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12:24:25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至賤老司機
  4. 第二章 護兔使者?!
  雖然許姍姍的心底這么想,但另一頭的葉楓還是沒有做出回答,保持著沉默。

  “怎么,怕了?!哼!葉楓同學,如果你聽懂了,就請坐回你的座……”許姍姍一個“位”字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就被葉楓接下來的話給塞了回去。

  “許姍姍同學,你這么做……未免有點太強勢了吧。”

  “什么?!”許姍姍被葉楓這么突如其來的一茬給鎮住了。太強勢?!強勢的明明是你好嗎!一言不合就要收拾書包走人的是誰啊?關鍵在于你滾蛋跟我沒關系,可你要是以各種方式死在外面,或者說一不小心全身癱瘓然后又因為各種因素一不小心死了,那怪我咯???(某編:可聽起來你好像很希望他一出校門就被卡車撞死啊……某兔:嚯嚯噠,你猜呢?話說你不是被干掉了嘛……)班主任校領導估計都會把責任推到我頭上吧!哼!這鍋我才不背呢!但驚訝之余許姍姍也不得不趕緊回想,自己以前有沒有做過什么與他針鋒相對的事,或者讓這小子抓了把柄。可還不等她回憶完,葉楓就接著不緊不慢的說道:

  “校規第壹佰零二條:班干部以及各級校內學生干部不得與管制對象有意識的激化矛盾,矛盾激發將給予該干部‘尋釁滋事’等級的翻倍或增倍重大處分,并給予嚴重警告。”

  “我想……許同學你不會想挨處分吧?!”葉楓此刻氣場全開,笑瞇瞇的盯著許姍姍…(的豐滿的胸部==)…一臉得逞的壞笑,就好似大灰狼瞅著爪子下的小白兔一般。(某葉:誒嘿嘿~~~不怪她笨,是哥的套路狠~~~)

  “你瞎說什么!!!剛才那怎能算是我‘有意識的激化矛盾’?!我告訴你,你別血口噴人啊!這明明是你先破壞規矩的!”許姍姍頓時忍不住跳了起來,氣得直跺腳。

  “破壞規矩?!呵,那你說,我破壞什么規矩了?”

  “逃學!你企圖逃學!”

  許姍姍幾乎是不假思索的脫口而出,但話音未落,她就深深的后悔了。(某姍:天哪!我是豬嗎?!某編:非也非也,汝乃蠢萌小兔兔是也~~~某兔:葛穩!!!!)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葉楓當即忍不住爆笑起來,而周圍的同學(特別是很多死宅男)也都跟著笑出了聲,有的靠許姍姍近的,則是想笑但又不敢笑,硬生生憋出了內傷……可也有那么幾個人,對此情此景置若罔聞,完全無動于衷(這難不成是學習學得入定了?!…….)。

  “誒媽笑死爹了……”葉楓捂著肚子大喘氣兒,調整了一下呼吸才說道:“許同學,你這…難道還不是‘有意識的激化矛盾’嗎?敢問您哪只眼睛看到我逃學了?!嘖嘖,你有看到我踏出這校門一步嗎?嗯…空口無憑的話,你這才是血口噴人哦~~~”

  話雖如此,但其實葉楓心里真正笑的是許姍姍這一類人的愚蠢。他葉楓最討厭這種在學校內“拿著雞毛當令箭”的所謂的干部了,從沒見過這等心甘情愿被人利用,而且還甚覺光榮的蠢貨!其實許姍姍說的沒錯,他是打算收拾收拾書包今天就拍拍屁股走人的,但是現在既然機會擺在面前,何不好好利用呢?!(圍觀:窩草腹黑!絕壁是個腹黑老司機!!!)

  “……”

  這一次,輪到許姍姍沉默了。但卻并不是像先前的葉楓一樣懶得回應,而是無話可說。本來她就是按照葉楓平日里的表現猜的,現下既然他人還在這教室里,那么在這個點上,她就拿他沒轍。

  突然,許姍姍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猛然抬頭狠狠剜了葉楓一眼,“那……那你…..當眾…羞,羞辱我!這比帳怎么說!!!!!”

  “羞辱?!哪有哪有!我那不是夸你長得漂亮嘛~~~”葉楓倒也不急,順口打著哈哈,打算繼續跟這只小白兔玩下去。

  “你你你…….你給我少廢話!!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腦子里打的什么主意!我給你講,你那雙眼睛要是再敢亂看,信不信…..信不信我給你挖出來!!!”

  許姍姍這一刻真心氣得要死,對他已經不是“剁碎了拿來喂樓下小黑”這種程度的憤怒了,她現在更想將這人渣抽經扒皮用來織毛衣!(某姍:馬丹都是套路……對這世界絕望了555…就不能少一點套路,多一點真誠!)

  “挖出來?!誒喲~~~我好怕哦~~~”雖然嘴上這么說,但事實上葉楓不僅沒有絲毫懼怕之感,反倒更是越發得寸進尺了,他的眼睛現在正忙得“不可開交”,直勾勾的盯著許姍姍因為出離憤怒而大弧度起伏的胸部,還跟著那起伏的節奏滴溜溜的轉眼珠子。(圍觀;嘖嘖,一看就是老司機~~~【手動滑稽】)

  察覺到異樣的許姍姍,面對人渣葉楓“火熱”的視線,只感到手足無措。她許姍姍何曾想過自己有一天竟會因為僅僅一個視線就方寸大亂?!此刻的小白兔大腦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自己應該干什么。

  “啪!”

  “夠了!”

  突然出現的聲響打破了這原本緊張的一幕。原來,班長陳殷在一旁靜靜觀“戰”,忍葉楓已經很久了(班長:廢話!!!這怎么看都是單方面的欺負吧!!!)。而最最關鍵的一點,自然還是因為……其實他對許姍姍有意思!倒算不上愛她,在班上對許姍姍有好感的男生也不在少數,但那也僅僅是一種喜歡,對她感情像陳毅一樣用心的男生,則是少之又少…..(否則的話,估計葉楓現在早就成為“人民公敵”被群毆致死了。==……)

  可現下陳毅“護兔心切”,也不管自己班長的身份了,怒氣上涌,腦子一熱(就沒了就沒了!!),“唰”的跳起來,狠狠的將書砸在桌面上,大喝“夠了”,明顯一副“兔可忍,老子不能忍”的樣子,于此才有了先前那一幕。

  “葉楓!你到底什么意思?!”陳毅黑著臉,死死地盯住葉楓沉聲問道。

  “什么‘什么意思’,老子不過就是看不慣罷了!切。”其實講真在陳毅站出來的那一刻,他還是挺錯愕的。但既然對方并不想客客氣氣的說話,那么他也沒有必要再給人留面子。

  “‘看不慣’?!你有哪里看不慣的?!我家姍姍又有哪里招你惹你了?說!!!”

  此言既出,無異于一顆重磅炸彈丟進了人潮,整個班級的學生都沸騰了——

  “哇,聽到沒啊!咱班長護短誒!!!”

  “窩草這叫‘護花’,懂不懂啊你!”

  “誒嘿嘿~~~”

  (圍觀:自行腦補【全班滑稽】的感覺……窩草…)

  聽見人群中你一言我一語的,吵鬧的比之前更亂了。陳毅心里也是亂如麻。

  而一旁蹲坐在地上抱胸的小白兔,許姍姍同學,則是嚇到不能自己……(姍:哇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回事?!!我跟他很熟嗎?!!很熟嗎?!)

  “哇啊啊啊——班長你個豬!!!!”

  就這樣混亂中的小白兔慌不擇路,落下這話就一路閉著眼睛,跌跌撞撞的沖出了教室……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