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10:49:11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游蕩在末世
  4. 1章 末世來了

1章 末世來了

更新于:2018-03-18 20:12:24 字數:3278

字體: 字號:
  2012年12月20日晚,某個點,也許是某個面,總之是讓人感覺很玄妙的瞬間,一些事物貌似發生了改變,又好像沒有什么變化。

  大砍省某處小區住宅內

  【小云,你怎么了,你別嚇我】

  說話的是一名白胖青年,二十四五歲年紀,五指短粗,肚子鼓鼓的好像孕婦,渾身肥肉一抖一抖的,此時他急得滿頭大汗,在屋子中忙來忙去,端茶倒水的手無足惜,不知該怎么辦才好。

  【老公,我冷……我好冷……我……】女子的聲音慢慢弱下去,端著水的胖子隨手將水杯一扔,大叫著小云跑到床前,一手勾起女子腦袋,聲音帶著哭腔【小云,你哪里不舒服,你……】正說正,突然甩手給自己了一個耳光。轉過身將名為小云的女子背在背上,又抓了件衣服蓋好后,急匆匆出門,向醫院趕去。

  【呼哧。呼哧。】【我擦尼妹的出租車沒一個,我擦我擦】

  胖子背著小云,喘著粗氣向醫院跑去,一邊跑一邊咒罵著,所幸他住的地方距離最近的醫院并不算遠,當他千辛萬苦跑到醫院后,發現大廳里已經有十幾個人了,他們大多和胖子一樣,有的背著人,有的扶著人,有的既背著也扶著,還抱著小孩。醫院外邊的的幾輛車看樣子也是他們剛到留下的。

  【爸爸,我好難受……】【寶貝乖】【老公,我想喝水】【爸,您在挺挺】【哇…………】

  大廳里各種嘈雜聲音傳來,一群人聚集在掛號窗口前,大聲喊著護士,但奇怪是的目前為止醫院內一點聲音也沒有傳來。

  【這醫院是怎么回事,連個值班的都沒有,大夫,有人嗎?有大夫嗎?】人群中不時傳來大喊,夾雜著各種聲音,亂哄哄一片,門外不時的進來兩三人,很快大廳就有些要人滿為患的樣子。

  胖子看了看人群,又扭頭看了下小云,此時小云臉色潮紅,閉著的眼睛微微顫抖,臉上呈現出痛苦的神色。胖子努力分開人群,向大廳一旁的樓梯處走去,不時向被擠到一旁的人群道歉。

  【小云,感覺好點嗎】胖子坐在樓梯上,將小云靠在自己身上,雙臂環抱著她,低頭輕聲問。【哼】小云有些痛苦的哼了一聲,不再說話。

  【我擦尼瑪的這破醫院沒人了嗎?】大廳正中央來了一伙人,一個頭發五顏六色的青年大聲喊著,旁邊同樣站著一個黑衣青年,黑衣青年背著一個光頭大漢,光頭臉色通紅,看起來和這群病人同樣的癥狀。

  【瑪了歌比的都給老子讓開,煩死我了,怎么攤上這么個事】雜毛青年罵罵咧咧在前邊撥開人群,黑衣青年跟著他向前擠去。【滾開,老子先掛號】兩旁的人有些畏懼也有些厭惡的向兩旁閃躲。

  雜毛青年正囂張的向前走去,突然他的衣服被人拽了一下,拽的他一趔趄,差點摔倒,雜毛青年回過神來二話沒說一耳光甩了過去。

  【啪】一聲脆響,在嘈雜的大廳中并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雜毛青年惡狠狠看著拽住他衣服的人【小B,放手,想死嗎?】

  那人低著頭,在有些陰暗的大廳中看不清面容,旁邊好像他的同伴上前拉了他一下【劉超,你干啥呢,放手啊】說話的人有些焦急,又沖雜毛青年說道【大哥,我同學有點二,您大人大量】

  雜毛青年此時已經有些要爆發的樣子,【你給我滾一邊去】那人的同伴看起來與他關系并不好,被雜毛青年一嚇退縮回去,雜毛獰笑著對拉住他衣服的人說道【小B,給臉部要臉是吧,我擦尼瑪】

  雜毛正罵著人,一拳頭就甩了過去,這一記右勾拳就算是小孩子使出來,打在人的太陽穴上也會疼半天,何況一個青年。

  【嘭】那人挨了一拳,腦袋一歪,但一聲沒吭,拉著雜毛的手一用力,把雜毛呼啦一下拉到近前,抬起頭向雜毛的脖子處咬去。

  雜毛被拉倒,正準備開打,嘴里罵罵咧咧【小B養的今天不弄死你你不知道爹是在哪片混的】正說著就看見一張慘白的臉迅速接近,臉上青筋遍布,眼睛里的瞳孔縮的極小,直勾勾的好像沒什么焦點,發黑的嘴張至最大,向他的脖子咬來!

  【我C!!!!!!!!!】雜毛一聲慘叫,接著叫聲就變了音,那是一種痛苦夾雜著恐懼以及不可置信,那人沒有猶豫,一口接一口,好像吃蘋果一樣。

  雜毛周圍有那么幾個人關注著失態發展,等發現情況后一時都張大眼睛看著雜毛被啃,接著仿佛想起了什么,才嗷的一聲大叫,哭爹喊娘連滾帶爬的遠離這倆人,雜毛身邊那個背著光頭的黑衣青年見勢不妙,早扔下光頭跑了。

  那人還在一直啃,其實雜毛被啃第一下如果奮力掙脫還是有機會逃脫的,但他突然看見這么恐怖的東西,加上身體受傷,一時間愣了一下,等想跑的時候已經晚了,脖子,胸前一大片血肉被啃掉,眼看是救不活了。

  【啊!!!!!】人群中又一處慘叫,這下是真的炸開鍋了。【這是什么東西我擦的】【尼瑪離我遠點,滾開】【哥你別咬我啊,別咬我啊】【老公,別扔下我,別跑啊】

  人群徹底的亂了,有的想往醫院深處跑,有的想向外跑,有的原地打轉,還有些被突然出現的幾個喪失嚇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胖子從雜毛被咬就發現事情不太對,畢竟是一個資深網蟲,在網上這幾年別的沒干,電影小說看了不少,他神情恍惚了一下迅速反應過來,背起小云向醫院樓上跑去,大廳中全是人,人群一亂想出去實在冒險,不如跑到醫院中找找后門或是等事態平息再出去,也許是更好的選擇。

  胖子呼哧呼哧跑,醫院一共幾層樓他也不知道,只是以往路過隨意一眼,也就不超過10層,他首先是想著跑出醫院,不過身后走廊里哭爹喊娘的叫聲傳來,在幽靜的走廊里讓人渾身發麻。

  胖子跑著跑著猛然停下,慘叫聲不停傳來,走廊中卻異常安靜,【如果人會變成喪尸,那么醫院中沒理由這么安靜啊】

  胖子正思索,接著微弱的月光看見走廊盡頭拐角突然出現一個人,他慢慢的走著,腳步沉重。

  拐過走廊一瞬間,借著月光胖子看的清楚,那是一只喪失!【我去尼老木!】胖子暗罵,轉頭找個最近的樓梯就跑了上去。

  也不知道跑了幾層樓,胖子只知道他實在跑不動了,在樓梯口可以聽見樓下傳來的陣陣慘叫,聲音小了很多。

  胖子渾身大汗,坐在地上喘著粗氣,小云依舊靠在他的背上。他左右看了看,這層樓很安靜,月光揮灑進走廊,大理石板的地面反射月光使得這層樓還算比較明亮。

  胖子背起小云,隨便找了一個房間進去,這是間病房,房間內被褥整齊,明顯之前沒人住,胖子將門反鎖,把小云輕輕放在靠里的一張床上,又將靠門的一張床搬至門前堵住,才一屁股坐在床上喘氣。

  以他這個體型,他這個身體素質,能背著人一口氣爬這么多樓也算不容易,此時他一身臭汗,四肢酸軟,只想就這么睡過去。

  【老公,這是哪】小云聲音傳來,胖子原本迷迷糊糊,聽到聲音一個機靈坐了起來,連忙跑到小云床邊。

  【小云,這是醫院,我帶你來看病,出了點事情】胖子渾身臭汗,面色慘白,他不想再讓自己的女人擔憂,撒了個小謊。

  【老公,我怎么感覺怪怪的,身體使不上勁】小云沒有注意到胖子的焦慮,只是有些奇怪身體的變化。

  【什么!】胖子一驚,顧不得外邊有沒有喪失,趕忙去打開電燈,他仔細看向小云,原本白皙的皮膚好像缺失水分,臉上已經一片青黑色,只有眼睛還是那么明亮,脖子處肉眼可見的血管正慢慢向上蔓延。

  胖子手腳冰涼,曾經的一幕幕,曾經的海誓山盟,曾經的胖子牽著小云的手說【我真的愛你,一生一世】,小云臉上是幸福的笑容回答【我知道】

  【夸嚓】腦海中那牽手的畫面碎成一片片。胖子雙拳緊握,眼睛睜圓,牙齒咬得咯咯直響。心中大吼【蒼天!!!!老天啊!!我擦尼瑪!!!!!!,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為什么!!!有種你弄死我,你弄死我吧】

  【老公,你在么啦】小云躺在床上,柔弱的身體看起來那樣嬌小,她不知道自己此時的樣子,只是看著胖子,虛弱的聲音頓時讓胖子從爆發邊緣平穩下來,胖子趕忙抓住小云的手。【寶貝沒事,你就是有些累了,睡一覺就好】

  【為什么會這樣,為什么會這樣】胖子抓著小云的手,一邊安慰她,心中卻翻江倒海,【她要變喪失了,我怎么辦,外邊可能已經都變喪尸了,難道我也要變嗎?不然和她一起去死?可是死……】

  小云已經睡去,胖子握著小云的手,跪在床邊,心里在思考如果小云變異,自己到底要何去何從?

  他猛一咬牙【死!瑪B的,老子到頭也是讓喪失吃,還不如和心愛的人一起死,我去尼瑪的老天,你¥%……&%%】

  想定生死后,胖子反而不那么怕了,看著小云越發青色的臉龐,他用手輕撫小云的臉,【老婆,我能陪你,一生一世】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