氣收力,他也感覺到則已經是身體的極限了,從早上到現在,他已經練了差不多四個小時,算做這個世界的時間,已經是兩個時辰,要知道,他平時最多連一個時辰就練不下去,若是強行再練的話,就會引動暗疾,少不得躺上一兩個月,基本是得不償失。

  不過今天林霄在玄龜吐息的支持下,加上并未向平時那樣全力以赴,而是抱著鍛煉身體的目的,竟然多練了一個時辰,他母親肯定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才過來看的。

  他剛一收工,他母親就走了過來,皺眉說道:“霄兒,你怎么這么讓人不放心啊,你的身體你又不是不知道,若是引發暗疾,可就有你受的了。”

  她本想好好說林霄一通,免得他不知輕重,真的引發暗疾。但是一想到前兩天的事情,話到嘴邊,就變成不痛不癢,僅僅是稍微有點責怪之意。

  林霄雖然已經從這個倒霉鬼的記憶中自己自己這個母親是個美女,不過現在看到,還是有些驚艷。

  只見她雙眉微皺,美目含嗔,清秀的臉龐帶著幾許怒意,林霄別過頭,不敢在看,弱弱的說道:“娘,我們進屋再說,外面很熱的,而且我現在又餓又渴。”

  他母親嗔怪的盯了他一眼,說道:“你下次再給我這樣,我可不饒你。”說完,便吩咐跟著自己的侍女去給林霄準備飲食。

  林霄走進房間,用毛巾擦了擦汗。

  他母親在他身邊,用手扇了扇鼻子,哼了一聲說道:“臭死了,去洗個澡在過來。”

  林霄悻悻的往廂房走去,因為練武的緣故,每天一個熱水澡不但可以清洗汗漬,還能消除疲勞,所以洗澡一直都很方便。

  林霄舒服的躺在浴池里,這個世界雖然看起來很像古代的中國,但很多東西古代的中國根本比不了,比如這浴池兩旁鑲嵌的兩顆紅色晶石,這兩顆紅色晶石的功能便是將浴池的水加熱,浴池里放著一個白色的大包,林霄知道,里面裝的是藥材,因為這池水聞起來都隱隱有股藥味。

  幸好這藥味和他早上喝的不同,不但不臭,反倒有種讓人神清氣爽的感覺。

  泡了一陣,林霄覺得身體的疲憊似乎緩解了不少,心中感嘆,幸好穿越到了這種大家族,若是穿越到普通人身上,恐怕就沒這么舒服了。

  林霄換上衣服,走了出去,他母親坐在榻上向他招手,讓他過去。

  林霄乖乖坐在一邊,心里想到,估計馬上就要開始說教了。

  他現在的心里有些奇怪,一方面因為繼承了這個身體記憶的緣故,當他一看到她的時候就下意識的將她當做自己的母親了,但隨即他本身的意識又立刻反應過來,這不過是剛認識的陌生人而已,但一舉一動卻有些不受自己控制下意識的便做了出來。

  但是有些出乎他意料的是,他母親根本沒說什么,而是讓他躺在榻上,沒等他明白過來,一雙纖長白皙的手便按在他的雙肩上。

  那雙手似乎帶有魔力一般,或輕或重的按在林霄的肩上,讓他覺得陣陣舒爽,本來緊繃的肌肉徹底放松下來,疲意全消,這種按摩手法實在太高明了,而且林霄覺得,似乎有種力量從指間釋放出來,滲透到骨子里面去了。

  他母親嘆了口氣,說道:“霄兒,我知道你前幾天受了氣,但是你也不能不顧惜自己的身體,只要有我和你父親在,也沒人敢真的欺負你,但若是你這樣不顧身體的修煉,牽動了暗傷,吃虧的可都是你呀,你也這么大了,不要再讓我操心了,好么?”說著,聲音似乎有些哽咽起來。

  林霄本以為將要受到些責罵,心里已經做好了準備,沒想到卻聽到這些,讓他也有些感動。

  哎,可憐天下父母心啊,雖然林霄并沒有完全帶入兒子這個角色,但卻讓他想起,以前自己的母親是怎么為自己操心,可惜自己那時候不懂事,一直嫌母親煩人。

  林霄不想讓她在這么擔心下去,起身說道:“娘,有件事情我還沒告訴你。”

  他母親疑惑的問道:“什么事沒告訴我?”林霄基本都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怎么可能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林霄沉聲說道:“我覺得我的暗疾似乎開始好轉了,不是這樣的話,我今天也不會練那么久也一點事都沒有了。”

  他母親聽了這話,開始一呆,但隨即一臉驚喜的抓住林霄,仿佛以前沒看清楚似的,上下仔細打量。

  看了一陣,她才有些猶豫的說到:“你,你怎么呢,萬一沒有呢,你這樣做不是很危險嗎?”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