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6:43:13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七星賭墓之云南白龍
  4. 引子

引子

更新于:2018-03-15 21:32:22 字數:3070

字體: 字號:
  我的家族世世代代算命看風水,尤其是到了我的曾祖父張安達時,可謂是到了家族的鼎盛時期,那個時候清末民初,天下大亂,戰爭不息,軍閥混戰,民不聊生,每天死的人不知道比出生的人多出多少倍。那個年代的風水大師和現在的大師主攻業務很不相同,現在的風水大師主要是給商人看看公司位置,辦公室里擺上幾盆花草,正正方位,用來辟邪招財,而我曾祖父那個時期大多賺的是死人錢,算命、風水、望陰宅之類的事情,死人多,業務就多,業務多,來財就快,就是在那個時期,我的家族積攢了大筆的財富,還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等到我的爺爺出生的時候,家里已經相當殷實,成了富賈鄉里有頭有臉的人物,就像生意人想讓孩子讀書,練武的人想讓后代為官一樣,我的曾祖父也極其不想自己的子孫后代再走上自己的老路,端著羅盤,干上這爬山攆路、虛虛實實的營生,辛苦、不受待見不說,還不一定落人家的好。可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的爺爺張之墨從小就在曾祖父身邊長大,一根獨苗,單傳下來,那是成天的跟在曾祖父的旁邊,是形影不離,這樣長時間的耳濡目染,竟然偷偷摸摸的通曉了不少的陰陽道理,易經風倫。

  一日,當地一大戶人家死了長輩,曾祖父外出,去看陰宅。不料中午時分,一躲避戰亂的無名男子死在了張府的門口,家中下人一看,這樣躺在東家的門口可不行,萬一東家回來發現,還不打折了自己的腿,連忙招呼其他人將尸體拋上了車,準備遠遠的丟了。正巧,我的爺爺玩耍回來,那年他剛13歲,一般來說,小孩子看見這種場面即使不是嚎啕大哭,恐懼不已,最起碼也會避之不及,然而我的爺爺卻異常冷靜,他小小的眉頭一皺,連忙抬手,制止了下人,上前問清楚了事情經過,抬頭看天,掐指一算,忙吩咐下人去買了一尊大紅的棺材,隨之將他葬在一處山腳,棺材頭北腳南安放好,墓上種樹七棵,棵棵不同。下人不解,等曾祖父回來的時候,便偷偷將此事告訴了曾祖父。

  第二天天一大亮,曾祖父就帶著我的爺爺來到昨天葬人的地方。放眼一看,這個地方,周圍群山環繞,風景秀麗,墓葬的位置雖在山腳,但是也在一塊天然大石之上,一條小河從石下緩緩穿過,小山之中頗顯大氣,墳上七樹,分別是松、柏、槐、榆、楊、棗、柳,呈北斗布局。

  曾祖父略顯詫異,心頭一驚,連忙問道我爺爺三個為何:為何葬紅棺?為何選此地?為何布此局?我爺爺略微一笑,雙手背后,鏗鏘有詞說道“昨天,他死于正午,那時太陽最是毒辣,然而他卻倒在我家門亭最陰涼的地方,太陽難觸及他絲毫,尸氣不散,我看了此人死時的狀態,應該是逃荒避難到此,一路上所受苦難委屈肯定罄竹難書,心中怨氣必然極大,走于陰寒之處,怨氣不散,積聚于尸軀,若隨意拋于荒野,恐害了世人,葬紅棺,是驅其濁氣,鎖其怨氣;至于葬在這個地方,父親您看,這四周群山環繞,雖不算雄渾巍峨,也算得上高大秀麗,易經大勢,天圓地方,無定無向,他生于何地,無從得知,但葬于此處,魂魄便有家可歸,更何況這里山河雙全,一石獨上,作獨占鰲頭的寓意,方佑后人升官發財;墳上北斗,本已為天星下凡態勢,您在看看這松柏為品性,槐榆楊為壽命,棗為衣食,柳蔭后人,則更加是保佑了他的后人可以衣食無憂的同時,品性至上,不可謂不是一處極佳小墓。

  話說到這,我的曾祖父一擺手,豆大的淚珠滾了下來,驚喜之際的同時更多的是心灰意冷,我曾祖父在行里也算個泰斗,雖受人尊重,但是這個行業畢竟是不怎么體面,他辛辛苦苦賺錢養家,就是為了讓后人可以衣食無憂,安心讀書,恐一遭及第,做的了人上人,光宗耀祖。誰曾想我的爺爺竟會無師自通,小小年紀有了這樣的眼光。我的曾祖父深知有些事情,天注定,自己是干風水半仙這行的,明白天意不可違的道理,眼前這孩子天生就是干這行的料,便不再多加阻礙。稍加調教,在風水上面的造詣竟然很快超越我的曾祖父,成了名冠一方的凡仙。凡仙是我們普通人對風水先生的尊稱,只不過大部分風水師都被叫做半仙,只有一些極其出色的先生才能被稱為凡仙,這表明了大家對他的認可:你是凡人,是普通人,但是你的確通著未知。不像半仙這個叫法,即像尊稱又像鄙視。

  曾祖父去世之后,這個家業就靠著我爺爺一手支撐起來,一雙金金火眼,天賦的風水造詣,給他帶來了巨大的名望和財富的同時,也成了壓死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奔向他的最后一顆子彈。

  我爺爺40歲的時候,還沒有結婚娶妻,這是因為,即使當時張家家境殷實,我曾祖父、爺爺在當地也很有名望,但是畢竟風水多與死人打交道,就好象清朝的戲子,無論你多紅,哪怕是紅透了半邊天,終究是一介戲子,是不入流的職業,死不入祖墳,活不進族譜一樣的道理,這一行當是不受人待見的,姑娘聽見了就害怕,更別提結婚、過一輩子,和我家門當戶對的大戶人家的姑娘是想都不敢想的,小院的女兒,我爺爺又看不上,就這樣一直拖著,直到我曾祖父快不行了,閉眼之前,逼迫著我爺爺答應他‘自己的葬禮之日即是我爺爺的大婚之時’,我爺爺才哭著答應了我曾祖父。

  眼看著曾祖父西游是朝夕之間的事,時間緊迫,萬般無奈下,我爺爺也顧不得是哪家的姑娘,也管不上什么楊柳細腰、婀娜多姿了,只要能結婚生子就行。滿足這樣條件的姑娘大巴抓,我爺爺便出了大筆的禮錢,娶了當地的一個長得還不錯,看上去也倒順眼的小家姑娘,也就是我的奶奶,終于趕在了曾祖父的葬禮上,把婚事給一起辦了。這在當時,引起了一陣不小的轟動,外行人說這是破了老祖宗的規矩,哪有婚禮和葬禮一塊舉行的道理?同行中人卻無不為我爺爺捏了一把汗,說這是在玩命,是在拿后代的幸福在賭。

  至于為什么這樣說,我一直不明白,直到后來我也慢慢涉足這個行當之后,才明白過來。但這是后話。

  話說,爺爺結了婚之后的一年是萬事不順,按照現在時尚的說法就是干什么什么不成,吃什么什么不剩,愣是在一年的時間將自己從標準的高富帥淪為了一名不折不扣的中老年**絲。大家都在為我爺爺嘆息的同時也少不了同行的譏笑,但是我的爺爺卻絲毫不在意這些,仍然我行我素的活著,總是嘀咕著一句話,“一子降,百事升”。

  說來也奇怪,整整一年之后,也就是我曾祖父祭日那一天,我的父親誕生了,從此以后,我們張家開始慢慢崛起。雖然經過前面整整一年的糟蹋,我家境和以前不能比,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我的爺爺在當地還是略有名望,在風水界仍是一桿旗幟,看相問卦、卜測風水、修建靈宅都少不了我爺爺,漸漸的我家又開始風生水起來了。后來國家考古研究所的人來我們當地考古的時候,聘了我的爺爺當了顧問,并且在我爺爺的幫助下,連連發現了幾座千年古墓,規模龐大,史無前例,我的爺爺也因此正式成為了考古人員,變成了一名吃皇糧的人,正式與凡仙的稱呼說了再見。當時全國已經解放,進入了新中國。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20年就過去了,那時候,國家面臨著一系列危機,外有翻臉不認人的蘇聯老大哥和狼子野心的歐美帝國主義敵對勢力,內有走錯道路的勞動人民之間的階級矛盾,唯有廣大千千萬萬的普通勞動人民是最可靠、最值得信任的。為了積極響應國家號召,創造有生力量就是為偉大的社會主義國家創造最寶貴的資源,所以年輕人大多結婚的很早,再加上當時我家都是吃皇糧的人,所以我父親在20歲的時候,就結了婚。那時候特殊時期已經開始,但是由于一些大型墓葬的發掘工作還在繼續,我爺爺還受到一些在權勢力的保護,所以特殊時期的前四年,我的家庭并沒有受到多少牽連,日子過得還算是有滋有味,但是在特殊時期的后面六年,我家可算是遭了滅頂之災了。

  在特殊時期結束的時候,我已經7歲,對于這場浩劫,對于我家的變故,我不是特別的有感覺,有印象,但是對于我的爺爺,我卻記憶猶新,這一切還要從那枚黑珠子說起。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