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6:27:20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星露訣
  4. 第一節 春節

第一節 春節

更新于:2018-03-16 21:51:10 字數:3509

  楔子

  癸巳年新年鐘聲剛剛敲過。百姓們攜妻領子在外籠旺火,放鞭炮。整個神州大地都沉浸在一片喜悅與歡騰之中。

  然而在武城中公孫府的大堂上,分主次坐了十幾個人,卻一片寂靜。一個個凝眉靜坐,仿佛老僧入定一般。

  坐在上首一五十許老者,雙鬢斑白,身板挺直,兩眼炯炯有神,兩個太陽穴鼓鼓的,一看就是內家高手。此人正是武林盟主公孫弘,一手陰陽勾劍成名江湖二十載,從未見敵手。擔任盟主十年來,鞠躬盡瘁,殫精竭慮,行善積德,深受武林中人愛戴。

  次首位是一位光頭大和尚。慈眉善目,白色長眉下垂。項掛一百零八佛珠,雙手打偮。此人正是少林羅漢堂首座無覺大師。

  左右依次而坐者皆為不俗,任何一位跺跺腳都會使這個武林抖一抖。

  武當派掌門青松真人、崆峒派掌門玄青子、華山派掌門陳燁、峨眉派掌門玉虛子、八卦門門主張軒、丐幫幫主雷龍、青城派掌門林葉、藏劍幫幫主徐藏華。

  忽然無覺大師眉毛一動,睜開了雙眼,吐出了兩個字:“來了”。

  公孫弘微微一笑:“一年不見,大師武功更近一層,老朽佩服。”“公孫盟主謬贊了”無覺大師道。眾人此時才隱隱聽到一絲衣服破空的聲音。

  少頃,一道人影落于院中。“參加盟主,各位掌門,雷幫主,屬下來遲了。”一身穿破破爛爛衣衫,肩掛七個口袋手拿青竹棍的中年男子躬身在前。

  “院慶,有何消息?”雷龍道。眾人目光也隨著雷幫主的聲音,一起落在了這個叫院慶的人的身上。

  “盟主,各位掌門,雷幫主,小人負責河東一片,河東雞鳴驛的長樂幫幫主洪泉一家數十口慘死家中。令人怪異的是,洪幫主及全家上下皆面露喜色。現場并無打斗痕跡,也無中毒痕跡。洪幫主面前桌上留有黑白雙子,雙子入木三分。小人已把雙子取來。”院慶道。雙手呈上。

  雷龍迫不及待拿到手中,把玩了一下,轉身遞于公孫弘。

  “無覺大師你看這?”公孫弘道。“阿彌陀佛,一般無二啊”,說罷自懷中掏出八粒石子,十八粒石子,九黑九百,竟與這新送達的二子,并無半分區別。

  “來人,雞鳴驛距此三百余里,這位兄弟辛苦了,吩咐廚下給這位兄弟做些飯食,送入廂房休息一下”公孫弘道。

  “阿彌陀佛,十年了,每年如此。哎,悔之晚矣,老衲這就回去面燈掃塔,不落此方了,諸位叨擾,先行告退了。”無覺大師說完,起身走了出去。

  眾人合道“大師請了”。

  “諸位,十年了,老朽每每思之,據無從查起這樁武林奇案,愧對眾人,無覺大師所言甚是,老朽也無所適從了,眾位可有良方?”公孫弘道。

  青松真人長宣一聲“無量天尊”,“盟主也不必自責,此事雖無從查起也避無可避,但此事也怨不得我們諸位,只是盟主這么多年從未提起那個黑衣人,不知盟主可否尋找一下黑衣人,也許他會有線索。”

  “諸位,非是老朽不愿尋及,只是那人已作古多載,十年前那一役后,黑衣人中毒不治身亡,人死萬事休,老朽不愿再提及。”公孫弘輕呷一口茶,隨后道:“那一役后,老朽曾問及此事,他答道,天機不可泄露,禍起蕭墻啊,之后不久就身亡了。在場諸位也曾與我共同勘察現場,一同追蹤些許蛛絲馬跡,亦是一無所獲。不提也罷。今日除夕,勞煩各位遠道而來,老朽特備薄酒,我們也就共同過年吧。各位,咱們請。”說罷,揮揮手,做了一個請。

  “飛龍,上酒上菜吧。”一直站在公孫弘身后,并無發出一言的小伙子,此時躬身道:“是,師傅。”此人正是公孫弘親傳弟子聶飛龍,深受公孫弘喜愛,公孫弘的武藝十成已學去八九成。雖然年紀輕輕,二十歲上下,但是江湖名氣不小,人送外號:小公孫。行南走北,一身正氣,正是年輕一輩的翹楚,數年后,也許就是新的武林盟主。

  “公孫盟主客氣了,叨擾了”眾人隨著公孫弘魚貫而去。

  第一章小英雄初出山

  第一節春節

  “云兒,起床了。上山采冰了”一蒼老的聲音響起,隨后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屋子里面亮了起來。

  “爺爺,這才四更天吧,我再睡會兒”。一迷迷糊糊的童聲說完,又圈了圈身體,拉了拉蓋在身上的被子。“快起吧,今天過年,采冰回來洗完澡,就不用練功了,出去玩兒會兒吧。爺爺今年多給你買了一串炮仗。”一老者道。

  “真的?”炕上的被子一掀,一小童激動的站了起來,隨覺得有些冷,趕忙又轉進被子中,“爺爺,你可不許騙我。”小孩兒說。“不過,爺爺,這大冬天的,天兒爺起的晚,外面黑咕隆咚的,你讓我上山采冰,不怕我迷路啊,要不今天就不去了。正好過年,就讓我休息休息嘛。”小孩兒撒起嬌來。“今天更要早起,咱們出去接神去。”老者說著,披著羊皮襖開門出去了。沒過過久就聽著外面唰唰的掃雪的聲音。

  炕上小孩兒,也沒有怎么迷糊。摸了摸臉,穿衣起床了。

  在農村來說。除夕是不睡覺的,叫熬年年。子時籠火后,就三五成群的吊猴(骰子),麻將牌九去了。冬三月基本沒有農忙,也就小賭怡情一下,也有靠著這個吃飯的,一年四季門常開,不閑著,更別說過年這個時候了。一般過了四更天到五更天的時候,各家就開始收拾了,把院子中間的雪掃開點兒,點上火,放上一掛小鞭兒,稱為接神,其實主要接的就是灶王爺回家。祈求來年的好生活。誰家炮仗響的早,灶王爺就到誰家。也是為了一個好兆頭,多數人家都搶著早放炮仗。

  老者剛剛僻出一塊兒干凈的土地,小孩兒已經把柴禾搬了過來,上面有壓了一些干樹枝。“爺爺,開始接神吧”小孩兒說道。老者掏出火折子,把柴禾引燃。瞬間院子里亮了許多。也暖和多了。“云兒,去吧炮仗拿來,在堂屋的筐里。”“好的”那個叫云兒的孩子,應了一聲,進屋去了。

  少頃,拿出一串兒炮仗,也就50枚上下。“爺爺,今年我點了啊。”炮仗系在了一長木棍兒上,正準備向火堆旁湊。那老者正在火堆旁,看炮仗湊近,趕忙躲開:“云兒,你這孩子,沒看爺爺在這兒站著了,炸著我呀”。旁邊的云兒此時已經笑彎腰了:“爺爺,哪能啊,我和您開玩笑的。”云兒拿了一根小樹枝兒,一頭點燃,正準備往炮仗上湊,突然停下,撓了撓頭,去吧那一串炮仗,揪下半截放在了懷里,然后把剩下的點燃了。本來就沒有多少炮仗,讓他又揪下一半兒,就顯得更短了,啪啪啪的響了沒幾聲,就不響了。但是遠遠近近的炮仗聲是此起彼伏響了開來。

  聽著不過癮,又從懷里掏出半串炮仗,剝下來5-6個小鞭兒,把剩下的數了數,又依依不舍的放回懷中。這5-6個,半天點一下,半天點一下。玩兒的不亦樂乎。老者旁邊烤著火,看著小孩兒,心理升起一股酸楚,眼睛有些婆娑。

  “爺爺,你怎么了?”云兒似乎發現不對,詢問了起來。“沒事兒,云兒,走吧,進屋去。”老者道。

  轉身進屋,老者坐在了椅子上,云兒端起一碗水遞了過去,“爺爺,新年快樂,祝您長命百歲”,云兒站在老者面前,規規矩矩的。“云兒,長大了,來拿著,這是爺爺給你的壓歲錢。”說著老者遞過去兩個大子兒。在有錢人家,真金白銀的揮霍,可是在這窮苦人家,兩個大子兒,算是一筆不小的支出了。“爺爺。您喝水,甜甜蜜蜜,壓歲錢我不要,您幫我收著吧。”云兒道。“我這天天跑來跑去的,丟了呀。”“嗯,好吧。爺爺幫你收著,趕明兒開市了,去集上給你買糖葫蘆。”老者輕輕的呷了一口說“來你也喝一口。”一聽要買糖葫蘆,云兒高興的搖頭晃腦的,拿著碗咕咚咕咚的喝了起來。“慢點兒,都是你的,不和你搶,太涼了,慢點兒喝。”碗里的水是紅糖水,隔夜的水,除夕喝一口,然后初一再喝一口,這叫紅紅火火,甜甜蜜蜜,年頭甜到年尾。云兒,喝著甜甜的水,仿佛現在就吃了糖葫蘆,那叫一個美。

  把碗一放,跟著爺爺,對著神像拜了三拜。

  然后云兒拿起來幾個沙袋綁了身上,背起一個筐子,“走吧爺爺,咱們現在上山去。”

  老者拿起來一個小鐵鍬,關了門,一起出去了。

  爺孫所住乃是魚兒山山腳,門前有條丹慶河,離著小院有一里地有一片開闊地,哪里有個村莊叫萬隆店,昔年也是關內關外交流集散場所,相當繁華,只是連年戰禍,交流極少,也就衰敗下去。前些年還有不少綹子在這片兒游蕩,后來這里實在是窮的不行,連綹子都走了。村里的人也越來越少了。剩下為數不多的幾戶人家,也都和云兒比較熟悉,上山打獵過來過去的也常討碗水喝,聊聊家常。再向南百里就是一個大的鎮子,九連城。九連城城主魏馳楠,也有些功夫,家境殷實,有請了一些家丁護衛,九連城也算太平,也沒有人敢去鬧事兒。看著名字很有氣魄,其實也就是一個比較大的城鎮,再就是這里是交通要道北接關外太旗,南接關內武城。東臨隱山山脈,西靠行山山脈。

  魚兒山就是這行山山脈的一只,傳說是因為山體走勢像一條魚,得名魚兒山。

  云兒是大山里的孩子,自打記事起,就跟著爺爺在這大山里面轉悠,砍樹打獵,對大山那是相當的有感情,也相當的熟悉,就是閉著眼睛也知道怎么走。哪里有百靈鳥,哪里有野雞,哪里有松鼠,哪里有田鼠,哪兒的蘑菇多,哪兒的野菜好,哪兒的草藥足,全部曉得。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