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9:38:1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武極葬仙
  4. 第五章 入魔成活

第五章 入魔成活

更新于:2018-03-17 09:40:32 字數:3182

  這一夜蕭寒睡得很沉、很香。這是他來到這個世界睡得最安穩的一覺,之前所發生的一切讓他一直沒能安穩的睡過一次安穩的覺,此刻,種種事都需要他去做,但這段時間也讓他慢慢接受了一切,雖然照見前塵的一些往事,那也只是讓他知道一些前塵,并不能改變他今生的性格。

  城主府內一間封閉的密室,密室里刻滿了詭異的符文,讓人感到陣陣壓抑之感。而這間詭異的密室里一位白衣長衫青年正恭敬的另一位滿頭凌亂白發,雙目無光,雙腿殘缺的老人質疑道:“老祖宗,您說我會在寒江城外遇到我的貴人,可是昨日孫兒只遇到個快死的筑基修士,而且那修士還是走的武者一脈,如果我不出手,他便死在那變異烏蟒口中了,這樣的人真的會是老祖宗您說的貴人嗎?孫兒斗膽懇請老祖宗為孫兒再算一卦。”

  這白衣長衫青年赧然是昨日救蕭寒一命的寒江城少城主上官云,說完的上官云卻沒有昨日的意氣風發,而是低著頭等待面前上官家的老祖宗發話。

  上官余沒有說話看了一眼上官云,隨后嘆了口氣說道:“也罷,你乃我上官家的希望,老夫便再為你施展一次巫算,你去準備準備所需物品,再來此地見我。”上官余的聲音十分低沉嘶啞,如同厲鬼一般,配上他的形象在外界卻是能嚇壞不少人。

  “老祖宗,且休息一番,孫兒這就去準備。”上官云也就低著頭恭敬的退出密室。

  日曬三竿,寒江城南官道上一位僧衣青年正趕著路,青年的速度十分快,跑動中帶齊了陣陣塵土彌漫,可是這位奔跑的僧衣青年卻停了下了。

  前方十幾米處有三名男子,將一輛馬車車夫斬殺,三名男子中那位年輕的青衣公子掃了一眼蕭寒笑著打開馬車一名輕紗遮面的女子被青年拉扯出來,雖不能看清楚女子的容顏,但女子的身段卻是婀娜,脖頸出露出的肌膚如同凝脂,就算女子面容一般也可稱之為美女了。

  被拉扯出的女子一陣反抗,可惜一柔弱女子如何能放開得動青年,青衣公子一把抱起女子,不顧女子在懷中如何反抗扭動只哈哈大笑:“一會看你如何還有力氣扭動,看你如此急切,本公子就快些滿足你的愿望吧。”

  青衣公子三人帶著少女朝官道旁的樹林走去,女子仍然奮力的反抗,她知道如果進了那樹林那就沒有一絲的機會了,忽然反抗的女子眼睛一亮大叫道:“大師,救命,大師救命啊。”

  蕭寒知道女子在向自己求救,蕭寒也很矛盾,因為他感覺到那青衣公子三人都不簡單,青衣公子還好說能感覺到只有筑基中期的修為,但其余道裝打扮的兩人卻感覺不到任何修為,且還隱隱有種壓力。

  青衣公子看了眼蕭寒不屑到:“和尚,龍城黃家的事你都敢管,不想惹禍上身就不要多管閑事,本少爺性命還可以饒你,給你個機會快從我眼前消失,滾吧。”

  女子眼神露出絕望,因為他知道大多數修士都不敢惹黃家,黃天沒有管蕭寒,抱著女子就進入了樹林,女子也沒有再反抗,像失去魂魄一般,望著天空。

  進入樹林黃天轉過頭吩咐道:“你們兩個給我去一邊守著,不要讓任何人靠近,不然唯你們是問,記住不要讓任何人靠近,下去吧。”

  “是”

  兩人離開,黃天一臉淫笑看著懷里的尤物:“秋雨薇,你有你化意門撐腰就敢拒絕我黃家提婚,此刻本公子來個生米煮成熟飯,看你那化意門的師傅還能說些什么,是不是感覺很難受啊,我再散元散中還加了一點交合花,再過一會你便會變成一個****求著我交合。”

  秋雨薇聽了臉上依舊沒有任何表情,黃天對此一臉的猙獰:“既然你不怕,那本公子就不客氣了。”黃天開始撕扯秋雨薇的衣衫,‘呲啦,隨著衣衫被撕開秋雨薇那的眼角流下一行淚。

  “公子,公子。”

  黃天滿臉怒火停了下來怒喝道:“你們倆是不是活膩了,敢在這個時候來打擾本公子。”

  “公子息怒,我們兩人捉住了這個和尚,這個和尚鬼鬼祟祟的朝公子這里前行,故而我們將他捉住,想問問公子如何處置他。”有些瘦的道裝打扮中年人語氣平淡的解釋道。

  黃天看了眼,兩人手中的蕭寒怒火不由一起寒聲道:”給我殺了,喂野獸。”

  兩名護衛聽了轉身押著蕭寒朝另一邊走去,而蕭寒心中十分慌亂,想來想去也想不到如何脫離眼前的絕境,被這兩個護衛下了禁止無法動用力量,兩名護衛將蕭寒帶到黃天看不到的地方停了下來,打算在此處將蕭寒解決了。

  那名偏瘦的中年人在一邊負手道:“黃三,他就交給你解決吧,給他個痛快尸體就仍在這里等野獸來吃便可,無需折磨他了。”

  黃三聽了有些不爽的朝蕭寒說道:“小子算你運氣好有黃武大哥替你求情,不然讓你好好樂呵樂呵。”

  說完黃三手臂戴上了一副碧綠色的利爪笑道:“小子死在我這餓狼爪下是你的福分,你的魂魄將成為餓狼爪的糧食,讓你魂飛魄散,這也是你得罪了大公子的下場。”

  黃三手中利爪朝蕭寒的喉嚨移動著,蕭寒看在眼中仿佛覺得眼前的畫面變得延緩,心中不停的咆哮著:“我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啊!”可是被禁止的他無法動彈更無法吼出聲來。

  隨著黃三手中餓狼爪在蕭寒脖子上輕輕劃過,而蕭寒缺睜大眼睛,不敢相信,他感到無法呼吸眼前的東西越來越模糊,魂魄也感到一陣強烈的拉扯。

  一旁負手的黃武心中卻莫名的涌出了一股莫名的危機讓他感到此地不能久留,而黃武對于自己直覺十分相信沒有絲毫猶豫的從儲物戒中取出一枚挪移符撕開逃離。

  黃三被黃武的舉動有些摸不著頭腦,看了眼蕭寒的尸體轉身便離開,可是剛轉過身的黃三一低頭瞳孔不禁一縮,一只沾滿鮮血的手正穿過自己的胸膛,而那只手中還握著一顆血紅的心臟還撲通撲通的跳著。

  黃三有些不可置信,艱難的轉過頭想在臨死前看看到底殺死自己的人張什么樣子,可是就在他轉頭的瞬間那只手砰然將那顆跳動的心臟捏碎,黃三也同時失去氣息。

  黃三雙目之中充滿了驚疑,因為在他斷氣的同時他瞥見了身后那人的模樣,赧然是被他殺死的蕭寒,可惜他也沒機會去考慮這是怎么一回事了。

  而此刻的蕭寒變得有些怪異,雙眼充滿了血紅,整個人黑氣纏繞,蕭寒收回穿過黃三胸膛的手,張口朝黃三尸體一吸,一道有些模糊的人影從黃三尸體中吸出最后被蕭寒吞下,吞下黃三魂魄的蕭寒雙眼紅光大漲,脖子處的致命爪痕黑氣閃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

  山口愈合的蕭寒朝前一步一步的走著,走的方向竟是黃天與秋雨薇所在的方向......

  此刻黃天并沒動秋雨薇而是坐在秋雨薇身邊手不停撫摸著秋雨薇那吹彈可破的臉頰得意的說道:“看不出來你的靈力還挺深厚,交合花的藥效到現在都還沒有發揮,告訴你秋雨薇,本公子最討厭的就是你整天一副仙子圣女不食人間煙火的模樣,我都有些等不及想看你一會你變成****,主動求我交合的模樣。”

  “誰?”樹叢中傳出颯颯的聲音,黃天頓時大喝:“黃武黃三你們兩個快點給本公子滾出來。”隨著黃天的話止,依舊沒有黃武黃三的身影,而草叢中颯颯的聲響越來越近,黃天也感到了陣陣壓迫壓在心上。

  黃天心中慌了大叫道:“黃武黃三你們兩個狗奴才跑哪取了,回去我定要讓你們好......看。”

  那詭異嚇人的蕭寒攜帶這滾滾黑氣的身影出現在黃天眼前,黃天有些不可置信的念到:“魔氣,你你你是魔。”

  蕭寒沒有出聲只是看向黃天的雙眼紅光閃爍,黃天手忙腳亂的從儲物袋中拿出符咒,法器朝蕭寒打去,可是符咒還未接近便被滾滾黑氣吞沒,法器被黑氣一卷也變得暗淡跌落在地。

  眼看自己用處的所有符咒法器都無用黃天一步步后退,慌忙之下竟跌倒在地,再有幾步蕭寒便走到面前,而慌張的黃天像想到了什么一般,一張符出現在手中,而不等黃天使用,蕭寒手一揮,一道黑氣將黃天手中的符紙卷走扔到一旁,而那張符與之前黃武所用的挪移符一模一樣。

  眼看自己最后的希望被打碎,黃天從儲物戒中再次拿出一把碧藍色的長劍大叫道:“我和你拼了。”拿著劍朝蕭寒砍去。

  此時的蕭寒沒有理智,但本能的從那把劍上感受到了一股威脅,沒有硬接,躲開了這一劍,感覺到躲開這一劍很恥辱,“吼“蕭寒大吼一聲下一刻拉出道道殘影出現在黃天身后,一手穿過黃天胸膛將其心臟捏碎,黃天沒有絲毫反抗的被扔到一旁整個過程只在呼吸之間,黃天臉上依然帶著不可置信的神色。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