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0:43:40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思想者之羅丹學院
  4. 第一章 錄取與飛車

第一章 錄取與飛車

更新于:2018-03-17 08:36:32 字數:2668

字體: 字號:
  太陽當空,萬里無云,又是美好的一天

  陽光穿過窗戶,透過窗簾直射在一個熟睡中的少年,烏黑的頭發下的五官很精致,朦朧的眼睛半睜著,大大咧咧的嘴巴大口大口貪婪的呼吸著空氣,嘴角上還流露著白色的液體緩緩的落在枕頭上......

  “梵彼岸,小兔仔子還不起床,怎么?高考完就這么放松。”一個中年婦女穿著睡衣如同一個包租婆來趕那些交不起房租的“有為青人”,中年婦女一手抓著傳單一手拿起嘴上叼著的香煙瞄準那個少年的雪白的屁股。

  “啊——你干嘛,殺人啊!”梵彼岸頓時間“火箭”般的升空了,從床頭蹦跶到床尾,一邊捂住屁股一邊大喊。

  “還不起床,怎么?孵蛋吶?”中年婦女看著那手里擺弄的煙頭,給人感覺好像:咦這是什么東西?還會冒煙,高科技吧。

  “我最后鄭重的提醒你伊安娜女士。”梵彼岸一只手捂著還在冒煙的屁股一邊用手指著伊安娜,“不要以為你是我媽你就可以隨便控制我,而且我剛剛高考完事,你總得讓我緩緩吧,不知道人在過渡緊張后需要放松么?還有更重要的一件事,我的屁股不是-煙-灰-缸-!”

  “得了吧,就你?還放松?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一天天在學校里干嘛,不是曠課到操場打籃球就是跑去廁所跟那些抽煙的不良少年聊天......更可氣的是,你還敢跳墻逃學去上網吧!真不知道你還想干嘛?是不是等你進監獄時你還要越獄啊,等獄警抓住你時還要來一句‘大哥,我只是想上個網,你行行好,讓我開一個點的吧’你說,就你這樣你還能干嘛,這么多年我算是白養你了,又給社會送上一個人渣,早知道當錯就不應該...額,把你生下,真**后悔!”伊安娜說起一件后就氣不打一處來,壓抑心中的邪火開始找到釋放點慢慢發泄出來。

  “行了,行了,別啰嗦了,誰讓你把我生下了,生下我你就得負責任,懂不?你看著把,用不了多久我就會讓你知道你兒子我其實是個深藏不露的隱藏boss。”

  “行!你行!我看你能神氣到什么時候,菜做完了,飯在鍋里,我去上班了不跟你在這廢話了,沒用!,我看你什么時候能我拿一份錄取通知書啊,大學生。”

  “啪”,門被伊安娜關上了,門外傳出了匆忙的腳步聲,過了一會兒又一聲“啪”,伊安娜上班去了,梵彼岸看了看自己屁股上還在痛的黑痣,又重新躺回床上拿出了藏在枕頭后面的手機。

  “師兄,那事到底準沒準啊,我一生的命運都在你的手里啦。”梵彼岸拿著手機不安的等待著回復。

  “十拿九穩。”梵彼岸松了一口氣。

  “那師兄,錄取通知書什么時候能給我啊?”

  “快了。”師兄用很簡短的語言回復著

  “你在三天前就這么跟我說的。”

  “到時我會親自送到你家”。

  梵彼岸想了想:師兄說的事應該不會假,他到現在一次都沒有食言過,還是在問問吧。

  “我還有事,先下了,8”彩色的頭像暗了下來。

  “......好吧,我等!”梵彼岸咬了咬牙,躺了下去,準備在睡個回籠覺。

  “嘟~~”梵彼岸從床上驚醒。

  “靠,誰啊,打擾小爺的美夢,當心上帝一個如來神掌打的連你媽都不認識你...”梵彼岸的家在夕陽小區一樓,看名字就知道是一個有年頭的小區,這原來是彼岸爺爺的房子,后來老人去世時正好他家又動遷了,暫時住在這里。

  “穿衣服,上車。”敞篷跑車里的男子沒有在意梵彼岸。

  “額,師兄?師兄啊~”梵彼岸忽然一樓跳想男子的蘭博基尼,本來梵彼岸不懂車的,但那個金牛他還是認識的,他基本上能把所有好車的圖標都記住。

  梵彼岸剛跳進車里時就被后座位的沙發彈起,感覺就想掉在果凍跳跳床,彈了幾個來回梵彼岸才坐好,好奇的到處尋摸這他此生都買不起的“天馬”級車,高端的真皮沙發,大氣的車身,上檔次的品牌,讓梵彼岸好個羨慕啊,他一直認為將來能買個老年代步車就已經很不錯,還不用靠駕照,否則這輩子他都可能都開不了“車”了,但跑車里為什么有沙發,什么情況?

  “那個,師兄,這沙發...”

  “為你準備的,車里還有衣服趕緊換上,出發了。”師兄搶答了梵彼岸的疑問,說完,一腳油門踩上去,梵彼岸差點沒翻出去。

  慢慢的車棚蓋了回去,梵彼岸在車里躡手躡腳的把衣服穿上,“哎,師兄,你這是帶我去哪啊?”梵彼岸心想不會是綁架吧,不對啊,師兄應該不能做出這種事,難道是黑幫斗毆,拉我去充數,恩,這到有可能的,“師兄,別忘給我配把槍。”

  “帶你去拿你的錄取通知書,坐穩了。”蘭博基尼向著駛去早市。

  蘭博基尼穿梭在早市里面左右的菜籃子“啪啦啪啦”打在蘭博基尼上,但車身還算穩,梵彼岸感覺還不算太陡,他看向那些還在賣菜買菜的人們,他們都用驚訝的眼神目送著蘭博基尼,但他感覺這么快速度也許會不小心把某個正常“打醬油”人也說不定,那就出了大事。正當梵彼岸以為這樣沖動會不會撞到行人時,蘭博基尼突然急剎車車身360度旋轉,車體180度回環,梵彼岸一下子被引力推到了一邊的窗戶上,他感覺一陣痛意,正想問師兄怎么回事時他向車窗外看了一眼,那是一只金黃色的狐貍犬。

  梵彼岸重新坐好,“跟你說過了,坐好,安全帶系上。”師兄不緊不慢的教訓了一下梵彼岸,梵彼岸心想你也沒說讓我系安全帶啊,“難道這也讓我告訴你么?”師兄看向前方說著。“我靠,師兄,相處這么久我一直不知道你還會讀心術呢,什么時候學的?在哪?有時間教教我行么?”師兄沉默著繼續開車,梵彼岸無奈的搖了搖頭,把安全帶系上。

  眼看就要出了早市,后面一排的人在后面追著,各種雞蛋石頭爛菜葉子往車邊扔,但車跑的真的太快了,根本就扔不到。這時,梵彼岸右邊的車窗開了。

  “把那個黑色的包扔出去。”師兄依舊沒有回頭

  雖然梵彼岸不知道師兄葫蘆賣的是什么藥,但還是聽從了,人家至少比自己牛,能不能上大學還要靠人家呢。

  隨著黑色的袋子在空中打開,漫天的“紅雨”點綴著天空,梵彼岸被這一景象驚呆了,在后面的“追車族”也呆住了,然后瘋了似得跑向漫天的“紅雨”——漫天的鈔票

  梵彼岸不知所措的看著后面,這漫天的鈔票至少要十萬啊,這夠自己多少年的生活費了,看著那些錢梵彼岸真有點心疼,如果不是錄取通知書的話,他寧可那群人打一遍也想把錢都拿回來。

  “那些錢,有多少?”梵彼岸膽戰心驚的問著

  “30萬,別說話了,馬上就到了。”師兄絲毫不把那些錢當回事,如同撒了紙錢絕不心動,反正那錢也沒用。

  梵彼岸一下躺在了沙發上,30萬!30萬!30萬!開始慢慢幻想,如果那錢是自己的多好啊,為什么那錢不是自己的,不,那是自己的,但自己親手將他們丟棄了,沒錯,親手,梵彼岸進入迷茫狀態了,現在想讓他說話都難。師兄從上方的鏡子中看到了梵彼岸這一狀態,臉部輕輕的動了一下,然后繼續開車。

  蘭博基尼后面,人們在搶著“紅雨”。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