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2:28:45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來自魔法世界
  4. 第四章 記憶

第四章 記憶

更新于:2018-03-17 18:32:20 字數:6150

  (一)

  趙天賜張大著嘴,站在原地發呆。

  “又怎么了?”梁淑珍大聲質問道。對于趙天賜再次停止使用記憶魔法,梁淑珍已經有點無法忍受了。

  但趙天賜仍然站在原地發呆,嘴巴張得大大,似乎完全沒有梁淑珍對他的質問。

  “嘿!趙天賜。”梁淑珍把聲音拉得更高。

  趙天賜這才被嚇得回過神來。身體一抖,眼睛連續快速的眨了幾下,縮回長大的嘴巴。把臉轉向梁淑珍,問道:“老師,你叫我啊?”

  “廢話!你剛剛為什么又停下來了,而且還站在原地發呆。”

  “我.....沒事,我看剛剛成功了,就停下來了。”趙天賜沒有把看到那段記憶的事告訴梁淑珍。因為連他自己都不能理解的事情,他要怎么解釋給老師聽呢。

  “既然你現在可以成功入侵自己的大腦了,那就嘗試把大腦的其中一段記憶提取出來。”

  “怎么提取啊?”

  “你的記憶之所以會涌現,是因為你魔力的注入。嘗試用魔力固定住你要提取的那一段記憶。”

  “然后向我這樣。”梁淑珍說著把魔杖戳在自己的太陽穴上。

  “你慢慢的拉出魔杖,記憶也就會隨著魔杖被拉出你的大腦。”梁淑珍一邊說著一邊演示給趙天賜看。只見老師表顯得有些痛苦,但的確,隨著她慢慢拉扯手中的魔杖,一段記憶真的慢慢的隨著魔杖被拉出了大腦。然后“啾”的一聲,放進了她的魔杖之中。

  “看到了吧?你也試一下。”

  趙天賜照著老師演示的去做。由于記憶很多,而記憶是按照實際經歷的時間由近到遠涌現在趙天賜眼前的。趙天賜不想浪費太多時間,于是就選擇了一段剛剛才經歷過,最先涌現在他眼前的記憶——他用記憶魔法搜尋并查看自己的記憶

  找到這段記憶后,趙天賜按照老師所說的那樣,嘗試用魔力將其固定住。由于趙天賜已經基本掌握了記憶魔法的竅門,所以很快便做到了。

  接著,趙天賜用魔杖將記憶拉出。誰知,竟感到一陣頭疼。這時,他才想起,剛剛老師提取自己的記憶的時候,也是一臉痛苦的表情。

  突然,伴隨著這陣頭疼,趙天賜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趙天賜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只是,突然大腦又是一陣疼痛。趙天賜便被這股疼痛所驚醒。

  醒來后的趙天賜發現,;老師正蹲在自己旁邊,彎下身,與自己靠得很近。

  “你醒來了,沒事吧?”老師說著把趙天賜扶起來。

  趙天賜剛一起身,鼻血便從鼻子中順流而下。

  “我流鼻血了。”趙天賜的聲音有些微弱。

  “提取和植入記憶難免會對大腦造成傷害,流鼻血就是其中一個表現。”

  “是啊,我之前提取自己記憶了。難怪我覺得自己好像忘了些什么。”

  “那是因為你沒心沒肺,經常忘東西。你剛剛提取記憶的時候,可能是第一次,無法適應大腦受到的傷害,中途暈倒了。記憶應該沒有提取成功。”

  “那要不我再試一次?”

  “不用了,免得你又暈倒。我們快一點結束記憶魔法的課程吧。”

  說完,梁淑珍站起來,往趙天賜的前方走了幾步,繼續說道:“接下來是關于如何修改記憶。”

  梁淑珍說著將手中的魔杖輕輕一點,放出之前她提取的記憶。趙天賜抬頭一看,記憶是老師今天吃早餐的情景,早餐是漢堡包。

  突然,趙天賜發現,老師拿漢堡包的手,看上去簡直就是男人的人,一點也不稚嫩白皙。

  “老師,你的手看上去怎么那么像男人的手啊?”

  “糟了,今天吃早餐的時候,還沒有變成梁淑珍的身體。”梁淑珍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錯誤。但很快,他便想到了方法解釋:“因為這段記憶,老師已經修改過了。把老師的手變成了男人的手。”

  “哦,原來是這樣。那要怎么修改啊?你還沒演示給我看啊。”

  梁淑珍將魔杖戳著漂浮在空中的記憶,然后說道:“你想把記憶修改成什么樣子,就在腦海中想象,然后用魔杖注入魔力,修改它。就像我現在要把我早餐吃的漢堡包修改成三文治。”說完,那漂浮著空中的記憶突然變得一片模糊,而后又漸漸清晰起來。

  趙天賜仔細一看,發現記憶中的漢堡包的確變成了三文治。

  “哦!原來是這樣。那制造記憶也是靠想象咯?”

  “嗯,但你的注意力一點要集中,想象出來的記憶一定要非常深刻。”

  “放心!這個我一直都很深刻的。”

  梁淑珍一聽,眉頭輕輕一挑,心想;“什么東西一直那么深刻?”

  只見趙天賜將魔杖戳在太陽穴上,然后開始集中精力,在腦子制造記憶,并最終將這段記憶拉出大腦。

  記憶漂浮在空中,梁淑珍抬頭一看。只見記憶中,眾人一邊高高將趙天賜拋向空中,一邊大聲高喊:“英雄!英雄!”

  梁淑珍一看,表情又嚴肅起來。說道:“這只是幻想,不是記憶。”說著手中的魔杖輕輕一揮,那漂浮在空中的記憶便隨風飄去了。

  趙天賜看著隨風飄去的記憶顯得手足無措。雖然,他可以再制造一次。

  “好了,記憶魔法你已經基本學會,只要平時再多加練習就可以了。接下來,我要教你如何制造和運用魔法的元素。”

  “什么是元素啊?”趙天賜說話的聲音有點像小孩。

  “果然是小學生!”梁淑珍心里這樣想著,然后嘴上回答道:“元素分別是風、火、雷電、水、土。”

  “我可以使用這些元素嗎?”

  “不但可以使用,甚至還可以創造出來。只要你跟我學就可以了。”

  “嗯,我一定會的!來吧!”趙天賜握緊手中的魔杖,隨時做好準備。

  梁淑珍左手手掌一攤開,“砰”的一聲,一團熊熊的烈火便漂浮在梁淑珍的手掌上空。然后,梁淑珍揮舞魔杖,那團熊熊的烈火便化作一條細而長的火線隨著梁淑珍魔杖的揮舞,在四處游走、旋轉。看得趙天賜一驚一乍,情不自禁的說道:“我勒個去!”

  突然,梁淑珍魔杖一收,那細而長的火線便一下子熄滅的無影無蹤。

  “我勒個去?什么意思?”梁淑珍問道。

  “呃.....網上學的。就是.....很厲害的意思。你繼續吧!”

  “我剛剛是創造了火焰這種元素,再加以控制和運用,而創造元素是會額外消耗魔力的。所以,要想節約魔力,就要懂得擅用現成的元素。例如.....”

  梁淑珍說著拿出一個打火機,“咔”的一聲打出一小團火焰。但梁淑珍魔杖往前一伸,那一小團的火焰便變作熊熊烈焰噴涌而出,直接沖向梁淑珍魔杖所指的方向。然后梁淑珍魔杖一收,那熊熊的烈焰便在往前噴發的過程中嗄然而止,在半空中“砰”的一聲熄滅。

  接著,照著梁淑珍的演示,在梁淑珍的指示下,趙天賜開始學習如何創作并運用一系列的魔法元素。

  就這樣,一直學習并練習到了黃昏。

  “終于學會了!”趙天賜長舒了一口氣。看著那即將西下的太陽,看著天邊的晚霞。趙天賜心中一陣傷感:“我難得的周末,就這樣沒了一半了。”

  “趙天賜,快來!你現在可以轉變你體內的魔力了。”梁淑珍瞬移離開后不久,又瞬移后來了,手上還帶著一本紅色封面的書。

  趙天賜有氣無力的“哦”了一聲,拖著疲憊的身體走到老師身邊。現在的他,就算知道自己終于可以轉化體內的魔力,也不覺得高興了。

  (二)

  “趙天賜同學,待會在書本里,會出現一個意念。”

  “什么是意念啊?”趙天賜不解的問道。

  “你可以理解為,是靈魂的一部分。而這個意念,它是魔法的創始人的意念,”

  “魔法的創始人?”顯然,這個詞語引起了趙天賜的興趣。

  “嗯,它會幫你轉化你體內的魔力。”說完,梁淑珍便呼喚了魔王的意念。

  由于之前梁淑珍在瞬移回去拿書本的時候,已經提前告知魔王的意念,自己就是貝利卡,只是暫時變成了梁淑珍,所以魔王的意念回應了梁淑珍的呼喚,從書中出來。

  當魔王的意念以一團煙霧從書本中出來,再變成一名男子,出現在趙天賜面前時,趙天賜既驚訝又興奮,他感覺身上的疲憊已經一掃而光。

  雖然貝利卡之前已經提前告知了魔王的意念,要讓它為趙天賜黑化魔力。可當魔王的意念看到趙天賜時,還是有些無法接受:“什么?居然是個孩子?”

  “雖然是個孩子,可他體內的魔力很強。”梁淑珍解釋道。

  “是啊,我的魔力很強大的!”趙天賜毛遂自薦道。

  “好吧!看在你的份上。”魔王的意念看著梁淑珍說道。

  “趙天賜,把你的魔杖給我。”梁淑珍說道。

  趙天賜于是把魔杖交給梁淑珍,而梁淑珍隨后把魔杖交給了魔王的意念。

  魔王的意念用同樣的方法為趙天賜黑化魔力。但就在黑化魔力期間,意外發生了!

  只見魔王的意念將沾滿魔王血液的魔杖插入趙天賜右手手背上的五芒星印記,魔杖上的血液慢慢的注入趙天賜的體內。劇烈的疼痛感使趙天賜哇哇大叫,眼淚,漸漸從眼眶中流出。

  突然,趙天賜體內爆發出一個強勁的魔法氣場。氣場綻放著藍色的奪目光芒,以趙天賜為中心,向四周擴散。站在趙天賜身旁的梁淑珍和魔王的意念被氣場強勁的力量所反彈,彈出數百米之外,從半空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梁淑珍慢慢的從地上站起來。她沒有想到趙天賜體內竟潛藏著如此強大的力量,她更沒有想到,此時魔王的意念已經化作一團煙霧迅速移動到趙天賜面前,并借助煙霧的作用,變得十分高大,居高臨下的看著趙天賜,儼然幽靈一般。

  “是伊氏家族獨有的魔力!你這小子,體內居然流著伊氏家族的血,魔王最痛恨卻又最想得到的血!今天,我就要替魔王得到它!”

  說完,魔王的意念舉起右手,右手食指用力隔空一劃。而就這一瞬間,趙天賜察覺到自己有危險,立即瞬移離開。剛一瞬移離開,其原來所站的地面便劃出了一道長長的裂縫。

  “可惡!”魔王的意念大吼一聲。

  突然,梁淑珍用力合上書本。魔王的意念便被強行化成一團煙霧被扯進書本之中。但魔王的意念仍不死心,合上后的書本在梁淑珍雙手的壓制下仍不停的震動。

  “嗖”的一聲,梁淑珍帶著手中的書本,瞬移回到了他和謝爾塔、麥飛平時秘密聚集的地方。

  剛一瞬移到那,梁淑珍便把手中的書本扔開。書本一扔在地上,便立即打開,連飛快的翻頁都不需要,魔王的意念便直接從書本中出來。

  在煙霧的作用下,魔王的意念再次變得十分高大,如幽靈一般居高臨下的看著梁淑珍。

  “發生什么事了?”在旁的麥飛問道。

  “你別插手,麥飛。”梁淑珍說道。

  “你居然阻止我!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貝利卡。”魔王的意念憤怒的問道。

  “我當然知道你為什么想要得到伊氏家族的血。正因為這樣,我才要阻止你。”

  “為什么?”魔王的意念大聲質問,聲音響徹整個房間。

  “因為,我從來就沒有效忠過魔王。”梁淑珍一邊說著一邊變成貝利卡的樣子,隨后揮舞手中的魔杖,魔王的意念立即發出痛苦的嚎叫。緊接著,貝利卡又繼續說道:“我最恨的,就是魔王!”于是,貝利卡又連續幾次揮舞手中的魔杖,而且力度越來越大,而魔王的意念的嚎叫聲,也越來越強烈。

  因為,貝利卡每次揮舞手中的魔杖,都猶如一條無形的鞭正在鞭打魔王的意念,使得魔王的意念十分痛苦。

  然而,魔王的意念也不甘示弱。就在貝利卡打算再次攻擊自己時,魔王的意念立即伸出雙手,攤開手掌,發出強大的沖擊力,打向貝利卡。

  只聽見“砰”的一聲,貝利卡的身體瞬間被沖擊力大散,煙消云散。

  “分身?”魔王的意念這時才醒悟過來。然而,已為時已晚。只聽見身后傳來貝利卡的聲音:“沒錯,我在這!”

  魔王的意念立即轉身。只見貝利卡手中的魔杖放出熊熊烈火,焚燒魔王的意念所依附的書本。

  所依附的物品被燒,魔王的意念自然也受到牽連。伴隨著魔王的意念那撕心裂肺的一聲聲嚎叫,熊熊的烈火由下自上迅速蔓延,焚燒著它的身體。

  不久,魔王的意念那高大的身軀便已經變成一個偌大的火球,在房間內不停地搖擺、掙扎、燃燒。

  最終,紅色封面的書本已燒成灰燼,在房間內微弱的風吹下,緩緩飄去。而魔王的意念那高大的身軀也早已經蕩然無存,只剩下無數隨風飄落的火星和灰燼。

  貝利卡伸出手,接住一片落下的灰燼。看著手中的灰燼,貝利卡此時的內心夾雜著憤怒和快感。他握緊拳頭,將手中的灰燼捏得粉碎。

  (三)

  “嗖”的一聲,趙天賜瞬移來到了自家的廁所中。這時,門打開了。開門的是趙天賜的養父趙金龍。

  看到兒子居然在廁所了,趙金龍有些驚訝:“咦!你不是出去了嗎?什么時候躲在廁所里了?”

  “呃......我剛回來,然后就進廁所小便了。”

  “去哪玩了?也不說一聲。”

  “沒有,到處閑逛而已。”

  “看你的臉,多臟啊。快洗洗吧!”

  “對!我來廁所就是洗臉的。”

  “之前不是說小便的嗎?”

  “呃......小便完了再洗臉嘛,呵呵。”

  “稀奇古怪的。快點洗,洗完我還要上廁所。”

  很快,到了晚飯時間。由于趙天賜一家是富貴人家,飯菜自然很是豐盛。然而,此時的趙天賜對著滿桌的美味佳肴確實在是提不起胃口。因為現在的趙天賜實在是太累了,而且今天一下子發生了很多事,為什么自己會突然爆發出如此強大的一股力量?那個魔法創始人的意念說的又是些什么?被這些事情困擾著,趙天賜實在是沒有胃口吃飯。

  于是,趙天賜簡單的扒了幾口飯后,便放下了手中的碗筷。走進了房間,疲憊不堪的躺在床上,獨自一人看著天花板發呆。

  此時,門外傳來敲門聲。進來的,是養父趙金龍。

  “爸爸。”

  “孩子,你沒事吧?”趙金龍坐在床上,坐在趙天賜的旁邊。

  “沒事,只是有些累而已。”

  “有什么事記得向爸爸和媽媽說,知道了嗎?”

  “知道了。”

  “那么不妨礙你休息了。”說完趙金龍站了起來,離開了房間。

  看著父親離去,趙天賜再次回想起那個魔法創始人的意念所說的話。

  它口中的魔王是什么?為什么它會說我流著伊氏家族的血?我不是姓趙的嗎?難道趙金龍不是我的父親?那我的父親是誰?

  想到這,趙天賜突然好像記起了些什么,但卻又只是一片模糊,詳情怎么都回憶不起來。

  “哎!我不是學過記憶魔法,可以搜尋并查看我大腦里的記憶的嗎?既然想不來,那就干脆用記憶魔法查看一下吧!”想到這,趙天賜立即從枕頭底下拿出魔杖,開始使用記憶魔法。

  結果,趙天賜找到了一段埋藏在大腦深處的記憶。一段他沒有任何印象,卻關乎他身世的記憶......

  (四)

  記憶中的趙天賜還是一個嬰兒。在一間陌生的房間里,躺在一張嬰兒床上。眼前有一男一女,從他們的對話中可以看出,他們是一對相當恩愛的夫妻。而其中的中年男子,樣子和趙天賜頗有幾分神似。

  趙天賜突然覺得好像在哪見過他,但卻怎么都回憶不起來。一切,都是那么的模糊。

  突然,房間外傳來一聲巨響,引起了夫妻兩人的注意。

  “我去看一下。“那個樣子與趙天賜長得幾分神似的中年男子說完后便站起身來,離開了房間,留下妻子照看著還是嬰兒時期的趙天賜。

  男子離開房間后不久,外面便傳來了各種各樣的聲音。玻璃的破碎聲、物體的撞擊聲、甚至還有人的嚎叫聲。聽著這些聲音,留在房間內的妻子越來越害怕。

  突然,中年男子跑到房間門前,樣子有些狼狽。大聲向妻子喊道:“是魔法協會的人,他們要來殺我們。快!快帶上兒子離開!”

  “兒子?難道他們是自己的親生父母嗎?”趙天賜不敢相信。

  中年男子說完又離開了。妻子十分恐懼,已經哭了起來。但緊接著,她并沒有按照丈夫的吩咐把兒子,也就是趙天賜抱走。而是離開了房間,追隨著男子的方向跑去。

  接著,外面又傳來了許多嘈雜的聲音。那中年男子突然又跑進了房間,抱起了嬰兒時期的趙天賜,離開了房間。

  “嗖”的一聲,中年男子抱著懷里的趙天賜瞬移來到了某個地方。只見男子將趙天賜放下,然后口中念動咒語。不久,趙天賜便感覺到四周發出藍色的光芒,且越來越強,最終將身在其中的趙天賜徹底籠罩。

  記憶,就這樣結束了.....

  趙天賜停止了記憶魔法的使用,坐在床上,整個人都驚呆了。

  (求點擊求推薦求收藏!!!!!)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